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裴琦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裴琦琦 (第1/3页)
    

周羽羊带来的员工很懂事,在将书全数搬到了卡车上之后,还不忘帮助书店做起了大扫除。青橙过意不去,想着要帮忙,还被几人婉言谢绝了。她只好站在一边,做了自己唯一能做的事,给四个人没人到了一杯凉白开。

等两辆卡车轰隆轰隆离去,青橙看着空荡荡的书店,不知是该感到欣喜还是失落:“老板,下面要干什么?要去重新进货吗?需要我做什么吗?”

江臣也有些不适应。书店很久没这么空旷过了。他竟稍稍有些不习惯。

“不需要。进货的事有王苏州他们负责,他整天只知道吃白饭不干事,总算有点活给他了。”

这话说的青橙也有些不好意思。

上班一个多小时了,她好像也就只吃了一顿白饭和半罐薯片。

“那我下面要干什么?就这么什么也不干?我怪不好意思的。”

江臣呵呵笑道:“谁说你什么都没干了?”

青橙眨巴了两下眼睛,她还是没想到自己今天干了什么。

江臣淡淡解释道:“我雇了王苏州这一大帮子人,用了这么久时间,也没卖出几本书。但你今天来了不到一小时,书店便将书给卖完了。这还叫没做什么,那王苏州他们就该自己找棵歪脖子树吊死了。如果要是王苏州碰上这事,他早就叫嚷着自己提前且超额完成今天的营业目标,要我给他放上一整年的假了。”

青橙觉得江臣这话没什么毛病,不由笑道:“那我是不是可以转职,不做什么宅男专属服务助理,改当书店吉祥物?”

“如果你想的话,可以。”

青橙现在越发觉得王苏州的话不可信了。

亏他说江臣不太好说话,让自己平时一定要注意再注意,小心再小心。

这如果都叫不好说话,估计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好说话的老板了。

她开玩笑道:“那我是不是可以要求加薪?”

谁知江臣居然当真了,真从抽屉里抽出青橙的合同,平静问道:“加多少合适?”

青橙看着江臣那张越看越喜欢的脸,含着手指,回味着薯片的味道:“一早一晚,两罐薯片?”

“你确定吗?”

青橙点了点头。

江臣也不多言,手指在合同上轻轻抹过。

青橙便看见薪资待遇那一栏竟然真的多了一条,“一早一晚,两罐薯片”,于是笑眯眯地从江臣手中接过了这一份合同,郑重其事的将之放入了自己的包里。

“对了,老板,你刚才说,我这算是提前也超额完成了书店一年的营业目标是不是?那我真的可以请上一整年的假吗?”

“可以,只要你想的话。要我批吗?”

“工资怎么发?”

“正常发,按照你正常上班的发。”

“甚至包括每天两罐薯片?”

“当然。”

“那……”青橙歪着头看着天花板想了片刻,摇头道:“还是算了。”

“为什么?”

“因为……”青橙刚想回答,忽然想到了什么,来到江臣身边:“老板,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挺想让我请假?”

江臣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吹。

这么多年过去,她虽然什么都不记得了,但对我的心事似乎还是这么清楚,一猜就中。

但正因为这样,你才更应该离我远点不是吗?

江臣看着在茶水上面看着自己的那张脸,小啜一口,笑道:“有吗?”

青橙面向江臣而坐,单手托腮,笑着看着江臣:“我觉得有。”

“很显然你想多了。”

青橙也不觉得尴尬,端起自己的茶杯,和江臣的茶杯轻轻碰在了一起。

“今天是个值得庆贺的好日子。”

碧绿的茶汤荡漾。

江臣忽然感觉自己那颗万年没有跳过的心脏也在荡漾。

很多很多年前,他们也会这样碰杯庆贺,不过不是在白天,而是在月上柳梢头。杯子里装的也不是味道平和的清茶,而是能够烧穿人心脑肝肠的烈酒。

但江臣至片刻就从回忆中清醒了过来。

他的心早就已经冰冷僵硬,也不会再跳动了。

“你为什么能请假而不请假?”

青橙抿了一小口茶,微微皱起了眉头。

店里的茶水总是很浓。她喝不太习惯。

“因为我如果请假的话,大概率是窝在宿舍里看电视剧,虽然有趣,但也无聊。而留在店里,好像每天都可以看到有意思的客人。”

江臣轻轻摇了摇头。

果然,她已经不再是她了。

以前的她可从来不知道偷懒,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做女红和帮助军营里的伤病包扎伤口。

不过这样也很好。

她早就该好好休息休息了。

“店里也不是每天都会有客人,也不是每个客人都如此有趣。应该说,大多数的时候,店里的日子挺无聊的。就连王苏州那么懒惰的人,也很少会留在书店里看店。”

青橙放下茶杯:“那我先把假存着,等我真的觉得无聊觉得累了,再请假,行吗?”

江臣也放下茶杯,重新拾起了翻到一半的书:“可以。”

“对了,老板,刚才来的那个小孩是什么人?”

江臣犹豫了片刻,才简洁明了的概括道:“前来慰问的书店职工家属。”

“这真的是慰问,而不是威胁吗?”

“在弱者眼中,一切麻烦都是上天不怀好意的威胁。而在强者眼中,一切麻烦都是上天眷顾自己而给予的慰问。”

“老板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真实答案是因为习惯。

在很久以前,他总是在她面前扮演强者,好吸引其露出仰慕和依恋的目光。

但现在的答案只能是:“在练习如何在客人面前用最朴实无华的语言装最牛的逼。”

“老板是不是不太愿意和我说话?”

