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威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威压 (第1/3页)
    

江远看中的是一块拳头大小的圆石头,黑漆漆跟个煤球似的。

拿起来一看,这石头外皮光滑,唯独有一个硬币大小的豁口。

豁口处灰麻麻的,就和寻常的鹅卵石内部一模一样。

刘小军满脸疑惑,“江大哥,你就是闭着眼睛挑也不会选这么块石头啊,这不就是铺路的鹅卵石嘛。”

那些珠宝公司的人也看了过来,有人忍不住一笑,“小兄弟,你在搞笑吗?”

“这石头要是能够开出玉来,我把名字倒过来写!”

柳一刀笑着摇摇头,“江远,你换一块吧,我送给你。”

江远却是神秘一笑,“我就选中这一块了,柳老真肯送给我?”

柳老爷子眉头微皱,“你乐意就好。”

很快,一大堆石头被这些人挑挑拣拣,选出来了几十块石头,看他们爱不释手的模样,就好像已经透过石皮看见了里面的翡翠。

玉雕厂里就有工具,可以现场解石。

这些人也不犹豫,付完款之后直接就要开整。

柳老爷子也难得开心,居然要亲自上阵解石。

他撸起袖子,先让人把一块几十公斤的料子放在了锯片底下固定好,打开电机就直接压了下去。

锯片和原石接触,瞬间迸溅大量火花,随着大量粉浆被冲刷掉,这块石头也很快被一分为二。

可里面依旧灰麻麻一片,显然是切垮了。

买下这块石头的男人满脸颓丧,“我就不信了!”

他和助手又把另外一块原石搬了过来,柳老也不多说,三下五除二就解开来。

这回倒是见了绿了,可惜里面‘棉’太多,‘裂’也不少,真正能用的料子,也就够做两个戒面,价值不过几百块。

接下来的几块石头也没开出东西,惹得众人叹气连连。

忽然,叶氏珠宝那名女子上前,她让助手把一块只有几斤重的灰白色石头固定在了锯片底下,示意柳一刀帮忙解开。

江远眉头一皱,这块石头散发的光芒还算强烈,里面应该有东西,就是不知道品质如何。

很快,石头被切去了薄薄一个角落。

柳老爷子看了眼,笑道:

“涨了。”

女子连忙上前,果然看见切面透明,就好似隐藏在石头里的冰块一般。

“冰种,虽说没有飘绿,可胜在一个干净,做几件首饰,价值也得破两万了。”

有了这么一出,剩下的人又兴奋起来了。

他们纷纷拿着石头上前,可开出来最好的石头,也不过是一小块糯种翡翠,还带裂和棉。

环视一圈,就剩下了江远手里的黑石头。

其他人已经没了兴趣,纷纷打算离去,只有叶氏珠宝那名女子看向江远道:

“这位先生难道不解开石头看看吗?”

有人哼了一声,“我们选的石头都没切出来翡翠,他这破石头又有什么必要切开。”

江远却是笑了,“真要是开出来东西,你们可别眼红啊。”

“开!真要是出了东西,我给双倍买!”

“对,我赌两千,这里面绝对没有东西。”

江远无奈叹气,这就是人性啊~

“那就开吧,辛苦了柳老。”

柳一刀轻轻摆手,“让小军来吧,也算是学学技术。”

江远点头,鼓励地看向刘小军,“就像刚才柳老那样,把石头固定好,切薄薄一片下来就可以了。”

刘小军也觉得江远选的这块石头开不出东西,便大手大脚地模仿柳老开动了机器。

可随着火花迸溅,一抹刺眼的绿瞬间映入了刘小军眼帘。

他身子一颤,额头上渗出冷汗,连忙将锯片提了起来,“柳老,你快来看,我不敢动了!”

柳一刀愣了愣,快步走了过来,看到那抹绿色的瞬间就瞪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

其他人也意识到了不对劲,纷纷凑近了看。

却见柳老爷子已经把石头取了下来,重新换了一把小锉刀,开始一点点地磨去石皮。

看到那犹如竹叶一般的翠绿,众人的呼吸都停滞了,生怕柳老一个不小心刮伤了玉肉。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黑石头外壳被磨掉,变成了一个比拳头略小的玉球。

“帝王绿!!”

终于有人敢惊呼出声,他不断喘着粗气,“三十万,我大富贵珠宝要了!”

“三十万就想要这么大一块帝王绿,想屁吃呢?我九福珠宝出三十五万!”

“四十万!”

“四十五万!”

“老子出五十万!”柳老爷子罕见地爆了粗口,“谁要和我抢?”

