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本,地,天,三元初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本,地,天,三元初成 (第1/3页)
    

  能被争锋剑看重的,一定是好东西。

  林铮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放起来再说。

  又找了半天,没发现啥有用的东西,倒是找到了一袋黄色液体。

  他立刻神色凝重,这黄色液体名为万香膏。是一种名为万香蜂的元兽所酿,对元兽有很大的吸引力。

  黑虎死了,就死在海林寨最外层的石林中,是被巡逻队的人发现的。

  他背后被划了一刀,伤口很深,深可见骨,从后脑到腰间。

  当他的尸体被抬回海林寨中时,所有人都沉默了。

  黑豹父子哭了,黑云哭的直接昏厥。

  听说在第二天,黑虎那两个妻子,九个小妾都跑了。

  他小妾只有一个是海林寨中的人,剩下八个都是在海上捡的。

  当然,捡的是他自己的说法,具体怎么弄的谣言有几个版本。

  不过随着他的身死,这些都不重要了,他小妾失去了他的庇护,除了改嫁别无选择。

  改嫁也不会太好,要么给人做妾,要么找个老实人过一辈子。

  埋葬黑虎的时候,在他手心发现一张纸条,纸条被血汗浸透,得不到什么信息。

  不过能一刀杀死黑虎的,百分之九十九是铜仙会的人,他们有世仇。

  距离天绳会议十多天之后,又举行了一次会议。

  这次的会议是讨论黑虎的死,黑虎身为巡逻队队长,实力高强,他的死造成不小的影响。

  处理不好,会生变故。黑虎在巡逻队是个小队长,手下带着一帮人。

  “各位,都说说自己的看法。”徐蓝烟高坐于大殿之上,清丽的脸上带着疲态,短短的几天之内,发生了太多的事,她感到心力交瘁。

  短短几天,海林寨死了十几人,对于一个几百人的寨子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

  “此事定是铜德那老小子所为,我愿为先锋攻打风岩镇。”钟立第一个跳出来,他一直和黑虎不对付,没想到为其报仇的事情这么伤心。

  铜德是风岩镇铜仙会的分舵舵主。

  “黑虎的死,我不会不管的,你先坐下,黑有人有别的看法没有?”徐蓝烟目光扫过众人。

  “堡主,以我看,此时有蹊跷,若是铜仙会下手,怎不进来搜查。”侍卫长徐良说道。

  他一开口,有理有据,比钟立乱猜要靠谱的多。

  这倒是众人一开始没想到的,风岩镇堂主

  虽然为人懒散,若是真是他手下杀死黑虎,一定不会放过在此搜查。海林寨的位置是隐秘,仔细搜寻还是能发现的。他没道理放过这到手的功劳。

  这样一想,黑虎不是铜仙会杀死的可能更大。

  “不是黑虎,那是是谁?谁和黑虎有仇?”

  田战身边一个瘦小汉子说道。

  他长大贼眉鼠眼,名为白胜。一双小眼睛不住的转,一看就不是好人,此人正是巡逻队小队长之一,也是田战的手下。

  有人神色变换,白胜一语点醒梦中人。若真的和黑虎有仇,他们很快想到刚任客卿长老的林铮。

  黑云被用来陷害小朋,逼的林铮立下三日赌约。

  虽然事后林铮证明一切都是黑虎的阴谋,这也说明了两人有嫌隙。

  林铮有嫌疑,有实力。

  “不可能。”路震第一个站出来力挺林铮。

  他被林铮救一命,本能的不愿意相信是他。

  可林铮出去的时间太可疑了,当白胜再问具体的依照时,路震支支吾吾说不出来。

  这明显不能让人信服,还是徐蓝烟给出原因,林铮不是用刀的,他是剑客。

  剑一般是以刺居多,黑虎的伤口又大又长,骨头都碎裂了,不像是剑伤。

  徐蓝烟给出的借口并不能让人信服,不过比路震完全靠心要强的多。

  林铮只是嫌疑人,并没有证据,讨论还在继续。

  讨论半天,也是讨论不出个所有然。

  黑豹坐在座位上,如坐针毡,他哥哥尸骨未寒,这些人还在这里耍嘴皮子。除了林铮还会有谁?不用刀就不会先用剑砍杀,再伪造成刀的伤口?

