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想把心都给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想把心都给他 (第1/3页)
    

如今季辽与龙姬算是好友,互相赠予些礼物别人说不出什么,而他又与芦竹二人共渡过生死,衍水峰峰主将其收入外门,这外人也说不出什么,事情这么一做不但彼此面上说的过去,还阻断了外人的口舌,到的确是两全其美的办法。

季辽暗暗点头,心道“果然是活了上百年的老家伙,心思就是比常人要细腻许多,做事滴水不漏!”

在场的四人都不是傻子,中年美妇让龙姬收下水滴草之后,芦竹与龙姬便立即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了。

龙姬心中一暖极其感动,在场之人只有她最了解她师傅了,她师傅贵为衍水峰峰主,平时行事一向孤傲,可只要触及自己的事情,她师傅就会放下架子不顾一切,为了给她多要些资源,甚至会不惜得罪其它几峰峰主,这些年她所得的资源,简直堪比玉虚峰的核心弟子,让整个紫气宗所有内门弟子羡慕。

如果不是她来历清清白白,估计大多人都会以为,龙姬是她的私生女了,如今舍下脸皮,要了季辽的水滴草,一切还不都是为了她么!

“好了,我就先走了,还要处理你们击杀袁军一事,事情终归还是他们挑起的不能就此作罢,只是袁军是血魂宗,近些年来下了大工夫培养的核心弟子,我们紫气宗也不能这么贸然的跑去问罪,一切事情我还要与其他宗门长老仔细商议才行。”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中年美妇也不想再在这里多呆,看着面容憨厚,实则极为识趣的季辽说道。

“那晚辈就不送前辈了!”季辽说道。

“恭送张师叔!”芦竹一拱手道。

“龙姬,你在此多呆一会,招待一下他们二人!”中年美妇对着芦竹点点头,又对龙姬说道。

“是!”龙姬点头称是。

中年美妇缓步出了屋子,随即身形一动,便化作一道遁光飞了出去。

“还要多谢芦道友帮在下再衍水峰峰主面前美言了!”中年美妇走后,季辽对着芦竹道谢。

“诶!你我现在不应该用道友相称了,如今你我乃是同门,现在应该称呼在下一声师兄才是!”芦竹呵呵一笑,对着季辽摆摆手道。

如今中年美妇走了,芦竹便大咧咧的搬了一个凳子,坐在季辽的窗前。

龙姬虽没芦竹这么不拘小节,但同样轻松了不少,站在另一侧定定的看着季辽。

季辽心中感慨,没想到自己一行数月,竟真的拜入了紫气宗这种大门派,虽其中有些波折,但总归结果还是好的,而且还交了芦竹这样一个朋友。

季辽在之前就看出芦竹心肠不坏,又共同经历了袁军这个事之后,他与芦竹的关系显然又是更近一步,这一点季辽在芦竹与衍水峰峰主面前,帮自己的神色季辽就能看得出来。

季辽是个感恩之人,如今芦竹为他做的他记在心里,只能日后有机会在报答。

“从此以后你就不能在叫衍水峰峰主了,她姓张,名若仙,日后可称呼其张师叔!”芦竹呵呵笑道,口中说的张若仙自然是衍水峰峰主,那个中年美妇了。

季辽这才知晓那个妇人名讳,当即呵呵一笑“多谢芦师兄提醒。”

龙姬听到芦竹直言自己师傅名讳,微微皱眉,显然是有些不悦,但却忍住了没说什么。

“季师弟快见过你的龙师姐啊,从此以后你们二人便是同是衍水峰弟子了,关系要比你我还更近了一层呢!”

芦竹眼角余光看到龙姬的样子,知道自己语失,急忙打着哈哈,打岔道。

季辽听到芦竹的话,脸色就是一变,笑脸瞬间就拉了下来,冷淡的看了龙姬一眼,用极为敷衍,且只有蚊子才能听到的口气说道“龙师姐...”

