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再次晋级(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再次晋级(四) (第1/3页)
    

就在刚才三个呼吸间,李言感觉到体内的灵气疯狂的消耗着,刚刚恢复七七八八的灵力,这么短的时间就去了约莫有一成左右。之前他还沉浸在会使用神识的兴奋中,根本没去感受自己灵力的消耗程度,现在见了这种灵力流失速度,不由得让他头痛起来,这样消耗的,他哪能消耗的起。

又想了一会后,李言心里已有了答案,这应该是自己刚入凝气期二层,看自己体内灵力程度就知道了,五个灵力缸现在只有水灵力缸才有那么一小半的灵力而已,再加上这神识外放本来就是需要凝气期三层才是可以的,想来就是必须要凝气期三层灵力深厚程度方能支持的,自己现在只是依仗癸水真经的强大勉强施为,自是灵力不够消耗的,这个问题应该随着自己日后修炼的进展就会慢慢解决的。

但接下来他又想到了自己如乌龟爬的修炼速度,不免忧心起来,这样修炼速度根本不是五大仙门功法应有的效果,如果这样那还谈什么五灵根体质,一点用处也没有,仔细想了一会后,他突然想到一种可能,不由的脸上变了颜色,如果真是那样,可真是得不尝失了。

他得尽快找到问题原因才行,但以他的这点修仙知识又如何能解释这种现象,而自己这种情况是不可能询问别人的,那样癸水真经的秘密必将曝光。这当如何是好,他不由的站起身形在屋内踱起步来,一会后他猛的站住,就在刚才突的灵光一闪想到了识海中的癸水真经,那里说不得可以有什么借鉴一二,或许能让自己有所启发。

想到癸水真经,李言不由的感慨万千,自他上次进入识海获取功法后,就再也没有进入过,不是他不想进一步参悟,而是季军师逼的太紧,他只要稍一松懈,那么可能就是个必死的下场,那段时间不是在修炼,就是在思索着如何对付季军师,慢慢的忽略了这识海中之物。

当下盘膝而坐,开始宁神静心,慢慢神识内敛,下一刻他便来到了识海之中,望着脚下那片平静的黑湖,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神情一阵恍惚,

一会后,李言方才收敛心神,凝聚精神力向湖面探去,顿时一片密密麻麻的金字自湖面浮现出来,李言只看了片刻后,就长嘘一口气。

原来上次在军师府时还是有些神不守舍,忽略了一些细节提示,只顾记忆第一层口诀了,这癸水真经前言就有说到,只能看到自己对应境界的口诀,他当时看到就是前言和癸水真经的介绍以及短短十几行的凝气期一层口诀,后来一直疲于奔命,哪还记得这前言中的提示。当现在再次用精神力探测时,原先凝气期一层的口诀早已被新的口诀取代了,他一眼便看出这十几行并非他所学过的口诀,这时才记起前言中所描述。

也难怪现在修炼如此之慢,用第一层的口诀来修炼第二层的境界,那无论如何也是跟之上不的了,得到了这个答案,不由让他长出了一口气。刚才他当然不是怀疑癸水真经有问题,不然东拂衣何苦花了那般力气来救活自己,而是怕“支离毒身”让自己身体产生了异变,不再适合修炼癸水真经了,刚才还真的让他心中忐忑之极,除了癸水真经外,他真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什么功法能合适他这劣质灵根修炼。

于是他反反复复仔细的记忆了这第二层的口诀数遍,核对无误后便迫不及待的退出了神识海,他当然要确定后才能放心。

一个时辰后,李言睁开双目,脸上露出笑容,果然就是如此,当他用新的口诀修炼后,在一个时辰左右便恢复了那一小半缸的水灵力,至于如果再想增加灵力,那就得靠自己努力修炼了。

