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只收怪物的学院(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只收怪物的学院(二) (第1/3页)
    

“不行?凭什么不行!”

柳六倏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他看着坐在床上的扈三爷。对方的脸上依旧有着一丝苍白,可此时的柳六内心深处已经堆满了不忿,是对扈三爷的,对自己这些年待遇的不公。

“他做的那些我都能做,他不能做的那些我也能做,我甚至可以做的比他更好!”柳六声音的分贝渐渐的开始高了起来。

扈三爷看着面前已经有些激动的柳六,开口说道,“老六,我们都老了。”

“我没有!”

柳六仿佛是被这句话气到转过身,他大踏步的走到窗边,想要呼吸几口新鲜空气来舒缓一下焦灼不平静的内心。

“我只比你小九岁,我才五十三,我还年轻,还可以拎起刀杀人!”柳六不服气的解释道,这一刻的他,像个孩子一样委屈,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像是在哭诉着什么。

扈三爷看着有些痴狂的柳六,心中不知道是种什么滋味,他想跟对方解释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却又什么也没能说出口。

只听柳六接着解释道,“三哥,我不是贪心,我只是觉得咱们还有更大的可能。你也知道,我也没有孩子,以后这些总归是要给陈浩的,晚点儿给和现在给有什么区别呢?更何况他是咱俩看着长大的,就跟咱们自己的孩子没什么区别。你为什么就不能让我试试呢?”

“试什么?怎么试?”扈三爷问他。

柳六以为扈三爷要松口,于是激动的走回床边,看着床上的人强压着心中的激动缓缓说道,“当然让我做龙头,接替您的位置,我只需要七年,不,一年,一年的时间我就能将江苏城拿下,到时候你再看我的表现,如果行,我们可以继续扩大,称霸这个世界!”

扈三爷就这么看着他,静静的等待着柳六说完他心中的激情澎湃。见他停嘴没再说话,这才开口说道,“老六,你变了!”

听到这话,柳六顿时明白,刚才的情绪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原来到现在为止自己的这个好大哥还是不相信自己,甚至将刚才自己所说的话当成一场笑话来看。

“三哥,你还是不相信我!”说到这句话时,柳六有些心痛。

扈三爷说道,“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你对自己太自信了,你现在的想法很危险!”

“危险?”柳六冷笑一声,“三哥,不是我的想法危险,而是你的想法危险,已经跟不上现在的时代了。”

“时代在变,我也在变,只有三哥你没变。所以青山镇才会有外人进来,在咱们自己的手掌心里扎了根刺,而且这根刺还差点将你的手掌刺穿。”

扈三爷知道他指的是再回楼的那些事,尽管他想否认,但没有任何争议的是,那确实是他的责任,但他也绝不会因为这个就向柳六妥协。

“老六,既然你都承认时代都在变,那你也得承认这个新的时代已经不属于我们了,如果我们强行参与进来,后果无异于自取灭亡,我不想看着你这样。”扈三爷还是淡淡的开口,仿佛他话里的每一个字都气定神闲,都是为柳六好。

然而柳六却根本听不进去他话里的任何一个字,哪怕是标点符号都不行。

“不试一试,我不甘心!不试一试,怎么会知道灭亡不灭亡呢?”柳六病态的发笑。

扈三爷心中自然不会被他吓到,但他还是没有想到柳六的执念竟然这么深,“老六,你这是在作茧自缚,我不会放任你不管的。”

柳六双目如电的看向床上的扈三爷,“你都病了还想阻止我?”

“为什么?”柳六不满的质问他,但还没等扈三爷开口,自己就给出了答案,“他有什么好?是我陪了你这么多年,救了你那么多次,那个人可不是他!”

“呵呵,你越不让我得到,我偏偏就要得到,我柳六绝不会再当你的狗了!”

说完,柳六就要拂袖而去,床上的扈三爷见此立马将他叫住,“老六!”

已经走到门口的柳六站在门前,头也不回,静静的看着门上的门栓,听到身后的扈三爷叫他,下意识的想要回头,在最后关头生生的止住了回头的动作,随即慢慢的开口,只说了六个字。

“你阻止不了我!”

话毕,王文山再也没有半点的停留,不带一丝留恋的走出了扈三爷的房间。

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杀了陈浩,杀了他前进路上的绊脚石,只有这样,他才能称王称霸。至于扈三爷……一个废物罢了,不足为据。

看着已经走出房门的柳六,扈三爷激动的想要站起来拉住他。他人是麻利的坐起身,也翻身下了床,可双脚刚一触地,两条腿如同面条一般软塌塌的向地上跪去。

扈三爷傻眼了,直到摸到地上冰凉的寒意他才真真切切的意识到,他自己的双腿废了,竟然提不起丝毫的力气。他努力的强撑着自己坐起来,双臂绷的笔直,可还是没能让他的屁股离地三公分。

至此,他终于明白,也不得不承认:他是真的废了!

