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论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大论道 (第1/3页)
    

“哈哈,久闻陆千户大名,今日得见,实则小侄三生有幸啊!”

明思远大老远看到陆千户,立马笑脸相迎。

蔺峰在旁看着笑着花儿一样的明思远,呆若木鸡。

“你,就是那个让肖参将吐出一头猪的明小千夫长?”陆千户一脸正气,但是面带着一丝愁怨,额头上也近起了皱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了十岁。

“正是在下,哈哈,陆千户不会真是来讨要那头猪的吧?”明思远打了个哈哈,笑道。

“如果想要猪的话,那不凑巧,都化成米共田了……嘿嘿,不好意思,还不了。”明思远笑嘻嘻的,天真的就像个十四岁的孩子。

陆千户一起随行的肖参将看的也是目瞪口呆,前几日眼前这位看起来嘴贫的小屁孩可是杀气腾腾凶神恶煞的。

“哼,少给本将来这一套,我还以为什么妖孽呢,不过如此!”陆千户看到嬉皮笑脸的明思远一时间也生不了气,但是也绝无好感。

“陆千户听谁说我是妖孽了,嘿嘿,替我谢谢那位老哥。”明思远一本正经的说道。

“哼,贫嘴!”陆千户皱皱眉,调转马头就要离开。

“哈哈,远走,不送!”明思远坐在马上,一只手吊儿郎当的搭在马鞍上,挥挥另一支手,示意再见。

看着离去的陆飞,明思远松了一口气。

“思远,你为何看到陆千户如此……不正经。”蔺峰词穷,想了半天就想出来了“不正经”三个字。

“你才不正经呢,他是我父亲曾经下属,万一我长着像我父亲,被他认出来可就不好了,所以……”明思远悄声解释道。

“哦,你小子还真滑头得很。”蔺峰若有所思,笑道。

“咱俩得统一口径了。”蔺峰突然想起在右贤王中军大帐里撒的谎,如果没有统一口径,很容易露馅的。

“什么口径?”蔺峰听的一头雾水。

“咱俩的身世,别人问起来你就说……”明思远正和蔺峰耳语着。

突然,一道洪亮的声音又响起,打断了明思远的话。

“这位公子,我们可否在哪儿见过?”

来人正是去而复返的陆飞陆千户。

原来陆飞拨转马头的瞬间,突然觉得明思远很像一个人,但是具体又想不起来。

走了两步后,陆千户似乎想起什么了,突然停马问肖参将,“那小子姓什么?”

“明……”肖参将话音未落,陆千户就又一次拨转马头返回来了。

于是有了刚才的问话。

明思远听到陆千户的问话,心里咯噔了一下,“这怕什么,来什么!”

“哈哈,什么风又把陆千户吹回来了,要不陆千户随我入大帐聊聊人生,说说往事?”明思远看到陆千户,立马又恢复到笑脸如花的表情。

“我问你,我们在哪儿见过?”陆千户皱皱眉,仔细端详着明思远,明思远则笑的更灿烂了,整个脸都扭曲了。

“哈哈,怎么可能呢,我怎么可能见过陆千户,难道陆千户拉拢人心就这么直接?”明思远好像被逗乐了一般。

“不对,我觉得你面熟!”陆千户不依不饶,双眼死死地盯着明思远。

明思远心中暗暗叫苦,这陆千户的眼睛还真贼!

明思远背后的蔺峰早就慌了。

如果西撒克逊族知道明思远是以往劲敌北漠王之后,不用说肯定会绑了要挟炎月帝国,那还真生不如死。

“面熟么?”明思远咧着嘴,强欢颜笑。

“哦,我想起来了。”明思远突然恍然大悟一般,“莫不是英雄惺惺相惜,所以一见如故,就好像似曾相识的感觉。”

陆飞听到明思远的话摇摇头,毫不留情的说,“我不曾觉得你是英雄。”

“啊,这……”明思远挠挠头,面露一丝干笑,“不知陆千户听过一见钟情没,我以前啊,也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但是真的有些人会让你一见如故,难道不是吗?”

“就比如陆千户你,难道第一面你真的没觉得和我志趣相投么?难道你让小侄觉得亲切非凡是幻觉?虽然说一见钟情这个词用到这里不合适,但是我想陆千户也无法否认有这种感觉的存在吧,难道陆飞陆大人就没有对漂亮女孩动心过?”

“哼,一见钟情……明小千夫长,我问你,你老家可是在陵南道?”

陆千户不理会明思远的胡搅蛮缠,直切主题。

“啊……什么岭南道?”明思远心头一震,立马装作无知的样子,“我家就在这岭南边,往南边翻过这喀喇群山就到了,嘿嘿,陆千户难道去过炎月西北道?难不成你见过我?”