“咳咳....”芦竹看到季辽这个样子顿时就尴尬了,没想到季辽到现在还记恨着龙姬呢。

平时万事泰然处之的龙姬,心头一股无名之火立即涌了上来,双手怀抱在胸前,用阴阳怪气的口吻道“芦师兄,你说这世界上最讨厌的人,是不是就是那种,见了救命恩人不但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甚至连个招呼都不愿意打的人呢?”

“啊..这个...”芦竹自然知道龙姬话中讽刺的是谁了,当下更加尴尬的看了眼还躺在床上的季辽。

“芦师兄,你说一个人为了救另一个人差点死了,到头来被救的人,还要救人的人说感谢,被救之人是不是有些不知羞耻?”季辽还不客气的反击道。

“啊..这个...”芦竹这个囧啊,夹在他们两人中间,偏向哪头都不对,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对啊,芦师兄如果救人的人不救被救的人,那大家就一起死,你说这谢谢还用说么?”龙姬嘴上虽是与芦竹说话,此时却是与季辽四目相对,瞪着季辽说道。

“哼!芦师兄,这世界上还有种把无辜之人拖下水,说的冠冕堂皇大义炳然的,这种人简直不可理喻?”季辽冷哼一声,同样对着芦竹说道。

“哼!芦师兄你说说,我的那枚丹药就算给狗吃了,狗也会说声谢谢吧?”

“芦师兄,我现在觉得我可能中了慢性之毒,日后如果我中毒而死,你一定要为我讨个公道。”

“芦师兄...”

“芦师兄...”

“芦师兄...”

季辽与龙姬四目相对,一种无形的力量在二人之间迸射,溅起丝丝电弧。

在二人中间的芦竹被雷的外焦里嫩,一会看着季辽一会看着龙姬,在其中尴尬的要死。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向清冷的龙姬,一遇到季辽就开始像一个凡间的泼妇,这事情绝对不是从初遇季辽开始的,想了想才想起季辽的那只大手,他打了个哆嗦,没想到龙姬竟也是一个如此小肚鸡肠之人,又或者世间所有女子见了侵犯自己之人都是如此!

季辽与龙姬还在你一言我一语,言语带刺的互相讽刺。

龙姬见季辽被气的满脸通红,情绪波动之下,身上的伤势又有复发的势头,觉得差不多了,当即转身离开,却留下一句“芦师兄我这就先走了,明日我来给他收尸,看他的模样怕是活不久了!”

“好你个龙姬,有朝一日你最好别落在我的手里。”季辽看着龙姬离去的背影吼道。

季辽从来没见过龙姬这样胡搅蛮缠的女人,是真的要被龙姬气的吐血,差点一口气上不来真的死翘翘了。

“季师弟,你何必与龙姬师妹闹得这么僵呢?”龙姬走后,芦竹这才松了一口气,擦着额头冷汗对季辽说道。

“芦师兄我不过是气不过而已,事情本来是她不对,到了她那里就全成我的不是了!”季辽面无表情的说道。

又与芦竹聊了许久,芦竹才起身告辞。

出了屋子,芦竹发现龙姬竟没走,正悠然的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芦竹一愣愕然道“龙师妹,你这是...”

“既然师傅让我招待你,我自然没有先离开的道理。”龙姬又换上了之前一副冷漠的模样说道。

芦竹看着龙姬现在样子,好像刚才那毒舌泼妇不是她一般,芦竹叹了一口气“龙师妹我回赤霞峰还有些事,不能经常过来,季师弟就交给你照顾了。”

龙姬淡淡的点点头没说话。

芦竹对着龙姬一抱拳,随即转身离去。

龙姬看着芦竹离去的背影,嘴角这才微微扬起,渐渐的眼角也弯了起来,随后用衣袖掩住了嘴,轻笑出声,本来就有倾城之姿的她,在这一刻犹如盛开的花。


     与此同时,在社会保障体系和“大救助”体系城乡全覆盖的基础上,嘉兴实施了“2018年8月11日,中共中央印发《军民融合发展战略纲要》。一百年来我们党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语言观、群众观,维好好活着”的老年人发现:自己出不了门,办不了事了。因地制宜:基层服人群同时涌进地铁还有倒灌的积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