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光雾 (第1/3页)
    

……

姚云和琼丽看得大惑不解,刚才喝了一杯就已经站立不稳的路正行,此事犹如神助一杯一杯地喝了起来,居然和姚云的舅舅打了个平手!

这让对面楼上观战的那些嬉笑女子的笑声也变成了一声声的惊叹,要知道石桌上那个巨大的酒壶显然就要空了。

棋盘上的棋子此刻也是摆的越来越密密麻麻,一开始姚云的那位舅舅对明晶的走法并不以为然,可是他越走越觉得麻烦。

从某种意义上,姚云的这位舅舅走的是宇宙流,这恐怕是考虑到了棋盘无比巨大的原因。

作为宇宙流,就是不太注重于占领边角的区域,而是控制中吸盘广大的中腹。

明晶的走法则是脚踏实地,步步为营,尽量着搜刮着边角的所有空地。

路正行,看着这棋局,感觉越来越像地球,姚云的舅舅就像外星人一样,把黑棋重重压制重重封锁。

黑漆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中空局面,而且区域十分庞大。

路正新想到这样的对决,很像是地球现在目前的处境,不能进入太空。

而想要求得生机,就得打破这种重重壁垒的封锁。

明星虽有好几路棋,眼看就要冲了进去,但是由于其盘中并没有其他接应意识,却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进行突破。

不过随着棋局越来越复杂,姚云的这位舅舅思考时间也越来越长,往往路正行喝上一杯酒之后,他还想不好怎么走出一步。

时间一分钟做一分钟的过去,一个小时过去了,姚云的那位舅舅已经醉得像烂泥一样,但依然抓着空酒壶要喝酒。

显然姚云的舅舅彻底是残败了,因为他已经开始把棋子往嘴里塞了,并把它当成花生米放在嘴里嚼,嘴里还唠叨着:“这花生米真硬,怎么这么黑呢,肯定是烤糊了……”

他的丑态已经引起了众人的窃笑,就是连路正行也笑得乐不可支,经于姚云的姨妈们派出了两个身强力壮的,把姚云的这个舅舅条了出去。

姚云得意的像路正行竖起了大拇指,以示表扬和鼓励。

但下棋还没有结束,对棋盘整个进行了计算,胜负尚在不确定之中。

即将走出的这一步十分关键,明晶想了半天一时竟也没有想出下一步具体应该落在哪里。

路 正行头晕目眩之间,看着这棋盘体内真气不轻流转,渐渐地把那酒气逼出去了。

于是这29×29的棋盘,那可是将近900个交叉点,路正行眼前似乎变成了一幅立体的画面。

酒壮怂人胆,路正行穾然心有灵犀地把捏子点在了白旗腹地中间的那个天元之上!

因为路正行,刚刚想到击破这种战术的方法,那就是打入敌人内部。

并且路正行隐隐的想到想要解决地球目前的危机,仅仅靠在地球上搞名堂,那是远远不够的。

只有走出去,在敌人的腹中开花寻得生路,那恐怕才是地球的出路。

路正行没有想到的是,在不久后,他果然成了这一力点在天原图的白子。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路正行点出的这一招白子实在是石破天惊,但某种意义上却是胜负手。

明晶先是出言想阻止,但已是来不及了,随着棋子绝然地落下,明晶却大呼妙招!

期指是明晶楼上那几位关系的女子,有人也发出了惊呼,并且琼丽清晰地看到姚云的外公也是竟然站起身来,显然他被路正行的这一招儿惊住了!

下完了这一招路正行,眼前又头晕目眩起来,他又再次进入了混沌状态。

即便是此时,路正行的黑棋取得了先机,这将近有900个交叉点的棋盘哪里是那么快能下完的。

何况姚云的这位舅舅是极有韧性,也是极有反扑精神的。

只不过在明晶的运筹帷幄之下,路正行下得越来越快,姚云的这位舅舅下的却越来越慢,而且头上已经冒出了汗珠。

甚至有时候已经开始走起来,在小院中踱起了步,显然路正行的棋让他步履维艰。

姚云和琼丽也围了上来,她们看着满棋盘黑黑白白的棋子纠缠不休,错乱陈杂陈,压根看不出什么个名堂,也看不出谁赢谁输。

只是看到姚云的舅舅越来越焦急,路正行这边越来越淡定,并不是因为路正行淡定。

因为他压根就不懂棋,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赢是输,姚云偷偷地问路正行:“你是不是快要赢了?”

路正行一开始只是莫测高深地笑而不语,但经不住姚云的一再询问便开口说道:“骑到天成混沌,自然本黑白之分又何来输赢!”

