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杭州华尔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杭州华尔街 (第1/3页)
    

赵亮与外面接应他的人马顺利汇合后,并没有急着赶去找蒙奇。他现在仍然有点懵圈,发愁该如何向大家交代:今天晚上不仅玉衡星没救成,《降魔图录》没抢到,反而还又往里搭进去两个人,折腾了大半夜,却闹到郑卢雅和熄灯道长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尤其是小雅,她是反穿局的特工,出现任何危险都是赵亮和先秦处承受不起的损失。而且按照规矩,特工在执行穿越任务其间发生意外,同组人员必须第一时间向局里汇报。可问题是,赵亮现在该如何跟局长汇报呢?说实话,今晚在太乙长生殿的营救行动,与他们抓捕穿越者王聪的任务没有半毛钱关系,纯粹是赵亮为了帮助自己的祖师爷,才自作主张拉着郑卢雅一起参与的。

如果局里追究起责任来,恐怕就不是历史干扰评估委员会找他的麻烦,而是风纪处直接实施逮捕,轻则把牢底坐穿,重则多半就要处以极刑了。

赵亮越想越心烦,差点就打算把蒙奇再喊回来,指挥着羽林铁卫把太乙长生殿前前后后翻个底朝天,说什么也要把郑卢雅和熄灯给找回来。

不过这种想法也只是一闪念而已。理智告诉自己,既然已经犯了一个错误,就绝不能一时冲动,为了弥补前一个过失而闯出更大的祸来。

赵亮深吸一口气,决定还是尽快跟总部坦白。只要能让张末局长弄清楚眼前的情况,并且通过反穿局的力量查到小雅的下落,不管什么样的责任都由他来承担好了,大不了就是挨枪子儿,总好过让自己的战友长时间处于危险之中。赵亮打开对讲机,正准备联络总部,没想到这个时候,反穿局指挥中心的呼叫声也在同一时间响了起来。

“鹰巢呼叫小鹰,鹰巢呼叫小鹰,听到请回答。”

赵亮微微一愣,心想:我去,居然这么凑巧?若是让局里先问起小雅的事,自己再讲还能不能算是自首呢?此时,他也顾不上盘算“坦白从宽”的问题了,赶忙接通回应:“小鹰收到,小鹰收到,鹰巢请讲。”

对讲机那头,张末局长的声音显得有些焦躁:“赵亮,你们是不是遇到什么危险了?”

局长这劈头盖脸的一问,顿时令赵亮感到有点措手不及,略微惊惶的说道:“报告局长,我……”

不待他讲完,张末局长又说道:“你先听我说,现在有个突发状况引起了我们的警觉,认为有必要马上通知你们。就在十分钟前,你之前报告的那个穿越者王聪出事了!”

“啊?王聪出事了?出什么事了?”赵亮听得一头雾水,下意识的问道。

张末略微调整了一下紧张的情绪,尽量用一种平静的语气将她所说的那个突发状况告诉了赵亮。

今天早些时候,反穿局的行动组乘坐直升机赶往张垣市,奉命运转穿越者王聪的本体回总部监管控制。他们一抵达目的地,就先跟王聪的父亲取得了联系。在行动组亮明身份并说出来意之后,身为刑警队长的王稚刚立刻表示,愿意全力配合。于是,行动组接着赶往医院,在王稚刚的帮助下,将仍然处于植物人状态的王聪抬上了返回总部的飞机。整个转运行动,从出发到返回,总共用了不到四个小时,可以说是非常顺利。

然而,异变却在所有人都放松下来的时候,陡然发生了。就在王聪被行动组完好无损的运到地下十八层,与科学院的专家办完交接手续,准备把人送进低温给养隔离箱之时,一直昏迷的王聪突然毫无征兆的醒来了。

这个意外情况把在场众人都吓了一跳,不过大家很快又都镇定下来,因为按照常理,魂穿者的本体能够自然苏醒,就说明他已经从异时空穿越回来了,所以当时不管是局领导和行动组,还是科学院的技术专家,全都下意识的认为,应该是先秦处的特工人员已经成功抓捕并遣返的了王聪。

可令所有人人意想不到的是,过了十几秒钟,待王聪完全清醒之后,他开口所说的第一句话,同时也是他的最后一句话竟然是:“救救我!”紧接着,王聪便彻底停止了心跳。

当时张末局长就在现场。毕竟先秦处目前由她代理指挥,而王聪的本体又是被身处异时空的一线特工锁定的,这其中会不会存在什么疏漏尚难评估,所以向来认真负责的她,也暂时放下手头的工作,亲自跑来了解情况。没想到张末才走进控制室不久,便看到了王聪由苏醒到清醒,再由清醒到死亡的整个过程。

那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在临死之前,眼睛里充满了惊恐懊悔的神色,而那句“救救我”虽然声音不大,却令人听出了一种绝望的恐怖。张末工作多年,手上经办过的大案要案不计其数,形形色色的人物见了不少,生生死死的危机也体验了很多,可是即便这样,王聪的死状,仍然深深的印在了张末局长的脑海里。

这一切都太过诡异了!

张末立刻警觉起来,她吩咐手下妥善处理王聪的尸体,自己则转身回到了指挥中心,命令通讯科的人立刻联系赵亮和郑卢雅,此时,她已经嗅出了阴谋的味道。

听完局长的介绍,赵亮的后脊梁骨都凉了,只感觉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止不住的寒意涌上心头。王聪穿越回现实世界,就如同他当初穿越到古代一样,是他自己根本没有能力控制的。之所以会发生逆向穿越,只能是那个送他来秦末的神秘男子搞的鬼。联想刚才他们被特种兵杀手突然袭击的危局,赵亮心中已然确定,这两件事中间绝对存在着关系!

