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黄雀“封岳”》。

燕南飞忽又问道:“这里有没有人飘然而落,先是一惊,待仔细

看了一眼蕭慈那詫異的目光,林夕便明白了。

原來蕭慈還真的是不知道神宗與天河仙院之間的關系。

林夕淡淡的道:“想必蕭公子應當是知道的,神宗還有另一個‘修行界’百曉生的稱號,而天河仙院乃是神宗的分舵,蕭公子應當是第一次來這樣的地方吧?”

蕭慈沒有否認。

畢竟,在東城鎮的時候雖然也有像這樣的戲院,但蕭慈卻幾乎是不會去這樣的地方的。雖然沒有進過,但蕭慈大抵也是知道戲院是做什么的。

蕭慈在東城鎮見過的戲院,自然是沒有眼前天河仙院的更為美麗,分舵如此,想必這位于天啟城的總壇就更為繁華了。

一進來的時候,映入眼中的便是各戲的裝扮好的上臺的角兒。

林夕道:“還請蕭公子先行隨我們進入天河仙院,我們神宗的少主早就聽聞蕭公子擇日便會抵達樊城,這一大早就推了別處的其他事情趕過來了,就是為了能夠見蕭公子一面,還請蕭公子賞臉。”

“是我的錯,沒有提前通知姐姐相迎,還請蕭公子不要怪罪才是。”林夕身邊那位生得靈動俏皮的小姑娘以為蕭慈是因此而生氣,便再一次朝著蕭慈致歉。

蕭慈看了她一眼,道:“不是因為此事,我并不在意。我隨你們進去就是了。”

林夕和小姑娘俏麗的面容之上終于露出幾分喜色。

她們二女心中都悄悄的松了一口氣。

見蕭慈沒有生氣,小姑娘這才喜笑顏開的看著蕭慈,笑嘻嘻的像個小跟班似的繞在蕭慈的面前。

“公子請。”

林夕上前一步,面朝著蕭慈做出了一個恭敬的‘請’的姿勢。

“請公子隨我來。”

林夕身邊的小姑娘自翊上前,主動為蕭慈帶路。

林夕揮揮手招呼身后的一名姑娘。

姑娘上前來到蕭慈身邊,將蕭慈手里牽著的馬接了過來。

“多謝。”蕭慈這才將手里的馬繩交給了那位姑娘。

姑娘朝著蕭慈微微頷首,算是對蕭慈致意了。

“公子請。”林夕朝著蕭慈微微頷首。

蕭慈這才回首,便跟著林夕和小姑娘走進了天河仙院。

蕭慈跟在她們身后,而原本在門口恭迎蕭慈的姑娘們陸續的跟在蕭慈的身后,就像是蕭慈的小丫鬟似的。

林夕揮揮手,示意天河仙院里面的姑娘。

蕭慈不懂林夕的意思,但林夕似乎是這里的掌柜,里頭的姑娘們似乎都明白了林夕的意思。

姑娘們見了她們身后跟著的蕭慈之后,便恭敬的朝著蕭慈微微行禮,都稱一聲‘蕭公子’。

不僅如此,來此天河仙院的男客人都被姑娘們趕去了另一旁,似乎是生怕他們擾著蕭慈了。

蕭慈沒有想到自己會突然面臨這般大的陣仗。

不得不說,周遭不少的視線都落在蕭慈的身上,可見蕭慈此時的陣仗的確是很大。

而且,不少天河仙院的男客都十分的羨慕蕭慈,畢竟,能夠被那么多的姑娘圍著,自然是羨慕的。

不過好在蕭慈的頭上帶著斗笠,他們并沒有看清楚蕭慈的面容。

若是看見了蕭慈那張臉,怕是他們都黯然失色了。

雖不見蕭慈的面容,光是看蕭慈的身形和其作為和言語,林夕她們大致覺得蕭慈是一名翩翩公子了。

不過,修行界中都傳言蕭慈生得極美,恍如天山謫仙一般,也不知當真是不是如此?

若是可以,她們都想瞧一瞧蕭慈的容貌。

進入天河仙院后,蕭慈只覺得這里面的布局可是比光是在外面看著的還要華麗。

這里的所有裝飾蕭慈在東城鎮的時候都是少見,可見此處的裝飾大抵都是價值連城的。

林夕她們帶著蕭慈上了二樓。

直到二女的腳步停在了一間雅間之前。

雅間里面的人聽見了外面的動靜,這才回過神來留意起外面的狀況。

林夕揮手讓蕭慈身后的姑娘們退下,只留林夕和那位小姑娘在此。

林夕抬起手來敲了敲門,清脆的敲門聲回蕩在蕭慈的耳邊。

只聞里面傳來一陣沉重的‘嗯’的聲音。

得到了答應,林夕這才將門推開,她還沒有進入一步,便讓開讓蕭慈先進。

“蕭公子,請。”

蕭慈這才抬起腳步,跨過門檻進入雅間。

林夕和小姑娘跟在蕭慈的身后 進入雅間,順手將門閉上。

蕭慈這才看清楚了里面的人。

那是一名生得美麗的女子,明眸皓齒,一雙秋眸望穿欲滴,深邃得就像是能夠看透一切。

她的五官生得端正,肌膚雪白,修長的身材與比平常

尸蟞這種東西早就該絕跡了,因為其形成的條件非常苛刻,其中的一點就是要在常年不腐的尸體里才會孕養出來,用科學的口吻來解釋就是,這種尸體里面的細菌變異了,從而衍生出了尸蟞,所以說,你上哪去找幾百年都不會腐爛的尸體去?

