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鼠须老道(第一更,求红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鼠须老道(第一更,求红票) (第1/3页)
    

第114章 定风波

赵桓也很奇怪,虽然三弟赵楷的心思叵测,但也从未在表面上和自己怼过。九弟赵构更是不理国事的纨绔子弟。如何也说不行?不就是个一年几十万贯收成的超市吗?

“父皇,昨晚福记楼上展示之物,都是世所罕见的营生。这些东西,朝廷却是无法去做好的。其他的民资稀罕也就罢了,但是那些军资之物,委实恐怖。”

赵楷还未从昨夜的震惊中平复。“那种长刃,武松用他砍断过撷芳楼外的大树,一刀两断!钢臂弩能抛射三百七十步,雨中也可张射,而且寿命长了神臂弓三倍不止。

又有一种千里镜,能看清十倍远目力所及之物,最是适合军中使用。其他还有造船、炼钢、银票等物,都是干系朝廷安危的大举动。朝廷果然一点不加节制,万万不可。”

“嗯嗯,安兆铭却是手上缺钱。他的意思,是要把这些东西都拿出一部分给民间入股经营,或者用来抵押发行债券去生发。三哥所思,莫非是这一层?”赵构问道。

“竟然有这等事?”不但赵桓目瞪口呆,便是赵佶,也甚惊讶。

安兆铭缺钱了?想想也是。钱伯言最少有一件事说的对,靖海忠义社有四千军卒,所需费用就不是一般的民间能够支撑。虽然还有海州乡绅的助饷,他依然负担极大。

何况去年又有收金州之事,打仗的花销,更加是个无底洞。加上福记酒楼、超市的投入极大,看来安兆铭的底子的确已经掏空了。

那也不是坏事,真要这样了还能行有余力,那么?朝廷还真不能放任他去折腾。

现在嘛,还是由着他去做吧。不过其他东西倒也罢了,但凡那些涉及到军工的营生,却不能真的就放任他不管。他这样肆无忌惮的展示军械,也欠妥当。

但是要收归朝廷司监去管理营生,自然不妥。朝廷若能收,也早就收了。不过要用朝廷名义入股也不妥当,那些官吏很难不去胡乱掺和,或者抢夺功劳。

嗯?这是在打咱们内府的主意了?这个安兆铭的胆子,实在不小啊?

“太子的看法,却是怎样?”赵佶玩味地看着赵桓。

赵桓犹豫一下,这件事总透着古怪。然而那个安兆铭,却是昔日林灵素的师门弟子。这些事,赵桓也是今日才得到确切消息。林灵素!?赵桓可忘不了那厮的飞扬跋扈。

“父皇,此事却要慎重呢。我大宋素来与士大夫共天下,未尝允许民间私造军械。若是此例一开,怕是天下豪强皆要景从,地方或有不靖之忧。

这个安兆铭近来颇多意外事,各种刻意交好柔福帝姬的手段,实在让儿臣生疑。前几日,儿臣也让人查了他一下,才知道他在海州那边还有不少的生发事情,都想拿到汴京生利。

然后又有传言说,似乎?似乎此子还与道门有些牵扯,颇好奇珍异巧之物。

如今在汴京开了福记超市、酒楼,也是借了柔福帝姬的名头行事。单单福记超市,一日就能纳税数百贯。要是计算他的年入,竟然不下三十万贯。

这来钱,却也太容易了。这倒也罢了,我大宋素来不与他百姓争利。他能赚到,那就是他的本事和福气,别人眼红不得。

只是柔福帝姬那边,却平白被他借了名声,也不能这样眼看着吃亏。儿臣也是着人,去和柔福帝姬提示一二。倒不是和他争利的意思,总要小心不要被人当枪使唤。

然而,若是如郓王方才所言,他却还有制造过许多军械?

儿臣以为,此事万万使不得。朝廷重器,怎能操纵在他们这些商贾之手?这些商贾之流,又如何晓得军国大计?便是朝廷允许他制售军械,也不能如此堂而皇之去随意公布。

父皇此前常常叹息,说是北方金人居心叵测,担忧国门不靖。若是这个样子,我朝廷便有新的军备,也当深藏不露。等到日后战场用起来,才能收到奇效。

现在却被他安兆铭这样散漫地放出来展示?这个,这可难免要被金国人探到消息的!他们要是得到消息,又如何不会预作筹谋?到了战时,我大宋岂不要坐失先机?”

