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阴阳虚空魔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阴阳虚空魔域 (第1/3页)
    

等木沐开始静心准备后,沈深再次回到了洞口,花费了大半天时间,堪堪布置了数道屏蔽阵和防御阵。虽然布置的依然还是初级后期的阵法,但沈深知道,溶入了星痕法宝中的新禁制之后,初级后期的阵法已经远远强于一般的同级阵法了。

在三足隼老窝的一角,沈深担心自己修炼影响了木沐的晋升,同样布置了一道气息屏蔽阵和一道防御阵,然后安坐下来,准备吞服莎蔓檀织。

那些戒指大部分都留给了木沐,现在的木沐要源晶有源晶,要丹药有丹药,万事具备,只等机会一到晋升凝基了。

关于晋升凝基的种种要点,沈深已释数告诉了木沐,至于能不能顺利晋升,那只能看木沐自己了。不过,凭着木沐的天赋,凝基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小事。木沐之前缺少的就是修炼资源和时间。

沈深丹田的丹湖依然还是浅浅的一层,只能说是一个丹潭,哪怕只是浅浅的一层,沈深也知道,比起同级的凝基一重来说,自己的丹潭范围要大的多了,也深的多。经过炼神诀扩展的经脉和丹田,这是沈深最引以为傲的基本。

修整了半个时辰之后,沈深取出一个玉盒,小心谨慎地拿了一株莎蔓檀织出来,虽然在玉简中详细说明了吞服莎蔓檀织的注意要点,但沈深还是做足了准备。直接吞服莎蔓檀织,会有一定程度火灼样的痛苦和过程,这完全跟隐识丹不同。隐识丹药性温和,可以缓慢吸收,绝无半点不适。

既然决定了,沈深就没有丝毫的犹豫,将整株莎蔓檀织一把塞进了嘴里。还未等沈深咀嚼,莎蔓檀织瞬息间就化为了一股微弱的清香中略带苦涩的味道,充斥了整个口腔,然后慢慢流进了喉咙。

沈深回味了一下莎蔓檀织的味道,那清香中略带苦涩的滋味,并不像玉简中描述的那样难受啊?而且,莎蔓檀织化为了液汁,似乎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身体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就是喝杯酒,也会感觉到一些什么呢。

半盏茶时间过去了,身体依然没有什么变化,识海也并无不妥,既没有成长,也没有减弱。这不对啊?沈深取出玉简,想再看一下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就在念头一起间,一股剧烈的刺痛瞬间扩散到了沈深的四肢八骸,就连紫府也是一阵阵的火灼感传来。

不好,自己太大意了。玉简中说,如果神识不够强悍的话,一株莎蔓檀织可以分三次吞服。沈深凭着自己变异的七色神识,却吞下了整整一株,这下完了。

火灼样的炙烤持续而强烈地刺激着沈深的神经和经脉,就是身体也一阵阵地痉挛起来,识海中更是掀起了狂风暴雨,似乎要把沈深整个人都撕碎了一样。

一声闷哼,沈深屈膝跪在了地上,那种身体的疼痛还可以勉强忍受,但识海中似乎有无数头巨象在践踏的感觉,又像无数把锋利的刀器在搅动一样,却无论如何也不能无视。

沈深双膝着地,双手同样抵住了地面,紧紧守护住识海中的一丝清明。如果连这丝清明都失去的话,沈深无法想像结果会怎么发展。玉简中说,吞服莎蔓檀织之后,绝对不能昏睡过去,必须保持清醒状态,一点点地吸收药效。

一盏茶过去了,沈深满头大汗,全身的衣服都似在水里刚刚捞上来一样,剧烈的刺痛感就像浪花拍打着礁岸,一波波地冲击着身体的各个部位,然后再从四面八方涌向识海,在识海中聚拢,再慢慢地化为虚无,那种煎熬完全无法用言语形容出来。

沈深浑忘了莎蔓檀织在体内一样,全部心神始终护住了那一丝清明。在他无知无觉之中,那团原来在识海中的七色神识,一点点地被莎蔓檀织的液汁扩展、融合、凝实,然后变为七色。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原来那团七色的神识整整扩展了四分之一,才慢慢地停了下来,而莎蔓檀织的液汁消失无踪,全化为了七色神识,存在于沈深的紫府之中。

沈深吁了一口气,趴在地上再也不想起来,内视之下,那团比原本要大了四分之一的神识,让沈深感觉到格外欣喜,一侏莎蔓檀织的效果竟如此强悍,如果炼制成隐识丹,那又会是如何的逆天?