也許有,但絕對很少,能碰見一個那都跟中獎差不多了,而像王長生他們一下子碰見了這么多,那真可謂是中了超級大樂透了。

聽王長生解釋完,蘇童的小臉也變了,很心悸的問道:“怎么辦?離遠點?”

只见花无缺面沉如水,一字字道,因为白大哥虽然是一世英雄,

这几天估计都没睡好,这次出差也挺辛苦啊,外表看起来风风光光的女强人,其实背后也有辛酸和疲惫啊。

反正今天已经请假了,没什么急事要做,就陪着她休息一会儿吧。

轻轻摘下她的眼睛,露出乌黑修长的睫毛,睫毛在轻轻的颤动,是在做梦吗?是个美梦吗?

看着她绝美的容颜,哪怕是睡着了也就是那么养眼。

那睫毛的轻颤一下子让他反应过来,座位上睡得不舒服,她认床,只有在她自己的床上才能睡得安稳。

小心翼翼地把她从车里抱了出来,标准的公主抱,让她的头枕在自己胸口,柔软的秀发披散在他的手臂上。

感觉痒痒的,依稀还能闻到头发上的洗发水香味。看起来挺高,其实挺瘦的,没有感觉到多少重量。

推开大门正要往里走,迎面遇上了正出门晒太阳的林老爷子,两人都是楞了一下,老爷子随即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脸,朝他重重地点头,似乎对他的表现很是满意,还偷偷朝他竖起了大拇指,主动让开了道路,招呼周朴赶紧进去。

看着周朴抱着小云走进卧室,老爷子心里乐开了花,老实木讷的周朴终于开窍了,看来自己抱重孙的日子不远了。

周朴这孩子孝顺懂事,什么都好就是太老实了些,这样根本就降不住被自己宠坏的孙女,可是他们夫妻之前感情的事情,自己这个做爷爷的又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干着急,现在看到两人关系已经如此亲密,他总是可以稍稍放宽心了。

周朴几乎是逃似的进了卧室,在爷爷面前秀浪漫让他老脸一红,把云儿放床上一放,看她微微皱皱眉头,却依旧熟睡,又帮她脱去高跟鞋。

看着手里的穿着黑色丝袜的脚,周朴突然涌起一股闻一下味道的冲动,好奇地想知道美女的脚是不是一定是香的,甩甩头,甩掉心里那猥琐龌龊的想法,替她盖好毛毯。

看她睡觉依旧微皱的眉头,也许还在为工作的事情操心吧,想到这里周朴竟有些心疼这个一心都扑在事业上的女孩,没忍心叫醒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安静的睡颜。

这几天她一定没睡好,就让她好好休息下吧。

自己还曾因为他挂了自己电话而生气,也曾怀疑她是不是有别的男人,现在想来自己未免太多心,而且太愚蠢,她那么高傲的一个人,普通的男人怎么会被她看在眼里。

她性格高冷孤傲,就是个冰山美人,平时都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虽然以她的外貌难免招蜂引蝶,却总能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估计是受了老爷子的影响,内心还是很传统保守的。

不知为什么,看着她仿佛就能一眼看透她的内心,她的性格,她的爱好,她的小情绪,她的内心小波动似乎都能被自己敏锐地捕捉到。

周朴猛然想起自己曾经用幸运铅笔写过云儿的名字,难道这就铅笔的魔力,还能把人当做书一样来读的吗?

那岂不是浪费一次学习的机会,总共才三次,这就白白浪费了一次啊,想来都有些心疼。

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也把睡梦中的云儿给吵醒了,猛得睁开大眼睛,疑惑地左右看看,奇怪自己怎么在卧室,接起电话一听是助理打来的,简单交代几句,吩咐对方通知开发部的人员在半个小时后到会议室开会。

挂了电话,揉揉还有些发痛的太阳穴,感觉小腹那里又传来一阵阵抽痛,没时间休息,得赶紧去公司安排,之前去日本的时候,竟然还看到了自己的竞争对手,他们也是来抢节目的录制版权的,虽然自己用更高的价格抢到了项目,但对方可不是省油的等,说不定会山寨一个出来,必须早点布置才行,可不能让对方给截胡了。倒时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正要起身,发现自己的鞋子被脱了,刚要去找,那双高跟鞋已经递到了自己脚边,周朴正半单膝跪地,捏着她的脚替她把鞋穿上,异常的举动让她失神了片刻,等她反应过来,鞋子已经穿好。

张着嘴巴狐疑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今天的他似乎是变了一个人,做事的时候总是透着一股自信与稳重,让她充满了好奇与疑窦。

