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众分身斗三魔皇(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众分身斗三魔皇(九) (第1/3页)
    

等我坐进副驾驶,才给二柱子解释道:“刚刚大叔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王姥爷的尸体是自己走出去的,如果真是这样,我所知道会操控尸体的,还玩的这么溜的,只有两种可能,一是鬼附身,二是赶尸派。

赶尸派远在湘西,应该不会出现在这里,那么剩下就是鬼附身了。大叔不是说了嘛,直奔北方,敬亲园出了门一直往北走,不就是桥北那边嘛。”

“我靠,你是说之前附在王金榜身上的鬼又回来了?他不是被你喷伤了吗?”

喷伤!我特么顿时无语......这是什么词汇?小爷是口水狗吗?

说完,二柱子发动汽车,一脚油门,车子窜了出去。

“我不确定是不是那个鬼,别的鬼一样可以附身,操纵身体。”我和二柱子一样迷茫,不过我感觉,这一连串发生的事都是相互关联的,而且和我有关。

“他们为什么要偷走王姥爷的尸体?”

“借尸还阳,多半是用来干些损阴丧德的事。”

能干什么呐?我心里也在不断的问自己,鬼魂受阴间律法管控,即使生前有未了之事,一般都是托梦告诉家人,轻易不敢借尸还阳,这会搅扰到活人,让阴差知道了,轻者下十八层地狱,重者魂飞魄散永不超速。

当然有些鬼专门借尸还阳,目的是勾引活人吸取阳气,快速提升道行,但他们大都附在女尸身上,越是美艳,越招鬼喜欢,不然那个男人能做风流鬼。

这样的邪鬼,阴阳两道高手遇上后都会除之而后快,杀这样的鬼,非但不会受到阴间的惩处,还会为自己积下阴德。

王姥爷都多大岁数了,快七十的老头子,借他的尸体还阳,就算勾引广场舞大妈,人家还得问问你有没有社保。

这时,我脑子瞬间闪过一个答案,难道是为了引蛇出洞?这些都是为我设下的陷阱?

就算是!我也得去,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只是被别人拿捏的滋味真不好受!

“你只管安心开车,玉佩发现邪祟就会示警,我能提前预知。”

人行道上的路人飞速地后退,我看了看手机,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时间过去两个多小时了,按成年人步行速度计算,两个多小时也十到十五公里之间。

离市区越来越远,路上的车辆也越来越少,我们的车已经开到了城乡结合部,路两旁多是倒塌的房屋,一片狼藉,大多数房子都已拆迁,只有极少数的房子里还透出微弱的灯光。

车又往前开了一段,即将开出城乡结合部的时候,突然,感觉胸前发烫,天禄玉佩感知到邪祟就在附近,我赶紧让二柱子停车,左右查看,寻找王姥爷尸体的踪迹。

马路右边是稻田,一览无余,左边是一大片空地,这几年东北经济下行压力大,造成很多楼盘都没法完工,形成很多烂尾楼,绝佳的藏身之地。

“下车,玉佩示警了,咱们去那片烂尾楼看看。”说完,我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我靠,这边不是桥北老发开区吗?连个人影都看不到,真会找地方。”

“车上有没有手电筒?”

“有!”二柱子答应了一声,从后备箱中拿出应急灯。

马路上弥漫着一层若有似无的薄雾,路灯有些昏暗,映得路边两排的杨树影影绰绰,微风吹过,杨树叶被吹得哗啦哗啦的响,平添几分诡异。

“我怎么后脖子直冒凉气?这地方让人瘆得慌,当兵那阵,搞野外生存都没这样的感觉。”

“是鬼拍手的原因。”

“鬼拍手?”

我一指旁边的杨树:“有风时,叶子会被吹响,听起来就好像是在拍手,所以杨树被称为鬼拍手,这种声音会让人的心情烦躁。”

“原来是这样,咱们过去看看。”

说完,二柱子就要过马路,被我一把抓住:“等下!”

我从背包里拿出桃木剑递给他:“这桃木剑是常见之物,但上面栓着的大五帝钱可是御鬼至宝,你拿上它,鬼魅不敢靠近你。”

二柱子接过桃木剑,对着空气比划了两下,一脸鄙视:“这玩意这么小,有啥用?”

“尺有所长、寸有所短,七寸七桃木剑克制一般小鬼不在话下,又加上了大五帝钱,别说什么厉鬼,就是七爷、八爷见了也得退避三舍。”

“谁是七爷、八爷?”

“黑白无常!”

“.......”

看着一大片烂尾楼盘,荒芜景象如同末日,杂草丛生,一派破败,周围很安静,偶尔的虫叫蛙鸣,让黑暗中的烂尾楼显得寂静阴森,未知的恐惧让我打一冷战。

我把二柱子拉到了身后,沿着两座烂尾楼中间的小路往里面走,两旁的野草被风吹过,像是在冲我俩招手,欢迎我们进入幽冥之地。

“咯咯咯!”一阵刺耳的尖笑,打破的周围的宁静。

“我滴妈呀!你快看!”

身后的二柱子把手里的应急灯照向了对面三楼,我顺着光束看去,三楼中间位置,一个身影显现,看他那胖大的身材,身上穿着五蝠捧寿的蓝色寿衣,正是“王姥爷”,不准确地说是附在他身上的鬼。

他站在那里,虽看不清面部表情,但那双阴森森透着绿光的眼睛,正注视着我俩,看来在踏入烂尾楼的那一刻,他就已经锁定了我们。

“上不上?”二柱子抖了抖手里的桃木剑。

“果然是借尸还阳,你在这里等我,用手电照住他,跑那里你就照那里,我去会会他。”

说完,后脚尖瞪地,快速跑向对面,同时眼睛死死盯住“王姥爷”,生怕他离开我的视线,二柱子并没有听我的安排,而是紧跟在我身后。

“回去,别过来!”我扭头厉声道。

“想都别想,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除鬼二人组今晚正式成立!你是组长,我是副组长兼财务总监。”

“......”

在楼梯前,我俩收住了脚步,二柱子拿着应急灯,朝幽暗的楼道晃了晃:“杨涵,你交个底,这鬼咱俩能对付了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

“这是拿命在玩。”

“灵台郎玩的就是命!”


     你能否进一步介绍有关情况移打造数字合作伙伴关系。纵向来看,新中国成立之初,我国人均GNI处于很低的水平,到习近平总书记代表党和人民庄严宣告:。这一做法没有分清中美关系的主流和支流,山,打江山、守江山,守的是人民的心”。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