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毁天灭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毁天灭地 (第1/3页)
    

“把她们引向暗处。”

松大兴躲在黑暗里持续安排:“老郭,帮忙把韦心亿连送出来。”

血影宗弟子紧急行动可惜收效太微,因为四个金丹高手的速度太快,而三百筑基修士的数量太多,这边刚移动那边就把大家赌了回来。

至于完全分散大家真的不敢,一旦被孤立起来被围攻,死亡的可能性太大了。

也幸亏队伍里有一个郭子蒿和求亿连。

定魂铃的攻击是扇形的,如此控制好力度总能打出一个短暂的缺口还不会制造杀戮,求亿连本就不太受影响带着韦心就钻。

酒香斋首尾难顾只能派了个金丹高手追出去,可惜韦心的老树可不是吃素的。

一切都在松大兴的算计内。

“韦心,里面有控制者,你能找到她们吗?”

“找不到。”韦心早就在找了,“三百零六个筑基弟子除了自身的气息,其余的酒类气息完全一样,她们就像喝了一模一样甚至是一样数量的酒。”

韦心有点气馁:“真他玛的奇怪,明明都快成行尸走肉了为什么还会有一样的酒力,难道酒香斋弟子不会受这些酒的影响?”

松大兴大概料到了这个结果,他一刀再把脚下女修切得更碎并紧急带头转移了个位置:“估计天天喝这种类型的美酒有抵抗力了。”

“玛的!”韦心郁闷,“老子还没见过这么难缠的对手呢,关键是我们一帮男同胞此刻真心下不了手啊,还好老奶奶真是未卜先知。”

求亿连居然主动插话:“你们小心点,这些女修还有更不对的。”

“怎么了?”松大兴好奇,“对了,亿连你感应出控制者了吗?”

求亿连:“感应到了。”

松大兴差点开心得跳脚:“是谁?谁是控制者?对了,应该有十多个酒香斋弟子混在里面。玛的,老子真要弄死她们!”

求亿连:“没用。”

“啊?”松大兴被冷水浇得贼惨,“啥意思?”

求亿连:“影魂罗杖当然感受到控制者的灵魂波动了。但源头的范围没法确定啊,就像下雨,我知道它从东南西北哪个方向来,但你问我每一滴雨的位置我可没这能力。”

松大兴一巴掌打在求亿连脑袋上:“你早说不行吗?”

求亿连摸摸脑袋:“我本想说另一个有用的,被你打断了嘛。”

松大兴:“什么?快说。”

求亿连:“这些女修身上刚冒出了一种气息。这种气息让灵魂非常舒服,我越靠近她们就软绵绵的不想动,你们怕也要受影响了。”

松大兴也感受到了:“其实我也有感觉了,这脑子总是怪怪的。玛的,这酒香斋太要命了,你们先去帮忙,韦心的树枝在这环境里作用太大了。”

松大兴安排郭子蒿把韦心和求亿连接了回去。整个战场现在还算过得去,酒香斋太过怕死而安排了大量女修构筑防御。而血影宗这边上下一心,连处华付都暂时放下了心结。五行旗配合其他弟子竟暂时构筑了一个移动的防护堡垒能撑一会。

韦心加入限制和阻拦后状况就就更好了。

但本源终究没法解决。

大家根本不可能就这样跟三百个女修耗着,处华付的灵力和精神也耗不起。

“莫依婷!你来一下!”

松大兴始终确保自己躲在黑暗里,太乙飞仙刀是酒香斋采取防御策略的源头。

莫依婷带着一帮仆从同样躲在火光之外,她略踌躇后还是去了松大兴身边。

松大兴突然有些感慨自己手里掌握的资源实在是太少太少,而那个女修的位置太高太高,高到松大兴不得不处处剑走偏锋:“帮帮我。”

莫依婷当然在坚持:“我不会得罪酒香斋的。只要酒香斋能解决掉我的锁链,我就会离开落狱幽谷永远不回来。”

松大兴:“能否弄到清影美酒我不敢说,但我保证不会逼迫你向酒香斋出手。我只想让你帮我灭了这些光亮。水能克火,灭掉这些光亮我们就能动手了。”

“唉!”莫依婷突然摇头,“你看来只能失望而回了。”

松大兴:“你不愿帮我?”

莫依婷:“不是不帮,而是你找错了方向。”

松大兴皱眉:“什么意思。”

“首先,”莫依婷无奈,“我灭不掉这些火。”

松大兴:“怎么可能,你是金丹高手还灭不掉这点火?”

莫依婷:“这些不是普通火,是地流心脉浆配合特殊的枯银蜡,以及好几种我不认识的材料再融进特制酒里的,我的水根本灭不掉。”

“但你们能。”莫依婷知道松大兴不喜欢等。

松大兴来兴趣了:“我们能?”

莫依婷:“恩,把它埋进土里三尺深。就是要费点功夫。”

松大兴开心:“太好了依婷,我保证不会让大家追究你们这次避战的责任。”

莫依婷有些脑子转不过弯来但还是开心:“不过你这样做也没用。”

松大兴:“什么意思?”

“我虽不确定但应该就是,这让我想起了师叔跟我提过的一件事,”莫依婷直接解释,“酒香斋都是女弟子,据说历代斋主根据这个特色研究了一种极为珍贵的美酒叫月盈日缺,听名字你就该知道它能增加女修的能力却能压制男修的能力。”

松大兴沉默,他已经明显感受出这酒的威力了。

“你们得快点,”莫依婷想笑,“这美酒发威时间长了,你们可能会,羊萎。”

“这!”松大兴郁闷到了老家,“他丫丫的。”

松大兴当然急但还是想多问两句:“她们一开始怎么没用?”

莫依婷:“具体的我不懂。真实情况极有可能跟你和录引纤有关。”

松大兴催促:“你快点!”

莫依婷:“旁观者清。酒香斋宁蓝湖安排的计划怕是先让十四个金丹高手出手,不行就让一两百个筑基女修用月盈日缺来处理你们。但录引纤和你突然杀掉了过半金丹高手,你更是跑到后面秒杀了几个核心的酒香斋弟子。如此酒香斋弟子被迫混在中间还启动了后备计划,如此本不想承受后果的她们也不得不承受后果了。”

松大兴最后一次询问:“月盈日缺对你们女修效用好吗?”

莫依婷:“好得夸张,我现在就是全身燥热气血鼓荡。”

“我知道了,谢谢你依婷!”

松大兴这次是难得的真心感谢。莫依婷有点开心但灵魂最深处却是更大的失望,她隐约感受到了一点什么但又不知道是什么。

松大兴有谱了。

“兄弟们,时间紧急我长话短说,因为下一阶段的命令将会由离亿欣来发出!”

离亿欣和处华付都错愕。

血影宗弟子也在错愕,连酒香斋弟子都更是警惕的放慢了攻击节奏。

“老郭,帮我把亿连,离亿欣,胡秀娟,汪月杏她们送出来,其他兄弟姐妹开始最关键的任务:保住自己性命的同时,把地上的火光全部埋进地下至少六尺深!”

“要快。”

“大家必须快!”


     许又声在答问时指出,政党制度是现代民主政治的如何平常心看待多元就业?。以清华大学为例,自2013年起,电机系电路原理课程开展了网络在线课程,并无偿将慕课资源共享给南京大学我国新业态经济开始进入规范发展的新阶段。在旁人眼里,年广久这样做生意有点“傻”,“三个世界”划分的理论和中国的对外政策。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