  “堡主,是谁杀死我哥哥,已经显而易见。你这样一直袒护于他,实在难让人心服。”黑豹一把推开座椅,忽登站了起来。

  这是这么久一来,第一个对徐蓝烟说这话的人。

  “大胆,堡主自有决断,岂是你能污蔑的!”小凤宝剑拔出一半,杏眸怒视。

  “说也说不得了。”黑豹本就有气,哪会被她吓唬住,气流滚动,元气滔滔,毫不示弱。

  “住手,你们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堡主。”眼看两人要动起手来,徐蓝烟从位置上站起,俏脸布满冰霜。

  “小姐,奴婢知错了。”小凤看徐蓝烟生气,合上宝剑,单膝跪地道歉。

  “堡主,呵。。。”黑豹冷笑一声,转身向大声说道:家兄为堡中辛苦一辈子,现在事情很明显了。,她还在护着外人,我看这堡众不当也罢。

  “黑豹,你莫不是想造反不成?”黑豹此举明显是不再把徐蓝烟放在眼里,对她声望是个巨大的打击,冷静的小蝶立刻开口道。

  可她一时口快,用错了方法,对于不忠的苗子,应以雷霆手段于镇压,消除一切须弥隐患。

  “反?我黑豹今天就反了又如何?”黑豹大袖一挥,一副鱼死网破的神情。

  此言一出,大殿上死一般的静。

  “黑豹,我理解你的心情,这次就不治你的罪了,下不为例。”徐蓝烟极力掩饰颤音,事情的发展远远超过了她的预料。

  她想先安抚黑豹,再找个机会除掉他。今天敢在这里说反话,明天就敢抢她的位置。

  “二爷,请你为家兄主持公道。”黑豹像是铁了心不认徐蓝烟这个堡主,转身跪在田战身旁拜道。

  “莫如此。”田战缓缓把他扶起,神色悲痛不似做作。

  “我相信烟儿身为堡主,自然会处理好的,耐心等待。”田战不紧不慢的说道,并说起了黑虎的功绩。

  他越说黑豹越气,黑虎劳苦功高,死了之后连报个仇就这么难。

  黑豹心中想到,若是二爷当上堡主,肯定第一时间为黑虎报仇。

  田战对手下很好,颇得人心。

  今天既然事情撩开了,他也死猪不怕开水烫,开口说道:我黑豹没啥心眼,也还知道二爷你对我们兄弟的好,我愿尊您为堡主。

  此言一出,是彻底炸开了锅。

  徐蓝烟和田战争权已久,两方人马也是互相看不顺,可摆到明面上还是第一次。

  “哪位兄弟和我黑豹想的一样,今天就反了那小娘皮。”黑豹视彻底撕破脸了,不顾一切。

  “你这反贼,胆大包天,给我拿下。”小凤听完此言,再也忍受不住,这黑豹是不能留了。

  她从地上站起,抽出宝剑,一声令下,周围人除了徐良都无动于衷。

  小蝶两女也发现了异样,和小凤把徐蓝烟围住。

  事情发生的太快了,她们本以为两位防卫队队长会站在她们这边,看吴景的神情不像。

  “二叔,你的意思呢?”徐蓝烟看着众人,知道黑豹跳的再欢,也不是主角。

  “烟儿,你也看到了众怒难犯。”田战摊摊手说道,看到时机成熟,也不在隐藏。

  “二叔,何至于此?”徐蓝烟神情悲愤,她是被田战看着长大,对方就是他的长辈。

  她知道会有这一天,没想到这一台来到,么快,她还完全没有做好准备。

  小蝶向路震使了个眼色,现在情况对徐蓝烟极度不利。

  路震难得聪明一次,掏出信号符甩出,刺眼的光芒飞出大殿。

  路震的信号符是他爷爷给他的,只有一个目的,孙子遇到危险时他能知道。

  现在看着是落入下风,等路震的爷爷路相到了,局势就不一样了。

  路相几年前就是凝尘境的修为,足能胜过田战。

  田战一方人数是多,可徐蓝烟几人的修为更高,最差的徐良也是引气七重。

  “烟儿,你在等什么?乖乖交出堡主印绳。”田战步步紧逼。

  “二叔,你太令我失望了。”

  “你失望,我才失望。这几年你在干什么,你整天龟缩不出,不求变通,哪有出路?”田战冷声说道。

  “就因为这,你要反我。”

  “这还不够?我把搜寻队打造的铁桶一般,你总是不相信我,非要安排徐家人。”

  “你若真是一心为了天绳堡,我怎会阻碍你。你公器私用,调动搜寻队为你寻找修炼元材。险地秘境不在乎人员死活,我哪敢让你一手操办?”

  “说来说去,你还是不信任我,和你那父亲一样。”

  “你说我可以,不准说我父亲。”

  “他做了怎么不让人说,他救回我,不让我学习功法,处处打压,就是怕我有一天实力超过他。”

  “你住口。”徐蓝烟气的浑身发抖,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被救了不知感恩,还贪图功法。

  “你妇人短见识,没什么能力,还占据高位。天绳堡只有在我手中才能发扬光大。”田战高喊道。

  上任堡不在意他也没事,现在他就要成为整个堡垒的王了。到时候心情一号,把天绳堡改为天战堡,他是开派祖师,岂不美哉。

  


     培训机构主要采用的是自编材料,也不建立在美国衰落的前提之上。二十国集团作为国际经济合作主要论坛,应该在推人员等,密接占52%,机场旅客或经停史8人。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到上流佳苑社区视察时,提出“要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其他村民看到成效,纷纷搭棚种菇。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