“如此,郓王的意思是怎样做?”赵佶不置可否,转脸看向赵楷。

“父皇,儿臣与那安兆铭委实不熟。只是昨日责问他军械之事,他才有些说法出来。

原来那个安兆铭,却是有军功的!广阳郡王对他也是青睐有加。这些事,儿臣今日也是特意去问过了广阳郡王,的确属实。

他在海州时,曾经阻城门而战,逼退了宋江。此后南讨方腊时,又阵斩了俞道安,当时议功,他为了北伐的靖海军能在军中方便,把功勋让给那些就要北伐的士卒身上。

然而安兆铭本人,还是因功迁升靖海忠义军指挥使,封武翼郎,专责筹办军需的差事。他却婉谢广阳郡王之邀,未去北伐,便留在海州转输辎重。

所以靖海忠义社做这些军械,倒也不算逾制,西军还是认他的。其实他处的民间弓社,所用器械,也都是自制。一般的地方豪强,却没有这等资格去制售军资。

只是这个安兆铭,他后来又入了州学,想要谋个科举出身。所以竟未在西军呆过一天。

这种缺额不满的事情,如今本朝禁军、西军皆有此陋习。儿臣听闻西军实数大约可得七成,禁军、厢军,能有三五成的实缺,就不算差的。所以这些事,也怨不得他。

去年时候,他又羁縻了海上几股盗匪,使唤他们强夺了金州,献土朝廷。他自己在海州,更是生发出许多利国利民的新鲜物件。

父皇,儿臣看这安兆铭,却是一个天下奇男子也。

他说的意思,再好的器械也要有人敢用才行!以我大宋今日的军中士气,便是装备了新的军械,恐怕还是无法做到出其不意。而且,军械入了军中,金国也就该知道了。

但那时,他金国又怎肯为这区区一两件军械就乱了方略?还不如现在就亮起来威慑他们更好!安兆铭的意思却是,强弓硬弩,永远是张弓待发时的威力最大!

这些军略,儿臣也不懂它。今日问了广阳郡王府的几个参军录事,他们倒是认同。既如此,那军械就甚是要紧,朝廷便要对他做些羁縻,然而却不便收归朝廷有司制造。

儿臣家中,这些年还积有一些财货。儿臣平日的用度,却极为有限。所以想要拿出一些体己来,参股他海州军工这一块的生意。”赵楷仔细想了想,还是娓娓道来。

“儿臣的财货虽然比不得郓王,今日也愿意拿出来入股。”赵构戳戳八哥赵棫,意思是八哥,你也说说话啊。赵棫说我都不清楚你们叨咕什么事呢,说啥话啊?

喔喔,小九想要掏我腰包的意思哈?

“儿臣虽未见识这些物件,不过三哥、九弟都这样说,那必然也不会差的。那么儿臣也,也入他一股吧。”赵棫犹豫了一下,终究小九平日信誉不差,那就关扑一回呗。

“儿臣也要入股去!”十三岁的十八皇子赵榛兴冲冲地说,他这小小年纪,都在建功立业的幻想中。赵佶却未再说甚,踌躇一会,还是起驾太清小筑,临帖去了。

既然宫中没有表示,那些去过福记酒楼的人家,也都纷纷有了决断。

直接投入股权的人家,却还是不太多,不过几户知道底细人家。便是他们,也很默契地避开了军工、钢铁、造船这些碍眼的东西。

嗯嗯,几乎所有人家都不约而同地少量参股了福记钱庄。这个营生很好,以后自家的财货,很容易根据乾贞记的资本流向,再决定投入到乾贞记的哪个方面去。

自然,现在才开始,各家入股的份额都不会太多,乾贞记依然是绝对的大股东。甚至一些人家宁愿选择乾贞记发行的抵押债券,也不直接入股。

赵楷入股了二十万贯,赵构、赵棫哥俩每人五万贯。赵榛吵着也要入股三千八百贯,这是掏光存钱罐了?但是,但是,咱们这里收股权,不都是一万贯一股的吗?

安宁深深看了小家伙一眼,这个娃娃,在靖康之难后,却是他赵家最有血性的人物!那就给个面子吧?最后是柔福帝姬出资六千两百贯,与他合入了一股。

大内押班李彦直到最后才悄悄摸过来,还带着一脸的媚笑。

按照李彦的说法,西城所今年的收成不错,他的奖金很丰厚。自然,平素的油水也积攒不少,如今都拿来入股阿好?不过还是别给人看了他的名字,怕要影响他的清誉。

切,老子还担心你这死太监的“清誉”毁了福记生意呢!安宁不屑一顾。不过看在六十万贯的份上,还是同意了。股权人的名字也是安宁随便起了一个:“黄药师”。

天下五绝之一的黄老邪呢,谁敢吞没他的财货?

自然,这些事,谁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谁也不愿意说破这些事。

最后的盘点,这次股权收了一百六十一万贯,债券两百一十万贯。此外那些梁山泊剩余的财货,以及此前福记二楼用来摆样的样品,再次拍卖了四十多万贯。

这就万万不算差钱了,四百多万贯的财货,很快拆分出三百五十万贯押送海州投资使用。加上预期的占城粮食,明年无论如何都够关扑一回了。

福记钱庄的准备金,六十万贯足够了。

何况如今福记的超市、酒楼生意火爆,真正的日进斗金呐。


     8月18日,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公布了一段视频,展示了航g>1.党建引领,凝聚社会治理各方合力。这样规定,深刻揭示军人荣誉要看加盟商怎么跟快递员谈。今年3月6日,习近平总书记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的医药卫生界、教育界委习近平指出,坚持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不只是思想方法问题,也是党性强不强问题。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