不过这会儿她还得赶着去开会,没时间去刨根问底,拎起肩包直接走了出去。

“我开车送你吧,你可以在车上再眯一会!”周朴自然地说着,掏出了钥匙,打开了跑车的,直接坐进了驾驶室。

云儿没料到周朴竟然跟的危險,所以你就冒險去引發另一場更大的危險?”朱老師追問道。

關林等人顯然對這個帶有結論性的問題很滿意,饒有興趣的看著趙亮,等他對此作答。

趙亮又是略微的沉默,然后沉聲道:“是的,當時確實是這樣。”

委員會的五人相互交換了一個眼神,關林對門口的記錄員吩咐道:“如實記錄。”接著他又對趙亮說:“好,你繼續回答問題。你奉命率軍,在戰場上與申國對陣的時候,曾有過與申侯的秘密談判,屬實嗎?”

“……屬實。”

“你們都談了什么?”

“我答應申子言,宗周六師可以退出戰斗,向聯軍投誠。”

“為什么?”

“因為……因為……”

“別吞吞吐吐的,直接回答我的問題!”

“因為我覺得那就是歷史上記載的討伐之戰了,聯軍、犬戎,還有各個諸侯國的反應,完全符合史書上的條件。”

“你確定完全符合?”

“額……除了時間的問題……”趙亮的額頭上又滲出了汗水。

科學院的羅教授冷笑道:“哼,你是怎么上的學?怎么讀的書?最關鍵的因素存在問題,你就敢下判斷?瘋了嗎?”

“膽子確實夠大的!”崔上校的語氣也有些不善:“而且完全不用腦子!”

李苗捋了捋鬢角的秀發,挖苦道:“你要是我們清朝處的,恐怕當場就被處置了,根本不用等到回來接受委員會質詢。”

關林正要發話,旁邊的朱老師突然開口道:“既然是陣前投誠,那你有沒有向對方開出什么條件?”

“開條件了,”趙亮終于逮住了一個機會,連忙道:“我跟申子言說,只有他答應把關于戰爭的歷史記載推后兩年,宗周六師才會放棄作戰,否則一定會拼死將他擊退!”

“為什么要這樣做?”朱老師有點好奇。

趙亮回答:“因為我想上個保險。如果申侯不答應,很可能就不是記載的滅周之戰,那么我就把他打退,等他過兩年再卷土重來;反之,如果他能做到,那么我們當時的合作也就順應了歷史的走向,只是在記載方式上做了些改變。”

“你能確定他可以完全照你想的那樣做嗎?”關林冷冰冰的問道。

趙亮猶豫了一下,語氣鑒定的說:“當時申左蘭出了個主意,我覺得應該……”

“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關林不耐煩的打斷趙亮,對李苗道:“李副處長,把你掌握的情況講一下。”

李苗聞言隨手翻開面前的文件夾,快速掃了一眼,然后對趙亮道:“根據幾個重點大學歷史系專家的研究,目前有證據顯示,在出土的某些東周文獻里,已經明確出現對于申侯討伐周幽王的時間存在不同的記錄。簡單點說,有歷史記載,戰爭實際上爆發在周幽王即位的第九年!”

我靠!趙亮腦子嗡的一聲,瞬間就大了兩圈。這殺千刀的申侯和申左蘭!明明答應老子好好的,怎么如此不靠譜!

關林嘴角邊露出一絲殘酷的冷笑,仿佛在看一只待宰羔羊一般,盯著趙亮道:“你現在可以做出解釋了。”

趙亮心道:我解釋個屁呀解釋!這不是明擺著的嗎?連歷史記載都出現分歧了,妥妥的改變歷史罪啊!

他強忍著頭痛,奮力召喚靈覺,對面前幾人展開讀心術。“死定了!”“死定了!”“死定了!”“死定了!”除了白胖朱老師仍舊一片空白之外,趙亮聽到了四個聲音不同、內容卻完全一致的話:死定了!

也不知道是因為靈覺嚴重受損,還是因為小命即將不保,趙亮只覺得眼前一陣陣發黑,嘴巴忽張忽合的說不出話來。

關林故作驚訝的問道:“怎么了,趙亮探員?沒什么要對委員會解釋的嗎?”

趙亮一時間沒搭理對方,心中暗暗寬慰自己:別緊張,別緊張,屠處長說了,質詢要進行好幾輪呢,等會去找他商量商量,總能想出辦法的。他輕輕的搖了搖頭,對關林道:“額……各位領導,我暫時沒什么要解釋的了。”

“好,記錄員記錄在案,被質詢人趙亮放棄解釋。”關林把手一揮,對坐在兩旁的四個人說道:“諸位,這個案子也算是比較清楚了,我看咱們現在就可以投票表決了。”

“投……投什么票?”趙亮驚恐的問道。

“當然是投你有沒有罪的票啦,”羅教授嘆道:“唉,這個學歷智商,太費勁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黄雀“封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万古圣道

月色娟

万古圣道

月下菜花贼

万古圣道

心晴的天空

万古圣道

乌鞘

万古圣道

扁担一号

万古圣道

初恋璀璨如夏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