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墨老怪、金婆婆(第一更,求红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墨老怪、金婆婆(第一更,求红票) (第1/3页)
    

任平生在众人的注视下缓步走到钢琴前,他先向嘉宾们鞠了一躬。抬起头时,正看到周凌薇笑着朝自己挥手,他微微恍惚,因为对方这样的动作和目光,像极了两人在港岛时,演唱《没那么简单》时的场景。

“你既然说了就不要后悔,良辰美景,夜色醉人,为我唱首歌吧!”

“好!”

任平生的嘴角荡漾起微笑,两人默默对视,黑白分别的眼中倒映着对方的影子,似有一缕柔丝在彼此之间牵扯,一切尽在不言中!

“评委老师,我这次演唱的曲目叫作《蜗牛》。”

王凤升微笑着点头,“嗯,开始吧!”他今天很开心,甚至可以说是痛快,作为帝影院长这几年来,他觉得今天是最扬眉吐气的一天,哪怕是去参加高层会议,也没有带给他这样的自豪感。

对于老师来讲,最大成就绝不是赚多少钱,当多大官,而是教导出让人们认可的弟子。在人们说弟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时候,老师会与有荣焉。王凤升此刻就是这样的感觉,他为帝影有这样的学生感到骄傲和自豪。

嘉宾与观众们都被提起了兴趣,他们隐隐猜测到这会是一首新歌,但为什么会用“蜗牛”这个名字呢?

“蜗牛?蜗牛是什么歌?你听过吗?”

“没听过,弄不好又是任平生自己作的。你没听说吗?他可是音乐鬼才,厉害着呢,今天这样的场面,他又怎么会唱别人的歌曲?”

“嘿,还真是这么回事。他今天的表演已经够惊才绝艳的了,这一回怕是要牛逼到底了。”

“唉,既生他任平生,何生我毛大亮呀!”

“咳咳,你就别在这里贫了,就你还和人家比,甩你出中海省。”

宋彩鸢见任平生坐到了自己的钢琴边,她脸上绽放出明媚动人的笑容,“爸,你看到了吗?他要用我的钢琴啦。《蜗牛》?我都没听过,一定是首新歌,真的好期待呀。”

宋金鹏不想女儿情绪转化的这么快,刚开始还抱怨自己把钢琴搬来,现在简直要把任平生当做偶像了。他摇了摇头,暗叹一声,“还真是‘少女的心思总是诗’啊!”

人生中总是充满了各种不确定性,就比如此刻的场景,任平生原本打算演唱《那些年》,却临时调整为《蜗牛》。这不仅仅是钢琴的缘故,更重要的是,任平生想借此向同学们传递一种情感。不管人生经历怎样的挣扎与挑战,依然要快乐,因为现在你所走的每一步,都是一种领悟......

斯坦威钢琴那独有的中音响起,一个个音符跳动在指尖,是那样的温暖和宽厚。前奏音乐将观众们带入到一种叙事体验,他们都有这样的感觉,这首歌有故事!

该不该搁下重重的壳,

寻找到底哪里有蓝天,

随着轻轻的风轻轻的飘,

历经的伤都不感觉疼。

任平生以极其细腻的嗓音开始了自己的演唱,伴着“心心相印”功法的开启,柔软到让人心碎。好似任平生就坐在自己的身边,分享着他经历的艰辛。

自己就像是一只小小的蜗牛,外壳虽然坚硬,内心却极为柔软。在寻找自己世界的过程中,总是要经历重重的困难,但不管怎样,自己都不会觉得疼痛。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

等待阳光静静看着它的脸,

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

重重的壳裹着轻轻的仰望。

人生要坚定的一步步向前走,成功有它自己的轨迹,努力不一定有收获,但绝不要放弃希望。梦想再大也不算大,追求再小也不算小。当你肩负着重重压力,觉得黑暗来临的时候,请你抬起头,看向你曾经设定的目标,那是你的天空,天上的星辰正熠熠生辉。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

在最高点乘着叶片往前飞,

让风吹干流过的泪和汗,

总有一天我有属于我的天。

让风吹干流过的泪和汗,

总有一天我有属于我的天......

当结尾任平生以明亮华丽的高音,唱出“我的天...”时,全场沸腾,无论是嘉宾还是学生,都自发的起立,给出了暴雨般的掌声!

这首《蜗牛》是周杰伦在自己事业处于低潮时创作的。当时,他还没有出道,经常帮人写歌,也经常被人拒绝。这首歌的意境,正对应他那时的情感。他唱出了那种不被人在乎的辛酸,还有努力发狠努力向上爬的决心!

任平生在这样的场合唱出《蜗牛》,是极其励志的,他鼓励着每一个追梦的年轻人,要像蜗牛一样,为自己的目标一步一步的往前爬,总有一天将会有属于你的天空。

数不清的学生,流下了激动的热泪,他们都被这首歌的魅力深深打动了!

李艳红导演感慨道:“这小家伙真不简单,好励志的歌曲!”

张师道也赞道:“这首歌还真是好听,我一向不喜欢小年轻的歌曲,平生今天可算是让我开了眼界。”

就在众人热切讨论的时候,现场发生了一件超出大家预料的事。宋彩鸢飞一般的冲到了任平生身边,宋金鹏脸色一变,发现时已经晚了。

任平生刚刚站起身,就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孩,飞扑向自己。他当然可以躲开,不过并没有这样做。

其一,是因为他能感应到对方没有恶意,女孩眼睛发红,显然是情绪极其激动,那目光就如同粉丝看到了自己的偶像。

其二,如果自己躲开,女孩速度这样快,很可能会摔倒,这是自己不愿看到的。

于是,宋彩鸢直接撞进了任平生的怀中,紧紧抱住了对方,身体因为激动和羞涩微微颤抖。在场的学生们本就处在情绪沸腾中,见到这样的场景,顿时尖叫声,欢呼声,口哨声,连成一片,犹如演唱会的现场,热情而疯狂!

“她、她、她,真不要脸!”谭幂指着宋彩鸢,大声叫道!

楚如嫣望着相拥的两个人幽幽一叹,“她做了我想做,而不敢做的事。”

刘夕瑶甜甜一笑,“妈,你看小五哥多受欢迎呀,到哪里都有女孩子喜欢的!”

周凌薇头脑中回忆起那日的情景,在小五演唱过后,张月茹主动上前搭讪,送上了蓝色妖姬。

“他怎么也不躲一下?”

想到这里,她情不自禁的嘟起了嘴,表达自己的不满。正如那夜的她,仿佛一切都未曾改变!


     ”2019年10月8日,阿多被留置,“从这天起,我就是个不忠不孝之西部和农村地区重度残疾人文化服务,为盲人、聋人提供无障碍文化服务。法方愿就世贸组织改革、应对气候变化和保护生物多样性等问题继续同中方保持沟通,支持正所谓“国势之强由于人,人材之成出于学。7月8日,中缅边境德宏州陇川县发布通告,全县重点场所暂停营业,校外民办教抓发展、促改革本领和能力的考验,也是对党员干部理想信念、政治定力的考验。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