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玄天法》。

以前,她只要见到小鱼儿,无论在什麽情况,无论有什麽人在旁仆以为戴盆何以望天,故绝宾客之知,忘室家之业,日夜思竭其

葉風流其實已經做好了再次遇到爆炸陷阱的心里準備。

所以他在將手碰到杯子的第一時間就想將其收進儲物空間中。

不過系統卻給出了“這是巫術造物,非實體,不能收納”的提示。

他這才意識到眼前這個杯子竟然坠下一把千丈长剑的影子,刺在他的鳞甲之上,将他身子贯穿,鲜血大片大片的飘洒起来

  肥遗王甥落雪仰天狂叫,愤怒至极,他本就伤了心脉,此时被人伏击,差点伤到本源去了

  其实......

東寧城城隍廟內。

小青、小白還有老乞丐裹著被子,坐在后院的臺階上,看著狂下不止的雪花。

小青杵著小腦袋,嘆了口氣感慨道:“這么冷的天,也不知道小黑哥哥是不是會凍著!”

老乞丐把煙桿在臺階旁敲了一下,繼續填了些煙草后說道:“他現在在東州學院呢,怎么會凍著!”

小青聽到這話就來神了,連忙打起精神問道:“那你說他會不會餓著啊?會不會還需要天天練拳、練刀啊?小黑哥哥不在我都不想練拳了呢!”

老乞丐看也不看小青,直接說道:“他現在在努力修行,那肯定是要練的吧!餓不著的,就是今年不會回來了!”

“啊?”小青先是驚訝了一下,后來又有些悲傷的低著頭,兩根小手指打著轉,委屈的說道:“可是別人家漢子,過年不都回來了嗎?怎么小黑哥哥不回來了啊?”

老乞丐深吸了口煙,裝作有些煩惱的說道:“說了他要努力修煉啊!不然被人家打死了怎么辦?上次不就被人打得站不起來了嗎?”

老乞丐停頓了一下后接著說道:“可能已經被人給打死了也說不定呢!”

小青濕潤的大眼珠子看著老乞丐,眼淚一下子就冒了出來,“可是……可是……”

老乞丐一起身就往大堂里面走,用手指戳了一下小青的腦袋,不耐煩的說道:“可是什么?就你這樣,拳都不練,等他被人家打死了,你去給人家收尸都走不了那么遠!”

剛說完,小青就哇哇大哭了起來,哭到一半看著小白還在吃東西,一巴掌拍在小白頭上,直接滾到了臺階下,小青又接著哭了起來,聲音也越來越大了,可憐的小白只能老老實實的坐在雪地里,絲毫不敢招惹對方。

小白這三個月時間倒是長了一些,不過也只是毛長長了一些而已,像個毛線球。

小白心里想著:“當初還不如跟浮塵一起走呢,起碼不會在這里受苦!”

有感而發的叫了兩聲后,就被小青一腳給踢開了,鳥生可悲啊!

城隍廟的眾人聽著聲音趕過去,卻被老乞丐給給攔下了,眾人也不敢違了老乞丐的話,也只好作罷。

而老乞丐藏在門口,看著哭的驚天動地的小青卻露出了笑容,心中已經有了打算。

某處山巔之上,趙長安此時站在上面,一身黑衣,整個人比以前高了不少,也更加消瘦了,不過臉上身上多了不少新鮮的傷痕。

除夕夜也在練劍。

山巔旁一位黑衣老者笑著說道:“小主,除夕不想回去嗎?”

趙長安繼續練著劍說道:“不回去了,我也不知道去哪,唯一的一個朋友想去看看看,但是他應該也不在。以后有緣總會再見的!”

黑衣老者:“那倒也是,等小主成為宗門大師兄,想去哪都行!”

趙長安沒有再說話,繼續練著劍,一劍劃過,身旁的一棵樹應聲而斷。

東州亂神山上,江小軼、徐張、張長陵、周同、魏安五人坐在酒樓的包間里吃吃喝喝,很是熱鬧的樣子。

經過半年的輪神山修煉之后,五個人都發生了不小的變化,長得更加成熟了些,尤其是江小軼,無論是氣質還是容貌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張長陵喝的臉都紅了,然后對著江小軼說道:“小軼,你可是我們之中最強的了,以后就得仰仗你了啊!”

徐張也接著說道:“哈哈哈,咱們亂神山這一代的前十人,有一個還是我們朋友,想想就自豪啊!”

魏安也舉起酒杯說道:“還是這一代第一美女呢!哈哈哈!”

江小軼吃完一口青菜后說道:“這沒什么的,好像我們東寧城出來的,在這一次年末比試中都不弱。”

周同笑了笑,舉起手中的酒杯,然后笑著說道:“是呀,這一代弟子三百人,我們東寧城七人都能排進前一百,尤其是你江小軼排在第七、顏羽三十五、周煜三十七、魏安四十七、我五十二、徐張七十一、張長陵八十三,也算成績斐然了,咱們干一杯!”

說完大家也舉起了酒杯,重重的碰在了一起。

喝完后徐張感慨道:“要是大哥也來了,那該多好啊!”

話音剛落,酒杯坐在身邊的張長陵在桌子下踢了一腳。

徐張立馬就喊道:“你踢我干嘛?”

江小軼又倒了一杯酒,然后一口喝下,“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畢竟都已經發生了,我相信憑他的本事,會找到出路的!”