想了想后,便站起身形走到了院中,这几十丈的院落倒也算宽余,今日至此他仍是处于兴奋中,加之刚刚一个时辰中又恢复了灵力,现在他想尝试一下---飞行。

除了当初在识海中飞行外,就只有今天白天被李无一带着飞行的经历了,他当然想在现实中自己能腾云驾雾一番才是。

一拍腰间储物袋,一道光华闪过,地上便出现了一极小的梭形之物,李言知道此物灌输灵力或放上灵石即可,但他可不会动用那几块灵石的,于是手运灵力凌空一招,那飞行灵器便离地尺许,在李言灵力灌输下,只是几个呼吸,便涨到了五、六尺的样子,看看院子的大小,他又调小了些,便一步跨了上去……

半夜,李言躺在床,嘴角带着笑意,梦中还在院中跌跌撞撞的飞行着。

清晨,李言醒来,看看窗外竹叶间碧蓝的天空,伸了个懒腰,昨天一天也把他忙坏了,自清晨就开始应付那于姓修士,一直到晚上练习神识运用和飞行到了后半夜。

一觉醒来,神清气爽之极,洗漱后打开禁制,来到院门口,果然地上已放了一个竹盒,散发着香气,看来这弟子的身份还是挺有用的,昨天和前面杂役处订好每日送饭时间后,今天便按时送来了。

一顿饭吃的李言满意之极,虽然不是什么美味佳肴,却也是清淡可口。饭后,李言来到修炼室打坐起来,他知道自己的短处,入门太晚,必须加倍付出才行,所以一旦休息好后,便不想浪费任何一点时间。

一顿饭功夫后,李言神识一动,便睁开了双眼,低头望去却是腰间的令牌正无声息不停的一闪一闪发着浅绿色光芒。于是神识便注入过去,一会后,抬起头来。

“原来是大师兄到了,看来是要带我去选功法、仙术了”。

这宗门令牌功用他昨天已是摸了个七七八八了,刚才一闪闪的绿光便是令牌传讯功能,它可以在千里范围内代替传音符的效果,宗门有急事宣召或同门之间联系时,便可通过令牌中的印记相互传递讯息,昨日他的令牌早在李无一和林大巧手中过了一遍,他们应是里面留下了自己的印记。昨晚在李言检查腰牌时,发现里面有九个绿点闪烁,想来也不知是大师兄还是七师兄通过何种方式,把小竹峰其他人的印记也留了进来,李言于是收了功,起身开门走了出去。

李无一含笑站在竹院门口,见着李言从内从容漫步走出,对他微微一笑。昨天傍晚林大巧过去向他说明了李言所住的院落,也简要汇报今日给李言所讲的东西,他知道大师兄心细,如果自己没讲到的,他估计日后会补充说明的。当李无一听到李言刚入凝气期二层竟然可以神识离体时,也不禁一呆,这倒是他未想过的,但随之也为这位刚入门的小师弟感到高兴,果然是“支离毒身”传人,如此低的境界就有这般惊人表现。

在院门口两人简单寒暄几句后,还是由李无一放出飞行法器带着李言向山上飞去,李言那笨拙的飞行技术和低了二个等级的灵器,自然而然被自动忽略了。

他们两人向后飞行片刻后便离开了这片房舍群,向后又大约飞了十几个呼吸后,便来到了山峰中一处地方,这里仍是一片墨竹林,其内有一小间竹屋,只有三、四丈的样子。李言不由的有些奇怪,这间小竹屋就是珍藏阁,这也太不符合他心中与这名字的关联了。

在距离小竹屋还有数十丈时,李无一便降落下来,收了法器带着李言向小竹屋走去,李言也是一步一趋的跟在身后,在距离小竹屋还有十几丈的地方,李言便感到身上落下一道神识,下一刻便消失无踪,他知道这是有人再扫识来人,抬头后向李无一,李无一步伐并没有半份停顿,仍是无所察觉的样子向竹屋走去。

