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闲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闲事 (第1/3页)
    

不过我们的北冥玄上校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洗尿布!十月怀胎的海灵终于迎来了阵阵胎动,孩子要降生了。一家人如临大敌,奶奶要亲自接孙儿出来,所以产房定在一应设施俱全的第一人民医院诊疗中心。所有亲人云集,就连远在云鹏的曾爷爷、曾奶奶也特意赶来,要亲自见证曾孙的到来。北冥玄被特许在产房陪伴爱妻,他紧握着妻子的手,为爱人助力,一阵痛苦的分娩,孩子呱呱落地了,我们的天使降临了。

白白胖胖的女婴,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她,用高亢的哭声宣示自己的存在。第一抱起孩子的是奶奶,同时又是医生的奶奶有条不紊地处理着一切。当宋月乔将孩子递到北冥玄手中时,他的手擅抖了,看着女儿哇哇地哭着,两只小手握起小拳头,胖胖的小腿用力地蹬个不停。他的眼中布满了泪花,这是我们爱的结晶,这就是我们生命的延续。他轻轻地将孩子搂在怀中,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是如此的刻骨铭心。轻轻地吻了吻孩子的额头,一股无法言喻的亲切气息传向他的全身,这就是我的孩子。

油然而生的责任感和自豪感让他大声喊了出来:“我做爸爸了!”

我要为这个小家伙的幸福和快乐而努力,为她的成长成才而负责!北冥玄暗自下定了决心。

耳边传来妻子的声音:“快给我看看。”

北冥玄第一次忽略了爱妻,他忙将孩子递到妻子的眼前,海灵疲惫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她伸手抚摸着孩子的脸庞,激动的泪水尽情地流淌,北冥玄擦去妻子的眼泪又抹抹自己的眼角。

忙完了的母亲用力一拍他的背:“臭小子,有了女儿忘了娘啊,快把我宝贝孙女给我看看,我亲手接生的,哈哈,这下亲家母没法和我比啰。”

这两亲家婆争先恐后地照顾海灵,宋月乔的厨艺和田霖华那是没的比的,自己尝尝都过意不去,这下总算有炫耀的资本了。母亲兴冲冲地抱着孩子出去让爷爷他们看,留下北冥玄照顾海灵。

北冥玄握住妻子的手,吻吻她的脸颊:“辛苦了,灵儿。”

海灵闭上眼似乎在回味十月怀胎的辛苦和幸福,轻声说:“看到了孩子,什么苦都值得,我从没像现在这么满足和快乐。”

北冥玄轻轻拥着爱妻,一切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只有这浓浓的亲情轻拥着两个相爱的人儿。连一向毛燥的小护士,也被这安宁、合谐的情景所感动,轻手轻脚地收拾,踮着脚尖悄悄地溜出房门,只留下这沉浸在爱河中的两个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房门砰的被推开,岳母兴奋地边走边说:“七斤二两的大胖闺女,你看看这孩子,眼睛多灵活,精气十足的,谁说话就朝谁看,这哪像刚出生的孩子。”

母亲也附合:“真的,我当了这么多年医生,就没见过这么健康,这么精灵的孩子。”

岳母一进门就喊:“灵儿,灵儿,喝两口乌鱼汤,妈熬了一天了,收刀口的,以后没有疤痕。”

其实在海灵自身内气的修复和北冥玄内气助力的双重滋养下,伤口早就痊愈了,更没有什么疤痕。北冥玄忙站起来让长辈们坐下,大家嘘寒问暖,房间里充满了笑声。孩子在吃了牛奶后已安然睡去,现在正静静地躺在他怀中。

忽然他怀里的玉盒内传来咔咔的声响,海灵分娩前才交到他手中的虫卵也发生异动,幼虫出要同时出世了吗?他赶紧躲到一旁,掏出玉盒打开一看,果然洁白如玉的蛋壳上,龙蝶状的印记已无影无踪,壳面全是裂痕。咔、咔、咔,“哗”地一声,蛋壳破裂开来,一条半尺长的白色虫子出现在大家面前。长着一颗与传说中的“龙”,一模一样的头,只是没有长角,长长的龙嘴两侧也飘着两条小肉须,洁白如玉的身子,白白嫩嫩毫无瑕疵,身子像蚕,尾部却和鱼尾巴一般。

幼虫一出生就昂起小头,东张西望,抬头看到北冥玄,两只眼睛一亮,认出这个小子了。它向右一摆头,明明睡熟了的小宝宝不知怎么就醒了,正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幼虫,四目相对,幼虫眨眨眼,一副原来如此的神情。小宝宝伸出白胖胖的小手就要抓幼虫,幼虫身子一抖意思想飞起来躲开,可怜它刚出壳别说翅膀,连脚都没有。幼虫大惊低头看自己的身子,光溜溜白嫩嫩一条春蚕,幼虫张嘴想大叫一声,已被宝宝一把捞起,随手放在嘴里吸吮。北冥玄手忙脚乱地把幼虫扯出来,幼虫身上已沾满了宝宝的口水,幼虫一脸沮丧,欲哭无泪的样子。

