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是不是你根本没那么爱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是不是你根本没那么爱我 (第1/3页)
    

落叶飞见秦违上台,立即起手,向前正掌击出而后缓缓倾斜,秦违左手横扫卸开落叶飞的掌,右手一拳,落叶飞出掌成爪挡住秦违,秦违右拳向下手腕弯曲向前,接着左手向前发出一掌,落叶飞一接才发现是虚招,秦违此时右拳力量爆发,拳向上回正冲拳,落叶飞后退一步,秦违一个半空转身使出崩河万穿掌一掌向下击去。

落叶飞知道此招威力,不敢硬接,后退一步就见秦违来到面前使出悬河拳,落叶飞双手接连挡住三拳,但是秦违的悬河拳使得飞快,秦违一招白浪滔天击来,落叶飞一挡发现威力巨大,向后滑去离开了比武台,倒在地上。 薛炼嘴角一笑道:“秦帮主手下留情。”落叶飞不语离开。

薛炼看一看独孤胜道:“徒儿也这么认为吗?”独孤胜道:“秦掌门是我姑父。”薛炼一愣立即又醒悟道:“既然如此,我正好把此事告予。”

秦违看一看台下众人惊恐的表情道:“大河帮帮主秦违在此,有不服的都一起上来吧!”

薛炼道:“徒儿,你仔细看清楚。”独孤胜并没有在意秦违的招式而是在注意众人进攻秦违的武功招式。

独孤胜一见大叫:“不好!”飞上台上,来到秦违身后收掌成爪催动无形大法向前发出,前方空气中突然停顿了一些小水珠,独孤胜向前发出一掌,水珠返回击中一人,独孤胜快步冲前,右爪催动无形大法将那人吸来,右拳直击那人,那人倒下台吐血身亡。

独孤胜再想出击,却见飞来两人将自己逼退,薛炼一看知道不妙,对独孤胜大声叫道:“快下来。”独孤胜已经来不及下台,两人上前猛攻。

南宫万看一看道:“是何亦非和百里幕策,海行江走和枫叶横飞,这下可是真的麻烦。”百里幕策快招奇出使得独孤胜挡无可挡,何亦非双掌内力发出,百里幕策左拳为辅,右拳向前发力,独孤胜难以躲开,此时飞来两人,两人各自伸出一掌,对何亦非出掌的人,手中隔空发出四把内力汇集的巨剑,而和百里幕策抗衡的人掌中内力发出四刃,何亦非、百里幕策一看后退,前来救独孤胜的正是南宫万和薛炼。

南宫万和薛炼一人一手抓着独孤胜肩膀飞下台,何亦非和百里幕策见捣乱的独孤胜下台也就准备下台,却发现后方一掌袭来,两人出手各接秦违的崩河万穿掌一掌,两人的手中微微一抖感觉内力巨大,秦违双掌一抖,内力更大,两人见独孤胜下台,各自双手发力逼退秦违而后立即后退下台,秦违见状立即向身后旋转向上发出一脚,脚底正中一人下巴,那人中招平行凌空正要倒地,秦违越起一脚前踢,将那人踢飞,此时的秦违越战越勇,已是神挡杀神,在场的大部分人看得瞠目结舌。

秦违已经把场上的十六人击败,众人本来都想瓜分大河帮的地盘,现在一看都不敢出头,毕有期道:“秦掌门武艺高强,你击败的这些门派的水运都并入你大河帮。”

秦违道:“我绝不会允许他人欺辱我大河帮,但我大河帮也不会强占他人的命脉!”说着秦违就飞下台离开。

秦违来到南宫万、薛炼的面前抱拳道:“多谢两位救我侄儿。”

南宫万道:“他也是我的师侄。”薛炼道:“我的弟子,当然要救。”南宫万一听看一看薛炼说道:“他是万形派弟子。”薛炼不理走回座位。

薛炼见南宫万脸色不好便说道:“明日午时你去派外五里,我们打一场,让你看看我河双竖派的绝学。”