最有可能的情况是:赵亮利用读心术从王聪那里套出了有价值的情报,然后他报告给总部,总部随即展开行动,打算将王聪的本体控制起来。而在这个过程中,关于王聪的消息不慎走漏了。这可能是局里的内鬼所为,也可能是对方一直在秘密监视王聪的家人,但是不管怎样的可能性,总之那个神秘男子或是他背后的组织通过这个消息做出判断,认为王聪已经成了他们最大的漏洞,所以必须立刻弥补修复。

于是,他们两路出击,一边派遣特种兵前来刺杀赵亮和郑卢雅,以免这二人还掌握着跟王聪有关的其他线索,干脆弄死一了百了;同时,他们设法将王聪穿越回现代,又利用某种特殊的手段,保证他一回去就死,彻底斩断了这条隐患。

而王聪在回到现实世界前,也肯定已经从那些人身上知道了他接下来的悲惨命运,所以才会一清醒便呼喊救命。

卧槽!这他妈也太狠辣了,居然搞的这么夸张!赵亮眼见事态诡异严重的程度已经超乎了自己的想象,于是不再有丝毫顾虑和犹豫,赶紧把刚才遭遇袭击的事情,从头到尾给张末讲述了一遍。

张局长听说竟然有特种兵杀手穿越到异时空去刺杀赵亮他们,而且连郑卢雅也失踪了,立刻紧张起来。她让赵亮暂时不要离线,稍微耐心等待一会儿,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只听张末的声音再次响起:“小赵,我刚才命令烧脑计算机调集全部算力,对秦末汉初的历史节点做了一次全面扫描。结果显示,目前你所在的那个时代中,除了项少龙之外,就只有一个穿越者了。”

“一个穿越者?”赵亮闻言一愣:“那是指我吗?”

“没错,就是你。”张末说道:“所以我们可以这样认为,在郑卢雅的身上,再次发生了类似特工流星的事件。目前她已经不在那里,而是于时空隧道中失踪了。”

赵亮听得脑袋嗡的一声,瞬间感觉一个头有两个大,难以置信的说道:“我靠,不会吧?!跟流星一样?”

张末并未在意赵亮用词的不敬,而是命令道:“小赵,你现在的处境仍然非常危险。为避免发生不测,你必须尽快启动郑卢雅之前那台穿越航行机的自毁程序,然后返航回到现实世界。”

赵亮知道局长的命令不容置疑,连忙答道:“明白,我立刻去启动航行机自毁程序,确认无误后实施返航。”

说罢,他关闭对讲机的信号,然后飞身上马,在众铁卫的保护下径直奔向徐福的道观。等到了地方,东边的天际已经微微泛白了,赵亮看见徐福和蒙奇等人此时全都守在道观的大门口,正等着他回来,甚至连思雪也担心的一夜没睡,跟着众人一起翘首相盼。

赵亮催马来到近前,还未及落鞍,就听徐福吃惊道:“我说仙长,怎么只有您老一个人啊?我师兄呢?郑仙姑和玉衡星呢?”

蒙奇也大感愕然:“没救出来吗?还是说情报有误,玉衡星不在那里?”

赵亮拿出一路上想好的说辞,故作轻松道:“哦,情报没有问题,只是晚了一步,玉衡星惨遭北辰老儿的毒手啦。”

说着,他从马背上跳下来,继续安慰徐福道:“你不用瞎担心。我们见玉衡星已经香消玉殒,便打算抽身回来,没想到天庭使者忽然现身,说仙姑下凡的期限已到,需要立刻返回天界。正巧你师兄在场,也是有仙缘之人,所以仙姑便带着他一起上天,准备游历些时日再回来。”

“啊?游历?上天?”徐福等人闻听此言,都难以置信的瞪着赵亮:“你……你不是哄我们玩儿呢吧?”

赵亮目前在这个时代最担心的,就只剩下他亲手促成的徐福东渡一事了,赵亮不愿看到因为郑卢雅和熄灯不知所踪的意外状况,动摇了徐福蒙奇等人出海东渡的信心,于是只能硬着头皮瞎吹道:“是啊,熄灯道长有缘上天游历,此乃天大的福分造化,难道本神仙还会骗尔等不成?”

“我的娘!此等好事我又没赶上!”站在一旁的小黑率先抱怨道:“每次你们都不叫我,这次又不叫我!”

徐福也有点将信将疑:“哦,小道怎敢怀疑仙长,只是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我……我师兄他不会出什么事吧?”

听他这么问,显然还是不信赵亮的那套胡诌。赵亮心道:你问我,我特么问谁去呀?不过既然昏暗派能延绵千年,而开山大弟子小黑现在还根本指望不上,所以想来熄灯道长也是个福大命大之人,终究会平安归来,继续统领门派。想到此节,赵亮心下稍安,淡淡道:“你呀,根本用不着操你师兄的心。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抓紧时间将东渡所需的一切尽快准备周全,如此我也才能放心离去。”


     新冠肺炎疫情对各行各业来说,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贡献力量。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坚定不移惹上麻烦,这方面不乏现实案例。在安仁古镇老街,访问团参观了安仁规划馆、民国风情街针政策,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