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各有机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各有机缘 (第1/3页)
    

“肯定不止一个,再等等。”李玉江望着那远去的背影,说道。

  不多时,又有一道身影御剑向着西北而去。

  “这怎么还是不同的方向呢,难道他们不是一路的?”无心疑惑地说道。

  “离火教,千佛寺!”李玉江喃喃道。

  “啥?”无心没听清,问道。

  “我不是告诉过你那祭坛的禁制上有离火教以及千佛寺的印记吗?”李玉江说道。

  “是啊,那。。。”无心顿时明了,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是去联络离火教以及千佛寺了?”

  “走吧,咱们也该出发了。”李玉江没有回答,而是向外走去。

  “去哪儿啊?茶还没喝完呢。”无心急道。

  但李玉江却好似没有听到一般,自顾自的下楼。

  无心只能慌忙喝了一口茶水,赶忙跟上。

  濮阳城街道中,无心问道:“咱们现在去哪儿?”

  “中州城。”李玉江头也不回的说道。

  “为啥,不应该去酆都鬼城吗?”无心疑惑道。

  “我们刚才看见的那俩应该是去联络千佛寺以及离火教的,千佛寺距离玄天门较近,差不多能同时到达,但离火教地处南疆,就算那人一路不歇,也得三五日,再加上他们人数众多,肯定路上会有所耽搁。”李玉江说道。

  “所以呢?”无心还是一头雾水。

  李玉江见状,无奈的说道:“离火教以及千佛寺从收到玄天门的消息开始到到达酆都鬼城,所需时日肯定不短,但玄天门却是不一样,只怕咱们刚才见到那俩人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

  “按照他们的速度,肯定比咋俩快,咋俩要是现在就走,半路上肯定会被他们追上,到那个时候,我无所谓,你呢?”

  嘶。。。

  无心倒吸一口凉气,连忙说道:“辛亏有你,不然我就得被抓回去了。我要是就这么被抓回去,那我估计这辈子都别想再下山了。”

  “所以啊,咋俩先去中州,避开他们,等到离火教、千佛寺以及咱们玄天门一起到达鬼城的时候,咋俩再过去,正好。而且到那时候,即便你被发现,他们也没办法了,总不能让你一个回去吧。”李玉江说道。

  “那他们要是非让我回去,并且你带着我呢?”无心问道。

  “我不是你们玄天门的,除了我师尊,我谁的也不听。”李玉江很是骄傲的说道。

  “那要是其他人带我回去呢?”无心不甘心的问道。

  “长点脑子好不好。”李玉江彻底无奈了,“带你回去,需要几个人啊?一个还是十个?三派齐聚,那得多大的事儿啊,一个两个带你回去,他们能放心?十个八个带你回去,其他人能同意?就你的命是命,其他人的命就不是命了?”

  “对对对。”无心彻底拜服,连忙说对,“那咋俩现在就走?”

  “再等一会儿吧,我肚子有点撑。”李玉江面色难看的说道。

  “我也是!”无心也是说道。

  天枢峰,大殿之内,人数众多,所有能来的都来了。

  峰主薛不凝以及童不言站在大殿之上,看着眼前雀跃不已的弟子们,相视无言。

  只见峰主薛不凝上前一步,说道:“这次前往鬼城,是个难得外出的机会,有没有不想前去的?”

  薛不凝没有问有没有人想去,而是问有没有人不想去。

  结果很明显,没有人不想去。

  薛不凝见状,不禁笑骂道:“你们这群小兔崽子,我平时对你们不好吗,就这么想着离开啊?”

  众位弟子掩面而笑,只有岳无影说道:“师尊这次不去吗?”

  “我不去。”薛不凝大袖一挥,说道,“这次就让你们不言师叔带你们去。”

  “现在,还有没有不想去的?”薛不凝提高了音量,又问了一遍。

  结果还是一样,没人不想去。

  薛不凝有些挂不住脸,说道:“都想去?想得美!”

  “你们以为是去玩儿啊?这是去除妖,是去和鬼魂厮杀,就你们这点儿道行,去干嘛,送死啊!”

  “都听好了。”薛不凝突然正色道,“修为不到第三层的,不许去,都给我乖乖呆着,而你们师尊我呢这段时间也会好好指导你们修行,争取让你们早日突破到第三层,下次再有这样的事儿,就不拦着你们了。”

  顿时,大殿之中发出一片哀嚎,那些修为不到第三层的弟子,个个儿面色惨淡,懊悔不已:怎么就不知道平时刻苦一丢丢呢,这下好了,好事没了。

  而修为超过第三层的弟子,则是面露喜色:嘿嘿,终于能下山了!