明思远一连串的反问,却没换来一句回答,明思远清楚,靠装疯卖傻撑不了多久。

“我说的陵南道是炎月帝国北漠王老家,陵南道的安南郡!”陆千户死死的盯着明思远的眼神,不理会明思远的舌燥,冷冷的说道。

“坏了,要露馅了!”明思远暗呼不妙,但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暗道,“这个陆飞还真不好对付,我都使出了心理学巴纳姆效应,没想到陆千户居然还是不上套。”

“哈哈,陆千户说笑了,我好歹也是清白人家 ,怎么会去那个流放之地呢,山高皇帝远,纯粹就是一个野蛮之地!”明思远翻翻白眼,矢口否认。

“陆千户不会不知道你所说的陵南道距离这里至少四千里路吧?陆千户难道不知道那是一片流放的野蛮之地么?陆千户难道就这么盼着我被流放?陆……”

明思远的嘴如同黄雀一般,叽叽喳喳的给人插不了嘴,就连明思远后面紧跟着的蔺峰都觉得明思远今天不正常。

“也对,陵南道据此四千多里路,怎么可能是会是他的后人呢!”陆飞充满期待的眼神登时又暗淡起来。

“哦,不知陆千户所指的他,是?”明思远看到深情寂落的陆飞,好奇的问了一句。

“他?他已经死了,死了之后,我们就被抛弃了……”陆飞长叹一声,冲明思远握拳,情绪突然变得异常低落,“这位小兄弟,打扰你了,抱歉!”

“你,真像他!”陆飞痴痴的说了这一句话后,摇摇头,目光逐渐恢复正常。

“他是我的大哥,一辈子的大哥,可惜我成了他最最讨厌的角色。”陆飞顿了顿,恢复到冷漠。

他,明思远自然清楚,那就是他的便宜父亲,明靖清。

“另外,他日虎豹千军有了纠纷,希望明小千夫长能够商量着来,而不是胁迫!”陆飞突然脸色一变,森然的说道,“看你是个小孩,刚到此地,不熟悉规矩,这次就不计较了。”

“但是下不为例!”

陆飞掷地有声,与刚才情绪低落的他判若两人。

“告辞!”

陆飞饱含威慑的目光扫了一眼明思远后,不觉有异,便转身离开。

“好险,好险!”明思远在陆飞走后,才发现自己后背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后面几日,明思远很老实的待在大营里苦学撒克逊语言,没出门,就怕再次遇到陆飞。

本来想拉着蔺峰学来着,但是蔺峰学了积极简单的必用词语后,躲着再也找不到人了。

这期间,据蔺峰所说,右贤王最近召见了陆飞数次,之后虎千军看豹千军的眼神明显又不对劲了。

……

随着左贤王部和伊罕王部的到来,生活物资明显紧张起来,除了炎月军团的杂牌军的生活物资已经减半。

而炎月军团出人意料的三军都保持了右贤王嫡系部队的待遇。

右贤王这个举动,收买了不少人的心,为此不少人都感动的要誓死效忠右贤王,这其中就包括张敏。

“思远,右贤王这一招可真会收买人心,我们的计划很难执行!”拉拢亲信数日,却无果的蔺峰不禁有些焦急。

“哼,狗改不了吃屎,以我对撒克逊族的了解,这都是表面现象,不行你等着瞧!”

明思远并不慌张,他很清楚随着物资的更加紧张,一些表象会被揭露,到时候落差更大,效果更好。

然而,明思远没等多久,左贤王,右贤王和伊罕王三军联合巡逻队多次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接近路过炎月军团营地。

直到有一天拂晓,天气刚刚微微放亮,大帐之外突然传来的嘈杂的声音。

紧接着,炎月军团的紧急集合的哨声响起。

明思远不情愿的穿好衣服,裹了厚厚的大衣出了大帐。

只见龙千军大营门口居然列阵着一队兵强马壮的撒克逊骑兵。

“怎么回事?”明思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揪住哨兵问道。

“公子,他们是左贤王仅次于亲卫的精锐——悍马骑兵!”哨兵显然知道这支部队的来了,面露惧色。

“他们想干什么?”明思远隐隐约约觉得这事不简单。

“他们说看上我们炎月军团的营地了,给我们半天的时间,跟他们换防!”哨兵狠狠的说。

由于明思远的提醒,炎月军团的营地都很扎实,保暖,划分都井然有序,被人惦记上还真不奇怪。

“卧槽,凭啥啊,这么霸道?”明思远其实明白,左贤王部没有某些人的授意,怎么敢趁着其他大军还没起床的时候前来闹事。

“赵统领怎么说?”明思远召集蔺峰一起前往赵统领军中大帐。

“还不知,只是赵统领紧急招我们商讨。”蔺峰睡眼惺忪,为了与豹千军打成了一片,蔺峰也是拼了。


     “最重要的标准是看眼睛的度数,尤其最近两年,每年进展的度数有没有超病,医护人员一样拿高薪”,有效推动医疗资源下沉和分级诊疗落到实处。每日下午三点半,学生结束一天的课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此外,南京已经完成52个相关病例的病毒基因的测序工作,均为业中500强及龙头企业占比30%以上,国际化率达到22%。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