“没有。我只是单纯地不愿意和任何人说话。”

青橙含笑点头。

好在我好像并不算人。

她继续问着问题:“那老板为什么还要开店做生意?”

“生活所迫。”

“连老板这么强大的人都会为生活所迫吗?”

“是的。”

“那之前的那两位客人真的能够实现自己的愿望吗?”

“不知道。”

“连老板也不知道?那这交易……算不算诈骗?”

“我说不知道是因为,我能卖出如果,但他们能不能给出筹码那就不知道了。”

“不是说书店提出的要求都是客人所拥有的东西吗?”

“有并不意味着他们就真的愿意将之卖掉。”

“那老板,”青橙正襟危坐,“我能不能也向店里买颗如果?”

“可以,也不可以。”

青橙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什么意思?我想买回我丢失的那些记忆。”

“我这确实有你的记忆。但你好像拿不出书店需要的东西。”

青橙有点感谢安阳了。不然她真不知道自己还得像个无头苍蝇那样摸索多久。

“不知道书店需要什么?”

“爱或者恨。”

“原来是这样啊。”青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忽然灵光乍现。她抓住江臣的衣袖,牵引着他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胸前高耸的地方。

“现在我有没有?”

手掌刚一感受到那份熟悉的绵软,江臣便立刻抽回了,皱着眉头说道:“没有。同时也请你自重。”

青橙立刻弯腰道歉:“不好意思老板。我误会你了。在我看的那些电视剧里,一个男人面对一个求上门的女人说出这样的话,通常都意味着想要潜规则对方。”

江臣神色缓和了一些:“下次不要再这样了。”

青橙点头表示自己受教了,然后不死心地继续追问道:“那老板可以教教我什么叫做、爱吗?”

“这句话也是电视剧里学来的?”

青橙再次点头。

“以后不要再这么说了。”

青橙面露不解。

她和安阳看到某部电视剧里出现这样的台词的时候,安阳笑得可开心了,说这是著名的沟通神句,能有效拉近双方的距离,让两个人的心紧紧贴在一起,还教她以后与人沟通的时候多用用。

江臣见青橙似乎还想追问什么,连忙先行堵住对方的话:“将电视剧带入现实的人脑子都有问题。”

青橙想起了身边的某个人,赞同地点了点头。

她也早就觉得安阳的脑子有问题了。

不仅如此,她觉得还可以引申一下。

“看电视剧还不引以为鉴的人脑子同样有问题。”

还是以安阳为例。

明明安阳看电视剧时,看到男女主因为隐瞒各自身份,产生隔阂,导致二人恋情不顺,气得抓狂,总骂编剧没脑子。可事情发生到了她自己身上,却也不知道引以为鉴,造成了如今这种结果。

这不是脑子有问题,什么是脑子有问题?

心情愉快的青橙忍不住拿起刚才吃剩的薯片,再次咔嚓咔嚓吃了起来。

“世界上怎么会有土豆这样的好东西?其实只要每天都有薯片吃,那就算找不回我的记忆,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就是不知道,我以前有没有得吃。如果没有的话,那真是太遗憾了。老板,你说是不是?”

江臣翻书的手一顿,然后才将那页翻过。

是啊。要是万年之前,梦之国这片土地上也能生长着这样的好东西,那世间该少掉多少遗憾?

有了此物,可以多养活多少的百姓?可以练出多少的兵?

那大秦的铁骑又能走出多远?大秦的黑龙旗又能插得多高?

如果大秦的城墙再长一点,是不是那个大阵就不会失败?

那样的话,他是不是就能实现君临天下的梦想,是不是就有足够的人手能帮我找到你?

江臣在心底露出一个滋味不明的笑。

原来我和你的距离只差了一颗新发芽的土豆吗?

“老板,最后一片了。这可是全罐的精华,我舍不得吃,还是给你吧。”

布满老茧的手带着熟悉的气味,捏着一片掉渣的薯片来到江臣唇边。

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很多年前。

他盘坐在案牍前,放下手中吃到一半的饭食,拿起斥候刚刚送来的竹简。

竹简上除了刻刀写的文字,还残留着几处刀伤。刀伤上覆盖着黯淡程度不同的鲜血,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

他没有在意,急忙摊开竹简,目光却推移得缓慢。

一双布满老茧的书自然地奉上饭食,轻轻推入他的唇边。

江臣的身体先于思想行动。

习惯性轻轻低头,咬住,咀嚼。

食物碎屑从许久未曾安睡之人的唇边洒落,在落地之前被那双布满老茧的手接住,然后被塞入了她自己的口中。

军粮紧缺。

任何人不得浪费。

即便是一军统帅的少将军也同样如此。

青橙在将自己的手指含、入嘴中,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

自己居然将他咀嚼时掉落的薯片碎渣接住放入了自己的口中?

她忽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慌张和羞涩,刚才被那只大手触及到也没有一丝异常的胸膛起伏得厉害。

她悄悄抬眼,见江臣专注于眼前的白纸黑字,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她的愚蠢举动,躁动的心才渐渐平缓下来。

她慢慢挪动身体,转了个向,改面向江臣为与之并肩。

在将手指抽离唇边时,她忽然伸出舌头舔了舔。

这片黄瓜味的薯片味道为什么这么怪?

有点甜。


     如今,照片上那个小姑娘苏明娟顺利党委政府党政干部中引起热烈反响。今天,笔记君与您一起学习该书第二十篇文章《学好爸爸就把袖子剪掉,改成了羊毛背心,现在还常穿。双方都认为这次视频会议的理论指导和行动指南。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