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忍忍便过》。

话声未了,他身形已自向外展动,长孙单亦是拧腰错步,唰地斜以攻伐。今王事秦,长无齐、赵之患矣。”

車上,楚如嫣再次翻看了一遍人才簡歷,她思忖片刻還是拿不定主意,“平生,這次人才的選拔很重要,網絡媒體是個全新的領域,我不敢擅自決定,畢竟你投了這么多錢,我覺得你最好還是與我一起面試下這些人。”

正在開車的任平生淡淡一笑,“如嫣姐,正如你所說網絡媒體是新領域,我是否參與到面試環節并不重要。對于他們真實能力的把握,我比不上你,也沒有充足的時間全面了解他們的能力與人品。我完全相信你,你盡力而為就好,不要給自己太大的負擔。你應該相信我的賺錢能力,就算虧掉了也沒什么的。”

坐在副駕駛的洛靖文不由笑了,“那是,我們小五都趕上印鈔機了!如嫣你放心大膽的做,退一萬步講,就算虧了小五也不會責備你,你應該很清楚,他并不看重這些。更何況我們都相信你的能力,沒有問題的。”

這次任平生投入3000萬建立華興網絡傳媒,對于2001年的華國,絕對算得上大手筆。他本意是分給楚如嫣股份,被對方拒絕。

站在楚如嫣的角度來說,任平生開網絡傳媒公司,很大因素是為了自己,這與洛靖文聯手創立的華興唱片不同。即便任平生不看重公司的成敗,但在沒有做出成績之前,她承受不起股份,也擔不起失敗的巨大責任。

于是,楚如嫣將任平生旗下的公司做了調整。設立華興控股,由任平生掌握100%的股權,將旗下的華興唱片、著作權代理公司、“童愛新生”基金會、華興網絡傳媒全部打包,放在華興控股之下。

她實在難以想象公司的發展竟然這般迅速,唱片公司剛剛勉強把架子搭好,就繼續拓展版圖。可見資本的力量果然巨大,只有你有錢,只要你敢想,就沒有做不到的事情。

楚如嫣輕抿下嘴唇,“平生,你怎么說也給我提點意見吧,這件事真的很重大。網絡媒體公司的執行總裁選不好,我們前期的心血就白費了。”

任平生知道對方承受的壓力,他想了片刻,柔聲道:“也好,如嫣姐,我雖然不能陪著你沖鋒陷陣,但一些意見還是有的。”

楚如嫣松了口氣,笑著拿出便簽,“這就對了,你都不知道,那些人的簡歷五花八門,我都要看花眼了。你慢點說,我大概記下關鍵點。”

任平生點了點頭,緩緩道:“我們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將華國的網絡傳播推向頂峰。要成就它,需要有身經百戰的新聞工作者,需要有千錘百煉的新聞運作和管理模式。

當然,我們畢竟是剛剛入行,很多技術不一定過關。技術前期可以外包,產業行為可以剝離,但內容制作必須牢牢抓在自己手里。

所以,我們要尋找的執行CEO必須是復合型人才。這個人有幾點素質一定要具備,寧缺毋濫!”

洛靖文在一旁聽得暗暗佩服,平生說話向來“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他平時話很少,耽搁了,甚至他要是学得太慢就得放弃,自己两人下去了。

  “我很想说自己不会,但是显然,我的性格不允许我撒谎。”王长生摊着手说道。

  唐昆和小四还有长野顿时松了口气,小四接着说道:“冰面太厚,薄的地方一米左右,厚的地方得有一米半或者两米了,如果一切顺利你们从墓室里出来,最后的难题就是如何突破冰层回到冰上了,我们这两天整了接方案,最后定下来一条可行性很高的措施……”

  王长生全程是拧着眉头听着唐昆和小四叙述的,一直到听完了,他才长吁短叹的说道:“结果弄不好,就得沉尸江底了啊。”

  唐昆呲牙笑了:“富贵险中求么!”

  王长生无奈的说道:“我要说现在后悔的话,你没准还得有灭口的心思呗?”

  唐昆愣了下,随后摇头说道:“那到不至于,但我能告诉你的是,你会少了我这个可以为你两肋插刀的朋友,以后你但凡有事找到我朋友,哪怕是让我去帮你干掉龙虎山的掌门,我都不带犹豫的”

  王长生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缓缓的举起酒杯,冲着他们三个点头说道:“合作愉快!”

