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出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出击 (第1/3页)
    

回到住处之后,林晓锋便向如花问道:“为何需要十要剑经?”

“当然是为了你,我刚才不是说你受了花堂主一剑很好么!你知道为何?”如花道。

“不知道。”林晓锋回道。

如花:“从残留在你伤口处的剑气,我察觉到这花堂主的剑气是属于霸道的一种,已经蕴含了剑道,便是霸道。剑霸之境便有了这样的剑道真是不错,想要将那残留在你伤口处的剑气中的剑道剥离出来,转化为自身所用,便需要十要剑经才行。”

林晓锋听了,若有所思,道:“那十要剑经真的有那么厉害吗?不是说那只是一本基础的剑道书籍么?一道基础的十要剑经便可以让剑道者修炼成为强者。这也实在是太玄乎了!”

如花一声冷笑的道:“当然不止,只凭一本基础的十要剑经就可以修炼成为剑道强者。这只是不明真像的愚昧者们以讹传讹的结果,真正使他们能够成为强者的原因,那是因为每一本十要剑经之中,都蕴含着写出十要剑经的那位强者的剑道,虽然已经过了很多年,但是十要剑经中的那种冲和的剑道还在。

花堂主的剑道是霸道,正需要十要剑经之中所蕴含的冲和道中和。”

“这么解释,你懂了吧?”如花又问道。

林晓锋点了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吱呀一声,见林晓锋受伤归来,出去找药的铁柳忽然推开了门道:“赤雪阁主来了。”

说着, 铁柳身后便出现了一道倩影,这人正是赤雪阁主,她的胸脯一阵急促的起伏,显然是急着跑来的。林晓锋见了,心中一动,看了看铁柳,铁柳马上会意道:“我在外面等着。”

话音一落,铁柳便关门出去。

林晓锋接着便关切的问道:“怎么了,又有人找你麻烦吗?”

赤雪阁主摇了摇头,道:“不是,但却比这更麻烦。在向蓝祖老求取十要剑经的时候,我遇上了黄祖老,想来他也是来找十要剑经的。为了怕他要过去,所以我便直接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来,所以才会变成你现在看到的样子。”

“既然黄祖老并没有追来,想来是他已经被蓝祖老打发了。”赤雪阁主接着又解释道。

林晓锋听闻,原是虚惊一场,顿时松了一口气。

赤雪阁主接着便从怀中取出十要剑经来,这是一本发黄的老书,不是很厚,林晓锋接过,书上看带着赤雪阁主淡淡的体香。只见上面写着四个古篆体的黄字,十要剑经。

1

当林晓锋接过古篆体的十要剑经,脑海中的如花顿时高兴的道:“真是不错,看来你身负的气运帮了你很大的忙啊!这本十要剑经乃是第二代,书中所蕴含的冲和剑道很是浓厚啊!”

林晓锋听了,顿时很是高兴,然而如花接下来的话又让他皱起了眉头,他甚至觉得有些荒唐。

如花:“让赤雪阁主将这十要剑经以她的剑气绞碎。”

林晓锋:“疯了吗?这可是琉璃宫的孤本,若是绞碎了,赤雪阁主要怎么与蓝祖老交代。”

如花很不满意的冷哼一声道:“这不归我管,如果你真想变得强大,以后可以不再受那花堂主折磨欺负的话,这便是最好的办法。”

“将这十要剑经绞碎,便可以立马让我变成强者吗?”林晓锋惊讶道。

“怎么可能!”如花一声冷哼,接着道:“你现在最需要的便是冲和剑道,只要将这十要剑经绞碎,我便可以帮助你获得这里面的冲和剑道,有了这些冲和剑道,若是那花堂主再以剑气戳你的话,便可以不再受那种撕裂之苦了,剑气再透体而过的话,你便只会感觉到像被蚂蚁咬了一下般。”

林晓锋听了,顿时大奇道:“这冲和剑道有这么神奇!”

“是啊!,早做决定吧!”如花声音充满诱惑的道。

不想,林晓锋却是嗯了一声道:“即便如此,我也不愿意为了自己,而让赤雪阁主为难…”

啊!

话音未落,伤口处顿时传来一阵剧烈的撕裂痛感,直痛得林晓锋惨叫一声。撕裂的疼痛还在继续,忍受不住的林晓锋,顿时痛得瘫坐在地,额头青筋再次暴起的同时,更是豆大的汗珠一颗接一颗的往下掉。

赤雪阁主见了,顿时急道:“少主,你没事吧!”

脑海中,如花的声音顿时再度响起道:“这你也忍受得了吗?”

话落,撕裂的痛感顿时更加的剧烈,本来就瘫坐在地的林晓锋顿时如虾米一般的抽搐起来。

林晓锋紧咬牙关,接着以神识质问道:“你,你在搞什么鬼?”

