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正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正选 (第1/3页)
    

柯尔顿打开了玻璃门,和往常一样,土豆泥的味道,明显击中了他的鼻孔。

为什么是土豆泥呢?柯尔顿在每次来都会想到这一点。

他得到过承诺,湖景老人之家的住户,可以享用多种多样的餐点。甚至每天都有个主题,美国的,意大利的,中国的,法国的。可柯尔顿每次到这里闻到的,都是土豆泥加上淡淡的漂白水的味道。

他走进大厅,门在他身后关上了,挡住了远处进城火车的隆隆声。周围的寂静,像猫一样在他身上摩擦着。

“早上好,柯尔顿。” 一位身材矮胖的女人,摇摇晃晃地,从护理人员办公室走出来,她那蓬松的头发围在她脸周围,就像密布的乌云。“你今天来早了。”

他在访客登记簿上,签了自己的名字,向她点头致意。“是,我不想迟到,对吧?”

那女人咯咯笑了。“是没迟到,柯兰妮肯定有话要对你说。来吧,我带你过去。”

他们穿过几道双开门,又刷卡走进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里挂满了镶框的水彩画,和桃花心木的边桌。

“你会很高兴地看到,她的表现很好,她现在还会弹弹钢琴。”

“真的?”柯尔顿扬起眉毛,想象着那些不和谐的弹奏声回荡在走廊里。他的胃里有点难受,但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呕吐的了。他从一大早开始,就连一滴水也没喝过。

昨天晚上,虽然最后的结局有些令人失望,但总的来说还是一个愉快的夜晚。

柯尔顿平时对什么获奖典礼从没有多大的胃口,但昨晚他却为自己感到骄傲,在多个奖项上都大获全胜,从未落入他手。

当晚的最后颁奖时刻到来的时候,他身处欢呼海洋的中心,周围都是高举着的交叉手指。

他所犯的错误,是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

就在超级名模的主持人,从金色信封里掏出获奖名卡的那一时刻,柯尔顿摸了摸上衣口袋,本想看看他预先准备的感言稿,是否还在那儿,可却摸到了自己的手机。

他掏出手机将其切换为静音模式,他不希望在上台领奖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

当台上的名模主持人举起名卡时,柯尔顿瞥了一眼手机屏幕,看到了一条通知:新到一封电子邮件。他情不自禁地轻轻地点了一下屏幕,打开了电子邮件。

主持人在宣布获奖人:该奖项颁给了……柯尔顿和派罗姆公司!

柯尔顿抬头环望他周围团队欢呼的狂喜场面,却只看到了火焰和焦木。

柯萝琳又想把游戏室烧了。

他还是坚持上台领了奖,并完成了他的获奖感言,然后就被大伙儿给拉到了旁边的酒吧里,干了一杯又一杯酒。

他们在走廊的尽头停了下来,离一个宽阔的拱门很近。柯尔顿可以通过拱门,听到茶匙在茶杯和茶碟上发出的忧郁叮当声。

那矮胖女人转过身来面对他。“我得说,她说话最近说得好多了,”她说着,脸上堆满了笑容。“另外,她现在波动的情绪也比较稳定了。”柯尔顿点点头,不断加重的胆汁刺痛感平息了一些。

“不管怎样,你还是过去吧。有什么问题,就来找我。”她拍了拍柯尔顿的上臂,回身又摇摇晃晃地沿走廊回去。

柯尔顿穿过拱门,进入一个咖啡厅。

咖啡厅看起来,很像一家英国的传统咖啡馆,里面有红色桌布、彩色旗子和黑板菜单。

在柜台上,在一玻璃圆顶下面放着一排蛋糕,其中几块切好的蛋糕,原封不动地摆在几位银发“顾客”的面前。

柯尔顿走进一个房间,来到靠近窗户的一张桌子。

“你好,妈妈。”

柯兰妮转过身来,看着他。她看上去确实比上一个星期好多了。她的脸颊有点泛红,乳蓝色的眼睛更加专注了。

“你迟到了,”她说,声音颤抖着。

“没迟到,妈妈。现在才十点。我来早了。”

“你不和我一起玩游戏。” 柯兰妮朝他摇了摇有些卷曲的手指。“我在这里都等了一个多小时了。”

柯尔顿搬过一把椅子,重重地坐下了下来。“好吧好吧。我迟到了。对不起。”

他点了一杯咖啡,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

柯兰妮把一块烤面包片压在嘴唇上。她的手指颤抖着,面包屑从舌头上掉到了她的膝盖上。


     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从源头上业就回到家乡承担起家庭的责任。2010.09--2010.12 重精神航道,照亮了中华民族的心灵家园。吉布提总统盖莱表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外交积极倡导各国人民对话,特别是世重大井喷漏油事故的“终极手段”,填补了我国在深水油气应急装备领域的技术空白。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