一股恐惧的负面情绪席卷而来,充斥着他的大脑,将他脑海塞得满满当当的,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就要裂开。

突然间的灵光一闪,他好像明白了些什么,看着空荡荡的门口,那里早已没有了柳六的身影。火烧云瞬间占领了他整个脑袋,就连发根都是血红色。

“老六!!!”

一声怒吼,伴随着‘噗嗤’一口淡黑色的鲜血喷出,将他面前的地面染红。地上的血迹夹杂着细碎的小黑块儿,原来是怒火中烧,竟被他自己给憋出了内伤。

指着空无一人的门口,扈三爷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最后无力的落下,随即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等他苏醒过来的时候,整个青山镇都在经历一场浩劫,连阻止都无能为力。

当然,那些都是后话了,扈三爷目前是不知道的,因为此时的他正陷入了昏迷中。

他猜测的不错,扈三爷之所以站不起来,根起缘由是柳六给他下的毒,这也就是解释了为什么柳六会从外面搬回来住,而且还打着照顾扈三爷的旗号,天天来屋子里陪着他。

其实说起来,扈三爷之所以这样也并不冤,多日来的陪伴,令他放松了对柳六的警惕。或许是他自己也自信的过了头,竟然会相信柳六不会害他,他哪里知道,此时的柳六已经变得六亲不认了。

话说柳六从扈府里出来,直奔着王文山的住处而去,至于身后的扈府,已经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他之所以敢在这个时候这样做,更大的一部分原因就是前两天王文山告诉他, 人手已经准备完善,最重要的是他已经将他手底下的人清理干净,现在留下的,都可以放心使用。再加上他自己的一些班底,时不我待有没有?

正所谓天时地利人和,现在所有的草船都被他借来,还差那点东风吗?

如果没有东风,那他自己就制造东风,于是就在今天,他决定将他蓄谋已久的计划开始进行,隐藏多年的獠牙也终于露出了狰狞。

“你们老大呢?”刚一走进王文山的家,柳六就看见院子里的王一山,于是开口问道。

“回六叔的话,我大哥在屋子里。”王一山稍稍有些诧异的看着进门的人,在他的印象中,这好像还是第一次看见柳六主动登门。

“带我去见他。”柳六吩咐道。

王一山见他脸色难看,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赶紧在前面引路,脑海中却在不断揣测着,柳六亲自到他们这儿来的目的。

“六叔,您怎么来了?”

看见王一山身后的柳六,王文山也是一阵的诧异,但他很快就意识到肯定是有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不然他不会主动来找自己。

见柳六站在自己跟前儿半天没有说话,王文山顿时心领神会,对着一旁站在这里的王一山说道,“一山,你先下去吧。”

王一山自然知道柳六站在这儿一直不说话的缘由大部分是因为自己,所以他很是知趣的告退,没有说再送来两杯茶水之类的废话。

“六叔?”

王文山稍稍提醒了一下,柳六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看着站在下手的王文山,缓缓的开口,“计划提前了。”

“什么?”

王文山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信息,诧异的看着面前的柳六,他不明白计划怎么就提前了,按照他们当初计划好的,这件事还得一个多月才能进行。

然而柳六并没有跟他解释的意思,自顾自的说道,“现在首要目的,就是将陈浩抓过来,活的我要,死的我也要!”

见柳六一脸不想解释的表情,王文山很是知趣的没有询问其中的缘由,迟疑的点点头,“那三爷那边……”

“那里你不用担心,一切有我。”

说着,柳六递给王文山一张纸条,并说道,“这是陈浩现在的位置,你去将他捉过来。”

王文山恭敬的接过纸条,粗略的看了眼上面写的地址后,细心的将其叠好放至胸前。

“带着你自己的人去,早去早回。”柳六不放心的嘱咐道。

事到如今,万事不得不小心谨慎,他们已然是在钢丝上行走,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做事要慎之又慎。王文山自然知道这其中的严重性,所以往日的懈怠全然不见,如同一把出鞘的宝剑,斜指青天。

“事情办好之后,去小园找我。”柳六扔下这句话后,便起身离开了,没有半点的拖泥带水。

柳六口中的小园,就是他现在住的地方。

为什么去哪里,他没有跟王文山解释,因为在他看来,王文山只需要将自己交代给他的事情办好就可以了,其他的,根本就不需要他操心。

王文山恭敬的将柳六送至府外,待柳六消失在他的视线中,身旁突然蹿出好几道身影,他们围过来的时候七嘴八舌的,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可以总结为一个。

柳六来这里干什么?


     中新社北京7月26日电 (记者 梁晓辉)中国最高人民检义、官僚主义问题,态度鲜明,就是要严肃查处,严惩不贷。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过去20年间,我国社线,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文艺理论。近年来,龙泉持续加清澈的乌江回来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