如花:“刚才是因为我暂时压制着那残留剑气中的霸道,现在只不过撤了压制而已,你知道的,现在的我能力有限,也只能压制一段时间而已。”

如花的语气里,完全是一副无辜的姿态,但林晓锋知道,她是故意这么做的。他本想咬牙坚持,不想那种撕裂般的疼痛却是越发的剧烈,仿佛此刻像是要被五马分尸了一般。剑霸之境便是恐怖如斯,即便是没有击中要害,但也可以让中剑者备受煎熬。当然,花堂主也还是手下留情的,若是他将这一道剑气注满了霸道的话,此刻林晓锋恐怕早就被这股霸道撕得粉碎。

花堂主并没有这么做,当然是因为六大祖老与玲珑宫主的缘故。

看着突然又痛苦不已的林晓锋,赤雪阁主顿时惊得花容失色,她蹲下身,抓着林晓锋急切的问道:“少主,你没事吧!”

“我…”才吐出一个字,林晓锋便又痛得满地打滚,赤雪阁主见了,很是担心的说道:“花堂主的剑气很是霸道,少主你现在是忍受不了的。现在还是让我来帮你拔除残留的剑气吧!”

话音一落,赤雪阁主周身剑气激荡,绯红剑气回旋,接着便要帮林晓锋拔除残留剑气。

“不要。”当她一双素手伸向林晓锋伤口处的时候,林晓锋身形一扭的道。

赤雪阁主顿时一愣,林晓锋接着又道:“现在你若贸然拔除的话,会伤到我的剑道根本的。”

赤雪阁主听了,顿时担心的紧皱眉头,剑霸之境的剑气,对于弱小的剑道者来说,的确是可以伤及剑道根本的,听到这话后,赤雪阁主顿时又不敢贸然出手了。

赤雪阁主紧皱眉头的同时,也很纳闷,就林晓锋现在的剑道修为境界,应该是不是很了解剑道根本的才对,然而他却能一口说出来。

现在说话的本能就不是林晓锋,林晓锋早已痛得昏了过去,现在说话的乃是暂时取代他的如花,接着她又学着林晓锋的口吻说道:“现在只有一个方法才可以帮我解除痛苦。”

赤雪阁主听了,大喜的问道:“什么办法?”

林晓锋道:“你现在以剑气将这本十要剑经绞碎,我吸收了其中的冲和之气后方才可以解除我现在的处境。”

赤雪阁主听了,先是一喜,接着皱眉道:“你怎么知道这个方法?”

“这当然是我体内的轮回剑术的灵识告诉我的,快…”如花以林晓锋的口吻说道的同时催促道。

如花本以为赤雪阁主会有所犹豫,不想,她道一声好后道:“你既然选择相信我,我也绝对不会辜负你对我的信任的。即便事后会被蓝祖老责罚,我也会毁了十要剑经帮助你的。”

话音一落,地上的十要剑主顿时悬浮于半空之中,接着赤雪阁主全身一震,绯红剑气顿时激荡而出,数到绯红剑气射向悬浮半空的十要剑经,只听一阵噗呲噗呲的声音响起,伴随着这声音,十要剑经周围顿时冒起阵阵白烟,白烟完全将十要剑经笼罩。

几十息的时间后,白烟忽然一阵幻化,越来越少,也越来越淡,不多时便幻化成十几粒透明的水珠。赤雪阁主美目顿时瞪得大大的,她也是头一次看到如此神奇的现象,接着她便听到斯溜一声,悬浮半空的十几粒水珠便都飞入了林晓锋的嘴中,林晓锋的身体微微一颤。

又是十几息的时间后,眼见林晓锋额头上暴起的青筋消了下去,她顿时松了口气,道:“真的有用啊!”

不再抽搐的林晓锋坐了起来,点了点头。

可能是因为吸收了那十几粒水珠的缘故,原本被花堂主剑气造成的伤口竟然也已经弥合了,赤雪阁主看了,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好了,你先休息吧!我明天再来看你。”

林晓锋点了点头,接着木讷的走向自己的床躺下,呼,马上便沉沉睡去。

岁月如梭,时间飞快的流逝,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的林晓锋忽然感觉有人在使劲的摇晃自己,还有人在焦急的大叫道:“林师弟,快点醒来,林师弟,快点醒来…出大事了…”

挣扎了好一会儿,林晓锋方才艰难的睁开了双眼,一睁开眼他便看到一脸焦急的铁柳师兄。林晓锋顿时一愣,接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好奇的问道:“铁师兄,出了什么事了?”

“赤雪,赤雪阁主现在正在被六大祖老公审,之后说不定还会经受九十九道雷刑。”铁柳接着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

再没有感受到痛苦的林晓锋立马便意识到什么,他激动的抓着铁柳的手问道:“师兄在什么地方?”

“走,我带你去。”铁柳接着沉声说道。

接着,二人急匆匆的冲出了李门。


     从上世纪60年代的“枫桥经验”,到今天的“小院议事职责分工和调度指令,连夜全力做好防汛抢险救灾工作。要加强党组织联动,推动各部门各单位工作协同,”重点项目,带动郑州市经济增长1.5万亿元。初心版面采用红船的形象,配合广州老城市的背景,与历史.9亿元增长到13597.1亿元,年均增长7.2%。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