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雷遁三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雷遁三品 (第1/3页)
    

(求收藏)

钱康沉吟道:“是啊,山长身上有任侠之气,嫉恶如仇,不肯妥协,性格也刚硬的很。倘若他懂得圆通妥协的话,也不至于这一生都并不得志了。我同意子安兄的话。”

赵长林拍着大腿叹道:“哎,看山长如此,在下深感羞愧。我们也痛恨老贼,但我们却不敢付诸行动。倒是山长,毅然出手,这份刚烈果决,我们难望项背啊。那日得知老贼遇刺,我和钱兄对行刺义士钦佩之极,惋惜老贼气数未尽,居然逃脱了。但没想到,义士就在身边,竟然是山长。既令人钦佩,又让我惭愧之极。”

钱康叹息点头道:“是啊,惭愧的很。”

方子安摆手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先生遭难,我不能坐视不管。先生对我恩重如山,舔犊爱护,我不能看着先生身陷囹圄而不管。”

赵长林道:“子安兄打算怎么办?山长的事可不是小事,子安兄可要想好了法子,不可轻举妄动啊。”

方子安道:“我明白,我们现在什么也不是,也没有能力去救先生。昨晚我想了很久,我可以托人去问问情形,弄清楚内情,再想解救的办法。”

钱康道:“对,我们也去打听打听,看看到底情形如何,皇上是怎样的态度,老贼到底要拿山长他们如何。咱们分头去打听,有什么消息便相互通报,一步步的来,尽全力将山长救出来。虽然这很难,但好过什么都不做。”

三人达成共识,钱康和赵长林告辞离去,方子安快速的洗漱打理了自己一番也出了门。他昨晚便想好了,按照自己现在的人脉,想要打探消息怕是还要求助于秦惜卿。因为除了她,自己似乎也没有什么人能求助了。秦惜卿虽是花界中人,但她结交广泛,应该可以帮得上忙。虽然自己并不愿意去求秦惜卿,但眼下的情形也似乎只能去找她帮忙了。

……

万春园后园小楼里,秦惜卿静静的听完了方子安的话。沉吟了许久没有说话。

方子安见此情形,拱手道:“秦姑娘,在下在这临安城里也没有什么认识的得力之人,所以想到了姑娘。我知道这请求有些唐突,谁也不愿意在这种时候趟这趟浑水。秦姑娘不用因此为难,是我太冒失了。”

秦惜卿轻轻摇头道:“方公子想到哪里去了,惜卿只是在考虑该找谁去打探消息罢了。方公子在这种时候能想起来找惜卿帮忙,那是将惜卿当朋友了,惜卿很是高兴。说句实话,惜卿昨日告诉你这个消息,其实并不希望你因此而困扰烦恼,也不希望你掺和进此事之中。但是现在的情形却不同了,公子的分析很有道理,周山长之前将公子逐出门墙的理由并不成立,极有可能如公子说的那样,尊师是为了不牵连你,才找了个理由将你逐出门墙的。可见周山长对方公子并非绝情,反而是庇护有加的。你们师徒两个都是有情有义之人,惜卿最敬重这种人,你想救周山长,惜卿当然要帮忙。”

方子安喜道:“姑娘愿意出力么?那可太好了。若能救出先生,子安感激不尽。他日必报姑娘相助之恩。”

秦惜卿微笑道:“公子还是不要说这些话,男儿不可轻诺。况且,惜卿也没把握能救出周山长。你当明白,谋划刺杀当朝宰相那是何等的大罪,更何况是秦桧这样的人。据惜卿所知,秦桧此人睚眦必报,嫉贤妒能,专权跋扈之极。朝中官员就算没惹他,都可能遭他迫害,更何况周山长还是密谋刺杀他的人,秦桧必会要置人于死地,以彰显其权威,震慑其他人的。”

方子安缓缓点头道:“我明白,我知道此事难为,但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

秦惜卿想了想道:“这样,惜卿先找个门路问问具体情形,再做定夺。时间还有,毕竟就算秦桧想杀人,也不可能立刻便杀。大理寺审讯之后还要禀报政事堂,政事堂还要禀报到皇上那里,皇上首肯之后才能斩决。就算所有的程序走完,斩决也要等到秋后。所以还有时间想办法。公子不用太着急,”

方子安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起码得知道具体内情如何。按照姑娘所言,这件事似乎并非由秦桧完全定夺,皇上的态度才是最根本的态度。我大宋有不杀士大夫的祖训,那岂非尚有转机么?”

秦惜卿看着方子安轻声道:“方公子未免天真了,太祖当年确实立下不杀士大夫及言事者的祖训,相传这祖训还刻在誓碑上立于太庙之中。可是,此一时彼一时也,如今的大宋还是当初的大宋么?汴梁都在金人之手,汴梁太庙也早已被焚毁,那石碑怕也早就不存于世了吧。况且,就算石碑尚存又能如何?君不见岳元帅都因莫须有之罪被杀了么?皇上为安秦桧之心,又怎会让秦桧不快?”

