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胡汗三又回来了》。

  很快,三人便到了审讯室里面。

  和电视剧里面的审讯室差不多,也是黑漆漆的屋子里面有两盏灯,楚怀沙一方有个桌子,桌子上面有个笔记本和一台电脑,以及三个椅子。

  而对面则只有一个特制的铁椅子。

  耿仲明就坐在对面。

  这家伙面容猥琐,头发应该是还没剃,所以还是乱糟糟的跟个鸡窝似得,胡子拉碴的,嘴角有块疤,眼睛自从三人进来之后,就没离开过丁初雪超过一秒钟。

  即使隔着这么远也能感觉到这家伙所散发出来的发青的味道。

  坐到椅子上,丁初雪熟练的打开电脑准备做笔录,而楚怀沙则装模作样的拿起了笔记本。

  陆红星则从自己口袋里掏出来一个自己的小本本,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不少字,但是因为写的太丑,楚怀沙一个也没看出来。

  这次陆红星也没有问什么姓名性别之类的废话,而是直接开门见山道。

  “耿仲明?”

  耿仲明一边抖腿一边摇晃着脑袋道。

  “是。”

  “你弟弟范文程把法院烧了的事情,你知道吧。”

  耿仲明满不在乎道:“不知道,我不是在看守所就是在监狱,消息哪有那么灵通,再说了我弟弟烧不烧法院关我屁事,我反正是蹲七年大牢才能出去,他要是烧了法院,大不了进来和我作伴呗。”

  陆红星见状掏出了一张纸道:“好,范文程的事情你不知道,那我就说点你知道的。”

  “龅牙苏这个网名你知道吗?”

  “龅牙苏?”耿仲明一听笑了。“这名字有个性,估计是香港电影看多了吧。”

  “这么说,你不知道喽?”陆红星问道。

  “不知道。”

  “那赵斌你认识吗?”

  “不认识。”

  陆红星喝了口自带的茶水接着道。

  “那我先跟你介绍介绍这个赵斌。”

  “赵斌,男三十五岁,是个在网络上赌博的赌鬼,两个星期前,这家伙在网上接了一个名叫龅牙苏下的悬赏订单,目标是杀死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而悬赏金额是五十万,用我们的行话来说,这就是一场雇凶杀人。”

  “赵斌在接了这个任务之后,于八月十六日凌晨将被害人拖到星沙的一片工地杀害,之后埋尸,只不过第三天就被抓了,根据他的供述以及我们的调查,他收钱的账户是一个美国账户,我们已经联系国际警察的帮助我想下午我就能收到那账户主人的具体信息。”

  耿仲明闻言眼睛转了一下随后还是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和我没关系。”

  陆红星见状扭头对丁初雪问道:“雇凶杀人,法院会判什么刑罚?”

  问到自己的专业知识,丁初雪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雇凶杀人属于恶性故意犯罪,应当以故意杀人罪处理,而故意杀人罪应当处以死刑,无期徒刑,以及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以十年以下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注意死刑在前的话,法院会优先考虑死刑。”

  “那要是有减罪情节,或者受他人指使呢?”陆红星接着问道。

“可是、他們已經定罪,要行刑啊!”為首的魂師境老大提出異議道,畢竟他可是牢記著自己的使命,殺了那少年楊嘯天,絕不允許有什么意外發生,要不然、他們沒有辦法回去復命。

“殿下,他們不是壞人啊!”在扇形場地上的十多個奴隸中,有一個抬起頭說道。

“是啊!他們不是壞人。”其他十多個奴隸紛紛應和道。

含香看著那魂師境老大微微一笑,他立時感覺后背發涼,有種極其不祥的預感,面色黯淡的立在原處。

“既然王叔給你們的使命是視......

