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很绣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很绣虎 (第1/3页)
    

见儿子眼神诧异,韩母赶紧解释:“儿子你别多心,我先上楼去布置一下,一会儿叫你上去你再上去。”

韩兵无奈的点了点头,便在楼下一边闲逛一边翻看着手机。约莫过了半小时的时间,母亲的电话来了。

“儿子,你上楼吧。”

韩兵迅速进门上楼,可刚到家门口,就发现防盗门上贴了一张画着奇怪符号的纸条。他一下子便料到这定是母亲从“大仙”那里求来的驱鬼符了,虽然反感,却不想忤逆母意,索性不去管它,可打开房门才发现家里竟然每个门口都贴了一道,实在是令人越看越腻歪。

韩母依然兴致勃勃,她在家里四处巡视着,生怕漏掉哪里,就像一个优秀的保镖在检查安保系统那样认真。

韩兵懒得看着外面的鬼符,索性直接回了卧室,却发现连卧室床头都贴着那玩意儿,搞得房间里的气氛乖乖的,让人从里往外的感觉发毛。

就在韩兵看着床头的鬼符发呆之际,兜里的手机突然响起铃声,在这寂静而诡异的环境里显得尤其刺耳,把韩兵吓得,一瞬间竟然有点灵魂出窍的感觉。

电话是孟醒打来的,昨晚路上“偶遇”之后,这家伙一直没有消息,让韩兵一度忘了险些被她“追杀”的恐怖经历。

电话接通之后,孟醒欢快的喊道:“小伙子忙啥呢?”

韩兵张了个哈欠,慵懒的说:“没啥,今天休息。”

孟醒哦了一声,骂道:“靠,我差点忘了,你特么休息也不知道给我打电话。”

韩兵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休息就该给孟醒打电话,便问道:“打什么电话?”

“你特么的,我是你女朋友啊,你休息了,不该约我吗?”

如果说孟醒也曾经给韩兵带来短暂的甜蜜的话,那么自打自行车轮被她踹瓢开始,韩兵就有点“怕”她了。

想到拥有这样一个女朋友的可怕后果,韩兵就再也甜蜜不起来了,所以,他迅速打消了自己那个“非分之想”,下意识的在心底跟这个虎丫头划清了界限。

此番听孟醒说是自己女朋友,韩兵一下子警觉起来,赶紧问道:“哎你可别瞎说,你啥时候成我女朋友了?”

这个问题,让孟醒瞬间爆炸,她提高嗓音骂道:“靠,韩兵你特么是不是人?咱俩谈了二十年了,你现在跟我说这个?”

韩兵一听也炸了,心想我特么满打满算也就二十五岁,跟你谈二十年,不得从幼儿园开始算起啊?就冲这话,这丫头也是个不靠谱的,她嘴里说出来的话,真假难辨。

原则问题,不容有失,韩兵也大声反问道:“你特么能不能靠点谱?二十年我还特么上幼儿园呢,谈个屁啊?”

孟醒却突然笑了,笑完了,又用一副玩世不恭的口吻说道:“哎你这话就不实在了,幼儿园时你每次都偷偷给我带糖,还说要娶我,这不是你说的?”

不管孟醒怎么说,至少韩兵始终觉得俩人的关系存疑,况且此刻他实在没心情跟孟醒吵吵,便赶紧说:“得得得,你别扯了,我不跟你说了,烦着呢。”

孟醒却不依不饶的说:“不行,你给我说清楚,你上午干啥去了?”

韩兵甚至懒得跟孟醒撒谎,索性直来直去的说:“去求仙了,咋地。”

孟醒一时间没听明白怎么回事,赶紧问道:“什么什么?求仙?你特么还想长生不老啊?”

韩兵被孟醒的语调逗笑,得意的说:“对呀,长生不老。”

孟醒听了大笑,问道:“哈哈,好啊,大仙儿怎么说的?要是有长生不老的办法,你也教教我啊。”

“据说啊,我是女鬼上身,哈哈,怕不怕?”

孟醒皱了皱眉,问道:“靠,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了,说不定现在跟你说话的就是一个女鬼呢。”

“切,别特么扯了。”

韩兵愈发来了兴致,故意逗孟醒说道:“真的,我觉得大仙儿说的有道理。”

“滚蛋吧,没正形儿,不跟你说了,我还有课呢,挂了。”

韩兵在大笑中挂了电话,却一眼看到了床前的鬼符。说实话这是韩兵第一次看到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那玩意儿显然不是汉字,当然也不是任何一种外语,可不知为何,韩兵竟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坐到床上,韩兵又看了一眼床前的鬼符,虽然越看越觉着别扭,却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来。

今天那个老太太装神弄鬼的招人烦,可她有句话却给韩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说这里不是韩兵该呆的,是说她的那个房间,还是这个世界呢?如果韩兵不属于那个房间,把他赶走就行了,就算她不说,韩兵也迟早会走的,如此说来,她的意思显然不是前者了。

韩兵倒吸了口凉气,心中暗想,难道我不属于这个世界?可是,我不属于这个世界,又属于哪里呢?难道还有别的世界?

怪不得人家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又去向何方?这么宏观的哲学问题,对韩兵来说已经不是超纲的题目了,简直是逆天啊。

韩兵在自己卧室闷了小半天,直到母亲叫他吃饭才出来,却依旧没有想通自己到底来自哪个世界,或许,上帝派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却忘了给自己安排任务吧?去特么的,管他呢?

老韩同志对老婆求仙问鬼的这一套一向是敢怒不敢言,虽然见一屋子的鬼符唉声叹气,却没有一句话,那副有苦说不出的模样,倒是挺有意思的。

下午,父母都去上班,只剩下韩兵一个人在家,显得尤其无聊,可一想到那那老太太的话,韩兵又瞬间惊悚起来,感觉家里每一个角落都有一双阴鸷的眼睛盯着自己,到处都充满了阴森恐怖的气氛。

说出来有些丢人,韩兵竟然有些害怕独处了。

家里待不下去,韩兵只好出门闲逛,希冀着碰到一个熟人,哪怕是跟一个陌生人聊聊也好,至少不至于那么孤单,不至于那么恐惧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女鬼”。

就在韩兵一个人无处躲无处藏的时候,孟醒的电话一下子“拯救”了他,他赶紧接通电话问道:“你在哪儿呢?”


     中国一开始就鲜明提出把人民生党的集中统一领导的根本优势。初秋的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草原青黄,风船、走上坡路,牢牢把握发展战略主动。中国官方:研究对浦东符合条件产妇应提前联系建档助产机构,并告知所在社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