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新神通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新神通 (第1/3页)
    

可最重要的却不是这个,而是一枚九阶凶兽的内丹可以兑换一颗归气丹,对于炼气期的修为来说,归气丹对于他们现阶段的修炼特别重要,先说可以轻易的提高他们的境界。

为了提高锻炼宗门内弟子的总体水平,烈焰宗便下达了这样一个规定。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一道身影迅速的窜入深坑之中,而后快速的将那内丹取出拿在手中,继而哈哈大笑。

那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刚刚直接逃跑的云海。

“真的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废物,我承认你的实力比我强,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这颗内丹就替你收下了。”

李狂本来就是粗矿之人,见到这个场景,顿时颤巍巍地站起身来,对着云海就是大声呵斥道:“云海,你不要太过分,这个内丹本来就不是我们获得的,你现在有什么资格把它拿走呢?”

云海冷哼一声,转过头,一脸不屑的开口道。

“李狂,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你是一个孤儿,机缘巧合之下才成为烈焰宗外门弟子,我和你不一样,我可是有背景的,我来外门只是为了历练。”

听到云海这样说,李狂眉头紧皱,被云海说到了自己的痛处,他的心中自然也不好受。

“云海师兄,你这样可是不道义的呀,况且如果不是秦辉哥哥的话。”一旁的林夕气得双脚直跺地,气呼呼的开口道。

“林夕师妹,其实我刚刚并不是想逃跑,我其实是想要吸引那个猿人的视线啊,为了就是给你们争取足够的时间,让你们用来逃跑,你到现在还不能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吗?”

云海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缓缓地对着林夕开口道。

“拿过来!”秦辉也并不是善良到把内丹轻易送人,更何况是给向云海这种人。

“呵,你感觉你自己配拥有这个内丹吗?你难道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是一个废物吗?”云海将那枚内丹放到自己的储物袋中,依旧是一副我是老大的模样。

秦辉脚下猛地一个用力,真气顿时四散而出,而他的衣服也无风自动。

“给我,我饶你性命,否则的话你也别怪我出手了。”秦辉双拳紧握,神情冰冷的注视着自己对面的云海。

“秦辉你个废物,现在的我是打不过你,但是你要知道我可是有一个兄长是内门弟子,他的修为可不是你能够想象得到的,就算今天你把内丹抢了去,我发誓你在烈焰宗混不下去。”

知道自己不是秦辉的对手,云海竟然将身处内门弟子的兄长搬了出来。

“那个,确实如同云海所说,她在那门中有个哥哥,乃见云风,一身修为达到炼气期七层巅峰,想必不久就要突破炼气期七层了,你如果真的得罪了他们两个,恐怕以后在宗门内真的不好受。”

李狂长叹口气,迅速的来到秦辉的身旁,将基本的情况给秦辉介绍了一下。

在这个世界上永远都是强者说了算,只要你的拳头够硬,不管是干什么,都能直接摆在台面之上,就算违背伦理道德又何妨!

自始至终,身处一旁的吴饶一句话都没有说,他知道云天是自己不能够招惹的存在,也不想为了秦辉招惹杀身之祸。

“你的意思是我现在不交,回宗门还得交了?”秦辉苦笑道。

听到秦辉开口之后,云海一瞬间便觉得自己有了依仗的东西。

“那便是自然,不过既然你有了这个觉悟,我回去之后一定给我大哥讲讲,让你在外门中混的舒服一点。”

“既然这样的话,不如再干脆一点。”

话音落下之后,秦辉眼中杀机大盛,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一个残影,直接冲到了云海的身旁。

右手握拳,对准云海的面门直接挥打过去,一不做,二不休,为了减少更多的麻烦,还不如今天彻底的把这个麻烦给解决了。

看到秦辉的这个动作之后,在场的众人皆是惊愕,他没有想到秦辉竟然如此决绝,如此干脆利落。

“废物,你竟敢对我动手,如果我出现了一点儿的意外情况,我大哥到时候肯定不会放过你的。”见到秦辉竟然如此果断,云海再次威胁。

秦辉冷笑一声,手中的动作不退更快。

“我出手的那一刻起,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眼看威胁没有任何的作用,云海一瞬间变怂了下来,砰的一声直接跪在地上,哭着哀求道。

“秦辉大哥,我知道自己错了,只要你今天能够饶过一名,我保证什么都不说出去,一定能够保证你在外面混的风生水起。”

“不好意思,晚了。”

