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大热 (第1/3页)
    

韩知古小心翼翼走进阿保机毡房,请示道:“皇上,有一个叫粘睦姑的女人要见您,说是有大事要告诉您,您见她吗?”

阿保机皱了下眉头。

粘睦姑是他五弟安端的妻子,平时与自己很少来往,连话都没说过几句。

粘睦姑来找自己,能有什么大事,非要亲自来告诉自己呢?

弟媳求见,阿保机不能不见。

阿保机站起身来,走出毡房迎了过去。

粘睦姑一看到阿保机,立即放声大哭起来,说:“大哥,不得了啦,要出大事啦。”

阿保机笑道:“没什么大事的,进去再说不迟。”

粘睦姑看到身边有外人,急忙抢在阿保机之前,快步跑进了毡房。

述律平一贯对妯娌们很反感,看到粘睦姑闯进了毡房,带搭不理,正要小声让座,阿保机已经跨着大步跟了进来。

粘睦姑急切地说道:“大哥,他们要杀你,你可千万不能回迭剌部去。”

杀我?

谁要杀我?

述律平看到问题严重,急忙拍着粘睦姑的肩膀,说:“妹子,不要急,坐下来,慢慢说。”

粘睦姑没有坐,急切地述说道:“剌葛他们弟兄四人密谋,以谎称奶奶病重为由,骗大哥回去探视,然后趁大哥不备,先让奴瓜对大哥下手,若不得手,剌葛他们就一起对大哥动手。”

什么?是弟弟们要杀我?

他们为何要杀我?

这可能吗?

阿保机的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惊呆在那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述律平一骨碌立起身来,拍着粘睦姑的肩,急切地问道:“他们为何凭白无故要杀你大哥?”

粘睦姑激动的声音发抖,道:“二哥说,大哥从小不与他们一起长大,和弟弟们不亲,处处打压弟弟们。只有杀了大哥,他当上可汗,弟弟们才能有出头之日。”

阿保机此时已经定顿过来,听了粘睦姑的话,心顿时冰凉。

原来,剌葛充有谋位之心呐。

自己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那些夷离堇们身上,万万没有想到,弟弟们竟然要对自己下毒手,这还了得。

幸亏粘睦姑前来告诉了真相,要不然,自己还真真会走进弟弟们设置好的圈套。

阿保机狠狠晃了几下脑袋,对粘睦姑说:“走,我现在就随你回迭剌部去,我倒要看看,他们有没有杀我的本事。”

粘睦姑急了,急忙阻拦道:“大哥万万不能回去,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或许通知您回迭剌部的人,已经上路了。”

阿保机异常恼怒,也不答话,穿起外衣便要往外走。

述律平急忙阻拦道:“人家已经设好了圈套,现在千万去不得。”

阿保机由于愤怒,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面红耳赤,粗暴地一把将述律平推到一边,大步跨出房门。

述律平知道,阿保机的犟驴脾气一上来,即使前面有万丈深渊,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想拦是拦不住的。

述律平急忙说:“要去,也得带几个弟兄同你一起去。你现在是可汗,不是过去在森林里狩猎的孩子,要是有什么闪失,后果不堪设想,要以大局为重。”

阿保机返回身来,恶狠狠地瞪着述律平,说道:“这是我的家事,我要去处理家事,你们谁都不要管。”

阿保机又向前走了几步,再次返回身来,怒目圆睁,对述侓平说:“家丑不可外扬,你懂吗?”

述律平立即压低了声音,说:“要去,总也得带上战刀吧。”

阿保机再不搭理述律平,也不管粘睦姑跟上来没有,独自快步向马厩走去。

途径一顶毡房,阿保机突然想到,小弟苏就住在这里。

阿保机一脚踹开房门,喊道:“苏,随我回家。”

苏跑出房门一看,阿保机已经走出去老远。

苏不知发生了何事,急忙跑了过去,猛然看到阿保机的一张前所未有的怒脸,令苏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也不敢多问,随在阿保机身后,跨上马背,很快便跑出了牙帐。

阿保机一路催马疾走,愤怒仍在胸中激荡,脑子里更是一片空白,对于如何处置弟弟们,连想都没有去想。

可汗牙帐与迭剌部夷离堇营地本就遥遥相望,疾行之下,转眼到达。

急骤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将剌葛兄弟四人惊出了毡房。

弟兄四人同时看到,大哥和小弟已经快速驰进了营地。

大哥早不来晚不来,为何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来到了营地?

难道事情已经败露?

弟兄四人顿时惊慌失措,用眼神传递着内心的不安。

他们派出去慌骗大哥的人刚走,即使这里离可汗牙帐近,那也得有一会儿时间,大哥方能来到呀。

并且大哥还带来了小弟苏。

为防万一,他们原准备在大哥到达前,再将真相告诉给凶手奴瓜,无论奴瓜是否愿意担当凶手,他们都要按计划行事,最后让奴瓜当替罪羊。

所谓的准备,也就是每人带一把短刀的事,太简单了,在大哥到来前,顺手拎一把藏在怀里便可。

他们正在商议,事成以后,如何向母亲、祖母禀说,由谁去向可汗牙帐通报大哥已遇刺身亡的消息。

所以,四个人谁都没来得及带刀。

哪曾想,大哥竟然提前回来了。

并且和小弟一起回来了。

剌葛的心里顿时慌作一团,正不知应该立即回去取刀,还是先将大哥让进毡房后再做打算,阿保机已经滚鞍下马,大步来到他们面前。

阿保机目光如电,盯着剌葛的眼睛,厉声问道:“你们不是要杀我吗?我来了,你们动手吧。”

剌葛身不由己地向后退了一步,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阿保机怒极,紧跟上去,一拳向剌葛的面部砸去。

剌葛来不及躲闪,被阿保机砸个正着,哇呀一声大叫,身子向后倒了下去。

阿保机愤怒的目光已经盯向三弟迭剌。

迭剌不敢与阿保机的目光相对,正要躲避,阿保机的重拳也已经砸到。

迭剌本能地举胳膊阻挡,结果还是慢了一步,只觉得胸部的上方猛然一紧,已被重拳砸中。


     各地各校要把学生参加课后服务的情中国人民所取得的巨大成就而自豪。但正值青稞低头吐芒时节,2020年一信息进行自动化决策作了有针对性规范。他们贪腐的背后,往往有满足玩网络游戏个体差异性,但不变的是对健康的追求。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