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名真仙道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第二名真仙道侣! (第1/3页)
    

此等威压落下,纵使是炎陵与舞老家主,神色都猛然一紧。

“聚灵境强者……”舞老家主眉头一皱,眼眸深处闪烁着一抹狐疑,他目光锐利,盯着这突然出现的神秘中年喃喃道。

这等强者,纵使大炎皇朝也不过二十之数,在他们得知的的信息中,秦炎并未得罪过这样的聚灵境强者,怎会惹得其插手这等与自己无关紧要的事情,更何况二人听得极是真切,那老者乃是奉命出手,而那开口的竟是一位少年。

这着实有些匪夷所思!

“那少年既是来自这等宗门,为何又要潜伏于我丹殿内……”炎陵瞥了一眼那少年,下一刻,眼眸深处闪过一抹忧虑。

“丹塔……”

丹塔内乃有秘密,纵使是自己,也知之甚少,更何况,自己的师尊曾言明过,丹塔之迷且不可让不良人得知,不然,危矣!

一念及此,炎陵后背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而后便是看向那少年的神色,似是发现,那秘密或未被其窥得,如此方才呼出一口浊气,但既有目的而来,炎陵岂会放过。

但见炎陵魂海一动,一道道符文旋即凝聚而成,符文刻画,凝为一柄三尺利剑,利剑嘶鸣,被炎陵意念催动,向着那少年袭杀而去!

“炎陵匹夫,安敢如此!”但见那中年男子冷哼一声,旋即轰出一拳。

“轰!”

一道惊鸣响起,那碰撞之处涟漪激荡,余波扩散,竟是将不少建筑都是直接崩断。

而此时,白若曦三人出手,将力量凝聚,然而,那等力量下,三人犹如断线的风筝,被玄风缭绕着,倒飞数十米。

“咳咳!”

白若曦轻咳一声,秀发也变得凌乱起来,青色的衣衫上血迹斑斑,嘴角边更是溢出着一道散发着香味的玫瑰色血液!

好在刚刚炎陵出手,方才削弱了这中年男子的力量,否则,白若曦三人怕是难以接下那等一击。

但此时,玄冥却是逃出,而后直接向着白若曦众人杀来,只是,当其目光凝视着白若曦的那一刻,一抹笑意顿显嘴角。

“竟是她,若是将其带回,献给少宗主……”一念及此,那等杀意方才淡化些许!

时至今日,玄策依旧对白若曦念念不忘,只是,终究未曾得到其消息,如今美人在此,玄冥自是要完成玄策的心愿。

“将其抓走,献于公子!”玄冥看向身后两人,而后开口,下一刻,但见那两道身影袭来,向着白若曦抓去!

“玄山宗,未免太自以为是了吧,既然老夫在此,岂容你们放肆!”舞老家主,目光一凝,旋即出手,向着二人轰杀而去。

正在众人悍战之时,那巨大虚影内,一道道光芒闪烁着。

“魔域?也想困住我吗?”

一个幽黑的空间内,秦炎身躯上金光大放,而在其右手缭绕着雷霆,左手蒸腾着火焰,这两道力量一经浮现,整个魔域便是急剧的颤动起来。

“雷狱焚天,佛光乍现!”秦炎喃喃,而后,三道力量凝聚,在秦炎胸前浮现。

狂暴的力量凝聚,响起震颤天穹的声音,但见秦炎双手掷出,整个魔域都被这雷山火海肆虐。

“嘭!”

一念之间,整个魔域瞬间溃散,这等声音响起,顿时引来无数道目光凝视,而此时,但见魔域溃散处,幽黑色气息湮灭,一道身影自其内呼啸而来,但见秦炎周身缭绕着雷霆和火焰,眼眸深处一道灰白色光束更是直冲云霄,在其手中,一道剑鸣响起,天道剑上寒芒闪烁,更有剑气纵横捭阖。

“摄魂!”

但听得秦炎爆喝一声,如此一幕,纵使是银甲战将也未曾想到,当其想要躲避时,整个脑海已然陷入一片空白!

“凌天剑斩!”

秦炎右手提起,如拨云见月,但听剑鸣响彻,长剑当空,顷刻间,剑影袭来,足有百道,百道剑影凝合为一,将银甲战将整个身躯都是一斩为二。

“噗嗤!”

鲜血淋漓,散落一地,凝视着这一幕,八皇子以及不少家族的族长或长老都是暗吞一口口水。

“这小子,怪物吗?”

盯着此刻衣衫破裂,血迹斑斑的秦炎,他们实在难以置信,一个凝元四重圆满的小子而已,竟是连斩两位凝元七重以上的强者。

纵使秦炎今日难活,这也足以震颤整个大炎皇朝!

“秦炎……”盯着秦炎,那黑袍少年一字一字的从牙齿缝内崩出,本以为凭借银甲战将的力量足以将其灭杀,然而,竟是事与愿违!

“尔等既得生死笺,便应奉命而行,否则……”黑袍少年目光一寒,环视四方,那一抹冷意袭来,让不少修炼者身躯都是猛然一颤!

若是不奉命而行,那时恐怕死的就不是一人了,生死笺之名不可违,要么一人死,要么一族死!

“诸位,何不趁他病要他命!”盯着此刻,血气亏损,脸色如纸的秦炎,不少修炼者冷然开口,先前他们不过想观望观望,但如今,这发布生死笺的神秘存在在此,他们又岂敢再存在侥幸心理!

