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谁还记得谁》。

温无意也在笑。笑声中,温无意无声无息的发出了十二枚毒镖此刻他虽然头疼舌燥,但神智却清醒的很,一看之下,立刻大惊

關內,孫宇正在與楊啟風交談,根據特種營的最新消息,明日敵軍先鋒就會抵達,清一色重甲步兵。

“大人放心,這周圍山頭上,都有卑職的兄弟盯著,敵軍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他們的眼睛。”楊啟風早就把兄弟全部散開到周圍山上去了,全部以旗幟傳訊,山上大軍肯定行不通,但是對于江湖人士來說,翻山越嶺乃是常事。

“嗯,辛苦弟兄們了,讓他們注意安全,敵軍斥候肯定也會上山。”陳洪進作為大將軍,肯定也會派斥候進山的,到時候肯定少不了廝殺。

“數十個人分布在這山里,他們不愿意出來,卑職都拿他們沒轍。再說就算遇到對方的斥候,指不定誰倒霉呢。”對于這些弟兄,楊啟風有信心,占據先手優勢,早就在周邊布下陷阱。

“大人,要來了。”次日午時剛過,楊啟風抬頭看看山頂揮舞的旗幟,敵軍來了。

半個時辰過去,只見一隊隊整齊的重甲步兵,沿著沙溪緩緩而來。節奏分明的腳踏聲,明白無誤的向世人宣告,他們是精銳之師。

整個隊伍不見絲毫慌亂,走到離亭峽關五百步的距離,豎起盾牌警戒,后方士兵開始準備扎營。

“大人,這應該是先鋒部隊,兩千人左右。”陳啟霸掃了一眼,居高臨下,自然看的清楚。若是陳洪進手下人馬,都有如此實力,恐怕這一仗難打了。

“果然精銳,這陳家錢沒白花。”如此多的重甲步兵,孫宇覺得自己口水都要滴下來了,自己手下目前著甲的步兵全部加起來也不滿三千,其中重甲只有一半,比不起啊。

“不如咱們先出去干他一仗?”陳啟霸摩拳擦掌,重甲步兵確實厲害,但是行動不便,咱有騎兵啊,沖出去殺一波也是不錯的。

“不成,機會只有一次。現在對方防御相當嚴實,不可輕動。”自己就那么點騎兵,萬一被重甲步兵圍住,那就完蛋了,這可不是平原,有地方給你兜圈,只能出去殺一票立刻就撤。

“那咱們就干看著?”陳啟霸無奈撓頭。

“也不一定,可以罵戰嘛,要不霸虎你來?”出去是肯定不行的,但是若能刺激的對方來攻,那還是可以的。

“大人莫拿卑職開玩笑,這活干不了。”霸虎連忙擺手,咱怎么說也是出身將門,兩軍陣前叫罵,太過丟人。

孫宇笑笑,隔著一里地,叫罵頂個屁用,純粹開個玩笑罷了。再說都是正規軍,哪有被人罵幾句就改變作戰計劃的。

孫宇就這么站在城頭細細觀察,卻始終沒發現有什么漏洞,直到日落時分,敵軍主力才緩緩而來。直接在重甲步兵后方扎營,本就不大的平地,瞬間就擁擠起來,除了雙方之間的一里空地,其他都被占滿了。若是有火炮就好了,閉著眼睛開炮,估計都能有戰果。

夜色緩緩降臨,雙方都點起了大批的篝火跟火把,對方整個營地看的一清二楚,絲毫沒有偷襲的可能。

孫宇又轉了一圈,既然沒有漏洞可鉆,那就明天硬碰硬決戰吧。

次日一早,陳洪進大將軍用完早餐,騎著高頭大馬,來到兩軍陣前。

“我去,這城墻關卡怎么這么高了,都比得上我漳州的城墻了。”陳洪進昨天來得晚,這才是第一次看見亭峽關的全貌。上次來這里還是三年前了,那會破破爛爛的,隨便搭個梯子就能攻上去,現在居然高過兩丈。

“來人,準備,本官要近前喊話。”陳洪進想想,還是試試看,能不能騙開關卡,這要是真的攻上去,死傷肯定不少,都是用銀子砸出來的,能省一點是一點。

十數名重甲步兵,扛著巨盾,掩護在陳洪進周圍,隨著陳洪進朝著城頭緩緩而行。

“這是搞什么?”孫宇一臉懵逼,本來準備等著對方發起進攻了,怎么主將親自來這里。

“上面的守將聽著,本將乃是清源軍統軍使陳洪進,應你家刺史大人之約,前來劍州協助平亂,速速打開關門。”陳洪進對著上面喊道。

“霸虎,我說,你喊!”自己若是出聲,對方一看自己年紀,肯定會猜到,不如逗他一逗。

“本將并未接到命令,陳將軍你可有憑證?”陳啟霸照著孫宇說的,朝下面喊道。

“你家大人派信使與本官求援,本官接到消息就著急忙慌點起大軍來了,何來憑證?”陳洪進一聽有門,就怕對方不搭理自己。

“陳將軍,現在劍州亂匪已然平定,不若將軍請回吧。”陳啟霸面不改色,朝著下面說道。

“放肆!本將如何知曉你不是哄騙于我,速速開門,不然本將攻城了。”陳

  “哼,叶枫,就算你的玄气有些威力那又如何,不会玄功的你,注定今天要被我踩在脚下,烧成焦炭,受死吧!!”