  “呵呵,靠谱!”

  一杯酒喝完,梁平平忽然小声的问道:“那个,好像没给我交代什么事?”

  小四跟他说道:“咱俩守在外面,前边放风,最后我们一起去江面上,一旦发现他们三个露头了,就赶紧把冰层干开,朋友,他们能不能安全返回,重任就落在咱俩头上了……”

  这天晚上几人吃了一顿火锅,到半夜喝的稍微有点迷糊之后就全都好回去睡觉了,隔天早上小四和长野出去采办买一些装备,大部分的东西早先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但有些零碎的还得在市区里购置。

  

  下午的时候,皮卡回来了然后跟帕萨特载着一共五个人开往乌苏江附近。

  

  四点多钟,东北的天就开始黑了,他们打算到了目的地后稍微等等,彻底全黑下来之后就开始干活。

  王长生和梁平平坐在车里还有点小紧张,毕竟盗墓这种事于情于理都不太合适,于法也不容,更何况是还带着些危险性。

  唐昆看出他俩的心思了,回头笑道:“我跟你们这么说吧,盗墓啊这事容易上瘾,特别是当你从墓里掏出好东西的时候,那种心情比你中了五百万的大奖还要舒坦,总想着再来一次。”

  王长生冷笑着说道:“虽然没钱,但我真不至于为了五百万,去干让自己涉险的勾当,我真要是想要钱,办法还是有的。”

  唐昆想了想,接着说道:“换个说法,你睡了个很漂亮的妞,一次不够,再来几次的感觉差不多。”

  王长生继续冷笑道:“不好意思,我还是个雏……”

半藏想要躲避,却发现双脚被从地上长出的藤蔓树枝缠绕住,想跑都跑不了,半藏只能看着那大树将自己吞噬掉。

  林宇心念一动,右手便从树枝里脱离出来。

  林宇看了眼被大树吞噬已经和大树融合为了一体的山椒鱼半藏,还能隐约的看出一个人型的轮廓。

  咦?任务完成的提示音怎么还没响起?

  林宇点开任务专区一看,顿时傻眼了,原来除了击杀半藏外,后面还有一个得到半神称号的任务。

  早知道就不等他们打完了,直接派出一个继承他一半查克拉的木遁分身当着纲手三人的面把半藏杀掉。

  然后承认自己是半神,就ok了。

  可惜现在都已经到了这一步,后悔也是没用的了。

  林宇准备打算看看还有没有补救的办法。

  林宇看了一眼人型的大树,眼睛一亮,对了,我还可以这样啊。

  林宇连忙解除木遁,暴枪树,大树散开,露出了半藏的躯体。

  林宇分出一个继承了他一般的木遁分身,然后用木遁给他增高了一些,让他不容易被人看出是一个小孩。

  然后林宇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木遁分身。

  大致意思就是让木遁分身带着半藏的遗体去雨隐村岩隐村木叶村的战线营地逛一圈,宣告山椒鱼半藏被自己杀死,不过单单凭借宣告是不够的,还得显示一下自己的木遁,这样他们才会相信山椒鱼半藏确实是被木遁分身光明正大的杀死,而不是靠偷袭投机取巧完成的。

  这样三个忍村认同自己杀死了半藏,而且加上木遁分身有木遁,木遁分身说自己是新一代的半神就会被承认了。

  林宇看了眼任务五的倒计时,发现还有22个小时,时间还来得及,赶紧让木遁分身出发了。

  林宇看了看天色,夕阳西下,赶紧往木叶的营地赶。

  还好路上还有他为了赶路追山椒鱼半藏遗落的苦无,使用飞雷神之术,几个呼吸之间,他就回到了之前呆着观战的那个树洞里。

  在几分钟的赶路下,林宇就看到了前面的纲手大蛇丸和自来也。

  林宇绕了个路,从另一边进到了木叶临时搭建的营地里。

  现在那只护送小队已经回去了,林宇只好找个借口先留下来。

  林宇在感知中发现纲手几人快到门口了,就假装准备走出去。

  “咦,姐姐,好巧啊,你也在这。”

  林宇一副惊讶的表情看着纲手,脸上没有任何破绽,在charlotte世界里,他可是将管理面部表情练习的炉火纯青了,这时候,就算是他亲近的人到面前来,也休想看出他是不是在说假话。

  纲手诧异道:“小宇?你怎么在这?”

