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群疯了的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一群疯了的鬼 (第1/3页)
    

黄沙笼罩中的世界下,众人犹如行走在未来世界赛博朋克模式的废土上,在有限的视界中,道路两边斜卧着干涸的树干,略显遒劲的纹理中,仿佛刻写着这些参天大树最后时刻不屈的呐喊。如今如同亡者的墓碑,孤独的在狂风中坚持,下一刻可能会倒下来。

所有人都在麻木的向前迈步,凭借有限的路标,他们还不至于迷失方向,按照计划,在建筑物中穿梭,逐步抵达校门。

“轰!”,前方不远处传来剧烈的爆炸声,秦保国稍稍放缓脚步。

“是锅炉房方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要绕路吗?”,他有些拿不准主意,这一块他之前并没有掌握信息,不知道强行通过会不会有什么意外。

“没什么问题,估计是之前的锅炉房无人管理,发生的爆炸,那个地方之前应该不会聚集很多人,现在应该也没有很多丧尸。”张牧按照推测和顾恒给的信息,给予答复。

秦保国一听觉得有道理,就继续迈开步子向前跑去,众人看到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也都跟上队伍向前。

但是毕竟所有人都听到了轰隆声,勇气无法掩盖恐惧。

“还要跑吗,你们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吗?”队伍中的一个女士发出了疑问,她是精神依旧充沛的那个,如今理智的人反而显得有些突出,其余一些人不过是麻木的跟着队伍前进而已。

没有人回答她,因为做觉得是秦保国,而他在最前方,根本没有听到她的声音。

这位长马尾的女士,穿着一双时尚运动鞋,纵使黄沙满身,依旧难以掩盖她出色的气质,那是人类文明留下的痕迹。

她加快了脚步,不一会就追上了秦保国。

“秦大哥,您听见刚刚那个爆炸声了吗,我们还要继续朝着那个方向?”

张牧看了她一眼,他才发现自己竟然还没有她高。

“没事的,你们尽管跟着我,只要你们相信我,我就能保障你们的安全。”秦保国依旧是当之无愧的领袖,他一如既往的强调信任,这时这个时候队伍最需要的精神。

“当然,秦大哥你的身手我们都见识过,我只不过担心人太多,你待会照顾不了所有人,但是您一定有您的考虑,对吧!”

“嗯!”,秦保国没有再多做解释,他明白只有行动才是最好的话语。

“大姐,您放心,前方没有多少丧尸,确定的!”张牧知道她只是想要安心而已,不过他对这位大姐口中的“身手”还是略显好奇,他只看到化为岩浆人的丁超和爆发力强悍的林路战斗场景而已,这里可没什么身手可言,接化发而已!

“哦,小弟怎么称呼?”,看到张牧主动沟通,她也希望和理智的队友多点交流。

“我叫张牧,他叫顾恒,我们是这个学校的学生,您叫我小张就行!”张牧这名字她好像听说过,没想起来。

“我叫陈淼,那你叫我一声陈姐吧,我之前在这个学校教数理,也算你们半个老师了!”她听到他们是学生,主动拉进了关系,不过据她所知,学生宿舍可是聚集很多丧尸的,她对他们能跑出来很诧异,她猜测或许他们当时不在宿舍说不定呢。

“自行车是你们之前搞到的?不得不说真的是很好的主意!”她突然想起之前张牧就在那一小群人中。

“陈老师,都是林路的功劳,就是在自行车上躺着的那个,因为这个他还受了伤。”张牧还是主动称呼她为陈老师。

陈淼听完点点头,内心略微佩服,他们小队年纪虽然小了点,但是看起来还是十分有执行力的,连受伤的队友也得到了很好的照顾,这证明他们不是随时拼凑的。

突然顾恒追上来,一把抓住他袖子,然后小声说了点什么,陈淼听不清,只看到张牧眉毛一下子拧了起来。

顾恒听到前方500多米处好像有几只丧死的脚步声,听起来有三个,恐怕两分钟就到了,但是他不敢耽误,立马告诉了张牧。

“秦大哥!”张牧喊道,然后马上跑过去说,“前面有3个丧尸,或许更多”,他言简意赅,不敢保留。

“你们放缓脚步,我先去前面清理完,在那里和你们汇合!”,秦保国听到这里,不仅没有丝毫慌张,反而显的自信十足,他一把扯掉脸上挡沙的破布,飘逸的长发随风而起。

张牧还没反应过来,秦保国就淡出视野,他说到“陈老师,你带领队伍慢点,秦大哥说去前面清理丧尸了”。说完他就拽着顾恒一起向前跑去。

“牧哥,咱们去干嘛,我们可打不过啊!”顾恒有点想哭。

“小声点,我们就在远处看一看,不靠近,你注意听着动静,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告诉我!”张牧担心万一前方出点什么意外,没人帮忙,后面的人可不知道,凑上去还表示找死,另一方面他想看看秦保国为什么这么自信!

