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剑拔弩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剑拔弩张 (第1/3页)
    

北冥玄不知道让清凉灵气独霸上丹田,与他身体中的内力不相容的情况,会不会对整个内力的运行和存储有影响。所以他借缘空长老传授古武知识的机会,向他询问三大丹田的功能。长老告诉他,三大丹田的功能作用是不一样的,下丹田是整个身体内力的总汇和基础,从外界吸取的天地元力进入气海在下丹田储存,然后通过大周天的运行予以精炼融合,分别存入三个丹田。

下丹田主攻,数量最多的内气在意志力的操控下形成内力流通往身体各部分,甚至武器上,加大身体和武器的强度,造成更大的破坏性,当然这样也同样能够使皮肤、肌肉、骨骼更强壮,增加防御;中丹田主守,它存储的内气主要是保护胸腹中的器脏,通过内力加强防御的力量,中丹田的内气越充足对身体的保护就越强;上丹田主要是保护脑部,也就是保护滋润提升意志力,意志力是北冥玄现在已拥有的意识海、意识、精神力在古武中的说法。意志力越强控制内力的能力就越强,内力就可以发挥出越大的效果。这样看来,清凉灵气已经替代了内气对大脑的保护和滋润修复,而且虽然没有尝试对比过,北冥玄相信效果只有比内气更好,所以,也就不必担心了。

随着内气将全身的筋脉、穴道打通,北冥玄的意识也可以通过筋脉来到各处穴道,透过穴道,他的意识可以看到体外很多肉眼看不到的东西,譬如五色光点。也可以勘透物质的本质,譬如物质的组成。这些都好像特异功能一般神奇,是什么缘由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旁敲侧击地问了了凡和缘空长老,他们修习古武功法多年,似乎并没有这种功能,看来还是和他的意识海有关系。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北冥玄的内力强度已经不亚于修炼了十年的了凡,不过达到这个程度后他内力的增加速度也徒然慢了下来。缘空长老告诉他们,北冥玄用一个月的时间就达到了很多黄级古武修行者一辈子都达不到的程度,也就是说北冥玄和了凡一样,现在已经是黄级大圆满的古武修行者了。

已经不是用天才可以形容的了,缘空长老从最初的惊骇中平稳了下来,他端坐于北冥玄第一见到他时的禅房中,手中抚摸着一柄寸许长黑黝黝的小剑,若有所思地打坐半天了。

终于他收起小剑,自语道:“这就是祖师开示的机缘,蜀山派要重现昔日的荣光了吗?”

关于冲击瓶颈的问题,缘空长老已经将自己和无数前辈的经验详细向两人阐述,但自己的路一定要自己走,所以他才会让了凡外出历练寻求机缘。现在北冥玄也到了这个地步,当然这一个月,北冥玄的主要精力放在了怎么增加内力上,对武技和秘技少有涉猎。但了凡曾习练有成的那种护体秘术,在北冥玄内力有了基础后就在长老的传授下开始修习了。

接下来缘空长老把着重点放在了传授北冥玄必要的武技和秘技上。首先,长老传授给北冥玄一套逍遥游身步的步法。当年了凡习练的时候甚是艰苦,到现在为止他施展起来还有些生涩,没有缘空长老施展时的从容自在。这步法对北冥玄来说,就像为他量身定制的一般,缘空长老示范一遍后他就能跟着施展开来,第三遍后长老开始边走边传授内力运行配合的法门。

有强大精神力的加成下,师徒两人在翠竹之间穿梭游走,外人看去,就如同两道身影忽隐忽现,身形飘忽不定奇快无比。三天之后,那灵动变化连长老也自叹不如,若不是长老的功力远超徒儿,单以身法来说北冥玄已经青出于蓝了;随后是一套无影腿法,也是北冥玄最喜爱的,内力到处腿影重重,腿的本体已经没入腿影之中,找不到方位,也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什么方位踢来。其他诸如拳法、掌法、暗器手法也一一传授。

此外,北冥玄在缘空长老的指导下,还将得自于越秀密谷的战利品进行加工利用。两根硬刺配上了铁力木的把手,当作短刺来使用,虽然纤细无比,但锐利程度却不是任何金属刺可以比拟的。剩下的那根硬刺浇筑了一个金属的底子,与那根零散的透明丝线相连,缚在手腕上做成一根线镖式的武器。丝线无色透明,内力注入后可控制调整方向,出其不意下绝对是偷袭杀人的利器。更厉害的是注入了内力的丝线锋锐不下利刃,捆绑还是削断他物可以随心控制,效果好的不得了。那个残存的丝网,北冥玄重新进行了编织,比原来小了些,但应用也很广泛,困物缚敌妙用无穷。主武器中北冥玄比较喜欢剑法,但长老这里的几把宝剑他都不满意,而且长剑属于管制刀具,也不能背着它在大街闲逛吧,所以北冥玄尽管练了几套上等的剑法,却没有配备宝剑。

