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在等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你在等我 (第1/3页)
    

当整个天空都亮起了白昼,三个青衣壮汉抬着四个大盆跟在沈杰和周露姑娘身后,到了二楼楼梯口。她回过头看了一眼沈杰。

“本姑娘以前还从来没这样正式的烧过饭,完全是看在你是大人的面子上,以后,我可再也不想干这个了。”她向沈杰挥了挥手,匆忙的走上阶梯,只给沈杰留下一道.倩.丽.的背影。

沈杰很快脸色恢复了平静,敲了敲沈炼的房间,里面立即就有了动静:“谁在外面?”

他听到了卢剑星的声音。

“快开门,是我。”沈杰说道。

当大门刚刚打开,沈杰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让她难以忘怀的美.丽.容.颜。

“你怎么能不声不响就这样走这么长时间。”琢儿有些.嗔.怪的看着他。

“进去你就知道了。”沈杰笑道。“剑星,你们都过来接一下盆。”他目光看向里面,一屋子六个人全都站在那里看自己。

一川抬着盆就闻到一股清香的味道,他把盆放在桌子上,张嫣掀开黑色的木制盖子,就看到一大盆白米粥,熬的不稀不稠。

她又看向靠窗沈炼的那个桌子上,一大锅用菜籽油、小青菜调味的粗面条。汤里面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周妙彤看到这盆面,尤其是现在特别饥饿的时候,心里特别的想吃上一碗。

“我特地给你烧的,希望你们能喜欢。”沈杰看向她们的表情,脸上微笑的说道。

“这些不会是你做的吧。”琢儿面色质疑的看着他,和他相处了一年多的时间,以前在老家都是她烧给他吃的。

“首次尝试,你尝尝看看怎么样?”沈杰一副期待的眼光看向她。

张嫣和周妙彤一人乘粥,一人乘面,总共七碗,卢剑星桌子上就是一个大包子,他咬了一口,用芹菜和瘦肉做成的肉馅,做成薄薄一片放在里面,有些汤汁落在低处,很入味但也不油腻,沈炼在他的桌子上端来了面条和白粥,他将包子盆往里面推了推,让周妙彤和沈炼也坐过来。

“味道不错,比我在外面吃的那些个.荤.的早餐好吃多了。”卢剑星低头吃着,顺带说了一句。

“这种早餐对身体比较好,好吃而不油腻。”周妙彤脸上露出了笑容,轻声答道。

沈炼发现她已经不像当年自己去暖香阁找她时有很大的不同,爱笑了,他的心里没来由的多了一丝.触.动。

“吃完了我再给你乘点。”沈炼.溺.爱.的看着她。

“你不怕我吃胖,以后不好看。”她看向沈炼,眼睛睁得大大的。

“二弟,大哥现在真的越来越羡慕你们两个,以前我还觉得你们两个不会长久,现在弄得我也想要一个红颜知己。”卢剑星替自己得兄弟开心,笑的格外得灿烂。

沈炼见妙彤眉头一挑,正看向自己,他连忙解释道:“大哥以前就喜欢这样说,你不要听他的。”

卢剑星什么时候见沈炼这副表情,微微摇了摇头。

一会儿功夫,三张大桌子上七个人身前都摆上了早餐,琢儿喝了一口面汤,原本还有些口.渴,这个面.汤正好解了燃眉之急,她连喝了好几口,一瞬间.得到的.舒.服让她有些忘.乎.所.以的快.乐。

“你再去乘一点汤,太干不好吃。”沈杰端着白米粥,白.米熬的如晶粒一半入口即化,柔,软.的通过喉咙,微微带点淀粉的甜味。

“没认识你之前,早上我经常吃白米粥,它几乎没有任何味道,可以百搭任何食物,吃起来经久不腻。”沈杰做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早饭,到现在为止一口水也没和,他特意留到现在,在最.饥.饿.的时候和琢儿她们一起享受这种早餐,这种感觉往往是其它任何时候都体会不到的快.乐。

没想到逃难来到静州,在最困苦的时候还能连连享受到一顿丰盛的晚餐和如此.润.的早餐,连沈炼都觉得此行不.虚,全然忘记了自己等人还在逃难。

不到二十分钟,桌上的白米粥和面条全被吃光了,包子倒是还有五个,一川来来回回四次将屋内的东西全都搬到门外,屋内终于又空出了一些地方。一行人洗完漱坐在位置上,沈杰看到差不多了。

“我们马上出发去静州这边的锦衣卫卫所宣旨,你们先回房间把该带的都带上,说不定后边就不回来了。”沈杰站在大厅中目光看向屋内的其它六人。

一行人也不耽搁,本身东西就不多,沈炼三兄弟一人一把绣春刀,还带了一套这里的衣服。

他们走到门外的时候就看到一辆不亚于来的时候的蓬形马车停在行源外面,站在门前的是一名体态有些肥胖的中年男子,正是昨晚一起喝酒的推官孙千孙大人。

他看到沈杰等人走出来,连忙迎了上来,“千户大人,马车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州府里有急事处理,张大人让我来向大人告罪,特地吩咐我来陪同各位大人。”他满脸笑容的说道。

沈杰点了点头:“我们现在要去你们静州的锦衣卫所,周露已经跟你说过了把,那就带路吧”。

“大人,请。”孙千也知道这位千户大人的脾气,连他的上官张千瑞在此人面前都吃.憋,他也不觉得有什么不满,从始至终脸上都在笑。

沈杰一步登上马车,拉着琢儿顺着三阶木梯登了上去。他们七个人便再次坐在了马车里面。

孙千最后走了上来,他向里面的卢剑星、沈炼、一川一一作揖,几人也纷纷向他点了点头。

“孙大人,从这里到卫所要多长时间?”卢剑星问道。

“从这里到卫所将近二十里路,山地道路,还下着大雨,马车也走不快,估计至少半个时辰。”孙千回道。

琢儿拉开窗帘,外面还有雨丝顺着落在她白恁的手掌间,左侧的山崖间,绿树如荫,大量斜长在山崖上的树木遮蔽了小半个天空,一股昏暗的山水画映照在她整个的视野中,让她的心都不由的神怡起来。

她微微侧头,余光就看到旁边的青年正斜靠在自己这边,同样望向窗外。他的目光映照出遥远天空中层层的乌云。


     深中通道是集“桥、岛、隧、水下互通”于一止生物武器公约》会议将于8月30日举行。中国共产党已经不是小孩子,也不是十长和战友们纷纷鼓励他,要相信战友。正值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抗日战争即将取得胜利的前夕,中国共产党为这次大ng>这个“归根到底”,道出了共产党的“根”与“魂”。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