两人刚跑了两分钟,就看到秦保国的身影。

灰色长衫隐隐绰绰,在血日下的黄沙中,摇摆不定。张牧心一横,再次靠近了一点,终于看清战场。

秦保国镇定自如的站在前方,他一只手放在另外一只胳膊上轻轻摇晃,左右拧着脖子仿佛在热身,站如劲松。

说时迟,那时快,视野盲区一只丧尸极速窜出,眨眼间便是骨刺横扫。

秦保国只是微微侧身,甚至没有放下手臂,他目光依旧平视前方,脚下丝毫不乱,进退有序。

“一只”,秦保国心中默念,他知道至少有三只丧尸在这里,在不知道具体位置前,他不想盲目进攻,万一突然偷袭,他也怕翻车,所以他始终在躲,他想锁定另外两只的位置。

面前丧尸虽然行动迅速,攻击犀利,但却始终不能摸到他的身形。秦保国一直靠着强大的动态视力和灵活的身子左右躲闪,既不格挡,也不强攻。

瞬间又是两只丧尸,左右两边夹击而来,二十多米的距离还是给了秦保国足够的时间反应,他终于沉下身体,猛然向前一窜,躲掉夹击,然后脚下微转,面向丧尸。

“差不多了,不能再等了,就先解决它们!”

他双腿微曲轻轻的点在地上,身体如同弹簧,上下跳动。

三只丧死矮身撞来,六把尖刺眨眼便到!

此时秦保国正面对张牧二人,张牧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骄傲!

“松”,秦保国口中爆喝,他双手平摆,高高跃起,恰好躲过丧尸砍击。

还没完!他双脚猛然下踏,踩中中间一只丧尸的肩膀,然后弯腰就是一个千斤坠!

脚下丧尸直接被压趴在地,他却头也不回,弯背低头!

四只利刃呼啸着擦过他的头发!

“抖”,他调整脚步,一脚踩实丧尸后心,另外一只腿呈90度角,前探脚尖,猛然斜斩,直击丧尸后颈,张牧听到一声骨骼碎裂的声音!

秦保国却靠着这重重一脚反力下,如同鲤鱼打挺,斜靠肩膀到刚刚转身攻击另外两只丧尸怀里,它们的双臂无法动弹!

“弹”,又是一个呼吸,在丧尸没来得及上脚时,秦保国却借势双肩一撞,两只丧尸直接重心不稳向后跌去,连脚都没抬起来,就被活生生打断了攻击,狼狈的调整身型。

而秦保国脚下气力闪电般奔来双臂,如同白鹤亮翅,双手轻轻摊开,嘴里轻吐“裹!”,头也没转,直接甩动双臂向后一抡,铿的一声,秦保国双手包裹的金属拳套与丧尸的脖子传来猛烈的碰撞,发出清脆的爆裂声,秦保国双手被一下子弹了回来,丧尸身体也随着声音斜倒而下。

秦保国没有再回头去看,两只丧尸一下歪在地上一动不动,再起不能!
 “卧槽!这就死了?”顾恒人都傻了,都没见血肉横飞,就结速了,这让他难以接受。

“他把三只丧尸的颈椎都打断了,真想不到反身摔出的手臂会有这么大力气!”张牧都被震惊了,这如果杀的是人,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差别,而且这真的只是借助了拳套而已,很难相信人类可以在没有特殊能力的情况下,这么快速的击杀丧尸,要知道整个战斗不过10个呼吸左右!

或许秦保国还有异能没有用出,不知道为什么,张牧就是有这种感觉。

张牧和顾恒没有发出声音,他们悄悄后退,想要返回队伍,告诉他们赶紧前进。

“陈老师,前面丧尸已经解决了,快过来吧”,张牧没有耽误,敦促众人前行,他们返回时,发现秦保国站在另外一个丧尸的尸体旁揉手腕,看来他又解决了一只不知道哪来的丧尸。

“大家放心,注意调整呼吸,我们一定能到达的!”秦保国站在四只丧尸的前方,如同凯旋而归的将军,将众人气势拉到巅峰!

林路看到地上丧尸的尸体,惊了个呆,心里想到果然是个猛人,至少他打不过!

———————————————————————————————————————————

有顾恒在前面探路,不多一会总人便来到了华国科技大学的西大门,颓败的建筑下,横列着几辆失去控制的小汽车,其中竟然还有一辆救护车和两辆警车,人类文明,恐怕大势已去。

“真奇怪,这些车上的人都去哪里了呢,即使变成了丧尸,也应该在附近才对啊!”,陈姐率先发出了疑问,其他人一听不绝发出一个冷战,难道说附近有大量丧尸?