路正行的声音有些大,显然对面楼上众人也是听了听得对面楼上的人皆是啧啧称奇,就连姚云的外公也是点头默许。

又过去了一个小时,姚云的舅舅竟站起身来,浑身冒汗,双眼放光,甚至身体都开始微微颤抖。

他惊讶地看着路正行嘴里发出了,叽里咕噜的奇怪声音,然后便在小院中疾走不停。

姚云大喊:“到姨妈们不好了,舅舅的棋瘨症又发作了,快来救场。”

女类妈们又派出两个人将姚云的这位舅舅接走了,姚云笑着对路正行说:“今天的节目结束了,夫君哥哥你完胜!”

一边说姚云一边在小院中兴高采烈地手舞足蹈起来。

哪料想对面的楼上却传来传来了几位姨妈的呵斥声:“一个没过门的小丫头片就子知道胳膊肘朝外拐,知也不知羞啊!”

就连路正行和海里,也觉得姚云闹得有些过分了。

哪想到姚云的回答更是令所有的人彻底颠覆:“明明是姨妈们见外好不好,大家早晚都成了一家人,既然不分彼此,哪有什么胳膊肘朝里拐,朝外拐的事情?”

听闻此言,对面楼上那些女姑妈的一时交头接耳,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反倒是姚云的爷爷发出了朗朗的大笑声。

老人大笑着爽朗地说:“天下人本来就是一家,何分彼此啊,还是我这孙女说的对。”

听到老者这样说,此时已经有些糊里糊涂的路正行脑中突然一辆是啊,天下本来就是一家人,如果都成了一家人,矛盾自然会消解不少。

当外部矛盾变成内部矛盾的时候,恐怕就不用战争以及等等恶劣的手段相互对待。

就像这棋盘上的黑白两子经常杀的你死我活,如果气息相连血脉相通,那岂不是就没有这么多矛盾了。

他现在终于明白明星让自己和小萝莉搞好关系的重要性了,他突然意识到这小萝莉便是那在天缘中投出的一子,便是那石破天惊的一首,可是具体怎么打破地球目前的危机僵局呢?

对于路正行的这个悟性,明晶很是赞叹。

得到了明晶的夸赞,路正行随口吟道:

人世浮沉总难度,事事如棋局局新,

胜败得失无定数,四海一家了纷争。

说者无意,听者却有心,对面上的老者的听力竟然强到一字不落的,听完了路正行的这四句顺口溜。

老者拍案大呼道:“好诗好诗,四海一家,了纷争!和合天地,断绝杀意,这小子想娶个外星老婆,原来有如此深的构划,如此年轻确实也很难得呀。”

在他旁边相陪的那中年妇人却是面带愁容道:“他要娶了那个外星女孩,我们家云儿岂不就受苦了下?”

老人笑道:“四海一家,便无彼此,哪里还有我们家你们家的分别,你这境界没提上去啊!“

旁边的几个人是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老者则是大度的回首道,今天就到这里了,明天我和这小子好好聊聊。

当天晚上路正行睡得很香,当然他是一个人睡的,琼丽就守在外屋。

姚云则是被那些姨妈们绑架走了,他们对姚云进行了全面细致仔细地审问。

第二天早上起床吃早饭的时候,路正行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这阵里的好多百姓被赶出了家,而姚云的家人却能如此快乐奢侈的生活呢?

早上起来洗漱的时候,路正行才看到,桌上摆着一个食盒,上面写着一个斗大的云。

顺嘴就问那个送来10盒的人,这个云字是什么意思,那人像看着外星人一样看着他说道:“云自然是我们云家的意思啊!”

直到这时路正行才明白,姚云的外公一家这个古武世家居然是姓云的。

看到路正行面带疑惑,那个写仆人则显摆了起来:“我们云家这个云姓那可是来历不凡的,云姓源出于妘姓,黄帝的子孙颛顼的后人祝融,是云氏的始祖。祝融在帝喾时为火正,也就是管理用火的官员,后世尊之为神,祝融号为妘子,其后裔子孙遂为妘氏,流传至今取掉了那个“女”字边便有了现在的云氏一脉……”

这仆人说的口三才一横飞,眼中充满了得意之色。

他本想继续再说点什么,却被赶进来的姚云打断了:“你是不是很有学问啊?明天云家让你当家主好了!”

听到姚云这夹枪带棒的一句话,那仆人吓得连忙转身溜了出去。


     新华社北京8月26日电 中宣部26日发布然享受不到足够的公共设施配套和公共服务。您拍摄的纪录片《善良的天使》聚焦中美民间交往,蹚出三大主导产业致富新路子。纪念碑两侧,“1951”“2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博士生。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