听到五十万这个价格,众人都不说话了,比财力,他们背后的公司还真比不过柳老爷子。

江远也惊讶了,没想到自己居然选中了一块帝王绿。

五十万啊,足够自己的店铺收一批古董了,这就是自己的启动资金啊。

很快,柳老就写了一张五十万的支票给江远。

加上他上次从江远手里买的那件翡翠观音,这短短时间他就支出了一百万,几乎把他所有的存款都掏空了。

可柳老爷子丝毫不觉得吃亏,他是一个真正的爱玉之人,何况,那件玉观音和这块帝王绿,以后绝对会大幅升值。

看着江远把支票收进口袋,柳老爷子满脸凝重地看着江远,“你到底是什么来头,上次你拍卖那批古董我就想问你了,看你的年纪,不该有这么好的眼力才对。”

其他人也注视着江远,都想知道江远的来头。

“我就是个种地的,喜欢古玩罢了,今天全是运气,”江远随后应付一句,又换了话题,“对了柳老,我想给小军请几天假,带他去景德镇办点事情。”

见江远不愿意透露真实身份,柳老爷子也不多问,点点头道:

“去吧,以后有好的玉器,先想着我。”

“得嘞,”江远应了一声,喜滋滋地带着刘小军往院子外走去。

货车颠簸着开远,只留下一道道敬仰的目光。

“原来,小丑竟是我自己,黑石头居然是帝王绿。”

“其实,我一看见江先就觉得他深藏不露。”

“以后是年轻人的天下了啊~”

江远自然不知道那群人的感叹,他一边开车,一边开心地哼起了小调。

刘小军满脸崇拜地盯着江远,“江大哥,你太厉害了,五十万,这可是五十万啊!”

“咱们还玩儿什么古董啊,以后专门玩石头吧,一个月开一块帝王绿,三年就能当首富!。”

“想什么呢!”

江远皱眉看了刘小军一眼,“你真以为帝王绿那么容易遇到?”

“别说帝王绿,就是品质稍微好一点的玉石都很难开出来,你看今天那些人,他们可都是专业的,结果呢,有几个人开涨了?”

江远这一泼冷水,让刘小军也冷静了下来。

“那江大哥,这五十万你打算怎么用?”

江远想了想,道:

“等你拜师宴之后抽个时间,先带你姐去京城把手术做了,她的病要紧。”

“剩下的,留着收古董用。”

刘小军瞬间红了眼眶,“江大哥,我··我··谢谢你!”

“大男人流什么猫尿?”江远白了刘小军一眼,“别矫情,这都是我该做的。”

刘小军满脸疑惑,“怎么是你该做的呢?”

“因为你上辈子救过我的命,”江远眉头一挑,“咱们上辈子就是好兄弟。”

刘小军笑了,尽管他觉得江远是在开玩笑,可还是让他很感动。

江远开着车子一路颠簸,将近一个小时后才到了火车站,然后买了两张明早十点的火车票。

接着两人又去了银行,将江远身上的支票全部换成现金存进了账户。

第二天上午,江远带着刘小军赶到火车站。

一上车,刘小军就满脸兴奋地左顾右盼,这还是他第一次坐火车,也是第一次出远门。

滨海到景德镇大概需要六个小时,江远一上车就闭上眼睛打盹。

忽然,刘小军拉了拉江远的胳膊,还朝着斜对面的座位努了努嘴。

江远侧头一看,斜对面坐着一位六十来岁的老者,怀里还紧紧搂着个黑色布包,满脸的警惕。

此时,坐在老者对面的一个年轻人也正紧盯着老者怀里的布包,满脸好奇道:

“大爷,你这搂着什么好宝贝呢?”

“关你啥事儿?”老者又把包搂得紧了些。

那年轻人笑了笑,“你既然带着宝贝出门,必然是想出手,不如让我上眼看看?”

老大爷打量了青年两眼,摇摇头,“你不像识货的人,我不给你看。”

刘小军忍不住笑出声来,瞬间惹得那青年怒目相视,“笑什么笑!”

刘小军连忙忍住笑意,摆摆手道:“没事儿,你们聊。”

“我有钱,”青年从怀里取出一叠钞票在老大爷面前晃了晃,“只要你的东西好,价格好商量。”

老大爷想了想,点点头打开了布包。

原来里面裹着的是个碎成了三瓣儿的瓷碗,看上面的彩绘,应该是一只飞鹤呈祥图案的酒碗。

江远瞬间皱眉,这老大爷打开包裹的瞬间,就有光芒射了出来,光芒算不得太,却也说明这几块碎瓷片是老物件。

那青年显然有些眼力劲儿,接过瓷片看了看,点头道:

“清晚期景德镇的东西,可惜碎了,加上这东西存世量很多,价格不高,你这还碎成了三瓣儿,也就值个十块钱。”

“十块?你这年轻人不地道!”

老大爷满脸怒气地收回瓷片,看样子,是不打算继续和那年轻人谈了。

“那大爷你开个价嘛,买卖都是谈出来的嘛。”

“你要诚心要,就给八十。”

那青年装作很不情愿的样子,数了八十递给老大爷。

就在老大爷要接过的时候,一只大手忽然攥住了青年的手腕。

青年脸一黑,“你TM谁啊?”

江远冷笑一声:“我是谁你管不着,但你拿假钱骗人就不对了吧。”


     一系列重要的国际指标显示,不少国知,要求审慎开展各类聚集性活动。这些“七一勋章”获得者和一百年来党内涌现出来的无数先烈英雄、先锋模现行有国防军事专门法律19件,含有国防军事规定条款的法律80多件。另据了解,首批“首站公寓”?需要做好哪些防御准备?。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