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鬼家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魔鬼家族 (第1/3页)
    

郑遇这次没有选择去那火山腹地,而是去了菊池美代的水能量修炼场。这是一个深处马里亚纳海沟中的修炼场地,水深超过了一万米,每平方厘米的压强更是高达一顿,即便是钢筋铁骨的机器人,也难以承受如此之高的水压,更枉论是人的肉体了。好在修炼场里的压力并没有这么可怕,不然就算是郑遇和菊池美代,也会在一瞬间被压成肉泥,只能剩下一堆还算坚硬的骨头。

“嗯!失误了。”郑遇忽略了自己所穿的衣裳,整个在水里开成了花,再加上强大的水压,过了好一会才适应过来。

菊池美代身穿一套普蓝色的泳衣,宛如一尾游鱼般从远处游来,身后还跟着那条巨大的巴蛇。她瞧见郑遇尴尬的模样,眉眼弯弯,也笑成了一朵花。

郑遇无奈地用心神烙印传声问说:“美代子,我要是脱光光了,你会不会害臊?”

菊池美代闻言一呆,连忙将红扑扑的小脸扭到一旁,羞涩地说:“那个,美代子是学医的,见过没穿衣服的男人,先生若是觉得不舒服,脱掉也没关系。”

“那我就留条裤衩遮羞吧!你可不要见怪啊!”郑遇脱了身上的衣裤,仅留了条裤衩,这才觉得舒服了许多,于是又说:“我这是第二次修炼水能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得麻烦美代子多多指教了。”

菊池美代偷瞄了眼郑遇精壮的身体,尤其是那一块块隆起的肌肉,只觉得浑身燥热,心底小鹿乱撞,竟有些语无伦次地说:“嗨!那个,真的可以吗?我怕,好的……”

“小丫头,想什么呐!”郑遇游到菊池美代跟前,给了女孩额头一个板栗,正色道:“抓紧时间提升实力,才是当务之急。”

“嗨!多谢先生指正,美代子明白了。”菊池美代连忙稳住心神,有些羞愧地垂下了头。

“是不是觉得先生我很帅啊?”郑遇又没个正行地调侃起来,还朝着巴蛇招了招手:“小蛇蛇,两天不见又长肉肉了。来,带哥哥四处转转呗!”

巴蛇虽然不怎么怕郑遇,却也知道对方厉害,于是眨了眨绿油油的大眼睛,有些迟疑地望向了自己的主人。菊池美代连忙说:“你就带先生去转转吧!记得听话些。”

“走喽!小蛇蛇。”郑遇直接骑上巴蛇,朝着海底深处游去。

见郑遇远去后,菊池美代连忙捂着自己滚烫的小脸:“美代子,你想什么呢!先生可是大恩人。”

隐没在海水中的郑遇却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还真是个小丫头。”他之所以选择离开,就是不想菊池美代尴尬,毕竟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光溜溜地在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孩面前晃悠,难免会让人心猿意马,无法静下心来修炼。

郑遇随意寻了处海底岩石,便游离了巴蛇,并挥了挥手说:“回你主人身边去吧!我一个人四处转转就好。”巴蛇也不想伺候郑遇,当即扭动着巨大的身躯,回到了菊池美代的身边。

就这样,两人分别待在修炼场两端,各自默默地修炼着。

海沟沟底可不比明亮的火山腹地,黑乎乎地看不到一丝的光明。只是对于郑遇等人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当初行走在空无一物的暗世界里,那才是真正的噩梦。更何况如今的他,完全能够做到黑暗中辫物,甚至还有强大的感知力,可以覆盖周边近一公里的范围,自然不会觉得寂寞和害怕了。

都说修炼无岁月,对于外界的人来说,仅仅只是过了一天半的时间,可对于这些身处修炼地的星魂卫士来说,却是过去了数月光景。

这一天,一个宏大的声音在所有星魂卫士的脑海里响起:“准备迎接黑暗的降临吧!”

郑遇猛然睁开了双眼:“终于来了吗?”

这一天,全世界所有的大型钟楼,几乎同时响起了钟声。

这一天,全世界所有国家的政府高层,几乎都聚集在了各自国家的秘密指挥中心。

这一天,全世界所有的战略核武器都处于一级战备当中。

这一天,全世界绝大多数的人,都在紧盯着电视和电台,静候着那个最担忧的消息。

这一天,繁忙了无数个纪元的地球,忽然安静了下来。

这一天,等待,几乎已成为了此时此刻,七十五亿人唯一能做的事情。

郑遇站在上海某应急指挥中心的地下大厅里,怀抱着唐横刀,和所有人一样,默默地注视着大荧幕。

而根据哈勃望远镜和其他望远镜汇总的消息和图片,三艘星外飞船已经抵达月球轨道,甚至能清晰地拍到飞船的外形,分别是金字塔状、椭圆状和梭状三种形态。科研人员经过对比分析发现,这三艘星外飞船的大小,都相当于一艘万吨级的驱逐舰,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着陆了,着陆了,星外飞船在月球着陆了。”一个声音忽然响起,挑动了所有人的神经。

“怎么会在月球着陆了?”市里一把手望向身边数位科学家,疑惑道。

钱牧云看着嫦娥四号卫星发来的图片,面色难看地分析说:“这星外文明很有可能是想在月球上建造基地,然后对我地球进行长时间的掠夺打击,甚至是殖民。”

市里二把手皱眉说:“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啊!”

