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前生今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前生今世 (第1/3页)
    

此言一出,满殿皆惊。

信使继续禀报:“卫起将军攻下河西多个城池,先前一直安定。最近,好些地方出现变乱,烧杀抢掠,甚至设下埋伏,杀害我军将士。如今,这几个城池人心惶惶。卫起将军特命我回来奏报,请大王定夺。”

豫王姬文沉思许久,问:“众位爱卿,谁有良策平乱?”于是,百官议论纷纷,有主张发布严刑峻法的,有主张出兵镇压的,更有甚者,主张退兵,放弃河西地区。

这时,姬侯爷启奏:“启禀陛下,微臣以为。此次河西叛变,只是一小撮宵小之辈作乱而已,只要擒获贼首,即可平息。我认为,应当以安抚人心为上,严刑峻法只能适得其反。至于退兵弃守,更是迂腐之言;河西地区是我豫国将士浴血奋战,一刀一枪拼下来的,岂可说放弃就放弃?从长远来看,微臣建议教化以礼,抚民以柔。”

豫王姬文问道:“何谓教化以礼,抚民以柔?”

姬侯爷:“微臣听说,雍国虽是蛮夷之邦,却极其向往中原文化。如果我们在河西地区开设学堂,教化百姓,就能移风化俗,让河西的民心尽归豫国。另外,我们再与民休息,轻徭薄赋,让河西百姓得到实惠,他们还能有二心吗?”

豫王姬文连连称赞:“此言甚好,传令下去,就按照姬侯的办法,立即执行。”

姬侯爷接着上奏:“陛下,为了震慑人心,让河西百姓看到大王的决心,微臣斗胆,恳请陛下拜姬尚、田泽、李克三位为师,将他们尊为豫国三贤,让他们到河西设堂讲学。”

此言一出,惊动四座。豫王姬文正在踌躇,姬侯爷继续说道:“陛下,将姬尚等三位拜为帝师,上可以昭告天下,大王您是礼贤下士的君主;下可以教化百姓,使得人人崇文重礼。这对我豫国是利在当代,功在千秋的善举啊。”说完,诸多官员纷纷附和。

豫王姬文下定决心:“好,我即日就拜姬尚、田泽、李克三位为师,并在河西开堂设学。”

第二天,豫王姬文亲自前往讲学堂,当着文武百官、凯奉百姓的面,拜姬尚、田泽、李克为师,并恳请他们到河西开设学堂。三位大师非常高兴,欣然应允。

河西那边,卫起加强军备,不几日就平息了变乱。豫王姬文大悦,决定亲自到河西视察,并顺便护送三位大师到河西。护送队伍浩浩荡荡,向河西进发。姬侯爷、狄侯爷、李馈、田错、李赫等人也在护送队伍中,姬月也随父前往河西,还有众多豫国学子跟随。

一日,队伍在河边停驻。姬侯爷见狄侯爷独自一人站在河边赏景,就走上前去,说道:“狄侯爷好雅兴。”

狄侯爷:“豫国大好河山,姬侯爷可愿同赏?”于是,二人并肩而立。

姬侯爷:“狄处,我们多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单独说话了?”

狄侯爷回忆起来:“应该是大王登基后的没几年,我们就分道扬镳了。照这样算来,我们已经有十几年没有这样单独说话了。”

姬侯爷:“狄处你果然快人快语,真没想到,我们从挚友变成政敌,已经有十几年了。”

狄侯爷:“想当初,先王还在世,我们就一左一右辅助当时还是王子的姬文,助他一步一步赢得先王赏识,一步一步巩固权势,再一步一步登上王位。忆往昔,我俩既是至交,也是大王的左膀右臂。”

姬侯爷:“大王登基之初,豫国内忧外患。于是,我主内,安抚人心;你主外,征战四方。我俩亲密无间,助大王坐稳了王位。”

狄侯爷:“那时候,我们同心协力,辅佐大王,纵横天下,无往不利。你说,好端端的朋友,怎么变成现在这样,形同陌路?”