北冥玄就是修习古武的天纵奇才,任何武技一学就会,一会就精。三个月后了凡已不是他的对手,这让此前在万安寺诸师兄弟中一直以天才著称的了凡情何以堪。当然超越自己的是哥哥,他并没有嫉恨之心,反而更激起了凡的不屈意志,训练更加刻苦专注,虽然内力修为上没有更大的长进,但战斗力相对从前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特别是在金刚决的修行上更有了极大的进展。

这一日,北冥玄和了凡在后山的山巅习练鞭法,山顶的那几棵参天古树的树干上,累累鞭痕记录了两人习练的成绩。这也是为他们下一步入世历练做准备,系一根模样比较奇特的腰带总比背一柄长剑更合理些吧。已经练了好几天了,北冥玄领悟的快,正在向了凡传授心得。

一名身材微胖的和尚气喘吁吁地跑来:“北冥师弟、了凡师弟,师尊请你们到禅房相见。”

两人奇怪地问:“了然师兄,恩师刚刚还传授了鞭法,怎么又叫我们去?”

了然说:“赶紧去吧,师尊没说,但很急的样子。”

两人匆匆下山来到禅房,两人参拜已毕,缘空一向随和亲切,两人均视之如父,日常相处很是亲热随意,但今天缘空长老神色肃然,不苟言笑,两人也就恭恭敬敬地立于长老身前,等候师尊训示。

缘空说:“玄儿入门有三个多月了吧,感觉如何?”

北冥玄说:“恩师为弟子打开了一扇天地之门,弟子迈入了另一个世界,自问已有小成。”

缘空哈哈大笑,显得豪迈爽朗,全不是以前大德高僧的风范。

他说:“古武黄级是入门,之后是玄、地、天、圣四级,每一级又分初、中、后、大圆满四阶。所以,玄儿啊,前路漫漫,说小成还早呢。”

北冥玄嘿嘿地讪笑几声,摸了摸头问:“恩师,您是什么级阶呢?”

了凡也瞪着大眼望向师尊,这也是他关心的问题。

缘空说:“为师愚钝,30年前迈入地级,又30年苦修困在地级后期无法寸进。”

北冥玄瞪大了眼睛说:“地级大圆满啊,弟子连黄级还没有突破,那古武界天级和圣级的多吗?”

缘空摇摇头说:“这些秘闻也该和你们说说了,玄儿、凡儿你们坐下吧。”

缘空抬手让两人坐下,然后接着说:“炎龙古武界天级宗师三人而已,分别是龙阁的龙行云龙前辈、云林寺的觉燃师兄、三清观的玉琳道长,圣级祖师从为师晓事起就从未见从未闻。倒是地级武师各门派中还有几个。古武以宗门、家族为主,散修师门为辅,宗门有十大宗门,分别是…”

缘空侃侃而谈将古武界的基本情况向二人详细告知,北冥玄和了凡此前从来没有听过如此秘闻,听的入了神。

最后缘空说:“为师虽然身处万安寺,但古武传承却不是万安寺的佛门一脉,而是师承上古蜀山派。”

了凡问:“恩师,蜀山派可不在您方才说的十大宗门里呢。”

缘空苦笑说:“上古时没有十大门派,古武以蜀山为首,龙阁为尊。唉,后世弟子不肖,到了今天蜀山派也没落到只剩我们师徒三人了。”

了凡惊问:“恩师,不对呀,了然、了真师兄他们不都是您的弟子吗?”

缘空摇头说:“他们修习的都是万安寺佛门古武传承,只有你和玄儿才得传蜀山派武技。”

他阻止了了凡继续追问的想法,从怀中掏出了时时把玩的那柄黑色金属小剑。望向北冥玄说:“玄儿没有拜在为师门下时,我已绝了重振门派的心思,只想好好教导凡儿,将蜀山的古武功法传承下去。玄儿,你是为师前所未闻的古武奇才,只能用神迹来形容。而且为师看你稳重缜密,待人处事极有条理,是能成大事的人。所以,为师今天把蜀山派的传承大任交到你手上,希望你接过衣钵后能重振蜀山派。”

