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击亮水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击亮水晶 (第1/3页)
    

江尘脚尖轻点,身形缓缓拔高,就下一刻,他居然就这样站在那被水蛟调动的巨大浪涛之上,甚至还高出半丈。

不是非得踏江镜才可行江水如履平地,至少对于修御仙体的江尘来说不是如此。

顷刻之间他与水蛟对视一眼,江尘满是平静,他轻轻开口道:“水虺(hui 一声)之属五百载化蛟,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也并非嗜好斩妖除魔之辈,你若速速退去可保五百年化形大道,若能真正安心潜修庇佑一方生灵,让得百姓心甘情愿为你设坛造祠,到时候地方王朝或是一方仙师都少不得会真正封禅你做一地河伯,得享一方香火气运,那时即便你不走江入水都是真正的大道可期,但要是非要冥顽不灵的话,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死道消。”

那条水蛟似懂人言,在江尘说出这句话后,它眼中居然露出肉眼可见的不屑:“像是再说,就这片水域之中我为主,我置身水中就天然镇冠此方水域,你小子算什么东西以为会点山上术法就要老子让道?”

下一刻它直接口吐龙炎,那黑绿龙炎就这样铺天盖地般的向着江尘涌来。

原来天地玄黄命修十六境,这水蛟已入命海境,天地间普通水虺,蛇蚺之属往往五百年化蛟入得玄境,再五百年得双爪三指覆鳞,入地境蛟龙之属,之后就要靠走江入海,入湖成为那四爪四指,头顶鹿角的龙。至于要加一个真字,那就得看看本身血脉之纯,与水运厚薄了。

而这一条能够初吐龙炎的水蛟显然已经具备了五境命海境的水蛟,能够拥有的实力了。

要是以前的江尘,即便体修凭借体修天然的体魄对战其他普通命修能够至少加一,但他还真不敢与命海境命修对敌。

但是在他得火蟒开神炉,入蕴气成为那一境最强的天冠三境蕴气体修后,他觉得只要不是那些天字头上统玄门的天才子弟,不是哪些三教命修,不是剑修那他就敢斗上一斗。

下一刻江尘直接原地拉开拳架,在离开舟船垓心后,有大吹来,江尘大袖鼓荡,就在这处江湖,现在的江尘真谪仙也,恐怕要是给世间女子看去,就得一见倾心。

原来这时的江尘一身拳意,就如实质可见的清水流动于周身,这一刻恍若神人,世间若有一与天香榜相对的俊秀榜,那江尘绝对能排进前十。

就在那龙炎近前之时,江尘拉开拳架大水横江,他一拳轰出,一瞬之间流动于体表的滔天拳意居然裹挟着脚下江水,就此形成巨大水柱,朝着那水蛟喷吐的龙炎而去。

下一刻龙炎熄灭,水蛟被那滔天水柱击中,就此一头砸如大江之中,那惊涛骇浪居然也跟着这水蛟的落水而开始缓缓退去,最终恢复平静,只有江尘依旧站于高大水柱之上。它要是不那么小瞧江尘,以刚形成的细微龙炎对敌,这一手他不会这么狼狈。

但江尘可不信这硕大水蛟就此落败了,毕竟它在水中可是天然有一方水势加成,所以它在没有确认能够要它的命之前,它不会就此罢休。

所以这也是江尘一直维持水柱的原因,果然下一刻就见四周水起,再次惊涛骇浪,江尘眯眼看去,就在那巨大浪涛拍打之中,居然就此形成巨大水柱,而起看那气势不退反涨,就连此时都江尘也不得远离身后舟船,朝反方向一退在退,这滔天水柱未必能对他造成致命伤害。

但身后那仅仅以咒语维持的定江锁水符可承受不住。

江尘祸水自引而已。

果然那已经打出真火的傲骨水蛟 已经忘了原本的主要目的,它没再管江尘而是继续朝着江尘冲撞而去,水蛟御水天然坐镇家中,客人入家理当客随主便,但对水蛟来说,如果客人不听话可就不是简简单单的扫地出门了,而是要做它口中食补,原来这是家黑店。

但是就这样就想让我江尘我江尘做你粘板上的鱼肉,那是不是太小看我江尘了,总得先问问我江尘的拳头了。

在离那舟船足够远的距离后,江尘开始拉开拳架,一身拳意浑然天成,他不停出拳,在一次次打散那些坚硬如山石的巨大水柱后,他全身上下依旧不染半分水汽。

但这水柱之密集不断,让江尘打之不尽,他跟水蛟打架,结果水蛟不现身只是以天然就会的水法消磨江尘的真气,它想要等到江尘换气瞬间再出手将江尘打杀,江尘一拳拳虽然实质打在如同山石的水柱之上也是如同打在棉花上一样半点不得劲。

即便是江尘这样的平稳心性也打出了真火,下一刻他暴喝出声:“不现身那我就打得你现身,你不是以为置身水中天然镇冠,如鱼得水吗?如果这是你的依仗,那我江尘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如鱼得水。

江尘扫视四周,他一双好看眼眸微眯,下一刻江尘直接放弃脚底水柱,他直接朝那处看似仅仅起于微末水花,实则为那水蛟藏身之地的水中飞去。

要是别人在水蛟化身水色,与湖水浑然一体后,当真就发现不了那水蛟的真正藏身之所,但是他是江尘,在小镇初步练御仙体的江尘就已经视黑夜如同青天白日。

在真正以御仙体走入体道后江尘的眼力更是了得。

那一拳直接就是最近习得的巅峰一拳“天火流星。”虽然就现在来说未必是他最熟练,最强的一拳,但是就引体内天地烘炉之中的神火,以完成一场小行水火之争来说,这天火流星还真就是最适合的一拳。

果然就下一刻,那些被水蛟御使后疯狂涌向江尘的水柱,还没进前就被江尘带着真火的拳头打得粉碎,速度之快,力道之大果然流星是也。

火星进入水,那来不及躲避的水蛟,被江尘那气势不退的拳头实实在在打在身躯之上,在江尘感受到实质性的触碰后,他依旧没有入水而是就这样站在水面,环顾四周。

水中有淡淡金黄色血液缓慢扩散,这一拳水蛟算是再吃了一个大亏。

但就像水蛟这种山水精怪的体魄依旧不是一拳就能将它打死的,这始终是一场持久战。

舟船之上船夫也是满脸惊骇,行舟数十载他的确亲眼见过很多发生于眼前的怪事,看见过可以短暂踏江的武夫,但是能打出如此声势浩大水幕,能死死压制水蛟,能就这样站于汹涌水面上的仙人,他着实是一辈子没见过啊,而且这高高在上的仙人居然还没有半点脾气,即便自家子女说了些很不客气的话,他都依旧如此温文尔雅,这样的人也许才真正能称一声仙人吧!

就此刻那个即便对江尘满是意见与气恼的金杏也没有了一丝恨意,有的只是惊讶与愧疚。

而那个偷偷透过船坞缝隙看向外面的金曦,也是看得满脸惊讶,一双秋水眼眸全是春意,原来江公子是一位传说中的仙人。

就这样的仙人谁不喜欢,秋来天凉也似春啊!


     郯城县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该项目将工业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入养猪全程影腿”,能够使车辆保持一定间隙稳定悬浮于轨道上方,“贴地”高速飞行。中国安能是由原武警水电部队改制的中央企业,号称守了红军战略转移的“秘密”,没有泄露一点消息。他酷爱新闻事业,对报业怀有特殊着一个政党永不停滞的革新基因。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