全力伸展了神识,二百三十里范围一目了然,比原来整整提高了四五十里距离,这再次让沈深惊叹了一声。一般凝基后期修士,神识也不过百里左右,而自己才凝基一重,神识就达到了二百多里。

吞服莎蔓檀织的过程虽然不堪,但确确实实,这是一种最为逆天的药材,没有之一。沈深放松了身体,虽然莎蔓檀织效果巨大,但一想起过程的折磨,沈深还是放弃了再次吞服的打算,看看以后能不能找到高级丹师,炼制成隐识丹。

看了看木沐,似乎已开始了晋升,沈深没有起身,换了一身衣服之后,再次休息了一个时辰,然后开始了修炼。

一枚枚中品源晶爆碎,化为一股股源气进入体内,然后化为源液,注入到丹田之中,这是一个水滴石穿的过程,没有丝毫取巧的可能,只能凭着时间的积累,巨量的源晶砸下去,才可以晋升。

丹潭的源液开始一点点地增加,虽然缓慢,沈深知道自己晋升要比别人多花一点时间,因为这个丹潭太大了。如果说自己是个小潭的话,那一般凝基境修士的丹湖,那就是一个小小的水坑。

木沐的气势猛然间上升,四周的源晶不断响起破碎的声音,沈深知道,木沐晋升了。这个时候,正是需要巨量源气的时候,扩充经脉,开辟丹湖,积少成多,形成一个力量的源泉。

又是数天过去,沈深四周的中品源晶全部消耗一空,丹潭的源液明显地提升了许多,但离晋升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

叹息了一阵,沈深站了起来,看来短时间内无法晋级到凝基二重了,也不知道木沐稳定了修为没有,一打开禁制,却意外地看到木沐正站在自己的阵法外面。

“晋级成功了?看来你天赋比我想像的还要好。”看到木沐一脸的意气风发,沈深就知道木沐晋级不但成功,还很顺利。

“是,少爷,我已经晋级凝基。”除了意气风发,木沐更多的是激动。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修炼条件?当初自己一念决定追随眼前这个跟自己差不多的年轻男子,也许,这是自己这一生所做的最正确的一个选择。

下一刻,木沐直挺挺地跪在了沈深的面前:“少爷,木沐这一切都是少爷给的,此恩,木沐会一生紧记在心。”

沈深手一伸,一把带起了木沐:“只此一次,以后任何时候都不许跪下,不管是谁,包括我。要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沈深望着木沐的眼睛:“你记住:我们是兄弟,一辈子的兄弟。”

“是,少爷,我们是一辈子的兄弟。”木沐重重地点了点头,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泪光。

“你现在也晋升凝基了,以后就是不断地扩展丹湖,增加丹湖中的源液。现在收拾一下,我们该出去了。”沈深看了看三足隼的老窝,该收走的都差不多收走了,得想办法离开这个山脉中围这个危险的区域了。

站在三足隼的洞府外面,先前因为紧张三足隼和辛归仁的战斗,并没有细细观察周围的环境,现在放松下来,却看到洞府外面三里左右的地方,长着一片连绵不绝的红色草坡。那是一种叫孜种的普通小草,唯一的作用就是能净化空气,并释放一股幽雅的淡淡味道,多在庭院中种植。

而在孜种的左面五里左右,则是一座突兀而起的青黄相间的树林,青色的是树根、黄色的是树叶。树林呈现一种不规则的三角形,其尖角位置的边缘,则和红色草坡相连,看上去似乎格格不入,却奇妙地生长在一起。

沈深心里突然一震,在什么地方好象看到过类似的描述。青黄相间的树林、红色草坡的孜种。对了,在一张地图片上曾经看到过这样的描述。

那张地图是李飒爷爷给自己的。正是因为这张地图,导致了商会一夜之间惨遭灭门,李飒爷爷死里逃生,最终找到了自己,在弥留之际,给了这张地图,并让自己千万要保密,不可泄漏一点。

这是一张安全穿越落基山脉的地图。所谓安全,也就是相对而言,地图上注明了许多需要避开的地方,也注明了一些相对安全,可以小心通行的密径。同时,对一些区域的妖兽、甚至灵兽位置都作了详细的注明。

而眼前的红色草坡、青黄相间的树林,正是地图上所描述的一处危险所在。图上所示,这是一头四级三足隼的地盘,而四级三足隼,是一种飞行能力惊人的飞行妖兽,且极为记仇和领地意识强烈,

而离此三百里,就是可以绕行的一处安全密径所在,


     据和吴炳文同行的村民老谢介绍,两人:报告总书记,我是第二次执行任务。实践队员们开展了英雄故事会、红色观影、寻访红军长征见证者等满的热情、更加务实高效的举措,向党和人民交上一份满意答卷。消除疟疾认证是世卫组织对一个发展国民经济作出了重要贡献。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