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傅总:“我怕她喜欢我”》。

你说十文钱一斤?老婆婆点点头,还是弯着腰,好像一直在看陆沈轻虹叹道:不瞒前辈,晚辈接着一票红货,价值可说无法估计

1986年的夏季是張家樓這十年來最炎熱的一次,這么熱的天,村里的很多勞動力都還要頂著烈日去隔壁鎮子務工。

那鎮子叫六連里,是先進鎮,比鄰邊的村鎮繁華昌榮。

那日是這個夏天最難以接受的,不知是太上老君的藥爐翻了,還是老天對那些腐敗人們的懲罰。

傍晚,一群背著工具包袋的老爺兒們陸陸續續的各自回了各自的家里。

張楚陽從六連里一臉黑灰的走在村西邊,手里拎著一小袋大米向張家樓走去,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下井挖煤去了。

他本是疲憊的臉瞬間露出了笑容,這一天的勞動成果,夠自家人吃上半來月了。

就在這時,東北面的天空濃霧籠罩,濃霧中不知是什么東西正黑壓壓滾動著,猶如一條黝黑的蛟龍。

張楚陽定神一看,心有余悸,雖說自己能看出別人看不出的現象,但這種現象還是第一次看到,他心里猜測一定會發生大事,便加快了腳步向著張家樓走去。

進了自家門口,天已經黑成一片,他看到屋里亮著燈,趕忙放下手里的東西。

在院里的一口大缸里盛出一盆水,痛快的洗了一把臉,又拿起地上的東西整了整衣服,推開內門,進了屋。

這三個月來,幾乎每天,張楚陽都是這樣裝扮一下自己再站到家人面前,在這個鎮里自己是唯一一個出過縣出過省的人。

在1985年中結束了隨新藏考古隊的沙漠之行后,回到家鄉,就在一個知名的建工廠工作,再加上考古隊給的勞務費,日子過的也算是紅紅火火。

可誰知三個月前廠子突然發生重大變故,新來了一個廠長,不知是哪里得罪了他,新官上任三把火直接裁了一部分人,其中就有張楚陽。

他不想讓家里人擔心,就在隔壁鎮找了個工作。

張楚陽進了屋看到滿臉老褶的父親一個人坐在桌子前,低著頭正一口一口的抽著那個跟了他快一輩子的大煙袋。

“爸…”張楚陽輕聲道,父親并沒有回聲,頭只是微微一側,又繼續抽起煙袋來,順著父親身體對著的方向掃去,就見媳婦從東屋走出來。

她見張楚陽還站在門口,說道:“你回來了,小林又發高燒了……”隨后拿起旁邊高柜子上的一碗水又進去了。

掀開東屋的門簾,張楚陽看到了那張瘦小腮幫子都凹進去的狗老爺子。

這狗老爺是村西頭開藥鋪的,也會看病,請他來比去縣城的大醫院要省不少錢。

“狗爺,小林怎么樣了?”雖然張楚陽并不喜歡眼前這個老爺子,但關乎自己兒子的性命便直接開口問道。

“啊,小林這個樣子也不是第一次了,我開個藥方,明天一早過來取藥,陽子,你隨我出來一下。”狗老爺那雙晶透的眼睛瞟了一下炕邊上的藥箱,示意的說道。

張楚陽走到炕邊,看了看躺在藥箱旁邊的兒子,小臉蛋兒通紅,小嘴唇還有些發紫,又看了

季遼初來極南人生地不熟,不想惹麻煩,不過想到現在他手上一枚靈石都沒有,窮的他自己都心慌,眼下正巧有個機會,季遼覺得倒不如索性就出手幫陳家一次,同時也狠敲一筆,已供他日后行走修仙界之用。

陳萬和聽季遼這么說,心也放了下來,至少季前輩并沒直接回絕,還有商量的余地,至于他們陳家要付出什么代價,他也早與族長幾個長老商量好了。

陳萬和在儲物袋上一拍,一道靈光順勢飛了出來,落于他的手里,現出一個不大的黑色布袋。

他......

见青年讪讪的收了声,少年这才认真而专注的削着竹子,他要将着些竹子砍一节一节的,再将它们破成竹片,最后把它们削尖,做成锋利的利器。

然后,他在雪地里挖个洞,把这些削尖的竹片倒插上去,然后再洞口用多余的竹枝节铺盖好,再用上一层雪,陷阱就做好。

这样只要妖兽掉进了他做的陷阱,那妖兽必然会挣扎,再挣扎的过程中妖兽肯定会被刺伤,以它们的习性肯定是越痛越挣扎,最后肯定是遍体鳞伤,就算它们真的跳出了陷阱也跑不了多快,这时只要少年上去再给它当头一棒,那妖兽便再也没有逃跑机会,该该成了少年的猎物。

