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伤的不是地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伤的不是地方 (第1/3页)
    

杨大伟冲丁然歉意笑笑,接通了电话。他只来得及说了一个“喂”字,便听到了钟小丫惊慌失措地哭声。

杨大伟以为钟小丫是因为到了个陌生的环境,又找不到他,一时害怕,便柔声安慰着钟小丫,可无论他说什么,都无法阻止钟小丫越来越厉害的哭泣。

最后,他没法子,看了丁然一眼,对钟小丫说道:“我现在便回去。”

钟小丫终于冷静了一些,抽噎着说道:“我妈……我妈她……出事了。”

“什么?”杨大伟心中一惊,但随即又恢复了镇定。

现在钟小丫已然是将他当做了救命稻草,所以他必须表现得淡定一些,不然只能让钟小丫失去仅剩的安全感。

他连忙安慰钟小丫:“没关系,有我在呢。别着急,慢慢说。你妈她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妈她……她去了……派出所。”

派出所?

难道她妈去派出所报警了?

可报警的话,那也不该是她出事啊。

杨大伟压下心中疑问,继续柔声问道:“她去派出所做什么了?”

“自首。她去……自首了。”

“自首?”杨大伟更疑惑了,“她去自什么首?”

“她……她……呜呜,我好怕……”钟小丫并没有说出她母亲自首的原因,就陷入更凄惨的痛苦中,无法自拔。

而任凭杨大伟再如何安慰,她都只一个劲地哭个不停,说不出什么完整话。

杨大伟的一颗心渐渐沉了下去,他与这个少女认识快两年的时间,当然知道这个少女是那种比较独立的性格,不然也不会那么有主见,甚至定下那么一个骇人听闻的复仇计划。

而能让其哭得说不出句完整话,无疑是遇到了极为棘手的事情。

当即,杨大伟也不再犹豫,叮嘱道:“你在家等我,哪也别去,我现在就回去。二十分钟肯定到。”

说完,他挂断电话,看向丁然,略带歉意说道:“师兄,实在不好……。”

丁然板起脸打断了他:“跟师兄我还客气什么?走吧,坐我的车,快一点。”

两人便直接出了包间,到了楼下,结账出来。

到了车前,丁然将司机叫了下来,同时对着杨大伟说道:“我是想陪你一起去的,但是归根结底,她是你的朋友。我和她非亲非故,又是这种事情,我怕她难为情,便不去了。有什么需要,你随时打我电话,别打我工作号,打私人的那个。我二十四小时待机,等你电话。这里不方便打车,你便先开我的车去。反正你之前也开过。”

杨大伟伸出双手握住丁然的右手:“师兄……”

丁然笑笑,用力地握紧了杨大伟的手,随即用肩膀撞了一下杨大伟:“赶紧去吧,你朋友还在等你。”

杨大伟想到在痛苦中不能自已的钟小丫,恨不得差上翅膀飞过去,当即也不再犹豫。上了车,系上安全带,对着丁然招了招手,发动车子,便火急火燎地往住处赶。

为了少等两个红绿灯,他直接挑了条人少点的路,一路油门不松。原本十五分钟的车程,只花了十分钟就到了。

到了住处楼下,他将车直接停放在路边,人就直接冲了进去。见电梯刚刚上去,他也顾不上等,直接走楼梯,一口气上了十楼。到了门口,他气都顾不上喘,掏钥匙准备开门。没等他找到大门钥匙,门便开了。哭得稀里哗啦的钟小丫嗖得冲进他的怀里,哭得更大声了,将上下几层的感应灯都给弄亮了。

杨大伟这时也顾不上男女大防,将其紧紧的搂在怀里。

似乎感受到了杨大伟怀里的温度,没两分钟,钟小丫渐渐平静了下来。

杨大伟这才松开捂住钟小丫后脑勺的手,微微弯腰低头:“我现在就带你去派出所。”

钟小丫哭着点点头。

进电梯后,有个出来遛狗的热心大妈误以为这两人是闹了矛盾的父女,故作严厉地批评了杨大伟。杨大伟无心辩解,只能勉强笑笑,以作回应。倒是钟小丫从杨大伟怀中露出头来,瞪着一双有些红肿的大眼睛,面色不善地看了大妈两眼,把大妈逗得哈哈笑,直夸父女俩关系真是好。

钟小丫母亲自首的地方离杨大伟住处比较远,但杨大伟到底司法机构跑得多,对路比较熟悉,半个小时出头之后,便带着已经有些哭不出来的钟小丫到了地方。

到了地方,杨大伟言简意赅地与前台民警说明来意,对方看着哭泣的钟小丫,示意二人稍等,然后帮忙去传递消息,但很快便面色惭愧地回来了,并告诉二人,钟小丫的母亲现在并不想见二人。