宝宝咂咂嘴,没尝出这白胖胖的小虫是什么味,正“咿啊,咿啊”地伸手还要抓。北冥玄忍着笑,幼虫在还是卵的时候就已经和北冥玄滴血认主建立了血脉相连的契约,和小焱一样,他能清晰感应到幼虫传来的意念中的情绪。这幼虫灵魂是龙蝶形灵物融合所化,可身体还是幼虫的身体,远不是它当初为灵物时头顶鹿角背生双翅,腹长四爪,龙身玉鳞的完美形态。在北冥玄脑海里翻来覆去的就两个字“亏了,亏了。”

北冥玄忍不住轻声说:“可以了哈,你还真能演,让你平白占据了一只太古神兽的身子,只要修炼有成就能最终不朽,少得了便宜还卖乖。”

因为幼虫出生,他在瞬息间已经获得了信息,这只怪虫就是太古神兽龙蝶的幼年期。龙蝶幼虫呲牙咧嘴,拱拱宝宝又拱拱北冥玄的肚子,意思我是付了代价的。

“这点报酬和太古神兽有的比吗?”北冥玄不屑地说。

龙蝶幼虫低下头,诚实如它无言以对。宝宝抓不到小虫,小嘴一咧就要开哭,幼虫抬头看见,身子一弹自动跳到宝宝手中,宝宝得逞了,马上阴转晴,双手乱扯:“咿呀,咿呀!”地叫。

幼虫转头瞪了一眼北冥玄,意思我给你女儿当玩具,这下可以了吧。

家人海聊了一阵,岳母想起来:“我们回去吧,让灵儿休息一下,可累坏她了。”

大家纷纷响应,被忽略的北冥玄抱着孩子相送,欣姝眼尖:“妹妹这个玩具好漂亮,好可爱啊。”大家又评头论足一番,幼虫连眼都不敢眨一下,怕人看出是活物。

终于大家告辞走了,海灵看见宝宝手中的幼虫惊讶地问:“这是什么玩具,你什么时候买的。”

北冥玄大笑,幼虫委屈地看着海灵,海灵一愣,北冥玄告诉她:“这是龙蝶幼虫啊,就在刚才也破壳出生了。”

海灵喜道:“真的,实在太巧了,哎,宝贝这样扯,别把它扯伤了。”

北冥玄说:“别说宝宝,你都扯不坏它,这可是上古神物。对了,我们给它取个名字吧,否则也不知道怎么叫它。”

宝宝听见仿佛明白了似的:“咿呀,咿呀。”

海灵笑道:“你听,宝宝喊它伊呀呢。”

幼虫把头摇得跟拨郎鼓似的,宝宝一见它不愿意嘴里改成:“伊伊。”

幼虫坚定地再摇头。

“呀呀。”

幼虫崩溃。

北冥玄做合事佬 :“咱们有了小焱,就叫它小丫吧。”

幼虫头一晕,昏了过去,于是大名已定:小丫。

宝宝的大名早就开始研究,翻看了无数典籍,推衍了无数星盘,为此还专程飞了一趟西华山,找天道长老演算给出意见,最后博采众家之长,北冥渊老爷子亲自拍板,“安宁欢欣”叫宁欣。小宁欣拨弄了小丫半天,小丫悠悠醒转,宁欣安然睡去,北冥玄把宁欣安顿在海灵旁边。小丫和两人据理力争,小龙头向上抬了二下,意思万一不行还叫“伊呀”得了,海灵一头雾水,北冥玄装傻充愣。最后无计可施的小丫只能接受现实了,传来信息:饿了。

这是一个可以满足的合理要求,北冥玄收集了牛奶、乌鱼汤、鱼肉、蛋糕等等,小丫除喝了两口牛奶外啥也不要,就喊饿要吃,咳啊咳的,老半天北冥玄才领悟,壳啊。他忙掏出玉盒,龙蝶卵的壳全在盒里,小丫飞快地爬进玉盒,咔哧咔哧地把壳吃了个干净,只见它身体闪起了莹光,皮肤也更晶莹温润,头顶、背部、腹部长出几个白点,吃完又回头望着北冥玄。

北冥玄双手一摊:“没了啊,你小子就一蛋,除了壳你啥也没有啊。”

小丫坚定地继续看着他,海灵提醒:“你不是还有些丝网吗?”