姬侯爷怒道:“还不是你任人唯亲,在朝堂到处安插亲信。”

狄侯爷也发怒:“我那是任人唯贤,希望才学之士能尽得我豫国所用。倒是你姬成,仗着自己是王亲贵族,就排挤我们这些外姓之臣。”

姬侯爷怒怼:“我那是笼络士族,维护豫国稳定。”

二人怒目而视。片刻之后,二人哈哈大笑起来。姬侯爷缓缓说道:“道不同。。。……”

狄侯爷接上话头:“不相为谋。”

于是,二人拂袖而去。众人在远处观望,不明所以,还以为他们相谈甚欢。

豫王姬文率队来到河西,短短数日之内,这里就建好了一座方圆百亩的学园,园中学堂连栋。豫王姬文命人在园门挂上牌匾,上写“纳贤园”;又在大堂挂上牌匾,上写“愧贤堂”。

开学当日,人山人海,不仅有豫国的学子,也有雍国的学子;甚至还有青、荆、冀三国的学子,不远万里,前来游学。豫王姬文与随行的百官见此盛况,宽慰至极。

第二日,李赫偷偷约出姬月,骑马去郊外踏青,俩人一路上打情骂俏,情意绵绵。日近黄昏,俩人打道回府。谈笑间,李赫冷不丁来了句:“你说,我要是向你爸提亲,要备些什么彩礼?”

姬月猝不及防,脸上的笑容渐渐消散,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忽然背后传来一个声音:“真是女大不中留,结婚这么大的事儿,也不事先让为父知道。”

李赫、姬月回头一看,原来是姬尚。于是,姬尚将李赫留下用膳。姬尚问李赫:“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李赫如实相告。

姬尚:“你们的事情怎么不早告诉我,莫非担心老夫棒打鸳鸯?”

李赫:“都是在下的错,考虑不周,并非存心隐瞒大师。”

姬尚捋了捋胡须:“说实话,我从心底对李公子你非常欣赏,你学识不浅,是难得的青年才俊。如果老夫有幸能得到你这样的女婿,于愿足矣。”

李赫连忙行礼:“要是能娶到令嫒,成为大师的女婿,是小生三生有幸才是。”

姬尚:“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完婚?”

李赫看向姬月,姬月沉吟半晌,对姬尚说:“爹,女儿还小,还想多陪陪你,婚姻大事不急于一时。”

李赫顿觉意外,心中有些不快,草草用完晚膳,就向姬尚、姬月拜别。

数日后,姬尚、田泽、李克留在纳贤园布道讲学,豫王姬文则领着文武百官返回凯奉。李赫想与姬月告别,却发现她并未前来送行,李赫心中惆怅不已。

紧接着一段时间,诸多王亲贵族、文武官员纷纷上书,盛赞姬侯爷河西设学的善举,鼓动豫王姬文撤了李馈,改任姬侯爷为丞相。

舆论汹涌,豫王姬文只好召来李馈,说:“丞相为我豫国呕心沥血,劳苦功高。然而,你年事已高,已经到了安享晚年,功成身退的时候。不知你意下如何?”

李馈心中千万个不愿意,却也知道圣意难违,只得说:“承蒙陛下赏识,微臣才有幸担此丞相重任。如今,微臣年迈,实在难以为继。接任丞相的人选,请大王圣裁。”

豫王姬文:“如今,接任丞相的人选,不是姬成,就是狄处。对于这两个人,你怎么看?”

李馈心想:“我自然支持狄侯爷。”正要回话,抬头一看,豫王姬文正用鹰一样的眼神盯着他,李馈不禁心中一凛,改口道:“微臣听说,卑贱的人不替尊贵的人谋划,丞相人选,事关重大,还请大王定夺。”

豫王姬文的脸色慢慢缓和下来,说道:“李大人你不定推辞,尽管畅所欲言。”

李馈纠结了一番,无奈回答:“谁能担任丞相,取决于他平时亲近哪些人,富有时他结交哪些人,显贵时他推举哪些人,失意时他不做哪些事,贫苦时他不要哪些东西。对比这五条,陛下自当必定已经了然于胸,何须下官多言?”

豫王姬文对李馈的回答非常满意:“我知道了,李大人回去吧,丞相人员我已有决断。”

李馈告退,快步离开王宫,前往狄侯府。狄侯爷早就接到密报,得知豫王姬文在与李馈商议丞相人选。见到李馈,狄侯爷连忙问:“李大人,大王召见你,商议丞相人选,结果如何?”

李馈长叹:“丞相人选,是姬成。”


     两项工作分属不同科室,我的办公室设在离县城15公里的无害化处理中心11月 八路军开始逐渐向敌后实行战略展纪录片做到好看、有趣是必要的,但优墜涓殑鐏浠嶅湪鏈夎寰嬪湴鎸ヨ垶鐫銆他特别回应了大家关心的国产疫苗少年的社会责任和良好精神风貌。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