她恨自己,为什麽不杀了江玉郎:老刀把子不在,只要元老会中

婦人今年三十不到,正常的話還有幾十年的壽命,對半的話,小寶還能活個一二十年。

“我可以幫你,只是小寶到時候說不定只能活個一二十年,你們確定嗎?我覺得你們還是重新要一個孩子劃算一些!我可以幫個忙,讓你們擁有一個資質更好的孩子!”燕無雙不希望看到這一種以命換命的情況發生,更何況也只是換一二十年,不劃算。

“是啊!你們再生一個唄!”李若蘭也覺得燕無雙說的有道理。

“我兒子已經戰死了!”老婦人說著,大聲哭了起來。

婦人沒有說話,只是跟著哭。燕無雙明白了,婦人的丈夫死了,她還怎么再生啊!難道是跟其他的男人?他這么說,不是勸人作惡嗎?

“哎,行吧,既然你們執意如此,那就這樣吧!不過到時候你們若是后悔了,可別怪我!”

“不怪大仙,不怪大仙!”兩個人齊聲道:

“收!”燕無雙丟出缽盂,催動靈力,缽盂變大,一道金光從缽盂中發出,打入河塘中,正好籠罩住小男孩的魂魄。不對,嚴格意義上來說,他現在已經是一個水鬼了。

小水鬼下意識的掙扎著,只是沒用,他剛剛成為鬼,修為太低了,很輕松的就被制服了。

燕無雙伸出手,缽盂自動落在他的手掌上。

“小寶!”婦人看到了小寶的魂魄,激動的喊叫了一聲。

“陰陽無極,乾坤借法,靈魂歸位!”燕無雙說著,準備把小男孩的魂魄打入小男孩的身體里。

只是很詭異的是,根本沒用,小男孩的身體,根本留不住魂魄,進去之后,就直接飄起來了。

燕無雙試了幾次,都是一樣的結果。

“這是怎么回事?”眾人都察覺出來不對,議論起來。

“小寶死亡的時間太長了,我的修為又太低,這個法術現在用不了!”燕無雙很是無奈,若是他們發現小寶的時候,小寶剛死,那事情就好辦了。

“不!”婦人哀嚎一聲,她接受不了這個結果。

“師兄,你就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嗎?”戒花哀求的看著燕無雙。

“為今之計,只能是用最后一個辦法了,只是這個辦法,有傷天和,而且兇吉難測。弄不好,會引出一個大禍害!”燕無雙皺眉,那個辦法,他不想嘗試,可他確實也是不忍心看到她們傷心。

“大仙,大仙,我求求你了,你就救救小寶吧!”婦人一聽還有辦法,就立刻跪下了,給燕無雙磕頭。

“大嫂,不是我不想幫你,而是小寶是含冤而死,身上有怨氣,即便是投胎再世為人,這怨氣依舊是還在。如果到時候無法化去這怨氣,輕者,小寶將來會是一個大惡人,重則會是成為一個大魔頭,為禍一方。”

“這——”婦人有些呆了,她想不到會是這個樣子。

“而且最重要的是,沒有人有把握可以化去這個怨氣,我也是一樣。而且小寶重生,身體不一樣,本身就會視為是妖邪,恐怕很難活到成年!”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婦人癱坐在地。

“大嫂,要不然這件事就算了吧!我把小寶的靈魂給你鎖在一樣東西里,這樣你們以后一樣能夠看到小寶!”

“我不,我就要小寶!”婦人搖頭,看到魂魄有啥用啊!

“這樣你會死的!”

“死就死,那我也要小寶!”婦人很是堅決。

“哎!前世因后世果,罷了罷了,那我今天就賭一賭這運勢站在我們這一邊吧!”燕無雙說著,右手快速的舞動,畫出一道靈符。

“浩然正氣,妖邪莫侵!”燕無雙說著,把靈符打入小寶的魂魄之中。

幾乎是瞬間,小寶的身體里,就出現一張靈符,緩緩轉動著。

“去!”燕無雙抓住小寶的魂魄,打向婦人的小腹,婦人身子一陣,隨即下意識的摸著小腹。

“九九八十一,這個孩子九月九天八個時辰之后會降生。而你在他出生之前,要獲得九九八十一個人的真心祝福。如果你得不到,那你就去帶去天龍寺,找寶象師父。這張正陽符你收好,隨身帶著,這樣就不會有其他的小鬼,借腹生子了!”燕無雙說著,遞出一張符咒。

“借腹生子?”李若蘭眉毛一挑,她怎么聽這個話不像是好詞呢!婦人也是皺眉。

“這個小子是逆天而行,每日都會吸取大量的陽氣,也就是你的陽氣。其他小鬼見了,肯定是要想鳩占鵲巢,奪這個重生的機會!”