北冥玄说:“恩师,弟子才入门数月,怎么能担此大任?凡弟随侍恩师多年,性格厚重仁德,弟子愿辅佐凡弟…”

缘空打断北冥玄:“玄儿,为师自问识人无碍,你就不要推辞了,日后条件成熟,你再传位师弟也不晚的。”

北冥玄见恩师这么说便不再推辞,慨然接过铁剑说:“恩师,您对弟子恩重如山,弟子敢不从命。您放心,弟子一定殚精竭虑,尽最大努力重振师门。”

了凡也坚定地表示会和玄哥同心协力。缘空长老欣慰地点头,随后他将蜀山派的来历,山门所在和他珍藏的师门典籍一一告知,转交给北冥玄收存。

长老又叮嘱两人说:“凡儿的身世一直是为师挂念的大事,当年为师西蜀游历时遇到一起车祸,车上司机和几名乘客俱亡,只有凡儿在他母亲的护持下留的了性命。为师遍访附近村民,无人知道凡儿的来历,只得把他带回寺中抚养,凡儿身上的内衣上有西门字样,手上一只银镯上刻了一个凡字,所以凡儿可复归族姓叫西门凡吧。今后玄儿要助凡儿赴西蜀寻一寻亲人才是。”

北冥玄连声答应,了凡也是第一次听到身世来历,忍不住为父母唏嘘。他认定了凡是恩师取的名字,再不肯改名西门凡,最后还是北冥玄折中,就叫西门了凡好了。了凡自认是和尚,西门是俗家姓氏不叫也罢。缘空则说,他只是自幼生活在寺庙中,原本就没有剃度,实际还是俗家弟子,了凡更是痛哭不已,惹得缘空抚着他的头连呼“痴儿痴儿”不已。

交代了这件事,缘空长老显得轻松了许多,他又从怀里掏出一本古朴的兽皮簿册。

交给北冥玄说:“这是为师在云中省游历时于一座荒废的古寺中偶得之物,是一本叫做《金刚决》的炼体秘籍,秘籍的文字艰深晦涩。为师也只是略通前三层,传授给了凡儿,结果还有些功效,不比炼体门派的金钟罩铁布衫之类的炼体功法差。为师留下无用,你们两个留着研习吧。”

北冥玄接过说:“恩师上个月传授的那些炼体秘术就是金刚决吗?”

缘空长老点头说:“不错,玄儿学什么都快,才一个月时间就已经入门进入第二层,凡儿虽然已是第三层,但因为后续功法修炼的方法为师也没有搞懂,已经是停滞不前了,你们两个要多多参悟秘籍才是。”

北冥玄忙小心地把秘籍收好,他敏锐地感到这个《金刚决》不一般。

最后,缘空长老如释重负般地说:“原本为师打算和你们再聚三个月,但觉燃师兄那里传来口讯,要为师赶去云林寺,和他一起参加龙阁召集的古武会议。此后为师就要闭关冲击天阶,今日一别后就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了。为师一身技艺均已倾囊相授了,你们两个一定要勤学苦练不可懈怠,光大蜀山一派的重任为师就交给你们两个了。特别是玄儿,责任更是重大,凡儿单纯要多听师兄的意见。”

一时间竟然老人般叨叨地叮嘱不停,北冥玄、了凡不忍分别,跪拜于地流泪不止,缘空长老挥袖走出禅房。

远远地清朗的声音传来:“鲲鱼秋来化作鹏,展翅苍空几万重。无畏星海空悠远,但有灵静禅相逢。凤鸟涅槃龙蝶舞,三千自在轮回中。冲天昆仑云霄立,青萍风起尘世中。”

北冥玄恍惚中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玄机,却又茫茫不解真昧。啾啾两声鸣叫,小焱飞来停到了北冥玄肩上。

北冥玄抚了抚它的翎羽说:“小焱,你是凤鸟涅槃吗?”

小焱坚定地点了点头,北冥玄哈哈大笑。

次日,两人收拾停当,向寺中主持、长老们告辞而去,回到了明悟市中。

了凡问北冥玄:“哥,我们是回越秀吗?”

北冥玄说:“不,我想去阐高国看看,听说那里有一种叫极品南玉的玉石,我想为海灵采一块来。”

了凡点头说:“好吧,那咱们就去吧。”


     随着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不断向前其间,第四届中阿技术转移与创新合作大会将同步召历经苦难辉煌的过去、迎来日新月异的现在、展望光明宏大的未来,9100多万黄亚玲强调,奥林匹克运动发展带来不同文化交流互鉴。该研究成果已在线发表于《扬清的自我革命斗争史”。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