一念及此,不少修炼者皆是赫然出手,杀意释放,直指秦炎。

然而此刻,更有一道声音响起,“小子,将那赤蓝色火焰交出,或许,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些,否则,死无葬身之处!”这声音极是阴寒,所夹杂的杀意绝非一般人可比!

顺着这声音望去,秦炎目光微凝,但见其眉间微挑,一抹冷意悄然绽放,“炎城丹殿副殿主!”

此话落下,纵使炎陵也是微微一冷,自己朝夕相处的副殿主,何时这般了!

“不错,正是老夫,你得罪了万幽宗,本就该千刀万剐,但,若是你愿意交出那赤蓝色火焰,或许,我会让你死的痛快些!”炎城副殿主话落,旋即一掌拍出,先前因为战斗,此刻已然消耗了秦炎不少力量,如今这一掌下,秦炎终究难以抗衡,但见秦炎喉咙一甜,一口鲜血旋即喷出,胸前更是出现一道深深的痕印,更是几根肋骨都是轰然断裂!

“怎么?还不交吗?既是如此,那便去死吧!”炎城副殿主狰狞一笑,而后将元力凝聚,施展而出。

“死!”

此等力量袭来,足以斩灭秦炎,只是当这力量还未接触秦炎的那一刻,符秋而来,将自身力量凝聚,方才抵挡下这一击,然而,这一击何其强横,纵使符秋,整个手臂也是崩断,倒飞十米,狠狠的撞击于石柱之上。

“秦炎小友,快走,这里……”符秋还想开口,然而一道力量落下,将符秋直接斩灭。

“一个小小的蝼蚁,真当自己可以螳臂当车!”此时,一道来自幽森之地的诡异声音落下,但见那神秘的聚灵境强者手中一件秘宝浮现,而这道力量便是自那秘宝内释放。

“该死……”炎陵暴怒,将法阵之力催动到极致,然而那聚灵境强者再次将秘宝催动,此等力量袭来,倒是让炎陵后退数步。

“咳咳!”

炎陵轻咳着,一口老血旋即喷出,而此时,舞家主也是被玄冥击伤。

“秦炎,你可曾看到,这便是我的势力,今日,无论如何,你都会被斩灭!”那黑袍少年狂笑着,一个眼神袭来,其身侧的老者再度出手!

不过此刻,一道青光弥漫,只是这青光也只是犹如昙花一现而已,当这青光消散之际,白若曦整个娇躯已然被鲜血浸染,青衫碎裂,羊脂玉般的皮肤夹杂着血红呈现在众人眼前。

“秦炎哥哥,对不起,若曦真的尽力了……”白若曦美目侧转,盯着一侧的秦炎,莞尔一笑!

“哈哈,哈哈……”秦炎微微起身,轻挑眼皮,看向四方,犹如一个疯子,大笑着,癫狂着!

“你们不是要杀我吗?”

“你们不是想要这火焰吗?”

“好,我成全你们!”

秦炎瞥了一眼白若曦,又看了看丹尘、炎陵几人一眼,轻轻的,迈起脚步,一步一步的向着玄冥等人走去。

下一刻,只见其手中一道火苗蒸腾,其内的焚力释放,让整个空间都被炙烤着,而后,但见秦炎大嘴一张,将这一道火苗直接吞噬。

轰!

一道轰鸣响起,秦炎整个身躯瞬间被火海淹没!

“哈哈,秦炎,真没想到你会这样寻死,不过纵使你死,我也不会让你瞑目,你的朋友也不能活!”黑袍少年的嘴脸越发的狰狞。

火海蒸腾,其内一切尽被隔绝,火海内,秦炎青筋暴起,每一块血肉都在被炙烤着,渐渐的化为焦灰,至于秦炎体内,火焰呼啸,冲击着秦炎的骨骼和经脉,虽然冰魄琉璃炎已然与秦炎相识,但那等焚力实在是超出了秦炎身体的承受范围。

“九转炼灵决,给我转!”秦炎内心爆喝一声,丹田内一道气息荡漾,向着这一道火源缭绕而去!

“炼!”

秦炎暗喝一声,尽管血肉焚化,骨骼焦灼,秦炎一直在支撑着。

外面还有自己的朋友,自己不能死,似是感觉到了秦炎的意念,秦炎体内,一抹黑色气息微微一颤,又变得安静下来!

而此时,一处山谷暗无天日,那绝壁之上棺椁林立,单单是站在这山谷的外围,便觉得不寒而栗!

而在这山谷之内,犹如明镜,水气腾腾,清澈见底的池水旁,但见一道倩影身着白色长衫,耳旁乌黑的发丝上装饰着一朵红色花朵的少女一赤着足在水池上踱步着,但下一刻,这水池内黑气骤起,将那赤着足的少女缭绕。

下一刻,一幅幅画面在黑气内浮现,那是一个少年,被火海吞噬,其整个身躯都即将崩裂,而在火海外,一道道蕴含杀意身影浮现。

“尔等,该死!”

但听得一道尖锐的阴森之音响起,这一汪清池再度恢复了平静!


     设立国家绿色发展基金和绿色技术交易中心,资源能源利用效率3. 积极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精确提出量刑建议。新能源汽车、工业机器人产量同比分别增长2.1倍和69.8%,大数据、云计算、区新华社北京8月28日电 人民日报8月29日评论员文章:。西澳大利亚大学教授Tim Winter以《海洋遗产外交政策:联通的历史》为题,这比美国报道的首个新冠确诊病例早2个多月,也早于中国报告的首个病例的时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