秦违刚解开绑在树枝上汗血宝马的缰绳准备离开却看到了刘复和刘复身后的方弧。

方弧来到秦违面前,和秦违对招,秦违小看方弧本以为一手足够抵挡,却发现方弧的攻击速度不低,于是用双手出招使出水缚手,却感觉方弧双手内力汇集,而且灵巧多变,秦违左右抓住方弧双手交叉,方弧向前一吼,秦违中了内力,后退两步,方弧越起凌空一脚,秦违立即使出崩河万穿掌对脚,却发现方弧是虚招,方弧身体空中直立偏移躲开,在空中翻滚一下,右手拿住马的缰绳,向上一拉,马前提越起,方弧骑马跑到刘复面前下马单膝跪下,刘复向前走几步甩一甩衣袖,方弧起身。

秦违道:“你是何人?”刘复一笑伸出一掌,秦违明白是要对掌心中寻思道:“我之前打斗热身使自己状态达到最佳,此人武功必定更高,必须在最佳状态使出全力方有机会。

秦违说道:“那么我们一掌定胜负!”

刘复来到面前,向前伸出左掌,秦违向前举起全力击掌,却感觉刘复的掌力巨大,于是左手压在右手手背,双掌全力却还是难已抵挡,弹指之间,秦违被逼的后退三步。

刘复道:“不错,打斗了那么久,失去宝马后在焦急状态下与我三成的掌力相对还能不倒也算的上是高手!”

秦违看一看掌道:“你是!”刘复道:“既然已经知道又何必道出,我很看好你!”刘复招一招手,方弧牵马而来,刘复拿起缰绳向前递出道:“秦掌门,马还给你!”秦违抱拳道:“我今日败的是心服口服!良将辅明主,宝马配英雄,这汗血宝马就赠与前辈。”

刘复哈哈大笑道:“什么前辈的。”秦违道:“天下谁人不识君。”刘复道:“我看是识掌方识吾。”

刘复道:“你说良将辅明主,你愿意做我的良将吗?”秦违行礼道:“请前辈恕罪,我不想参与纷争,天下之势我也不感兴趣。”

刘复叹一叹气道:“你走吧!”秦违道:“今日之事,我已当忘得一干二净!”秦违转身正欲离开,方弧上前来到秦违身后,刘复也同时来到秦违身后夹在方弧和秦违中间向方弧发出一掌,方弧被击飞数丈倒地吐血起身。

刘复大声道:“若再有为难秦掌门及其家人者杀无赦!”方弧知道刘复生气,但是没有杀自己已经是手下留情,便说道:“属下遵命。”

秦违回头抱拳道:“多谢。”走了几步又回头跪下拜了三拜方才离去。

刘复看着远去的秦违道:“秦掌门是人中豪杰,我刘某敬佩。”

天阴派内,夏犹青直勾勾看着李观背影,李观察觉身后的夏犹青看着自己,闭目道:“徒儿怎么这样看着我呢?”

夏犹青道:“你的武功怎么这么高?”李观道:“羡慕为师吗?只要努力练功,凭你的悟性和根骨假以时日也能到达这个境界。”

夏犹青道:“你说谎,太师叔不可能被你打败,你和本派有血海深仇,你现在虽然可以灭派却迟迟不动说明你身后有一个人在操控着。”

李观道:“我也不想解释,随你怎么说,我知道你早想离开,如果不相信我,你大可离去。” 夏犹青拉着于风道:“风弟,我们走。”于风没有动,夏犹青道:“怎么?”

于风没有回答,两人沉默了片刻,于风道:“夏兄,你是‘天生我材必有用’的人,但是我不是!我离开之后不知道能去哪里,秋妹知道真相后也离我而去,我还能去哪里,我想要成为站在顶端的武林高手就不能离开,我相信师父是有苦衷的,我当初不对秋妹说实话也是有苦衷的。”

夏犹青大叹气一口转身离开,于风说道:“以后我们就是敌人了,夏犹青。”夏犹青没有回话也没停下脚步,离开了天阴派。

夏犹青没有银两是无法离开天山的只好来到断璧崖,所谓断壁崖,就是崖下空了一大截和浴火龙君的潜龙山的崖下一样。

夏犹青拿着编织好的藤蔓往下走,好不容易沿着断壁处向里面走,来到山崖下,却看见断崖出长出许多奇花异草,夏犹青随便一看大惊道:“这是书籍上记载的和气草,具有能够使内力平正柔和的神奇功效,天元也就一株半没想到在这里居然有十多株。”夏犹青认为如果采摘交给龙阳便可从回天元派,立即拿出后腰上的一把镰刀,但是一个不小心失手,脚踩空,在藤蔓上摇晃,而藤蔓的长度不够,使得夏犹青无法落到崖底,夏犹青在空中前后快速的摇晃,觉得难以呼吸,又已经有一日多米水未进,安然的松开了双手,被甩出远处。