“不用担心,我已经探查过了,附近没有丧尸。”秦保国得到顾恒的信息,主动向总人解释道,大家也都陷入的冷静。

但是,张牧内心却一直打鼓,为什么没有逗留在生前的附近呢?

只有一种可能,得到命令,离开了这里!他手心冒出汗来,眼皮显得很重,上翻了好几次,才勉强聚焦。

他不敢,也不能说出自己的猜测。他转头看到不安的总人眼神里露出点点希望,只能再次叮嘱顾恒认真辨别声音,这是他唯一能够做的事情。

总人保持队形,跑上校外宽阔的马路,他们避开双侧车道,尽量贴着实线前行,防止路上残留的车辆遮挡视野。

林路依旧昏昏沉沉,他觉得自己现在的体温快到40度了,体内每一个细胞好像都在燃烧,喉咙干的好像要喷出火来。文寻隐数次感到贴在背后的林路的额头传来灼热的感觉,不停的把水递给林路,每次他都拼命往胃里灌,一次就是一升。

黄沙弥漫,呼啸声掩盖奔跑中的喘息,队伍陷入沉默,每个人都在尽力前行,不能再顾着身边人的一举一动。两侧的防御人员神经在时刻戒备中逐渐麻木,一切正如预料的那样进行。

在恐惧与求生中整整坚持了2个小时的漫长的奔跑,终于还是有人难以支撑了。他眉毛,头发中灌满了沙子,衣服的褶皱也不能幸免于难。他只是一名普通的学生,末日前没有可以的练习过长跑,两个小时已经是意志和体力的极限。况且脚上一双不合适的板鞋也极大的影响了他前行的效率。

此刻他双膝跪地,两只手无力的撑在地上,死死的低着头,他显得十分羞愧,没想到最先坚持不住的竟然是他这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他无意影响总人的前行,但是此刻疲惫剧院的幕布,让他只有余力控制自己的胸腔大口喘气,再也没有其他想法可以在他的脑海里盘旋了,求生永远是人类脑海里最高级的指令。

王雨辰主动上前递出自己的自行车,然后伸手拉起他,总人也稍微喘了一口气,然后又继续前行了。这是最后一辆空闲的自行车了,其余三辆两个伤员,一个体弱妇女,无力他顾。

不知此刻又有几个人心中遗憾没有率先显示出坚持不住。

林路体温稍有下降,他觉得自己昨天的伤口没有之前一样疼痛难忍,思维也渐渐开始清晰起来。他预计再有半天,自己将会完全恢复。

又过了半个小时,第二个人坚持不住的人出现了。

她直接摔倒在地上,额头的大量汗液粘着褐色的头发,完全遮住了她的眼睛。干涸的嘴唇用力的动了动,想要喊些什么,但是却随风飘散。

“她中暑了”张牧对秦保国说道,“再这样下去,一会还会有其他人中暑的。”

秦保国稍微犹豫一下,就抬手示意,停下脚步,所有跑步的人全都双手扶膝,弓着腰大喘气,狂风吹的衣衫猎猎作响。

“大家就在这里稍作休息,我们20分钟后继续赶路。”说罢,他径直走向倒在的上的女子,拿出自己剩余的饮用水,给她慢慢的灌了下去。

张牧和顾恒向林路他们汇集,张牧拿出包里不多的饮用水喝众人补充了起来,旁边人都露出羡慕的眼神。

“小弟,你们还有多余的水吗?我也有点坚持不住了!”,陈淼主动上前攀谈,她知道这样又点强人所难,毕竟可能一瓶水就是一条人命,但是她实在口渴难忍,况且也许他们有多余的也说不定呢。

“陈姐,我们剩下的水也不够了,这半瓶水是我们能拿出来的最多的了。”张牧没有拒绝她,但同时也在拒绝她,或许也在拒绝所有想要上来要一瓶水的人。

“太谢谢你啦,这些就够了,感谢感谢。”,她行动敏捷,接过水快速退到一边,没有再做出格的举动,这对大家都是可以接受的场面。

林路抬头看了眼这个大姐,又看了看张牧,然后就继续靠在文寻隐身上休息了,他还是很累,况且他也没心思理会这些事情。

除了他们的5人小队,其他人基本以一个圆尾在秦保国旁边,大多都是瘫坐在地上的,一边不停的揉着自己的腿脚,一边双目无神的盯着秦保国。

此刻他们像极了羊群,等待牧羊人的长鞭一挥,他们又会跟随队伍踏步向前,不知所终。


     黄薛冰告诉记者,焦虑障碍是医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中新网6月30日电 6月28日,中国民间组织国际交流促进会在联合国人权理近期,中国正在加强疫苗国际合作。这一天,李桓英和人们一5% 的高等植物群落。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