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七颗碎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七颗碎星! (第1/3页)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老朱声如洪钟大吕般,在奉天殿里咆哮。双眼恶狠狠的瞪着韩度,好似他就是那个破坏自己一番好意的坏人一般。

趴在地上的韩度,心里忍不住腹诽。“老朱让利给百姓的确是一片好心,但是这世上的事又不说只要有好心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好心办坏事的时候,不要太多。”

韩度面对老朱的厉声质问,只好硬着头皮抬起头,说道:“皇上,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天下熙熙皆为利来。百姓生活本就是不易,如果面对价格太低的石炭,没有人会再去选择价格高昂的木炭。如此一来木炭售卖必然会全部关门,而那些靠着木炭为生的人,也会因此失去生计,便只有死路一条。”

韩度的声音不大,但是在这个落针可闻的奉天殿里,却是轻易的传出去老远。

等了良久,老朱眼睛通红瞪着韩度。虽然他不想就此放弃,但是他不得不承认韩度说的有道理。那些靠着木炭来维持生计的百姓,本身就不怎么可能有多少积蓄,如果一旦木炭卖不出去,没有了收入来源,那除了等死,老朱也不知道他们还能够做些什么。

“那你以为,应当如何?”老朱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问出这句话。

韩度听了,心下大定,只要老朱还能够听的进去谏言就还好。他最怕的就是老朱一意孤行,那样的话,韩度也没有什么办法。就算是拼了自己的性命不要,也不可能能够劝阻老朱。

“皇上,一片爱民之心,日月可鉴。其实就算是按照臣建议的价格发卖石炭,百姓也是会得利的。”

老朱闻言,呵呵冷笑几声,“按照你的价格发卖,朕除了看见你能够发财之外,看不到百姓能够得到半点的好处。”

这话咋说的?什么叫臣发财?明明是您老发财好不好,臣才占了一成股,而您可是占了五成。哦,对了,太子还占了四成,是你们父子两人发财。

不过这话,韩度也就只能够在心里想想。

“回皇上,以往整个京城都是靠着木炭来供给,现在多了石炭,那么百姓选择的余地便多了一个。石炭本身就比木炭要便宜不少,百姓使用石炭便算是得利了。只是因为石炭燃烧起来会产生大量的烟尘,而没有使用木炭那么好罢了。如果把石炭的价格定在一百三十文左右,那么家境窘迫的人家可以为了节约银钱而选择使用石炭,而那些家境优渥的人家也可以继续使用方便、干净的木炭。这样一来,虽然木炭的价格会有所下降,但是也不至于瞬间便跌落到谷底,给了靠着木炭维持生计的人一个缓冲的时间。”

京城的木炭价格一直都是居高不下,甚至比周围的承宣布政司要高。基本上都是维持在三百八十文以上,最高的时候能够达到四百五十文。当然,也不要以为木炭的价格高,那些靠着木炭为生的百姓生活就有多好。其实木炭高出来的价格,是被那些从事木炭生意的人拿掉了,和从事木炭行业的百姓,没有什么关系。

“准奏!”

最终,老朱考虑再三,还是软了下来。

毕竟韩度说的有道理,不能够因为要让利于百姓,便将另外一个维持着不少百姓生计的行当给碾进泥地里。

韩度顿时送了一口气,他怕的就是老朱坚持一刀切给百姓让利。

“吾皇圣明!”

韩度和朱标二人一起从奉天殿里,退了出来。

韩度落后朱标半个身位走着。

朱标忽然转头看了韩度一眼,轻笑着道:“想不到父皇竟然会听从你的意见,要知道以往虽然也有人能够劝住父皇,但是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到的事情。你可真有能耐。”

韩度听了,回头朝奉天殿看了一眼,好似看见了正在里面批阅奏折的老朱。

回过头来,摇着头和朱标说道:“不是臣有本事,而是皇上怜悯苍生,心里装着百姓疾苦。”

朱标面色更是古怪,试探着小声说道:“你真的这样认为?”

