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前后夹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前后夹击 (第1/3页)
    

白慕停下脚步,“就是这里了。先生能感觉到这里的阴冷吧?”

男子打了个寒颤,“似乎是的。”

白慕轻叹了一口气,给了男子一个小瓶子:“这里面是牛眼泪,你抹在眼皮上就能看到鬼怪了,免得说贫道故弄玄虚。”

男子迟疑地抹上,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屋内自家女儿正满面桃花地和一个男子打情骂俏,偏偏那男子身体飘在空中,一看就是鬼魂!

“大,大师,还请收了这妖孽,在下必定有厚酬道谢!”他结结巴巴地道,被家丁扶着才没倒下。也无怪,看到这种骇人的鬼祟,普通人自然都是会被冲击得晕晕乎乎。

白慕嗯了一声,“出去吧,免得等会儿贫道和那鬼祟斗法时伤及无辜。”

男子连忙点头,踉踉跄跄地和家丁跑了出去。因为动静不小,里屋的女子察觉到了什么,推门出来查看。

白慕抬眼一看,哟,是个美人,然后神色一凛,因为那个鬼魂跟在她身后飘了出来,似是根本不惧阳光。

鬼魂看上去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相貌俊美,除了脸色苍白并且飘在空中以外,看上去就是个正常人。他穿着龙袍,估计是曾经死去的帝王。他双眼通红,杀气浓厚。

美人蹙眉看向白慕,眉眼间带着黑气。“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白慕淡淡地道:“道士,来收鬼的。”

美人顿时脸色大变,下意识看向旁边的鬼魂。他眯眼看向白慕:“小道士,你能看到朕?”

“朕什么,你早就不是什么皇帝了。”白慕不耐烦地道,对于这种老子最拽的男人白慕真想大喊一声滚!

鬼魂身上的杀气越来越浓,美人身体颤抖了一下,鬼魂温柔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弹弹手指,黑气直接朝白慕包过去。白慕拂尘一甩,黑气顿时消散了不少,接着她拿出桃木剑,划了几下,剑气排山倒海地冲过去,将所有黑气震散,鬼魂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你到底是谁?”鬼魂阴测测地看着白慕,那张俊美的脸微微扭曲着。

白慕冷笑一声:“死了就死了,又不是受了冤屈而死,还残害生人,我不收你谁收你!一定要说的话,我就是送你去地府的人!”说罢,一张符箓拍过去,金光闪烁,鬼魂嘶吼着幻化出一个巨大的黑爪抓过去,直接撕碎了符箓。白慕脸色凝重,桃木剑飘在空中骤然变大,然后朝黑爪刺了过去。

桃木剑刺过黑爪的时候发出了嘶嘶的声音,鬼魂像是被烫着了一般怒吼着,接着拂尘上的毛根根直立,飘到空中,如毛毛细雨般朝鬼魂穿了过去。

鬼魂狠狠地瞪了白慕一眼,然后迅速离开。美人呆呆地站在那里,白慕擦了擦汗,淡漠地看着她:“你明知道他是鬼魂还和他厮混,不怕寿元递减吗?人鬼殊途,你好自为之吧。”说罢,转身离开。

那男子守在门口,见白慕走出来,连忙上前问道:“大师,如何了?”

白慕道:“他跑了,不过实力被我削弱了不少。放心,他短时间内没法害人了。”

男子感觉身体一暖,这段时间来一直有的阴冷仿佛少了许多。他心中一喜,“那就多谢大师了。这是一点报酬,还请笑纳。”说着,递给白慕一叠银票。

白慕眼睛都绿了,有钱人啊!她轻咳一声,接过去,一脸严肃:“那就多谢了。”说罢,大步流星地离开。

白慕来到一个角落,疲惫地坐下。那个鬼魂不知道死了多久了,实力强大,她对上实在是有些勉强。古代帝王毕竟气运冲天,即便死了也是鬼王的实力,无怪她对付起来这么疲惫。不过貌似对方没和道士对上过,这才匆匆逃离,让她松了口气。

人鬼殊途不是说着玩玩的,整天和鬼魂共处一室,会寿命有损,身体也会出问题。不要说什么真不真爱,她只看到那鬼魂身上的煞气,一看就知道残害过不少生人,必须得打。

白慕拿着钱去酒楼吃了顿饭,然后四处转悠。好不容易找到家店,买了些符纸,然后买了马和马车,便离开了这座城。拿出罗盘推算了一下,白慕便往京城走了。

来到京城,白慕意外地发现一堆人挤在街道旁,几个穿着大红衣服的男子骑着马慢慢走过来,大胆的姑娘们朝他们身上扔香包,一看就是状元郎啊,榜眼啊,探花。其中状元郎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相貌俊朗,深得姑娘们喜爱。

白慕眯眼看了状元一会儿,这家伙……是那个人吧,楚秦天?呵呵,不愧是有金手指的人,这么短时间没见就成了状元。白慕抱着双臂看向楚秦天,这厮桃花运很旺盛啊,而且气运冲天,恐怕日后会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呢。

白慕微微皱眉,拿着罗盘掐算着,觉得这厮会祸害许多人,决定多管闲事,跟着他。

楚秦天满面春风,心里得意洋洋。有系统的帮忙,他有出色的记忆能力,又得到了各种丰富的奖励,开始制造玻璃行商,赚了许多钱,自然有各种美人倒贴,这可不是一个男人最大的荣耀嘛!楚秦天扫了一眼街边,看到一个穿着半旧道袍的青年站在那里皱眉掐算着什么,心里一紧。即便是穿着最普通的道袍,那个道士也是那样的出众,让他心里有一点点不爽,而且这人好像有点眼熟……

楚秦天停下来,俯视着众人,冲白慕扬了扬下巴:“你是道士?”

众人看向白慕,没想到身边站着这样一个风光霁月的男子,一时怔了怔,然后又看向状元郎,心下微妙。

白慕面无表情地看向楚秦天,这家伙绝对是嫉妒她的美貌了,好烦。“施主有什么事吗?”

楚秦天见白慕一副木讷守成的模样,嗤笑一声,然后继续向前走去。

不过是个皮相好看的古代人罢了,有什么好注意的。

白慕悄悄离开,不顾众人怪异的眼神。白慕抹上牛眼泪,看见周围飘荡的鬼魂后,甩甩拂尘,将附近的几个聚拢过来,传音:“帮我盯着那个人,他的一切行踪告诉我。”


     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优势进一步彰,狠抓工作落实,把这项利国利民的好事办好!。“在我们这里,各族表团审议时的讲话。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共中央英明领导下,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我是中国人,要回去给中国人做点事情。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