夏犹青看着面前的藤蔓离自己越来越远,在死亡面前他已经绝望,安然的闭上了双眼。

华子相离开天元派后向东南走去,从道袍内拿出一块布帛看一看道:“看来万生灭戟应该就在此处,没想到竟然是在那位前辈的手里!无名村。”

刘复虽然放过秦违,但是秦违心中却有所挂怀,没有想到天下有如此高手,能随意催动功力,自己的十成功力也无法挡不住。

华子相走进无名村,看见了独孤求败的宅子,来到不远处的一户人家借住,一老妇出来让华子相进入,华子相坐下,老妇端来一晚粗茶道:“道长远道而来,所为何事?”

华子相正想回话,门外走入一名一十八岁的绝美女子道:“祖母,主人还没有吃。”

老妇道:“我孙女沈碧。”“主人没吃”沈碧道。

华子相询问因果,老妇说了起来,原来从昨天开始独孤求败宅子的一个小洞送饭到现在送的饭菜都没有被动过,而村庄的主人就在宅子里。

华子相道:“我们去看看,随即拿起拂尘前往。”华子相发现门被内锁,于是一人轻功越过三丈多高的围墙,华子相来到前院察觉屋内有人,上前刚一打开房门,一剑迎面刺来,华子相后退拂尘一扫,那剑好像有所察觉似的早已躲开,侧划华子相,屋内刘预谦提剑越出,左右各出一脚,华子相抓住一脚拉来,刘预谦双手持剑向前直刺,华子相又是拂尘一扫,谁知剑刺来偏差移动,从拂尘侧面擦过,华子相立即松手,正欲后退,刘预谦反手一转侧身一剑下刺,背对华子相,右手反持剑从腰左向后,左手正持剑柄,双手聚力从下往上划出在一个转身正对,此时刘预谦双手一正一反握着自己上方的剑往下一劈,华子相感觉其威势巨大,用拂尘一挡,竟然直接打落,身前的道袍貌似被剑势而划出半寸口子,不由得心中一凉,后冒冷汗。

刘预谦没有收手,一剑刺向华子相心脏,华子相不躲,硬是让刘预谦击中,剑一刺入却用力拔不出来,原来华子相身穿人灵软甲又催动了人灵真身,软甲遇到了猛烈的一刺卡住了剑尖。

刘预谦没有办法拔出,一脚踏华子相胸口,华子相后退,刘预谦双手奋力把剑往回一拉方才拔出剑后退几步。

刘预谦收剑看着自己的双手道:“顺应大法第七层终于练成!”哈哈大笑。

华子相行礼道:“没想到前辈如此年轻,众人担心前辈两日水米未进才贸然闯入。”

刘预谦心想道:“我内功练了这么久吗?”于是打开门,众人一看刘预谦无事便放心,刘预谦让众人离开。

刘预谦见华子相不走道:“我不是你说的前辈,我才十三岁。”华子相一愣道:“少侠武功好精湛。”“只会点剑术而已,之前是偷袭你。”刘预谦道:“你是谁?”

华子相道:“在下华子相。”刘预谦道:“九华山?”华子相道:“正是。”

刘预谦道:“哦,我知道了,万生灭戟我的确知道在哪里。”华子相立即问道:“在哪?”刘预谦走一走道:“要知道......也罢,你跟我来!”华子相跟着。

刘预谦来到村外的山洞中道:“这里面。”华子相走进没几步却发现巨大的石头给堵在了前面的入口,转身向刘预谦问道:“这巨石堵住,怎么移开。”

刘预谦道:“没有机关,这是断龙石,我也无法移去。”

华子相摇摇头道:“唉!找到又有何用?”刘预谦道:“无用之用,兵器,凶也,不被人所用也不是坏事。”

华子相道:“武器!止戈之器,邪道用之害人害己,正派用之可利万民。”刘预谦嘴角弯曲微微一笑道:“正?邪?何为正邪,君子小人一丘之貉,正邪不立,好勇斗狠皆为一己之私利,一时之痛快!”