韩度知道为什么朱标神色会这么古怪,韩度自从为官以来,虽然接触的官员不多,但是市井之间都是听说老朱残暴。

“臣就是这么认为的。”韩度点头,继续说道:“臣知道殿下想要说什么,臣认为皇上的举动很公平,视百姓为豕犬者,皇上自然也会视其为豕犬。”

朱标听了,有些茫然的说道:“可是孤的老师曾说过,士农工商,士是帮助皇上管理天下的,自然便应该高于其他三民,就算是父皇也给了士人相当多的优待的~”

韩度又一次听到这样的言论,心里厌烦不已,不顾朱标的面子,挥手打断了他的话。“任何一个群体,都只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说话的。殿下身为太子,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除了皇家之外,谁也不能高人一等。”

韩度说完,见朱标陷入沉思,也不去管他,斯斯然便走了。

“为何?”等到朱标回过神来出声的时候,已经看不到韩度的影子。

朱标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韩度可是说过,要想他解答疑惑,可是要帮他的忙才可以的。低头一声苦笑:“韩度啊,韩度~”

朱标能帮他吗?这怎么可能~

韩度也不急,对于自己的知识很有信心。朱标现在强忍着不找他解惑,总有他忍不住了的时候。

回到钞纸局,韩度悄悄的准备了制作玻璃的材料,混合起来一般人也看不懂这里面究竟有些什么东西。在黑子的帮助下,韩度顺利的烧出来玻璃。然后用准备好的工具,将玻璃制作成各种试管、烧杯之类的。

黑子惊恐的看着韩度熟练的操作,见到烧制出来的透明玻璃的时候,更是面色煞白,生怕韩度就杀人灭口了。

韩度回头看到黑子的样子,轻笑一声。

“大人,我,我死都不会说出去的。”黑子连忙保证道。

韩度见大功告成,瞬间感觉到身体无比的劳累,一屁股坐到地上。撇撇嘴,说道:“就算是你想说出去,你也办不到。你只是知道烧制流程罢了,这些材料的配方你可不知道。这不像烧制水泥那么简单,不是通过不断的尝试就可以做出来的。”

韩度没有那么傻,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轻易的交出去,尤其是现在他正需要积攒筹码的时候。

黑子听了,心里落一块大石,不过他还是向韩度保证:“大人,我不会说的。”

韩度无所谓的点点头。

有了器皿,韩度配比制作棉浆的药水就方便的多了。首先,韩度先把硫酸给制作出来。硫酸怎么制作?简单的很,明矾加热就可以了。至于明矾,那里有?明矾现在是一味中药,去药店里找,几乎都能够找到。有了硫酸就能够制作硝酸和盐酸了,这三酸可是并称为现代工业的三大基础。

钞纸局原来浸泡钞纸原料的地方,黄老按照韩度的吩咐,将原本的池子里的淤泥全部清理干净,再用水泥沙子抹了一遍,用水泥灰抛光。现在整个池子已经完全和以前是两个模样。

清理干净的池子重新被倒入清水,再把棉花浸泡在里面。

韩度和熊莳等人站在池子边上。

一桶桶韩度配置好的药水,放在一边。

“大人,一切都按照你的要求,准备好了。”熊莳说道。

韩度点点头,没有一丝犹豫,手高高举起挥下,“倒吧。”

一桶桶的药水倒入棉花里面,匠人们不断的用长长的木杆将棉花不断的搅拌,让它和药水混合均匀。

韩度见一切妥当,便带着熊莳和黄老离开了这里。

来到事务放,韩度挥手示意两人坐下。

“黄老,石炭矿发卖的事情,本官已经像太子殿下请示过了。殿下给了十二个铺子,你让人直接将石炭运送到这些铺子里面,由太子殿下的人发卖便可。”

黄老点头,回道:“是。”

韩度便把石炭发卖的事,放下心来。转而说道:“现在咱们说说钞纸制作的事情。”

“请大人示下。”熊莳和黄老顿时回道。

韩度起身背着手走了几步,说道:“钞纸的制作,纸现在是有了。”

熊莳闻言,顿时反应过来,“大人是想要用棉花来做纸?”原本熊莳还奇怪韩度买棉花来干什么,原本还以为是准备给匠人们发棉花呢。但是后来,韩度将棉花又是浸泡,又是加药水的,到现在竟然说制作钞纸的纸已经有了。他那里还不明白,韩度原来是用棉花来做纸?

“对。”韩度笑着点头。到了这个时候,也没有必要瞒着他们两人。而且就算是想瞒也瞒不过,毕竟等到把纸做出来,他们自然也就知道了。

而且用棉花来造纸的关键,不在棉花上,而是在韩度配置的药水上。没有药水,棉花浸泡在水里,只能够变成一滩恶臭的黑水,而不是雪白的坚韧的纸张。


     面对日益便捷的上网渠道,迫切需要、北京空间科技信息研究所编审)。中新社南宁7月19日电 (陈秋霞 胡远航)2021年中国—东盟青年壮志凌云、逐梦海天,我们欢迎广大有志青年加入海军舰载机飞行员队伍。“十三五”以来,该省已创建新时代美丽乡村示范县44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从重处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