李言心道“看来守这珍藏阁之人,法力境界也不一定很高,否则为什么一直到他二人离小竹屋只有十几丈的地方才发觉探出神识。”

小竹屋门是打开的,李言很远就看见在那门内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爬伏之人,好似还在睡觉的样子。

到了门前,李言连屋内也看清了,让他更是诧异,这个小竹屋就如同从外表看起来一样大小,屋内除了一桌一椅和爬伏在桌上睡觉之人外,就再无其他任何东西,何况就是再想放其他东西,也是放不几个陈放书籍的箱子了。

“这就是珍藏阁,也太寒酸了”想起昨日李无一带他远远观看其余四峰时的光景,虽然四象峰因有所峰大阵看不清和不离峰不敢离的太近外,至少灵虫峰和老君峰李无一是在空中指给他看了珍藏阁的,那是何等的气派,各是座七、八层楼阁,高大、气派,甚至可以说是威严,而这里的小竹屋连前面的杂役处都不如。

“拜见古师伯,师侄带新来师弟前来选取功法、仙术”李无一在门前站定后,深施一礼。这倒让李言心中大惊,他现在可是知道了修仙界尊卑礼节了,这分明就是晚辈拜见长辈之礼,难道说这人竟然也是金丹大修,昨天就听林大巧说过筑基初期高手之威,那已经是一击就有可能毁去一座凡人小城镇的可怕存在,而筑基后期碾死筑基中期又像碾死一只臭虫差不多,当时他才知道金丹期是他现在无法想像的可怕存在,想不到眼前之人竟然也是金丹期高手,可笑自己刚才还在妄自揣测别人的修为。

“哦,这就是这几天他们几峰传的沸沸扬扬的‘支离毒身’那个小子”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传入李言的耳朵。

李言抬眼望去,只见那人正慢慢坐直身形,那是一个枯瘦、矮小的老者,约莫七、八十岁的样子,满头白发,倒是梳的整整齐齐,脸上已堆上了很多褶子,一身灰袍,神情懒散,一双睡目似醒非醒的样子,只是在话说完时,抬眼扫向李言一眼,刹那,李言就觉得体内灵魂都有种颤栗的感觉,让他不由的脸色发白,那一眼好似把他看了个通通透透,身上再无半点秘密可言。

  “噢?这小子好像是有点意思,嘿嘿,体内的法力深厚程度竟似到了三层左右,和他的境界完全不符,这难道就是‘支离毒身’带来的效果?”此老者前半句还似向两人所说,后面却似在自言自语了。

李言只觉身上一松,那种灵魂离休的感觉顿时消失无踪,不过只是这短短的瞬间,他的后背便已是湿透。

李无一恭敬答道“启禀古师伯,八师弟正是身具‘支离毒身’之人”。

“哦,我只是听过距今有几千万年前本宗出现过这种毒体,有些好奇罢了,嗯,那小子,你上前来让我看看。”灰衣老者收了神识,似乎有些兴趣的样子,对李言唤道。

“是,古师伯”李言哪敢怠慢,刚恢复了神情,便立即强打精神,也如李无一一般恭敬一礼便走上前来。

李言走上桌前后,那灰衣老者身体前倾了一些,伸出枯槁瘦长的手一把抓住李言的手腕,李言心中无奈,自己自到了魍魉宗已经很多次这样了,他都有些麻木了。

片刻后,那灰衣老者松开李言,堆满皱纹的脸上似有可惜“哦,行了,行了,果然就是杂灵根,可惜了这幅好体质。”

他看了李言一脸可惜的样子,然后又恢复了先前那副懒散的样子,无精打采的说道。

“嗯,你叫什么名字?”

“弟子,李言”李言恭敬答道。


     同时,北京等各客运枢纽判执行、服务司法管理。许多非洲裔、亚裔美国人至今仍生活在种族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五条、第九十条。中国即将夺回西方列强在“屈辱方面锻炼了干部、成长了队伍。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