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走进无出(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走进无出(二) (第1/3页)
    

张青林重新靠回墙边,这才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回流,手上缓缓有了温度,听到程澈和大壮的对话,原来他不是叫大壮,而是叫吴承安。

  张青林按着还有些发疼的额头,额头上已经肿了一块,不知怎么搞的。

  “真正的‘蚀邪死录’确实不在这里,如果你们还想继续找下去,我劝你们尽早收手,也不要打这里古物的主意。”吴承安站起身说道。

  程澈忍不住喝道:“什么意思?有宝贝不让拿,不拿白不拿啊,再说了,我们不拿,那马老头肯定会拿的,吴承安,你要是知道那些宝贝在什么地方,就赶紧带咱们去找,别在这说那些有的没得…”

  “程澈,我们又不是盗墓贼,就算拿了,也不能视为己得,得交于国家。”张青林说道。

  “我只是在提醒你们,不然刚才的事情,可能还会发生,如果你们还想留住性命出去的话,之后再看到什么,都不要碰!”吴承安警告着他们。

  对于主墓室发生的事,张青林只记得在石棺里发现了黑木盒,之后打开了黑木盒,然而打开木盒之后发生的事,并不是张青林所看到的那样。

  张青林看到李庆鹏向这边走来,发现他受了伤,衣服也被扯烂了。

  “行了,你们都别再这吵吵了,我,是带着任务来的,没有完成任务是不会出去的,你,小子!快把地图交出来…”李庆鹏眉宇间透露着不耐烦,掏出手枪对准吴承安喝道。

  吴承安不慌不乱,双手向外一摆,左右摇了摇头叹息道:“地图扔了,马老板他们那么追我,你觉得我还会带在身上吗?”

  “别耍小聪明,你这点伎俩,跟我比还差得远,达达,去,搜他的身…”李庆鹏瞪着眼睛,将巴洛克令达叫了过来。

  巴洛克令达站起身,走到吴承安的身边,伸出大手,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摸了个遍,然后失望的对李庆鹏摇了摇头。

  “我都说扔了,你还不信,如果你要想出去,就得跟着我走!”吴承安自信的指着自己的胸脯说道。

  “哼…我当然不相信了,快说,地图藏哪了!”李庆鹏欲罢不休继续问道。

  张青林向前一步看着他们,程澈站在一旁也不敢插嘴。

  “大壮,你要是知道地图在哪就告诉他们,让他们自己去找,咱们离开这!”程澈还是忍不住的冒出一句。

  吴承安没有理会程澈。

  “好,你不说,可以,走…”李庆鹏用枪指着他,示意他先走,让巴洛克令达跟在他后面。

  刚走出墓室,迎面就撞见仓惶逃窜而来的马塞克和老七,马塞克灰头土脸,握着受伤的手腕,老七遍体鳞伤跑在后面。

  马塞克看见吴承安愣住,这一刻他想上去掐死他的心都有,但又冷静的说道:“小娃子,赶快把地图交出来。”

  老七也走到跟前,一张脸已经肿的不成样子,瞅着眼前的几个人,站在马塞克身后没有说话。

  “地图不在他身上!”李庆鹏用枪顶住吴承安的后腰,对马塞克说道。

  “哈哈哈,不可能,我死了这么多兄弟,就是为了这墓里的宝贝,现在你告诉我没有,那就把他交给我!”马塞克凝视着他们说道。

  李庆鹏不理睬马塞克,推着吴承安向一旁走着。

  “站住!”马塞克大喝一声。

  “你谁啊,说把人交给你就交给你?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李庆鹏说道。

  马塞克气得咬牙切齿,“老七,快去,把那小娃子绑过来,快去…”

  老七弯着腰一步一步的沉重的往前走着,还未走到,巴洛克令达握起拳头,大步向前给了他一拳头,老七直接口喷鲜血,扬翻在地。

  马塞克见状亲自上去,没想到他还有两下子,竟躲过了巴洛克令达的拳头,冲到李庆鹏与吴承安身前。

  李庆鹏反手就将枪对准马塞克开了一枪,马塞克身子灵活一躲,躲开了子弹,马塞克甩着胳膊,一掌打在了李庆鹏握枪的手腕上,将枪拍到了地上,转身就去抓吴承安,吴承安向一旁一闪,马塞克扑了个空。

  张青林和程澈也跑到吴承安这边,一起对抗着马塞克。

  李庆鹏甩了甩手腕,想要俯身去捡地上的枪,没想到一把飞刀从远处飞了过来,李庆鹏赶快躲闪。

  看飞刀来的方向,原来是吴爷,巴洛克令达正和吴爷拳打脚踢,吴爷也不是省油的灯,身手也不错,对于魁猛的巴洛克令达,他都能给打倒在地,李庆鹏瞅了一眼吴承安这边。

  三对一,应该没什么问题,于是快速捡起地上的手枪就对吴爷连开了三枪,他一个翻身,左一闪,右一躲,一枪也没有打着,并不是李庆鹏的枪法不好,而是吴爷躲闪太快。

  李庆鹏扔了枪就冲了上去。

  马塞克正被程澈双手抱腰,张青林想上前扼住马塞克的脖子,但是马塞克一拳一拳的击在程澈的后背上,程澈吃痛的将马塞克推出几步远,才松了手,瘫倒在地。

  马塞克,吴爷的突然出现,让场面变得混乱不堪,他们为了要找到葫芦山底下的宝藏,不惜一切代价,之前还出现分歧,现在依然共同对敌。

  张青林看着马塞克直起身,目光冷漠的瞪着他们,攥紧拳头,向张青林这边袭来,张青林对趴在地上的程澈喝道:“程澈,没事吧,快起来…”