小丫闻言大点其点,意思很明显:小子,没错就这些东西,拿来。北冥玄无奈取出一根龙蝶丝,小丫仰着脖子象吃面条一样吞了下去,小丫身上登时发出粉粉的红光,吃完就盯着北冥玄。北冥玄只得一根根取出,最后连丝网也没留住,被小丫吃的精光,残留的鳞片也早就取出来进了小丫的肚子。小丫的身体已经从纯白转为淡淡的粉红透出橙色。小丫继续,北冥玄略一坚持,敌不过小丫坚定的眼神,取出一根短刺,这可是雷劫之后老龙蝶残留下的三根刺之一,北冥玄用的得心应手,实在舍不得啊。小丫兴奋地咔、咔地把一根刺吞了下去,坚韧无匹的硬刺到了小丫嘴里就如牛肉饼一般。小丫长吐一口气,露出很满意,很舒服的表情。

北冥玄刚松口气,它又昂起头,这次直接叫了两声:“呀,呀。”

“呀呀你个头,叫你小丫就没叫错,你不是呀呀的叫啊。”北冥玄咬牙切齿的打击小丫,狠狠的把仅剩的两根硬刺丢在它面前:“没了,你这吸血鬼,一点好东西全被你剥削完了。”

小丫面厚心黑毫无反应,扑上来咔咔咔咔吃了个干净,一个饱嗝打出来,小丫身体已经由红转橙,由橙转黄,黄中带绿,脊梁上长出一溜的细毛,摸上去光滑细溜。忽然其中一根一紧,变得尖锐无比,把北冥玄的手都刺破,流下一滴鲜血,北冥玄正要开骂。只见小丫口中吐出一根无色透明的细丝缠住鲜血,飞快地蠕动,渐渐引导的鲜血全沾在丝上,而且形成了一个图案,细丝一甩,拍在小丫额头上。鲜血形成的图案如用笔画上去一般,红光闪处已渗入小丫的头部,一股契约的力量从图案中传到北冥玄额头。北冥玄立即明白,这灵物又一次增强了血契的力量,这个契约比开始的滴血认主更高级也更牢固。当然第一次的滴血是建立血脉相连的亲情,而这次更象签了一个合作合同,合同更有约束力,但亲情却可以让人心甘情愿的付出。

小丫这种天地灵物不是它们倾心认同的绝不会如此施为,而北冥玄也是从血脉相连的亲情里感受到这一点,才会将自己用惯的宝物毫不犹豫地给小丫吃掉。海灵看着这一人一灵的表演,忍俊不禁,她知道北冥玄在逗小丫,也间接地逗她开心。而同样小丫也能感受到北冥玄的本心,所以才主动完成了一个似乎它天生就会的血契,使他们的关系更加牢不可破。

完成了血契的小丫打了个哈哈,身子一晃跳到宁欣身旁,在她小手腕上一绕,一只黄绿色的玉镯亮丽闪现,亮光黯淡下来后玉镯也不见了,只有宁欣腕上如纹身般一条黄绿色带。“休息,保护”小丫传来这样的讯息。北冥玄乐开了花,宝宝有了小丫保护,他算放心啦。

被母亲硬逼着在医院呆了三天的海灵搬回了家中,北冥玄陪着妻子坐完月子后,就不得不工作了。这一个月,他完成了对电珠的研究,电珠可以吸取能量形成闪电,由意识控制发出,但只能吸收银色能量液中的能量或直接的电能,灵物凝聚的二滴银色能量可以满足发出三次如劈向彼得那种威力的闪电。然后银色能量液需要缓缓地从他的内气中补充能量,这个量是非常惊人的,几乎是他体内内气的一半之多,时间也要一天,也就是说一天只能发三道闪电。

基地的建设已经拉开,工程进度超快,各战区挑选的特战队员,已在江南军区集训中心集结,等待北冥玄的挑选。各战区选派的都是各自特战队中最顶尖的战士,这是秦将军亲自下的命令。一共756名特战精英会聚一堂,大家都知道他们将面临军委直接委任的特战队教官挑选,组建一只命名为“鲲”的特战队。虽然不知道这只队伍的使命是什么,但军人的荣耀告诉大家,要努力要争光。

北冥玄领着十位弟子出现在集训中心,北冥玄身着上校军服,十名弟子除小烺是少校外,其他清一色上尉。身材高挑,满头金发的南阳美女罗斯成了军营中最靓丽的风景线。北冥风、北冥潮和张毅豪暗中较劲,要博得师妹的芳心,罗斯的一句话把他们推向了深渊 “等你们学会了师父的功夫再说。”

志满意得的小烺如今站在高山望大水,饱汉不知饿汉饥,他的英雄救美,不但让他穿上了校官军服,更抱得美人归,月瑶博士被他的舍生忘死捕获了芳心。每个人都想拥有自己的至爱,但如果有一个人可以为你去死,而这个人又并不让你讨厌,甚至有一点小小的仰慕,那这个人八成就是你的真命天子。所以每每教育众师弟,只要有决心、恒心、耐心,心爱的人儿你跑不出我的五指山。当然小烺能获校官军衔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一场生死相搏让他顺利地迈入地阶领域,因此他被任命为“鲲”特战大队的大队长,这应该是所有特战队中战力最高的大队长了。


     2011.05--2013.06 河北省纪,确认安全后引导起飞,一连串动作准确干练。(一)广袤的中国大地上,一处处红色坐标ong>医疗质量和技术水平持续提升。贫困劳动力、失业人员、高校毕业生、企业职工等均可连日来的极端天气灾害牵动人心。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