張長凌立即說道:“也對,憑大哥的本事,除虽然有灵老给的炼体丹,但单纯吞服炼体丹,效果已不明显,如果能有一个炼体的地方,辅以炼体丹,将会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这个雷泽之地,正是沈深寻觅已久的场所。

“木沐,我这有枚炼神诀的炼体功法,但我肯定,这个炼体功法在云浮大陆根本没有出现过,我甚至怀疑,在落基山脉对面的落基大陆,同样没有这样的功法。现在我也传给你,但你要记住,任何情况下,都不可泄漏这个功法。切记。”沈深取出一枚空白的玉简,复制了炼神诀,然后交给了木沐。

木沐脸色凝重地点了点头,接过了炼神诀。木沐知道轻重,沈深能以完胜同级对手、甚至越大境界取胜的实力,可见炼神诀的非凡。一旦泄漏,不但是自己的小命不保,同样沈深也难以自保。

“这还有二枚炼体丹,辅以这个地方的雷击,会起到很好的效果,我们先在这儿修炼一些日子。”沈深看了看这片巨大的沼泽地:“对了,你每次只可吞服三分之一枚,多了怕忍受不住,你可以先在外围,我会进去一点,有什么变故,立即传讯给我。”

叮嘱好了木沐之后,沈深先行一步,进入了雷泽之地。开始的雷击还略显稀薄,落在身上有种痒痒的感觉。沈深炼神诀运转之下,身上根本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于是再往里走了过去。

进入沼泽大约有五十里地的时候,落下的闪雷开始明显增多增强,沈深索性脱了衣服收进了戒指。在这个地方炼体,根本没有任何人过来观看,这样光赤赤的反而更有利于吸收雷电,起到修炼的效果。

一波闪雷落下,沈深的身上立即皮开肉绽,却还没有伤到骨头。沈深再次往里行进了三十里,知道这个地方已是自己的极限了。肩骨和臂骨瞬间被闪雷折断,沈深立即加快了炼神诀的运转,折断的骨头,开始缓慢地一点点修复。

于是,在这片沼泽地的某个地方,赤条条的沈深一边炼体,一边吸收着雷电,强化着身体的强度。最开始的时候,折官的骨头来不及修复,就再次被轰中裂开,然后再次加速着修复,至于身上的皮肉,更是没有一块完好的。

时间一天天过去,修炼中的沈深完全沉浸在了这种自虐式的修炼之中。感觉到身体强度一点点地提升,沈深大是欣慰。很久没有松动的第三层炼神诀,终于从初期提升到了中期,一扬手,半枚炼体丹吞服了下去。

炙热的灼热感觉再次从身体的各个角落升腾起来,却没有被焚化的感觉,这次有了闪雷的辅助,让沈深真正感觉到了修炼的顺畅。那种死去活来的折磨消失不见。渐渐地,雷击的破坏和修复达成了平衡,不断地被轰中,又不断地被修复。

沈深望了眼远处,雷泽的中心离自己现在的位置,还有一段距离,那儿的闪雷更是密集,也更粗大。沈深不知道什么原因造成了这样独特的情景,只是自己炼体有限,无法深入进去一探。

炼神诀晋级到了第三层中期,这也是一个意外的惊喜了。短时间内,已不可能连续晋级,算算时间差不多过去了将近半个月,该出去看看木沐了。

进来之前,沈深就伸展过神识,却只是看到了十许里的距离。这片雷泽对神识的压制极为异常,沈深知道那中心位置肯定有事,只是却只能想想罢了。或许等以后修为和炼体提高了,有机会再进来查查。

木沐的进度让沈深意外,炼体已晋升到了第二层,这个速度实在惊人,同样也说明了木沐的天赋确实非凡。炼体丹加上这个得天独厚的修炼之地,让沈深也是叹服。自己当初无意中遇到炼体池,而木沐,却有幸遇上了这片雷泽之地。

又等待了五天,木沐一脸喜色地走了出来。炼神诀赫然已是第二层后期,身上的气势凌厉逼人,凝基第一重的境界也完全凝实,整个人气质都有了显著的改变,变得锋芒,却又种厚实感。

“少爷,我的修为虽然没有提高,但实力明显提升了一大截。炼神诀确实不是一般的功法。”木沐一脸恭敬,望着沈深,露出了坦率而自信的微笑。

“实力提升才是最主要的,阳宫境,可并不是我们的最终目标。”沈深同样自信。若能安然走出落基山脉,那将会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未来。

木沐取得了那枚刻有炼神诀的玉简,再次细细地查看了一遍,然后一用力,玉简整个化为了飞灰。

“我已经完全记住了玉简的内容,留在身上反而不安全。”木沐知道这个玉简一旦泄漏,极有可能遭受到难以承受的后果,果断毁去了玉简。

雷泽区域看上去十分安全,二头四级的妖兽,虽然占据了附近这片地盘,但对这片雷泽地,却根本无心顾及。沈深和木沐休息了二天,然后重新整理了心情,继续着史无前例的穿越之旅。

张简斋摇头叹息道:“造化弄人然已是天宗的人,他见你时难道两匹马,一定还要多带些银子。长的叹息着,黯然道:“二弟,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玄天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花落倾城半月飘

秋风残叶

花落倾城半月飘

黑暗囚笼

花落倾城半月飘

纸风焱

花落倾城半月飘

妖治天下

花落倾城半月飘

冷月梦殇

花落倾城半月飘

无双冬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