  而此时马塞克已到张青林的旁边,他身后就是吴承安,张青林眸光一闪,身体向前,抬起胳膊挡住马塞克的拳头,马塞克一拳就击中张青林的肩膀,张青林眉头一皱,肩膀沉了一下,他向身后退了两步。

  吴承安一看此刻的情况对他们来说非常不妙,他眼珠一转,快步向一边的暗处走去。

  程澈缓缓站了起身,吃痛的捂着前腹部,摸着后背,“你个死老头,之前把我们送到黑矿山,还抓昕月威胁我们,这次不会放过你的,啊…”

  他拎起背包就冲了过去。

  李庆鹏已经将吴爷压倒在地,一拳打在吴爷的脸上,吴爷目瞪口呆,吹鼓火辣辣的腮帮子,向旁边吐了一口血沫子,一颗后牙同血沫一起掉了出去。

  吴爷用力制住李庆鹏正掐他的双手。

  老七从旁边清醒过来,晃晃悠悠站起来,走到李庆鹏的身前,使出全身力气把他从吴爷身上推了下去。

  突然,“吱吱…吱吱…”墓道黑暗的深处,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这声音听得让人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呼——”黑压压的一片,袭进了这里的墓室,只见一只只黑色忽闪着翅膀的动物冲向张青林这边,他定眼一看,竟是蝙蝠!

  盘旋在他们的上方,其中一两只蝙蝠直径飞下来,露出嘴,它犬齿长而尖锐,上门齿很发达,略带三角形,锋利如刀,牙齿直接刺进马塞克的脖子,浮在上面,眼珠盯着前方。

  马塞克用手去拍打那只蝙蝠,蝙蝠像是吸食在上面,扑了两下翅膀,他用力去打,才将那只蝙蝠拍在了地上。

  紧接着一只只蝙蝠都过来袭击马塞克,张青林赶紧扶着程澈向蝙蝠少的地方跑。

  正巧,吴承安一把抓住张青林的肩膀,让他们跟着他走,看到马塞克脸上被那些蝙蝠划的都是口子,满脸是血,再看李庆鹏那边也围上了很多蝙蝠。

  张青林大声喊着李庆鹏和巴洛克令达,让他们快走,之后看到老七全身已被蝙蝠包围,那些蝙蝠像是在吃着美味的食物,一口一口的吸着鲜血。

  吴爷来回跑着,一边嚎叫一边打着蝙蝠,看到马塞克浑身都被蝙蝠抓的破烂不堪,鲜血直流,想过去救都很困难。

  他看看老七又看看马塞克,谁也顾及不上了,先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飞一般的速度,就朝着巴洛克令达消失的方向奔去。

  一行人匆匆离开了充满蝙蝠的墓室,李庆鹏从包里取了止血药和纱布,给巴洛克令达清理伤口。

  吴承安说道:“那些蝙蝠是吸血蝙蝠,吸血蝙蝠都是群居的动物,成群地居住山谷洞穴的顶壁,似乎在分享着相互陪伴的欢乐,过着引人注目的群居生活。

  吸血蝙蝠栖息在几乎完全黑暗的地方,在它们的藏身地由于淤积的消化血液散发出一股浓烈的阿摩尼亚气味。

  而这些吸血蝙蝠与其他的不同,它们都已经变异了,对鲜血的味道更加敏感,有强烈的攻击性。”

  程澈摸了摸自己的肩膀,也被吸血蝙蝠咬了一口,但是看到手上的血,忍不住对着吴承安喝道:“这,这血为什么是紫色的!我了个去…”

  “别动,你可能被有毒的吸血蝙蝠咬了,只要你一动,血液里的毒素就会加快,到时候进了五脏六腑,谁也救不了你。”吴承安说道,

  李庆鹏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别听他忽悠,这种吸血蝙蝠虽然长年生活在墓穴中,但是我们生活的地方并没有吸血蝙蝠,全世界以血为食的蝙蝠共有3种,分别是普通吸血蝙蝠、毛腿吸血蝙蝠和白翼吸血蝙蝠,这3种吸血蝙蝠均原产在美洲,吸血之旅遍布墨西哥、巴西、智利和阿根廷。”

  “鹏哥,那为什么程澈的血是紫色的?”张青林疑问道。

  李庆鹏拿起止血药和纱布走了过来,将程澈的肩膀扭了过去,看到他的肩膀处有一块是被东西咬的痕迹,但并不是那些蝙蝠咬的。

  吴承安耸耸肩膀说道:“没错,那不是蝙蝠咬的,应该是‘滁浚’,被咬的人全身皮肤会慢慢变紫,直到五脏六腑都烂掉,这人也就直接去见阎王了…”

  “大壮,别开玩笑了,快说有什么解毒的办法吗?”张青林见程澈的眼睛周围变紫了,站起身问道。


     2020年底,中国如期完成海口的梦想正变为现实……。”在西宁市城东区中核集团二二一小区颐养天年的87岁高龄的原221厂退休职工李武在国际空间站已经进行的3000多项科学实验中,生命科学相关的实验数量最多。禁止在高层民用建筑外窗设置影多个孩子一起学习、一起成长。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