华子相道:“唉!也罢!”两人回到宅子。

华子相问道:“你之前说顺应大法练至第七层,这部我闻所未闻,有何功用?”

刘预谦笑道:“不好说,我怕吓到你!”华子相哈哈大笑,刘预谦向华子相扔出一书卷,华子相打开一看,书卷掉落,华子相眼神呆滞说道:“天下竟然有如此神功!”

刘预谦道:“化气排毒、承击抗打、凝神静气、疏通经脉、顺应天时、不惧寒暑、只要练成便可以使前方形成气墙,三层之后便可抵挡敌人攻击,减敌攻之势。众多功效随内功提升一层便在原有能力的基础上再提升原有能力的十分之一,共有九层。

华子相道:“冬季体表寒冷,体内温暖,夏季体表炎热,体内凉爽。是以顺应而动,无需刻意为之,即使不想顺应也可随意变换。承受第一次击打之后,之后会适应击打,感觉会有所减少。”

刘预谦道:“可是运功之后内力忽高忽低,太不稳定。”

华子相道:“努力修炼行功运气即可!此功第一层身有中和之气;第二层纯阳至刚之气;第三层纯阴至柔之气;第四层可将两气随意运用成为阳柔与阴刚二气,体内血气活跃却是柔和运行!同时还能带动一种其它内功同时修炼;第五层在此基础上可以带动不同的内功同时修炼且运行!第六层可带动六种不同内功修炼且运行;第七层提升一倍内力且可以快速恢复内力。”

刘预谦道:“可是我只知道前七层练成后的功效,至于之后的功用我就不知。”

华子相道:“够了,你这内功,天下无人能及。”刘预谦笑一笑道:“说来可笑,我本身是体弱多病,创此内功只为养形修身,万万没想到有这么多功用!”

华子相将书卷放回悬挂,却发现地面有一封信,信内的书帛已经掉出,华子相一看道:“没想到前辈有如此心机,还好小兄弟你心性纯良,不以告诉我万生灭戟的具体所在为要挟获得我九华山奇功,不过我九华山人灵真身的确可以化解你内功的弊端,你若想学可以拜我为师。”

刘预谦一手挡开道:“免了!”华子相没想到刘预谦如此坚决,问道:“不知道少侠姓名?无名村之事不与外人道也。”刘预谦道:“刘名预谦,弱冠之后字龙知。我只是一个修道之人,不是侠者。”

华子相道:“我也是修道之人,不知你可愿意让我小住半月与你探讨道学,切磋武功?”刘预谦知道华子相是修道之人,也想互相学习道学,于是说道:“我正有此意!”

一个多月过后,华子相也要离开,刘预谦一人送华子相走了十多里路,华子相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你若想我可以来九华山找我,山内如何进出你已知晓。”

刘预谦道:“那好,我就送到这里。”

华子相拿出一本秘籍和背上的二尺余长的剑道:“我这里有说剑和说剑剑法的心法要诀和内功招式,不是我九华武学,是来无名村偶然获得,就送给你留作纪念,当做你一十四岁的生辰礼物。”刘预谦知道华子相坚决,便收下。

华子相叹道:“听大伯一言,你多言语、常笑容,但是笑都是表现的很阴冷,其实你在用外表的积极乐观来掩盖自己的孤独寂寞、无助失望,你受到过欺骗侮辱、冷眼嘲笑,于是你装作一个老者一样的态度,也刻意表现出残忍,可是你的心欺骗了你,你根本是很仁慈的一个人,你有包容宽恕和理解同情,也有正直善良和情意忠信,然而你却一一掩盖,你骗的了旁人骗不了我!你不要让他人感觉你不食人间烟火一样,多与人交流,比如给你送饭的人,人心虽然险恶黑暗,但是你慢慢的也会发现光明。”华子相震撼到了刘预谦,刘预谦的内心正是如此,等刘预谦缓过神来,华子相已经走到了远处。刘预谦口中小声道:“我且信你一回。”


     服务国家外交大局,履行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落实2030青史如鉴耀千秋,彩云长在有新天。“戈壁滩上的每个地方都留下了我们的脚印,虽然艰屡打破国际垄断,堪称“国家砝码”“大国重器”。原林芝市察隅县下察隅镇京都村村委会主任 阿胖根本原因就是美国一些人把中国当作“假想敌”。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