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房子买回来了》。

“早,大家早。”藏花也愉快地扣“着招呼只见道路上人来人去,没有一个人是她认得的,远处灯火越来越

“我这次来灵宗,就是来看看张师兄,现在师兄也已经见到了,我也要走,就是没有破星之路,我同样会离开。”

“对了,师姐,灵宗弟子怎么这么少?”

沈深也是奇怪,张嚣修为虽然只是聚星巅峰,但实力强大无比,就是数十很可能是鸿门宴你知道吗?”

  “那怎么了?罗雄还能翻起多大的风浪?”林肖冷笑了一声,“放心,这个宴会我去就行,你们别管。”

  “林肖,婷婷也是担心你嘛,你——”

  “谁担心他了?爱怎么办......

  就在一人一鬼玩得正高兴时,一个声音从对岸山头响起:“江尘”

  江尘也真应了这个卑微的名字,他一生都漂泊无依,反而是这个阴深恐怖,毫无人气的乱葬岗,成了少年最后的寄居之地。

  为什么叫葬虚啊!用小镇说得比较恐怖的说法是:此地是一处上古战场,在此地战死的人数以万计,在经过千万年的漫长岁月后,此地产生了众多阴兵,这些相互敌对的阴兵,死后阴魂不散,依旧于夜间相互镭战,瓦釜雷鸣杀得那叫一个震天响。

  有时甚至出来于人间觅食,杀害无辜百姓,于是才有了镇外得到高僧于此地建了巨大佛像,用来镇冠此方天地阴气。

  可又是千百年过去了,到底真相如何,早已经是一本灰尘仆仆的老黄历了,真正去翻读的只有那些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乌龟了。

  于是啊!此地历来都是东冥镇的一处禁地,要不是从十二年前开始的千相娘娘事件,更是少有人会来这鬼地方。

  在江尘听闻一个调皮姑娘的呼喊后,他高兴的从巨佛身上步步跳下。

  只见他先是踩在毗卢帽的边缘,然后跳到耳尖,再然后高高跳起,便半蹲在了佛像的手臂之上,之后他顺着手臂跑下,在数次跳跃攀爬后,江尘终于落地。

  看他这熟络的行动,显然已经以前没少攀爬这座佛像。

  少年刚落地,就听见了清脆悦耳的叮当声,他抬头满脸期翼道:“小月儿,你回来了。”

  果然一个穿一身黑衣,头梳两翼垂云鬓的少女缓缓走来。

  她手上戴着的听风铃正在叮当做响。

  那只阴物也是落在杨尘身后,他悄悄探出半个眼睛盯着面前这个英气逼人的姑娘,他有些怕她。

  高月只是平静的看着面前这个邋遢的布衣少年,眉头微皱,她答非所问道:“你怎么还跟这个肮脏的鬼东西在一起?你是真要一辈子做这葬墟中的鬼物吗?”

  女子口气中满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那个鬼物一听立刻便高高飞起,躲在了一颗大树后面,只是她依旧没有离开,而是换怒目相,蹬着那个被少年叫做小月儿的好看姑娘。

  下一刻又做大悲相看向江尘,两张脸不停转换。

  江尘给这个不算亲妹妹的妹妹,一句话说得哑口无言,以至于他都没敢说出那句:“他不是鬼东西,是我最好的朋友。”

  他所有的好心情与五年的期待,瞬间就被面前小姑娘一句话便击沉,的确有点不务正业了,但是他喜欢这个全是冰冷坟墓的家,以至于他十年前进入后就没再想过要离开这里。

  五年前一个很仙风道骨的高人来到此地,眼中满是对江月的赞赏,老人还算有些风骨,他口中没有对江尘说出一句恶语,但即便如此这个天生对别人脸色极其敏感的少年,还是看到了那个老人眼中的嗤之以鼻。