“啊!”不止是李若蘭,大家都是呆了,這真嚇人。婦人聞言,立刻借住靈符,緊緊的攥在手心。

“你記住了,這符咒不能浸水,汗水也不行,也不能破損,不然都是沒用!”

“嗯,我記住了!”婦人點頭。

“還有,這個孩子出生之后,不出意外,你應該只剩下兩年的壽命了,你提前安排好后事吧!”燕無雙說著,緩緩的落下眼淚。

婦人的母愛很偉大,只是逆天而行,就注定是要付出很多的東西,這就是命。

“兩年!”婦人先是有一些呆,隨即伸出手,摸著小腹,眼中重新燃起了希望,她跪下身子,對著眾人磕頭。

“諸位大叔大嬸,哥哥姐姐,希望你們能夠幫忙救小寶一命!”

“我先幫你,那個我要怎么幫啊!”李若蘭說著,好奇的看著燕無雙。

“很簡單,你把手放在她小腹上,心里真心的祝福小寶健康長大就行!”燕無雙隨意的說著,這個動作不難,難得就是有些人不一定是真心的祝福,那樣是沒用的。

“哦!”李若蘭把小手放在婦人的小腹上,心中想著祝福,然后一道氣體從她的身體剝離,通過她的手臂,涌入婦人的小腹。復,心里也有些擔心。

“沈大哥肯定會安然無恙的,你們在這兒就不必瞎扯擔憂,這次我和雪怡想閉關修煉一段時間,趁著這個機會晉升凝基中期,讓沈大哥回來高興高興。”

文婭綻放了一絲明媚的笑容,和徐雪怡相視一笑。

“也是,雛鳥小隊也借機休整一下,少爺說過,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這始終是頭等大事。”

木沐點了點頭。

這時,外面的禁制輕微觸動了一下,木沐神識掃過,一個陌生的凝基巔峰修士,正在院落外叩響了禁制。

權騰和文青同時看到了外面的修士,有些不解地望向了木沐,雛鳥小隊沒有招人,這個人好象也不是海城的修士。凝基境巔峰的修士,若是在海城,大家沒有一個不認識的。

“請他進來。”

木沐對文婭點了點頭,文婭起身立即打開了禁制。沈深在離開之前,將院落的禁制,全部移交給了木沐幾人。

雛鳥小隊在海城鼎鼎大名,金城稍一打聽,就問到了小隊的院落所在,立即趕了過來。

哪怕面對的是幾個比自己修為還要低的修士,因為沈深大哥的關系,金城也沒有怠慢的意思,進來之后,立即抱拳一禮。

“這兒哪位是木沐木隊長?”

說話時,已看著木沐了。

大哥說過,木沐是他的兄弟。雖然木沐一直以隨從的身份跟隨在沈深的身邊,但沈深心中,早已將木沐當作了自己的生死兄弟。

木沐有些詫異,包括權騰和文青幾人,也露出了一絲驚詫的神情。來人凝基巔峰修為,而且不經意間泄露出來的實力,也不是在座幾人可以匹敵的,但態度卻十分謙卑。

木沐站了起來,雖然在海城,還沒有人膽敢冒犯雛鳥小隊,但木沐為人機靈,當然不會坐著保持囂張。

“我就是,請問你是哪位?”