话音刚落,李辉的拳头就打在了云海的胸膛之上,这拳头可是能够直接对抗神农架大猿人的拳头,用来对付云海自然是不在话下。

云海整个身子如同断线的风筝,倒着往远处飞去,在落地的时候没有丝毫的挣扎,直接气绝人亡。

迅速的来到云海的身旁,将他的储物袋拿在手后,转身朝着剩下的几人走去。

“今日这是如果有人要是问起,你们就可以直接告诉他这件事是我秦辉所做,我一定不让你们为难。”秦辉稍微思忖一番之后,开口对众人道。

“道友好气魄,这云海也是罪有应得,今日我吴饶,定不会往外说,只为了结交你这个朋友可好?”吴饶双手抱拳,淡淡的对着秦辉开口道。

“荣幸至极!”秦辉抱拳回应。

“林夕师妹,走!”吴饶转过头对着林夕开口后,两人就离开此地。

“李狂道友?”秦辉微微一笑,转头看着李狂。

李狂对视一笑,直接从自己的储物袋中拿出一壶酒,喝了一大口开口道。

“哈哈,我本就是一个粗犷之人,不喜欢云海肚子里的花花肠子,但是碍于实力有限,我也没有能力说什么,你今天也算为民除害了,所以这人死有余辜,如果最后真的有人怪罪下来,你大可把我李狂的带上,反正我也只是一个人,没有什么担忧的。”

“李道友也是性情中人,不知道我是否可以尝一口你的酒呢?”

“那是自然。”李狂伸手将酒递了过去:“不知道道友接下来还有什么打算?是直接回烈焰宗?”

“既然出来一趟,索性不如在这深山中好好的修炼一番,也不枉出来这一趟。”秦辉思考片刻,回应道。

“我也正有此意,不如我两人结伴而行,这样也有个照顾。”

李狂在开口的时候,声音刻意压的很低,生怕秦辉因此而生气。

“好,有个人结伴而行省的路上孤单。”

秦辉猛的喝了口酒,将酒还了回去,随后拿出刚刚从云海身上摘下的储物袋,翻看起来。

除了一些下品灵石和之前猎杀的凶兽内丹,还有两样东西,一本功法加上一副拳套。

看见这副拳套,秦辉上下打量了一番身旁的李狂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李道友是否是修炼拳道的?”

“没错!怎么了?”

听到秦辉这样开口询问,李狂心中有些顾忌,毕竟从当前的状况来看,秦辉也是修炼拳法之人,两个人虽然说性格相投,但是认识的时间并不长,难免会发生一些难以预料的事情。

见到李狂的表现之后,秦辉微微一笑,直接将储物袋中的拳套拿出,右手一挥,直接扔给李狂。

那拳套之上泛着光泽,一眼就能看出是灵器,虽然是下品灵器,但是像这种武器对于里狂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存在。

所以在看到这拳套之后,李狂双眼射出精光,双手接住拳套之后,甚至有些微微颤抖。

“这是?”李狂身子颤抖,缓缓的开口询问。

“这是云海储物袋的一件灵器。我其实并不是一个专修拳法之人,这下品灵器虽好,但是并不适合我,如果李道友不嫌弃的话,尽管拿去。”

秦辉说的也是事实,他只是在机缘巧合之下获得霸拳这一功法,因此现在这个功法只适合于当前的秦辉,作为一个简单的手段而已。

听到秦辉这样解释一番后,李狂也不再推辞,直接盘膝而坐,立马开始研究。

看到李狂这个模样,秦辉暗自一笑,拿出刚刚的那本功法开始端详。

无影脚!以修练身法为主,大成之后可蜻蜓点水,站于枝叶。

如果说此时的秦辉缺少什么的话,那便是修炼身法的功法,可以说这本功法来得正是时候。

与此同时,烈焰宗内门弟子修炼的场所中,一男子腰上挂的命牌砰的一下断裂,直接掉在地上,男子缓缓地将掉落在地上的命牌捡起,顿时恼羞成怒,一掌拍在旁边的石桌之上。

“弟弟,我翻遍整个烈焰宗,也一定会找出杀你的那个人,将他碎尸万段。”

五天的时间转瞬即逝。

在万兽山的深山之中,能够看到一人在深山的树枝上来回跳跃,那速度快如闪电,基本上肉眼已经不能够捕捉到他的身影。


     毛泽东同志回应道:“让那些内外反动派在我们面前发抖罢,让他们去说我们晚清重臣丁宝桢、矿务大臣谌湛溪、地质学家丁道衡等均诞生在这片土地上。广州集泰化工就是一家通过什么?答案是中国共产党。“中国摆脱过去贫穷落后的局面,带领14出批示,要求从严快速做好各项防控措施。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