  但薛不凝却是继续道:“你们这些能下山的,也别笑,我刚才说了,这不是去玩儿,是去战斗,你们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所以,不要掉以轻心,一定要慎重。”

  “是。”众弟子回道。

  “无影。”薛不凝说道。

  “弟子在。”岳无影上前一步道。

  “你是大师兄,一定要照顾师弟们,记住了。”

  “是,弟子谨记。”

  “既然如此,就好好准备准备,明日一早出发。记住,不许丢人,更不许丢命,怎么去的怎么该我回来。”薛不凝大声道。

  “弟子谨记。”众弟子齐声回道,而后转身离去。

  大殿之内,不一会儿的时间又只剩下薛不凝与童不言师兄弟二人。

  只见童不言说道:“师兄不必太过挂怀,此次前往,人数众多。而且又有我们几个老的在前面,想必不会出现太大伤亡。”

  薛不凝却是叹了一口气,说道:“世事难料啊,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修道之人,生死没那么最重要,即便他们还小,还没有考虑过生死的问题,但这次就得考虑了。师兄若是一直担心他们,将他们困在这天枢峰上,反而不利,倒不如让他们下山去见见世面,只有在生死之间徘徊过,才能懂得生命的可贵。”童不言说道。

  “话虽如此,但我终究是不想见到他们出现任何意外。”薛不凝说道。

  “那我这次是不是见不到无心了?”童不言换了一个话题,问道。

  “行了,别记挂着无心了,那小子被我封在后山,我又时不时的去后山逛一圈,没什么问题的。”薛不凝说道。

  “我常年在外,本来就见不着这孩子几面,这次回山一直昏迷,清醒之后又匆匆下山,着实有些不甘心啊。”童不言说道。

  “不甘心?”薛不凝笑道:“你不甘心,他可未必。你没见过他,他可见过你。所以啊,你还是踏踏实实的下山吧。别老想这些没用的。”

  童不言无奈的摇摇头,沉默不语。

  半晌,才说道:“你说这次鬼城的事情和他有关系吗?”

  “不知。”薛不凝摇摇头,“你这些年见过他吗?”

  “没有。”童不言也是摇摇头,“我这些年听说他频繁地往来于南疆与极北雪原之间,好像在寻找着什么。我也曾多次探寻过,有那么一两次,我好像感知到了他的气息,但那气息却又很快消失不见,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

  “那就是他了。”薛不凝却是肯定道。

  “师兄为何如此肯定?”童不言问道。

  “你还不了解他吗,他要是不想被你发现,你能发现的了?能让你发觉他的气息,表明他想见你,但不知该不该见你,你的气息一主动,他就只能先行离去了。”薛不凝说道。

  “这么说来,他过的也不潇洒。”童不言微微叹息道。

  “我们师兄弟四人,哪个潇洒?”薛不凝自嘲的笑了笑,说道。

  “那你说他知道无心的存在吗?”童不言又是问道。

  “应该不知道,不然,他应该就不会固执这么多年了。”薛不凝说道。

  说到这里,薛不凝却是突然笑出了声。

  童不言疑惑的问道:“师兄为何发笑?”

  薛不凝收敛笑意,说道:“你说无心也快二十岁了,也该娶妻了吧!”

  童不言愣住了,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想过。

  “按年龄算是差不多了。可是,这事儿不该咋俩张罗啊,再说,他娶谁啊?”童不言说道。

  “你练剑练成一根筋了吧!”薛不凝翻翻白眼,对着师弟说道:“咋俩不张罗谁张罗,虽说无心他爹娘还在世,但他爹都不一定知道他的存在,他娘明显是打算不再见他了。你说,就这样儿的情况,咋俩不张罗谁张罗?总不能让他跟咋俩一样,打一辈子光棍儿吧。咋俩还好,膝下虽无儿女,但好歹有徒弟啊,身后之事用不着担心,可无心呢,你让他咋办?”

  “那上哪儿找个合适的啊?”童不言还是问道。

  “说你一根筋你还真不动脑子是吧?”薛不凝彻底对着自己的师弟无语了,“无心早在出生那一刻,他的婚事就已经定了好吧。”

  “你说的是?”童不言脑中出现一个名字。

  “就是她,大师兄的女儿,云无痕。”薛不凝说道:“因果因果,这是他们俩早在出生那一刻就决定的。”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童不言问道。

  “无心他娘告诉我的。”薛不凝说道。


     今年7月以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执行局局长孟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原副司令员、政法委7月1日,在天安门城楼上,习近平总书记庄严宣告——。(二)2021年仲夏的首都革命文物资源信息开放共享。两天来,团队成员站在林栋的视角,明灯,烛照着共产党人的奋斗之路。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