  “谁说我不会玄功?”

  什么?

  随着叶枫一声冷嘲,滚滚金色玄气从他的体内涌出,包裹在了他的脚掌之上,那金光是如此的璀璨夺目,刺得所有人都眯起了眼睛。

  在一阵噼里啪啦的爆响声中,那金光化成了一道道细密的电流,好似一条条金色的小蛇环绕在了叶枫的脚上,赋予了无穷的力量。

  嘭!

  他双脚一瞪,坚硬的青石擂台瞬间爆碎。

  他的身形化成了一道肉眼难辨的了流光,直直的射向了旁边距离最近的张云。

  这么快!!

  张云吓得浑身汗毛倒竖。

  如果说,方才叶枫的一拳虽然威力凶猛,但张云同样身为一脉境界还有能力反应的话,现在叶枫的速度已经完全到了让他绝望的地步,那感觉就像是——

  怒雷灭顶,避无可避!

  嗷!!

  张云发出了一声惨叫。

  他根本看不清叶枫如何出手,自己已经成了在半空中倒飞的沙包,只觉得小腹的位置仿佛有一千柄小刀在割着自己的脏腑,那般酸爽的感觉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痛到只想嚎啕大叫。

  “张云!!”

  另一边,赵飞弘只觉得眼睛一花,然后张云就像一条死狗一般被抽飞了出去,他刚刚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下一瞬一道金色的流光便已经闪到了自己眼前。

  “叶枫!!”

  他惊得灵魂爆炸,倒是比张云强了一些,隐约看到了叶枫的一只手掌上喷涌着金色细密的电芒,毫不留情的向自己呼来。

  这是什么掌法!

  尽管他看清了叶枫的攻势,但结果与张云却没有什么分别。

  一掌袭来,他完全无法反应,直接被叶枫抽碎了脸上的绷带,向后倒栽而去,半空中扬起一片纷纷扬扬的白布,伴随着赵飞弘打着转儿在半空倒飞的身影,倒是有了几分冷酷的美感。

  啪啪。

  抽飞两人之后,叶枫身形一顿,站定在了台上。

  人们这才看清,他的双腿与双手之上竟是全数被一股金色的电流所包裹,伴随着噼里啪啦的爆响之声,散发着远远超越了一脉玄境的恐怖威压。

  “怒雷掌!!是怒雷掌!!”

  看到这里,坐在高台上的韩云终于忍不出的发出了惊呼。

  “这小子竟然就在【悟性测试】里学了一炷香的时间,就把这套玄功施展到了这种境界……这……这这,这是百年不遇的奇才啊!!”

  擂台四周,观众们也被叶枫展示出来的强大实力所征服,尤其是当有人认出了叶枫施展的玄功乃是刚学的【怒雷掌】的时候,那份惊叹与崇拜更是被推崇到了极点。

  什么是天才?

  这特么的才是真正的天才!!

  台上。

  纪繁尘则是彻底蒙了。

  “不,不可能!”

  他看着神威凛凛的叶枫,只觉得一股从未有过的屈辱怒意从心底冒起,让他咬碎了牙。

  他是永远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拥有二脉玄境的修为,掌握旁人不可触碰的中品玄功,将来注定要成为整个天云宗最光彩夺目的焦点核心,而这个叶枫算什么?

  狗一样的东西,卑贱像蝼蚁一般的存在,怎么可以允许他踩在自己的头上!

  不!

  这绝不可以!

  纪繁尘那脆弱的自尊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这顺风顺水的纨绔少年在遇到了打击之时并没有能够及时的看清形式,而是悲哀的被愤怒冲昏了头,做出了最为愚蠢的举动。

  轰的一下。

  他将二脉境界的玄气催谷到了极致,在全身燃起了两尺高的烈焰火光,仿佛将自己化成了一个火人,疯狂叫嚣着向叶枫冲了过去。

  “叶枫,你个小杂种,你凭什么!凭什么胜我过纪繁尘!你不配,你根本不配!”

  小杂种!!

  这三个字传入了叶枫的耳中,狠狠的刺痛了叶枫的神经,让他原本已经激荡金色电芒更加高涨。

  “纪繁尘,闭上你的贱嘴!”

  

顧雨狂眨動眼睛,似乎這樣能掩飾她劇烈的心跳。

“你...你說的這個人,是不是叫陳魈?”

元化星緩緩側過頭看向了顧雨,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你知道她?”

顧雨盡量讓自己表現的不那么震驚。

“冷戎組長跟我說過一次,他說我和贼!明明是你们耍手段,反倒还诬赖我们,真是该死!”

赵亮略微定了定神,赶在耶律宁开口之前,火速从哲昆心中探明了原委,不禁勃然大怒道:“我靠,原来是哈勒雄图故意让手下换上了宋军的服装,目的就是想栽赃我们大宋。这都是上官雪明......

小鱼儿摸索着,拾起了件东门兵刃,他几乎全己知道破风四娘忽然放下酒杯,道:我不了挽袖子,微笑道:雷兄小心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谁还记得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异鬼之仙

天朝大梦

异鬼之仙

南绻

异鬼之仙

初云之初

异鬼之仙

妖的天空

异鬼之仙

温酒煮浣熊

异鬼之仙

忆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