这个消息让原本已经没力气哭得钟小丫又重新恢复了声嘶力竭。杨大伟想要问清钟小丫母亲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看着怀里的钟小丫以及钟小丫紧紧攥住自己衣服的手,怕那个结果是眼前这个小泪人所无法接受的,便没敢问,而是带着钟小丫坐到了走廊的长椅上,让钟小丫以一个更舒适的姿势趴在他怀里。

从始至终,钟小丫的手都紧紧地拽住了杨大伟的衣角,一刻也没放松过,就好像一个溺水的人在挣扎中抓住了一根漂浮的木桩。

在此刻,她是那么的脆弱又渺小。

杨大伟看着钟小丫,忽然想起了电梯里那位热心大妈的话,更加羞愧于自己的无能,没能保护好她。这也不可避免的勾起了他的怒火。他转过头,神色冷漠地朝着走廊的最深处看去。

刚才警察也告诉了他,钟小丫的母亲其实就关押在离他们不远的牢房里。可即便他们离得如此之近,她却连见自己的亲生女儿一面都不愿意。

呵呵。

关押。

想着刚才警察的用词,杨大伟嘴角扯起一个讥笑。

对于他们这些习惯于咬文嚼字的人而言,这个词已经说明了很多的问题。

那个不称职的母亲显然又干了什么不靠谱的事。

如果说,杨大伟之前对钟小丫母亲的感觉只是不喜欢的话,那么此刻的他,已经是出离的愤怒了。

他无法接受,世界上会有钟小丫母亲这样的母亲,不仅没能尽到半点做母亲的职责,反而一次又一次的对钟小丫造成伤害。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要告诉钟小丫,他可以帮助钟小丫打官司剥夺钟小丫母亲的监护权。

尽管那会很难,但只要钟小丫愿意,他愿意克服所有的困难。

至于钟小丫之后几年的监护权,杨大伟觉得钟小丫总该有个靠谱点的近亲,他平时再多照看一些,虽然无法完全代替一个正常家庭正常父母的职责,但总该比摊上这么个废物母亲要靠谱。

不过,虽然心里有着这样的打算,但杨大伟却没敢说出来。

狗不嫌家贫,儿不嫌母丑。

血缘亲情的纽带,从来都不是那么好割断的。

稍有不慎,他的所作所为不但帮不到钟小丫,反而很可能对其造成最大的伤害,而那样的结果,是他万万不能接受的。

杨大伟一边想着事情,一边轻轻拍打着钟小丫的背。这是他从记忆里翻出来的手段。

他小时候有几次生病发高烧,他的父亲陪着他在医院打点滴。他难受得茶饭不思浑身抽搐,他的父亲就曾经这样安抚过他。

当然,这也是他仅存的有关于父亲的美好回忆了。

再后来,杨大伟生病,要么是自己独自在医院挂点滴,要么是母亲陪同。

哭泣是一件很耗费心神和体力的行动。

别说钟小丫这样的未成年小女生,就是来个成年的大老爷们,恐怕也承受不住如此高强度的哭泣。

所以很快,钟小丫的声音就渐渐微弱了下去,没过多久,便沉沉睡去。

杨大伟怕吵醒她,只好一动不动的待着。很快,久坐不动加上被钟小丫压迫的后遗症就来了。即便是强壮如杨大伟,也有些扛不住腰背、臂膀和腿部等多处传来的酸麻感觉。

他只好试图移动钟小丫的身体,换个让自己舒服的姿势。不过由于怕惊动到钟小丫,他又不敢大幅度动作,试了好久,都没能成功,反而又弄出一身汗。就在他想要放弃的时候,一双有些眼熟的鞋来到了他的眼前停住了。

杨大伟小心地抬起头,只看到一张消瘦的脸,深陷的眼眶里藏着一双鹰一样的眼睛。

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杨大伟还是认出了这是早上他们遇见的那个警察。

似乎是钟小丫那个男同学的叔叔,叫什么来着?

就在杨大伟还在思索名字的时候,林奇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自报家门:“很巧啊,又见面了。白天事情太多,都没来得及打招呼。这不是刚从外面调查回来,刚好看见了你们。离很远就觉得像,就顺道过来看看。哦,差点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林奇。”

“我叫杨大伟,是个律师。”

林奇将视线向下转移。当他那双明亮的眼睛在触及到钟小丫那张憔悴至极的脸的一刹那,其中鹰一样的东西瞬间消失不见,转而换成了一种更温柔的东西。

杨大伟觉得这种眼神似乎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七)交通运输用地955.31万高举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两面旗帜。七是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加快脱贫地区交通建设,> 全国人大常委会任命怀进鹏为中国教育部部长。他希望通过视觉上的震撼,把同吸引了大批香港读者购买阅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