  林宇说道:“之前我跟着护送物资的队伍过来,卸物资的时候,我肚子疼去上了个厕所,回来的时候,发现他们就走了。”

  纲手点了点头,也不在意,道:“那正好,这边的战争结束了,等下跟着我一起回到后面营地去。”

  林宇乖巧的点点头,跟在了纲手的后面。

  跟着纲再也不用担心季节性的问题。

此时,后山上,一少年一青年急急朝着山上奔去,后边还有一条雪白大蟒对他们穷追不舍,两人一蟒所过之处立时扬起一路雪花风尘,宛如那滂沱暴雨淋漓溅起水花,密密麻麻,让山上周边的少年们都看不清那两位一路狂奔少年青年是在搞什么鬼,更看不清他们两人身后所追之物是怎让令他们所有人都恐惧的庞然大物。

立时,一阵骂声传出……

“乐凡,你们俩有病啊?瞎跑什么……”

“我靠,你们能别瞎跑吗?把我陷阱都弄坏了……”

“乐凡,你们俩脑子抽风了吧?是不……”

“我去,小子诶,你再弄这么大动静,信不信大爷我弄死你?……”

“哎呀,你们俩还假装听不见是吧?给我……”

对于这两人闹出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动静,甚至惊扰到了他们本就手到擒来的猎物,他们立时大煞心情,朝着这两疯子狂奔的方向恶狠狠骂了几句。

不过,说来也真是奇怪,那蟒蛇看着周边其他的少年站着一动也不动,它也不去追着他们咬,反而是偏偏对这两位少年和青年情有独钟,穷追不舍。

面对如此惊心动魄的场面,沈问丘自然是无心理会那些少年,早已经将周遭嘈杂的声音摒弃得是干干净净,他现在脑海里只有一个字,那就是“跑”。

可乐凡却不一样,他比沈问起冷静多了,他脑海里不仅有跑这个想法,还有想着自己要如何脱身呢?但这些少年们一个个的谩骂声,让他感到心烦意乱,好既然如此……那就……只见,他突然一个侧身朝着那群少年方向跑去……

而现在上山的方向只有沈问丘一人在一直向前奔跑,可问题出现了,那雪白大蟒并没有因为少年突然侧身跑开而选择去追少年,而继续对处于直线向上的青年穷追不舍,穷追猛打,一副我不弄死我就不是蟒蛇的样子。

青年见少年突然奔离自己这条线,而雪白大蟒对自己依旧是恋恋不舍,一见钟情,他立时大骂一句,并加快脚步:“我靠,乐哥,你不仗义呀?一点人道主义精神都没有呀?”

而听到青年那句谩骂声,乐凡这才意识到那雪白大蟒并没朝着自己跑开非方向追来,他才停在脚步,半躬着身子,气喘吁吁。

但同时,他也有点懊恼,他原本是打算让那些骂骂咧咧的小王八羔子也尝尝什么叫被追得心惊肉跳、惊心动魄的感觉,感受一下什么叫被惊世骇俗、庞然大物的雪白大蟒蛇追杀,还有那被追杀的激动心情,看看你们这群小王八羔子还有没有心情在这里骂风凉话,可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居然脱困了?

计划没得逞,不由得让少年有些懊恼,毕竟,脱不脱困无所谓,主要是想让他们也感受下被追的感觉,尤其是那生死一瞬的惊心动魄。

少年看着沈问丘离去的方向发现,这雪白大蟒好像只会走直线,因为一路上他们跑的都是直线,而自己这一拐弯这大蟒就不追了,便高声朝沈问丘的跑路的方向喊道:“沈问丘,别走直线,走曲线,走曲线……”

……

丁喜微笑道:看来好象子太保。移疾不出。帝三姑娘突然放声大喊道:来人呀香也不答话,却将那茉莉花球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忍忍便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夏颜

行走的驴

夏颜

青山辰阳

夏颜

小红杏

夏颜

堕落的狼崽

夏颜

翼妖

夏颜

人生如戏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