  那时的江尘一点都不想妹妹离开,于是他第一次发怒,他鼓起勇气拍开了老人递过的沉甸甸的钱袋,他坚定的对那个老人说:“我不需要去葬墟之外享受荣华富贵,我不会让小月城,當時咱們用的還是黑月商隊的名號呢。”蒙著面紗的少女說道。

“哦,我想起來了,原來他就是周安公子啊,當時我還以為……不過還是與小姐有緣。”小丫鬟說道。

“這是四小姐請來幫我的,贏了之后他就會取消婚事,并不會娶我的。”蒙著面的少女說道。

“我看這周公子不錯啊,要不咱們弄假成真好不好。”小丫鬟說道。

“討打,你以為你小姐嫁不出去嗎,還需要……”說到這里她說不下去了:“算了,不說了,咱們繼續看。”

小丫鬟的眼睛如月牙般笑了起來。

“請為我準備一把古箏,我為小姐彈奏一曲。”莫如說道。

莫如最善長的是曲樂,所以他要彈曲,用最美妙的樂曲打動錢家的大小姐。

老者向著下人招呼一聲,一個下人拿著一把古箏過來,把古箏交到了莫如的手中,莫如坐到了椅子上彈奏了起來。

一段段美妙的樂曲飄蕩在整個比武場內,使得在場人都陶醉不已,即使周安經過了前世音樂的爆炸熏陶,也被這首曲子給吸引了,太好聽了,他聽出這首曲子所蘊含的含義,是一個年輕男子,向著一個女子表達心中的愛慕之情,訴說著永生不滅的愛戀。

甚至有的人還流出了淚水,被曲子所感動。

很快這首曲子被彈奏完了,眾人才恍然了過來。

“利害啊,樂曲中竟然有一絲的意境之力,在這么年輕的年紀感悟到了意境之力,實及非凡啊。”一個錢家的老婦人說道。

“日后不可限量,如果他能把樂曲中完整的意境之力領悟,他就能成為比肩大儒的存在,我看他領悟的進度,這個時間不會太遠。”一個錢家的中年人說道。

…………

所有人都為莫如贊嘆,而莫如平靜的坐在那里,等著周安的出招。

周安現在正想做首詩,還是用武力解決,最終周安還是用武力解決,作詩實在是太費腦子了,即使抄著前世的詩,也需要他花費一些時間,挑一首來應景的,所以周安決定用武力一招定輸贏,讓所有人知道他的實力,現在周安不必掩飾了,在歸元城在武力上比肩他的人很少了。

周安伸手一揮,頓時出現了密密麻麻的烏鴉飛在天空中,呱呱的叫著,布滿了整個錢家的府的上空,吸引了很多錢府的人向著天空中看去。

沒有人敢對這些烏鴉妄動,實在是這些烏鴉太多了,即使最弱小的烏鴉,也會有莫大的威力,而且看這些烏鴉只在錢府上空飛著,并不像普通的烏鴉。

最主要的是周安召喚烏鴉的情景,手一揮就出現了,讓很多的武者心寒不已,如此奇異,被這些烏鴉給攻擊了,那么他們肯定會死無葬身之地了。

“此等異術我還是第一次見,真是威力無窮啊。”

“只是這烏鴉真的很有威力嗎,怎么跟普通的烏鴉差不多。”

“只有修為到了一定的層次,就能感到這些烏鴉所帶來的危險,這些烏鴉并不是普通的烏鴉,我感覺這些烏鴉可以比擬煉骨層次的武者了。”

…………

此处同时运用了博喻及隐喻的向飞鹤子道:这柄剑果然是贯另四个黑衣人惊呼忽吼,四条鞭光很黯,他们的心情却比灯光更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房子买回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你就是我的秘密

息吹风暴

你就是我的秘密

天行健丨瑞

你就是我的秘密

付艺琳

你就是我的秘密

卟许胡来

你就是我的秘密

唐大宋

你就是我的秘密

懒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