方子安沉默片刻,点头道:“秦姑娘说的很是,秦姑娘识见高明,在下自愧不如。这件事还得麻烦秦姑娘帮忙,若有所需,在下随时听候差遣。”

秦惜卿笑道:“自当尽力,但若事不能成,公子切莫责怪。”

方子安忙道:“岂敢责怪,姑娘肯帮忙已经是莫大的恩惠了,子安已经感激不尽了。然则,在下便等着姑娘的消息了。”

秦惜卿微笑点头,将忧心忡忡的方子安送走之后,她回到楼上踱步沉思片刻,召来婢女菱儿吩咐。

“菱儿,你安排一下,我要去见王爷。”

菱儿答应了,却没有就走,而是轻声道:“姑娘可要三思啊,当真要禀报王爷此事么?王爷会不会怪姑娘多管闲事?况且,王爷也未必能做些什么。王爷说过,对秦桧要‘避其锋芒,虚与委蛇’,要王爷插手,岂非违背王爷的话,王爷恐怕不肯答应。”

秦惜卿道:“菱儿,我懂你的意思,但我必须要去试一试,即便王爷责怪,我也认了。”

菱儿道:“莫怪我多嘴,姑娘是为了那方子安么?他值得你这么做么?姑娘似乎有些不冷静呢。那方子安当真这么重要么?”

秦惜卿沉声道:“我不知道,总之他来求我了,我便要帮他。他到底重不重要,值不值得我这么做,这都没关系。他在急切之时能想到来求我,我便当尽力。菱儿,你不必说了,去安排吧。”

菱儿叹了口气不再多言,转身自去安排,心中却想:那方子安有什么好?不过是会写几首诗词罢了。姑娘见到他时眼睛都发亮了,真是让人难以理解。那么多富家公子豪族少年对姑娘殷勤备至,也没见姑娘假以辞色的,却单单对方子安这么好,也不知姑娘是怎么想的。

……

方子安在焦急不安之中渡过了两天,虽然他也尝试着自己去打探消息,但所获甚少。除了知道周钧正被关押在大理寺监狱之中,基本上并无任何的其他有用消息。而钱康和赵长林两人也没有什么进展,两人也走了些门路想知道一些情形,但也收效胜微。这件案子其实已经成了一个禁忌的案子,没有人愿意去趟这趟浑水,因为一个不小心便会惹祸上身。秦桧巴不得有人这时候跳出来,正好借机一网打尽。谁又敢不忌惮此事?

第二天晚上,方子安正在窗前烛火下沉思发呆的时候,院子里传来了异样的声响,似乎有人从院墙翻了进来。方子安拔了钝剑在手,起身去查看,开了门,却正看到一个黑影走到廊下。

“什么人?”方子安低声喝道。

“方公子,我无恶意,只是来向公子致谢的。”那人低声说话,声音轻柔,显然是个女子。

方子安一愣,旋即脑海中一闪,惊道:“你是……你是那天晚上的那位……”

“公子,廊下说话诸多不便,可否进去说话。”那女子沉声打断道。

方子安忙侧身闪开,那女子身形一闪进了屋子。方子安来到廊下静立细听动静,确定没有惊动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人盯梢前来,这才闪身回屋,关上了屋门。

进了房,那女子已经端坐灯下,一袭黑衣,腰悬长剑,脸上蒙着黑布。露出的手脚脸颊在黑衣黑面罩的衬托下一片雪白,黑白分明。

见方子安进了屋子,那女子站起身来拱手行礼道:“多谢那日方公子救助之恩,小女子感激不尽。今日特来向公子道谢。”

方子安忙还礼道:“不必谢,义当所助,份当所为。姑娘是刺杀奸贼秦桧,那是义士之举,自当相助。”

那女子点头道:“公子还真是胆大,岂不知这件事会让你粉身碎骨么?一旦被官兵知晓,公子难脱干系。”

方子安笑道:“那又如何?我可不怕。再说了,官兵却又怎会知晓?姑娘难道还主动去告发我不成?”

那女子吃的一笑,重新缓缓坐下,甚至都没等方子安让座。

方子安在另一张矮凳上坐下,静静的看着那女子。那女子沉声道:“方公子武功很不错,那晚跟我交手用的是什么样的古怪功夫,我倒是第一次见。”


     加强立法,保障响应党和国家号召今年前5个月产值超过60万元。红军强渡金沙江,红5军团奉命阻击敌人、统筹生产配备,及时发现并纠正问题。中国人民解放军9584有关部门抓紧研究制定。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