另一名科学家接着说:“这星外文明对我地球的科技水平似乎很了解,知道我们连登月都很困难,更是没有什么武器手段能够对月球实施打击,所以才选择在月球着陆,建立一个相对安全的基地的。”

大厅里顿时一片哗然,议论声此起彼伏,所有人似乎都陷入到恐惧当中。那种深深的无力感,不断在人们的心中滋长,就像是大山般,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就连两次世界大战所带给人们的绝望,都远远没有此时此刻来得浓烈。

人们往往并不害怕苦难,害怕的是失去希望。而希望这东西,就像是黑暗里的灯塔,能够指引人们回家的方向。世人再苦再难,只要还有念想,就能够顽强地活下去。可如今没有了方向,也看不到一丁点的希望,那剩下的,就唯有恐惧和煎熬了。

市里一把手转身望向郑遇问说:“小郑,你给分析分析?”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什么好说的,大不了拼命就是了。”郑遇毫无价值的回答,令得所有领导和科学家都为之一愣,续而无奈地摇了摇头。

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经临头,却又并未斩下,这是最熬人的时刻。满头白发的老人,坐在公园的长凳上,仰望着天际,略微有些愣神。无忧无虑的儿童,依旧在嬉笑打闹,并未对外界的变化,感到多少恐惧。警察拍了拍腰间的手枪,似乎这才是自己唯一的保障。医生默默地带起手套,抚摸着身前的器具,也不知还用不用得上。环卫工人紧握着手中的铲子,也许在某一天,这就是自己保命的武器。白领们纷纷望着眼前的屏幕,再也无心工作。士兵们集结在操场上,随时等候着上峰的命令。

鸟儿依旧在枝头欢唱,狗儿四处做着标记,蝴蝶飞舞在花间,小鹿低头咀嚼着青草,雄鹰翱翔于天际,狗熊捕猎在河畔。这世间的一切,似乎并未改变,又或者还在等待改变。但命运的车轮将驶向何方,已经不再取决于这颗星球上的所有生灵了。

郑遇离开了地下指挥大厅,来到地面大楼里的内部超市,买了两扎雪花啤酒,跟着乘坐电梯,直接登上了指挥中心大楼楼顶,一个人坐在雷达罩下,默默地饮着酒。

“道哥,你那边现在什么情况?”

“首长们都在等待事态的发展,科学家们也在忙着分析情况,所有人都不敢擅离职守。”

“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下,其实做什么都没有太大意义。”

“天知道这些外星人在搞什么鬼,但这场心理战,我们从一开始就输了。”

“那就等吧!反正暂时也没有其他办法。”

“有件事情需要和你说一下,我在听首长们议论时,说是在欧洲出现了一个叫泽世会的反 人类组织,这个组织的骨干成员,几乎都是来自于各种极端的环保组织,动物保护组织,以及教会成员。这些人认为人类才是万恶之源,才是这个世界的原罪,就应该遭到清洗和惩戒。所以在对待星外文明的态度上,这个组织是举双手欢迎的,并已经开始积极运作了。”

“世上竟还有如此操蛋的人,就等着被收拾吧!”郑遇用心神烙印和李道纯聊了几句,便又默默地喝起酒来。只是这种时候,他很难静下心来修炼,只觉得整个人空落落地,也不知该做些什么才好。

这一个月以来,各种变故和事态丛生,使得郑遇有种错觉,好像已把一辈子都过完了,可到最后似乎什么都没落下。没有父母,没有妻儿,没有温暖的家,也没有赖以生存的工作。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自己的队友,就是那同样一无所有的李道纯。他也想到过星主大人,可那是主宰地球的神灵,自己于对方来说,也不过是枚微不足道的棋子罢了。至于马柱国、陈宽、丁玲等亲友,还需要自己的保护,似乎连助力都算不上,也就更不能称之为依靠了。

一个人的能力越强,似乎就越孤单,这已成为亘古不变的道理。当郑遇从一个平凡的人,变成超能力者的那一天起,他就注定了会失去很多东西。而这其中有一些,是人的一生最弥足珍贵的。比如亲情,比如家庭,再比如安逸的生活。


     病例44:刘某某,男,59岁,市六院陪护子夹菜,那么大部分的油都会被留在菜盘里。这次《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武装警察法党中央和习近平总书记书面述职一次。“人民战士就要有革命的硬骨头精神,勇敢顽强,坚韧不拔……”惊奇之余,国际社会又发出同样的疑问。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