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明日出发(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明日出发(八) (第1/3页)
    

  对于对方律师的辩解丁初雪显然早有准备,她淡定的陈述道:“根据当时村支书以及一些路人围观者的描述,是三传公司的保安队长耿仲明手持铁棍对一名老人进行殴打之后,黄生,卢展工,李继和三人才将耿仲明击退并且将老人黄金生救了出来。”

  “随后耿仲明在案发现场大发狂言,说兄弟们上,把这帮刁民全部干掉,打死了,打伤了算我的,随后耿仲明便率领保安人员对村民进行了暴力殴打和驱赶。”

  “虽然当时三传集团大门口的摄像头坏掉了,但是对面百华烛业门口的摄像头清楚的记录了这一切,刚才移交证据的同时视频资料我也一同移交了。”

  对面的律师本来就是想把故意伤害扯成打架斗殴,把合理维权扯成寻衅滋事,如此一来浑水摸鱼大家都有错,谁屁股上也不干净,到时候最多赔点钱了事,为此他还特意把摄像头的资料删了,但是没想到对面厂子的摄像头看到了。

  如此一来,就没啥好说的了。

  见对方不言语了,丁初雪接着说道:“关于毒物泄漏所造成的民事赔偿责任书我也一并交付法官审阅了,污水处理以及毒气引发的各种疾病我这里也有第三方专业的鉴定报告,具体原因上面也写的明明白白,黄律师如果感兴趣的话我也可以传给你一份。”

  对面的黄律师低下头开始疯狂的翻找资料,然而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可以辩驳的资料,最终也只是说道。

  “综合各种情况,我也想向法官说明,即使是耿仲明先动手打的人,那也是在村民们寻衅滋事在先的情况下发生的,耿仲明身为保安队长,自然有保卫工厂的职责,而他的行为也只是在保卫工厂而已,虽然方式有些欠妥当,但是我还是希望法官能够从轻审理。”

  “至于民事赔偿责任具体的还请择日同三传化工的负责人进行调解谈判。”

  听那黄律师陈述完,丁初雪突然暴起厉声问道:“保卫工厂就可以随便打人了吗,保卫工厂就可以置法律法规于无误吗?耿仲明主观上想要伤害他人,客观上对他人造成了重伤,并且口出狂言指使他人对无辜的村民们进行殴打伤害,如果这种人能够从轻发落,那还要法律做什么,如果这种人从轻发落,那那些无辜的村民们是不是以后也可以随意的攻击工厂的员工。”

  “如果这种人从轻发落,那你以后走到路上是不是也有可能被这种人以保卫工厂的名义进行攻击?”

  黄律师辩解道:“丁初雪,你不要偷换概念好不好,我只是就这件事请法官根据实际情况从轻发落而已,而且耿仲明在被公安机关抓捕过程中并没有进行反抗,能够坦白交代犯罪事实,符合从轻处罚的法律法规。”

  丁初雪从桌上拿出了一张纸道:“黄律师,请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耿仲明到现在也没有承认自己故意伤害的罪名,他现在依旧一口咬定自己的正当防卫,而且他被抓捕的时候不是没有反抗,公安机关的报告中指出他曾经用力挣扎,后来被强行制服的。”

  黄律师没话说了,他将纸往桌子上一丢,随后直接坐了下去。

  法官审阅完资料之后,一敲锤子道。

  “现在暂时休庭,择日宣判。”

  从审判庭出来,丁初雪的气势没有丝毫减弱,楚怀沙看着这个斗志满溢的大律师,瞬间将其从张伟的位置提高到了当年王欣案王下七武海的那几个律师的位置上。

  “想不到你年纪轻轻的,当律师这么厉害。”

  丁初雪微微一笑道:“也不算很厉害,主要是这官司证据充足比较好打而已。”

  “丁大律师果然是名不虚传啊,想不到你接刑事案件居然都敢自己去收集证据补充自己的证据链,真是佩服佩服。”

  三传化工黄律师的声音传来,二人回过头来。

  丁初雪冷声道:“给三传化工打官司,你也不怕折寿。”

  黄律师苦笑道:“我也没办法嘛,现在工作不好找,我也是混口饭吃多有得罪还望谅解。”

  丁初雪摇头道:“这帮人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我还是希望你离他们远点。”

  黄律师礼貌的笑道:“谢谢提醒,对了这位是?”

  目光转向楚怀沙,后者则看向丁初雪,这种情况他可不敢随便介绍自己,不然的话丢了这大律师的面子,还不知道她怎么挖苦自己呢。

  然而丁初雪倒是实话实说道:“我一朋友,开车送我来的。”

  “男朋友?”黄律师问道。

  丁初雪修正道:“男性朋友仅此而已。”

  “好的,那回头见了!”

  说完黄律师便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你俩认识?”楚怀沙问道。

  “之前曾经在一个官司上一起合作过,只是没想到他会给三传化工打工。”

  三传化工楚怀沙也是有所耳闻的,本身是个有名的化工厂,在环保政策如此严格的情况下,还能照常工作并且越干越红火。

  老板据说是人大协委员,还是大慈善家什么的,各种荣誉加身,只不过背地里对工厂造成的污染问题却不闻不问。

  本地人对他是恨之入骨,但是却没有其他办法,就是不知道这次的官司能对他怎么样了吧。

  从法院走出来,楚怀沙瞬间感觉到一阵凉意,曾经当兵的警觉瞬间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面,他目光一转瞬间便看到了一名站在树荫底下的男人。

  那人戴着一副黑墨镜,穿着蓝色的衬衫,下身是牛仔裤,两肩很平,四肢修长,脚下很自然的倒八字,

  一个很平常的家伙,但是在军队里摸爬滚打的两年的楚怀沙立马感觉到这家伙不是个普通人,至少当过几年兵。

  那家伙显然也看到了楚怀沙的目光,他扭头躲了过去,随后推了推墨镜便离开了。

  这人走的时候右手几乎没有晃动的痕迹,显然是那种受过训练,随时准备用右手拔出武器的那种。


     不脱离地方实际,不头痛医头、脚痛医让代表们假装游湖,在船上继续开会。福建省合盛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对检验结果提出异议,并申请业都曾蒙受其害,也已遭致国际社会的强烈反感和普遍批评。2020年9月,王思管理的人员实施分流。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