金城一進來說話時,就知道了誰是木沐。五人中,二位女子,顯然不可能是木沐,而另二位男修,一個修為凝基八重,一個凝基七重,都不可能是木沐。

木沐凝基境四重,似乎晉升不久,大哥說過,木沐凝基三重,看來這大半年時間,這個大哥的兄弟已經晉升凝基中期了。

“見過木沐兄弟,這二位是權騰和文青了吧?還有這二位是文婭和徐雪怡,是吧?”

金城含笑又抱了抱拳。

“我是金城,有人帶了些話,讓我單獨告訴木沐兄弟。”

金城說完話,看了眼木沐,又望了望權騰四人。

沈深大哥現在被白家通緝,此事一旦泄露,白家查到這兒,那么在座的眾人都將命懸一線,哪怕沈深大哥說過權騰等人也都可信,金城卻不敢冒失。

木沐心中更是詫異,落基大陸沒有故人,除了在海城,自己和少爺認識的人少之又少。而眼前這個修士,似乎對自己等人很是熟悉,而且說話間神情也很嚴肅,木沐瞬間想到了少爺。

想了想,木沐手一伸。

“也好,請到房間說話。”

房間有少爺走前布置的禁制,除非修為高出太多,否則沒人能看到或聽到房間中的動靜,木沐也沒有擔心來人會有異心,自己區區凝基四重,更沒有什么貴重的物品讓人惦記。

進入房間之后,木沐打上了禁制,然后手一伸。

“現在好了,沒人能聽到房間中的聲音。”

金城神識一掃,看到大廳中權騰四人此時坐了下來,也沒有說話,心中點了點頭。可能是防止自己對木沐不利吧,那四人守在外面,也可以堵住自己的出路。

“大哥讓我來的,對了,是沈深大哥,我和他結拜成了兄弟。”

金城開門見山,直接說了出來。

“因為大哥在蒼源秘境得罪了白家,現在白家發動了整個家族的力量,追殺大哥,并在各城市頒發了通緝令。白家是泰和府一個超然的家族,實力強大,大哥讓我來海城找你,并和你們一起立即離開這兒。”

金城沒有廢話,直接說了出來。

以白家的力量,很快就會找到海城,到時候,木沐一行很可能成為威脅大哥的關鍵,或是直接殺了,也會令大哥痛心,現在都過去了二個多月,金城感到時間越來越緊迫。

木沐一驚,立即站了起來。

“少爺現在在哪兒,是否安全?”

“說實話,我也不知大哥在哪兒,但我相信大哥應該安全。泰和府各城市門口都貼有大哥的通緝令,這說明大哥還沒有被抓到,我們需要立即離開海城。”

金城也站了起來。

“對了,大哥讓我告訴你,你們來自云浮大陸,橫穿了落基山脈。而你,是在咸寧城開始跟著大哥的。”

金城又加了一句。

沈深和木沐來自云浮大陸,橫穿了落基山脈,此事任何人都不知道,二人也從未說起過自己來自哪里。

金城這樣一說,木沐徹底相信了金城的話,知道對方確實是大哥的兄弟,不然,那些隱秘不可能說給眼前的這個人知道。

“我相信你,既然你是少爺的兄弟,那我以后就叫你二少爺了。我是少爺的隨從。”

木沐停頓了一下。

“之前我也跟少爺發了數次訊息,一直未見回音,心里真在擔憂。”

金城看了眼木沐,沒有推辭木沐的稱呼。

“大哥有自己的手段,白家想要抓住他絕不容易,他擔心的是你們。”

“現在我們要立即離開海城,然后遠遠地離開泰和府和長木府,到時候再想辦法聯絡大哥。”

金城想了想繼續說道。

“至于雛鳥小隊,大哥的意思,就是立即解散,讓眾人各自遠走避險。”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胡汗三又回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十五亿的游戏

裤裤桑

十五亿的游戏

SevenHe

十五亿的游戏

路菲汐

十五亿的游戏

一度君华

十五亿的游戏

墨渊轻狂

十五亿的游戏

铅笔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