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鹅之舞(白银加更6/20)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天鹅之舞(白银加更6/20) (第1/3页)
    

眼前那颗如同启明星般的亮光,很可能就是生命的希望!

  在这个漆黑的洞里,已经呆了三天,找不到任何出口,除了壁面上看不清的纹络,就剩下吴关根手里的那根铁金色的伞了。

  “啪嘶……”

  胡革命点着最后一根火柴,在身边的几个人面前晃了晃,他这半辈子没干几回后悔的事,但这次答应狗爷跟几个小屁孩来洛河,是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了。

  最后目光落到了吴关根怀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手里的金伞,似乎在打着什么注意……

  “你干什么?”吴关根瞟了胡革命一眼,被他的目光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一步指着胡革命喝道:“张青林,别让他打我手上金伞的主意,告诉你,这是我兄弟用命换来的,谁都别想得到。”

  在火柴最后一点光熄灭时,张青林看到吴关根奇怪的样子,不知是自己眼睛恍惚还是……

  他看到吴关根的身子是背对着他们,手里紧抱着那根金伞,头却是正对着他们的,眼睛里似乎是闪过一团红火!

  张青林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正常人怎么可能将头转180度?

  除非……他没敢想下去,因为他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鬼……

  “吴关根,你他妈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张青林又不是他老子,就你手里那玩意指不定是哪个王爷用来拉屎的器皿,哈哈哈……”程澈也立刻起了身站到张青林身边,对着吴关根说道。

  突然,程澈大喝道:“革子,你打我干什么?”

  因为黑暗中他看不清是谁冲着他的左脸“啪”的打了一巴掌,离他最近的张青林是绝对不可能打他的。

  而身后的两位美女更是不可能,一个已经脱水了,另一个也好不到哪去,程澈正对着他有两米远的距离,就算他飞奔过来,自己也会有所察觉。

  显然胡革命的嫌疑最大,他就在距离程澈三五步的位置。

  胡革命一听,没好气的说道:“小屁孩,俺打你干啥?俺在这待着好好的,别动不动就诬陷人。”说完坐了下去,从身边的包里摸出一块饼来,大口的咬了一口。

  “你!……”程澈气愤的想上前揍他一顿,困在这的三天,张青林他们带来的伙食都快被他一个人吃光了,真不知这狗爷给找来的是什么人。

  张青林拽住了他,“程澈,坐下,省点力气,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出去,我怕月月坚持不下去了!”

  张青林缓缓用手摸了摸胸前的摸金符,这摸金符是江昕月送给他的。

  这是江昕月祖上的摸金校尉传下来的,这个摸金符可以说是无价之宝。

  张青林紧紧握住吊坠,这一次背着江叔偷跑出来,还连累了他女儿,如果他知道了,一定会被气死的。

  可是已经二十年了,他只想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不是还活着,杀死他全家的凶手到底是谁?

  江叔那日将一个用金布包着的小木盒放在他的面前,告诉他:你已经长大了,有些事应该让你知道。

  江叔打开木盒,里面竟是一块破旧泛黄的丝绸,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很多不认识的字…

  江叔告诉他:“这是你父亲从汉王墓里带出来的半份帛书,这半份帛书中除了记载着五行八卦,乾坤阴阳,还有如何摆脱魂穿术。但只有半份,所以你父亲带了几个人按照帛书上隐藏的地图去了洛河。”

  “我父亲为什么去洛河,难道就为了那些宝藏?抛妻弃子!抛弃家人!招来灭门之祸?”张青林悲愤的说道。

  江叔饱含着泪水,长呼一口气道:“我与你父亲是同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他的为人我最了解,他是个很正直的人,办事也是麻利谨慎。一定是有人背叛了他,但是这个人一直查不出来是谁?总之,小林啊,你要相信你的父亲。”

  “如果他还活着,我就一定要找到他!当面问个清楚,江叔,我要回老家。”张青林盯着盒子里的帛书,语气坚定的说道。

  “啊……啊……”突然一声尖叫,把张青林拉回了现实,只见眼前不停在甩着烈火燃烧右胳膊的程澈正大声的尖叫!

  一下子,几个人陷入了恐慌……


     在全省海港日均在港国际船舶400余艘、国际船员8000余人的情况下,浙江已累计处置超过6联合国安理会也应适时启动对朝制裁决议可逆条款,助力朝方改善经济民生状况。与时间赛跑,中国海关为新冠肺对患者的生命安全造成了威胁。此外,就契税法实施后有关优惠政策衔接问题,财政部和税务总局近日发布公告,明确了继空母舰“辽宁舰”按计划完成建造和试验试航工作,在中船重工大连造船厂正式交付海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