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大旗》。

白玉京道:你是老江湖?方龙香都要让你开心,开心得要死,你

“叔叔……”

一絲若有若無,若淺若深的聲音在夢中夢傳遞。

吐槽夢璃種種“劣性”的陳默很突兀的聽到這個聲音。

很突兀的那種,像是在茫茫人群中聽見那一絲話語。

這里不是說陳默吐槽能力很強,一人獨噴萬人行。只是說人在說話的時候,很難聽到其他人說話。

退一萬步說,哪怕陳默“天賦異稟”,也不太可能。

按理說,在這種情況下,應該沒有人說話。

因為此地什么都沒有,甚至連顏色都沒有,虛無的,不存在的。像是那種放逐之地。

和很多小說中的封印之地一樣。

等等,上面這句話是不是哪里用過。

算了,不管了。

反正就是啥也沒有的地方。

這個時候突然傳個聲音過來,還能正好被人聽見。

你說巧不巧合。

總而言之,這種突兀出現的情況。只有一種可能。

那就是……

“夢夢……”

陳默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是不是騙局,是不是夢境纏繞,聽到這個聲音,那一定是自己的閨女在這里。

無論是真是假,他都會選擇答應。

短短三天,他像是許久未見一樣。比見到自己的老婆還開心。雖然他還沒有老婆。

前面說過,陳默是一個未婚有女的“半成功”人士。

為什么說一半,因為娶妻生子算成功人士。沒有娶妻生子,但有個女兒,這就算半成功。

至少他是這樣安慰自己的。

“夢夢…夢夢你在哪,我是你叔叔。”陳默焦急的喊到。完全忘記自己已經變成另外一個人。

就算夢夢看到了,也未必會認識。

夢夢原名陳夢琪,是某人同事臨走時丟下的小家伙。丟的那一年,夢琪才六歲。

同事寫了一封信,郵了一張卡。就把小家伙丟給了陳默。

信上還寫,如果不愿意帶這個孩子,可以把她丟到孤兒院。

人之初,性本善。

還沒有在社會的缸里染過的陳默自然不能看著這個小家伙被丟到孤兒院。寧可自己難受也要帶著這個孩子。

好在夢琪也乖巧,從不添亂,也不做壞事。還經常幫忙做家務。也算是分擔了許多事情。

兩人一直以叔侄相稱。

陳默也不太想當她的爸爸,因為卡里每個月都有她老爹給的生活費。說明那個家伙還在。

日子很遠,這些艱苦經歷都已經差不多過去了。現在他也不在意那些事情了。

沒有女朋友,那就不要了。他只要她的夢夢。

“夢夢…你在哪?我是你叔叔呀。”

“夢夢……”

呼喊了幾十聲,卻再也沒有回答之聲。

那一聲好似夢中呢喃。

“等等,我現在要冷靜。”

陳默安慰自己,用手理了理自己的頭發。

“心平氣和,找到出去的路。這是我的夢。我一定能出去的。”

“可是這路在哪?”

陳默試著喊了一聲。

“夢璃……夢璃……”

然而此刻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如果有個嬌滴滴的大漢在這里。

估計馬上就是開車劇情。

可惜這里什么都沒有。

“我是…夢師。這是我的夢,我一定能出去的。”

陳默握緊自己的雙手,幻想自己能出去。

“夢起,夢生,源起源落。”

默誦夢師的入門要訣,希望能破“門”而出。

“天不曉,日月之存,夢里瀟瀟。”

“人無心,夢起墜落,何求悲乎!”

一種類似文言文卻并非文言文的話語。

當然這不是夢師用不會現代文,只是夢師入門就這樣。玄之又玄。

默誦了幾十遍,天還是那個天,環境還是那個環境,一片灰暗。

很明顯,此招不行。

一招不成,再來一招。

陳默咬牙切齒,“我斷絕自己的源能。我看你還如何攔住我。”

“源能……斷!”

一瞬間,架構世界的源能開始抽離。

整個世界開始不穩起來。

外界正在戰斗的隊長和余若水驚訝的發現。

房屋開始崩塌,地板開始碎裂。

陳默的“肉體”開始時隱時現。好像馬上要消失一般。

余若水有些驚訝,又有點害怕。

不知名的事情是最可怕的。

余若水不是三流電影中的女主。發現事情不對還不松手。

明顯有問題還要一起去“死”。

在不知道問題的情況下,放開手才是最好的。無論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他人。

有的時候,并非人多才能解決一切。

而此刻,夢璃正在分析從黑蘿莉那里竊取來的資料。

沒錯,就是竊取。

趁著黑蘿莉不注意的那種。

說實話,這樣對待俘虜,也沒人注意的起來。

上來就是一頓捆綁,然后一頓撓癢癢。最后……

咳咳。

夢璃發現自己好像真的不太了解夢師這一個職業

“大将军,之前此蜡丸,被孙大人藏于污秽处......”赵崇彦看见这蜡丸,就感觉有些恶心。就这么给罗彦环,万一事后知晓,恐怕不妙,还是先说清楚为好。

“污秽之处?那你直接打开递过来。”罗彦环一愣,没想到这孙遇也是个狠人,这蜡丸也有半个鸡蛋大小,居然硬塞进去,怪不得一路关卡众多,居然能送到自己手上。

赵崇彦瞪大眼睛,在罗彦环的注视下,用力一捏,蜡丸变得粉碎。孙遇跟杨蠲痛苦的闭上双眼,这次恐怕在劫难逃。

“东......

忽然间,太阳已升起,路上越,曰:“请仲为长。”越

那三個通訊營業廳的工作人員,此時此刻還依舊跪倒在那里。

他們聽到了燕飛的話,雖然燕飛的話語,并沒有明確的表示,肯定會幫助他們這三個工作人員。

但是不論如何的來說,燕飛也并沒表示不幫助他們。

同時,燕飛很明顯坏的打算,要么得到重用,要么人头落地。

他在用自己的性命作赌注,却又别无选择,除了北奔契丹这一条路可走,再无出路。

没有想到,等到的结果竟然是阿保机要与自己一起用餐,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大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独道邪皇

月色娟

独道邪皇

芝士鸡排饭

独道邪皇

暗狱领主

独道邪皇

扶华

独道邪皇

九阶幻方

独道邪皇

孙九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