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暗之女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暗之女神! (第1/3页)
    

正当他们打得难分难解之时,又有一道光团,从上方落下,加入了战团

  此人模样别具一格,带着鬼脸面具,皮肤干枯充满了皱褶,就好像被火烧伤过一般,凡是哭出来的地方,都是这样的皮肤

  他,也是一个炼虚

  但帮的是上官棠

  “欧阳若!”

  白骨上人苏衡见来人,目中露出精光,似有暴怒隐藏在眉间

  他如何不怒?上官棠法相虽强,但年纪轻轻,对敌经验远远没有拓拔尊深厚,很多法力,都有浪费,长期以往,必消耗巨大,到时候他只需要拖到拓拔尊血气不足,就可以将二人制住

  此时上官棠一方却突然加入了外援

  这一下,他和拓拔尊的情况就危及了起来

  欧阳若一加入战团,就全力围攻苏衡,让上官棠,能够先解决拓拔尊,拓拔尊实力强劲,但可惜,他太老了

  于是,他很容易就被上官棠打得咳血

  生命本源的精华流逝,让他的样子急剧衰老,他目光一凛,本想动用禁术,但最终没有发出,反而是被上官棠的法相,狠狠地扇到了铜山之上,砸出一个巨型陨坑,上面大门也为之颤抖

  似乎是感受到拓拔尊身受重伤,那铜山之上,一个万丈黑影突兀出现,亮起幽暗的光芒,穿透海底世界,将三人一同击伤

  “海东离?”

  “海东离!”

  三人之中,有两个人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想不到这海东离死了,都还会给他们造成困扰!

  那巨大的黑影,在一瞬间的气息,就是海鳞五族曾经的圣皇——海东离!

  在他的坟墓前战斗,似乎把他激怒了,爆发了璀璨一击,将三人击伤了

  一时间,四个人都伤及到了本源

  拓拔尊站起身来,面朝着大门飞去,无意中,却被海鳞五族的祭祀阻挡

  “海鳞五族圣地,岂容人族随意擅闯!”

  他想进去,但似乎海鳞五族并不想给他这个面子,即使他刚才出手,击败了钟培元,但一码归一码,这是海族圣地,圣门大开,却不是他能够随意进入的

  一百多年前,有人族进入也就罢了,今日,如何都不能让人族再进

  “滚开!”拓拔尊本是含怒而发,但很可惜,他衰老至极,又被重伤,所以即使海鳞五族的小小祭祀,他都不能一击击退,反而让其口吐电弧,浇在了他的身上,冲刷掉了他的大半肉体

  他吃痛,却隐忍不发

  一拳将海鳞五族的祭祀打飞,接着,又缓慢向铜门而去

  这时,欧阳若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即使你心生不甘,但也不该再去打扰她的亡灵了!拓拔尊,她是你的徒弟,当年是你放弃的她,如今早已没法后悔,何必呢?”欧阳若说道

  “这是她最后一丝安宁,你们都不该去打扰她!”欧阳若说道,目光镇定且强大,他伸手摘了脸上的面具,露出可怖的面容

  一张脸,被大火烧过,全部毁容

  他是炼虚,火烧之伤居然无法恢复,以至于会带个面具行走世间?

  主要,是因为这是他在婴孩时期就受的伤,被红莲业火所伤,本该是被业火烧蚀成灰烬,本源都几乎溃散了的,但他的至亲,他的父母,为了他舍弃了生命,换去了他的活命,但模样,却一生是这个样子了,这是留给本源的伤痕,他抹除不了,即使幻化,也只是一时的效果

  很早之前,在家族,他就饱受歧视

  因为,可能不同的动物会被保护起来,不同的人,则会被另样对待

  他也开始讨厌自己的模样,也不敢见人,用一张面具覆盖了自己的脸

  他开始讨厌白天的阳光,他怕别人看清他,也开始厌恶夜晚的月光,因为他怕看清自己

  直到一个女人,不害怕他模样的女人,不看自己用异样好奇的目光的女人出现,用她的手,曾经解开过他的面具,让他知道,原来丑陋,也并没有那么可怕

  他能正面自己的恐惧,也从分神进入到了炼虚

  炼虚之后,那个女人却死了

  所以他来,不是为了上官棠,而是为了这个叫苏沫的女人,那个惊艳了他一生的女人,几百年前让他魂牵梦萦的女孩,天真无邪的女孩子

  即使几百年后,他亦会守护她的坟墓

  于是他对着拓拔尊,施展了璀璨一击,将他从门前击落下来

  “拓拔尊!我说过,她不该被打扰!”

  “这座皇陵不是她该躺的地方,我来,是为了她能有一个更好的居所!”拓拔尊看着欧阳若,目色深沉

  “没有什么居所比这儿更好了!她在墓中,安寝得一定很好!”欧阳若说道,他的目光极其坚定

  当年上官棠逼得苏沫被这座皇陵吞噬,他没法去守护,如今她安睡在这里,就不会再让人去打扰

  所以上官棠想进去,也被他拦住了

  “你要干什么?欧阳若!”上官棠眼神睥睨,目露精光,似乎不敢相信,这个人敢拦他

  欧阳若道:“宗主,别的我不管你,但这座墓,你进不得!我知道你想要皇陵里面的那件东西,可惜,它不属于你,不会认可你,我也不会让你去打扰苏沫姑娘的安寝!”

  “你想与我为敌么?”上官棠厉声道

  “那取决于你!并不是我,我的态度只有一个!”欧阳若目光坚定

  上官棠的脸色铁青,并不敢真的与欧阳若发难,这是个怪物,他甚至能匹敌全盛时的拓跋尊,连海东离这位海鳞五族皇者,都曾经在他手上吃瘪落败

  谁都无法小瞧了他,也只有苏沫,能让他如此坚定,几百年如此,现在仍是如此

  有一位人族强者替海鳞族守护这座皇陵,他们也并没有再对着人类出手,因为他们实力不够,因此静观其变是最好的方式

  有欧阳若挡着大门,拓跋尊不能进,上官棠亦不能进,白骨上人苏衡目光转动,也没有再参与打架

  “我时日无多,只想最后再看沫儿一眼,如果你非要拦我,那就别怪我硬闯了!”拓跋尊目光森然,变得凌厉了,他今日就算拼着血气损伤,寿元骤减,也要进去,一百年才开一次得海底皇陵,他已经没有时间再等了

  于是,在海中,他身上爆发出翻江倒海得气势来,如一条蛟龙,从远古沉睡中醒来。。。


     李魁文表示,为保障新冠疫苗快速通关,海关总署出台一系列措施,主动对接疫苗出口企业,做好其中,山西宏源富康新能源210万吨/年焦化项目已于2021年1月部分建成投产。”47岁的制药领域科研人员、上海市优秀共产党员左亚军说,“我们要从‘七一勋章’获得者和全国‘两优一希望美方停止政治操弄溯源,污染毒化国际合作。赵立坚:今年4月,习近平主席庄严宣布,中国决定接受《<关于消耗臭氧层物质的蒙特利粓绔満銆佽瘔璁奸闄╄瘎浼扮郴缁燂紝鏄欢瀹変腑闄㈡墦閫犳櫤鎱ф硶闄㈠缓璁剧殑涓炬帾涔嬩搞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