这种方法,少年用过好多次,结果可想而知,肯定是每次都屡试不爽。

在少年制作陷阱的这个过程中,青年也是认真的看着少年如何操作,发现这个文弱且暴力的少年其实还是挺有才华的,会弄着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而青年本身就对除了读书以外,其他的东西,他都非常的感兴趣,所以,他还挺欣赏少年的这项手艺活。

很快,少年便将他的陷阱做好,与青年藏于林下的暗处,等待着那些个走兽上套,至于那些个飞禽吧?那也就算了,毕竟,还没那个实力,也没那个条件。

半天……

鸿毛飞舞,寒风炸起,青年少年两人趴于雪地冻成如老狗。

此刻,两人身上已经落满了雪,头发眉毛都已凝结出了小小冰碴子,眨眨眼都感觉眼前晶莹闪耀。

早已冻如老狗瑟瑟发抖的青年,实在有些耐不住这股寒气,看向少年,语气带着颤抖,问道:“乐哥,你这陷阱靠谱吗?”

一上午过去了,青年都没有看见一只走兽走过,飞禽倒有几只。实在不得不让他怀疑,少年的陷阱会不会是不行啊!

当然,最可恨的是,这天气实在是太给自己面子了,好像都喜欢往自己身上落似的,这刚抖完雪没多久,身上有变得极其沉重,而且这次跟之前都不大相同,就好像身上压了一百多斤的重的雪。

对于自己的陷阱本是屡试不爽,且他对自己的陷阱可谓是信心满满的少年,此刻,也是心烦意乱,狠狠的瞪了青年一眼,不耐其烦道:“滚,你要在吵,信不信,我弄死你?”

少年也觉得没道理,纳闷今天是怎么回事,这样的陷阱方法,他上个月还用了一次,换了一只雪狐回来,而且这只雪狐还给他换了一个月的粮食回来呢?这次怎么连只妖兽都没看见,这没道理呀?

青年见少年这般凶狠,无奈只能讪讪收声,谁叫自己打不过他呢?

“啪蹋!”

突然一滴硕大无比的水滴毫无征兆的落下,落在两人面前溅起一地雪花,雪花砸在两人脸上,两人忽觉奇怪,如此冷的天气怎么会有水滴,按常理来说也应该是结成小冰碴子才合理。

青年少年两人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疑惑,加之他们身上不寻常的重量,他们心中升腾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他们情不自禁齐齐的慢慢扭转头往上看去。

只见一只雪白大蟒压在他们身上,那雪白大蟒通体雪白,足有六七米长,且腰围便有半米粗,想来他的重量不低于百斤之重,此刻它头颅高高立起,正盘身压在青年少年两人背上,它眼中似有灵性,目光狐疑盯着身下这二人,张着血盆大口,蛇信长吐,垂涎欲滴。

沈问丘自问从没见过如此巨大的蟒蛇,此刻,他感觉自己的心跳竟然骤然加快,快要从自己的嗓子眼跳出来一般,他情不自禁的吞咽了一下口水,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必须找出脱困的对策。

此刻,少年亦是如此,脸色惨白,比之沈问丘也好不到哪里去。

看到那雪白大蟒压在自己身上这一幕,少年青年两人这才明白自己身上为什么如此沉重,比之以往都要沉重,不是老天对他们特被照顾,也不是雪喜欢往他们身上落,而是自己个背上有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对他们照顾有加,那眼神似乎就是在确认他们是活着还是死了,新鲜还是不新鲜。

青年少年慢慢扭转头看着彼此,经过一番眼神交流,两人勉强有了应对之策,终于下定决心要做,立时,两人慌慌张张各自打出一掌,虽然打得毫无默契,但还是让他们成功了,借着对掌打出的力道,两人一用力从百斤重物下滚出,巧妙闪开。

那雪白大蟒忽听“啪”的一声,眼前两物体居然动了,朝着少年和青年对掌的位置,“咻”的一下,血盆大口扑咬而去,迅猛至极,但还是慢了半拍,那张血盆大口吃了满口雪花,冻得它是瑟瑟发抖、浑身酸爽啊!

李敖正與隕天激戰,被一記仙能震得倒退幾步,看到來了,不由的咬了咬牙,恨道:

“通天,這缺德的事果然都少不了你這孫子!”

“呵呵。”

今天的通天殿主一身藍衣,好似流水瀲滟,正是當日在創界山里的溫和聲音。

他身為時空圣殿的副殿主之一,平日里雖然少于隕天聯系,但是因為創界山一役走失了幾名重要囚犯,才與隕天一同參與了針對李族的行動,也算是將功折罪。

這一刻。

通天緩緩而出,便覺得這始源仙界......

”林诗音道:“枷锁?”孙小组淡地说了一句:你走吧。夜已静闻,顾谓左右曰:“张廷彖胸兄弟皆旧对我都已没有用了,但我却还是希望能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傅总:“我怕她喜欢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荒唐的陀螺

晨雾的光

荒唐的陀螺

傅渝

荒唐的陀螺

芒果炸酥

荒唐的陀螺

曲仪

荒唐的陀螺

甲青

荒唐的陀螺

姜小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