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连续将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连续将军! (第1/3页)
    

大概是最近以来,一直收到附近部族村落被袭击的消息,加上零星不断地有其他部族的人逃出来,黑檀部族的猎人们似乎早就有所准备。

黄昏时分,被派出去侦查的猎人发现了掠夺者庞大的队伍,但他们似乎并不急于进攻,而是大大咧咧地在距离黑檀村子不远的地方扎起了营寨。

韩兼非很清楚,以黑檀部族那一百多个猎人,哪怕加上半大孩子和女人,也绝不可能是这群掠夺者的对手。

他和源智子简单商量了一下,绝对兵分两路,源智子立刻回河东村,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他则独自去黑檀村与库里亚谈谈,面对目前这种情况,两个部族唯一的出路就是联合起来。

在经历了矿山的旅程之后,源智子对韩兼非和他的世界有了初步的了解,知道这个男人和他背后的世界,拥有何等恐怖的力量,下意识地认可了他的计划。

“除了说服族长与黑檀部族联合,”分开前,韩兼非特意叮嘱道,“我走之前,让小谭子他们继续烧砖和其他部族交易,这些天应该攒了不少,你回去后让他们拆了我的房子,用那些砖在村子外围砌一堵厚墙,能砌多高就砌多高,再在墙外面挖些深沟,越深越好,我们没有时间了,让所有人都去砌墙挖沟,必须在下一个作息循环到来前完成!”

韩兼非来到黑檀村的时候,猎人首领库里亚正带着一百多名猎人,在村口的空地上做战斗准备,虽然明显不是骑着巨大战兽的掠夺者们的对手,但整个丛林中的所有部族,没有一个会害怕打上门来的战斗。

库里亚注意到,他的猎人们正将目光投向自己的身后,于是他回过头来,看到那个高大而羸弱,但却让他在河东村的篝火晚会上丢足了面子的外来者。

应付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进攻的掠夺者,已经让他焦头烂额了,这个关头,他绝对不会给这个讨厌的家伙任何好脸色。

“把他打出去。”他只说了一句话,立刻有两个猎人从队伍中走出来,挡在韩兼非面前——如果那算是队伍的话。

“如果我说,我是来拯救黑檀部族的,你愿不愿意多听我说几句话?”韩兼非用略显生硬的海山方言问道。

“就你?”库里亚似乎被他的话气笑了。

“先别着急否认,上次你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也不会觉得我能打得过那个什么利斯吧。你们这一百多个人,虽然够勇猛,却不可能是那些家伙的对手——我刚刚从山口那边回来,一路上看到他们所做的一切,他们已经把从山谷到湖口的所有部族全部屠灭了。”

黑檀部族的猎人们顿时一片哗然,这些天来,他们早就从闲言碎语中听说了那只掠夺者队伍的传闻,听到外来者的话,便更加确认传闻是真的。

库里亚的脸色阴沉地像要滴出水来:“如果像你说的,你又有什么办法?”

韩兼非推开两个阻拦的猎人,环视面前的一百多名黑檀猎人:“掠夺者大概有一千多人,是你们的十倍,如果就这么硬碰硬地跟他们打,就算一个人能拼掉两个,等你们死后,谁来保护你们的妻儿老小?”

库里亚没有说话,人群开始骚动起来,猎人们眼中明显露出犹豫和恐惧的目光。

“但是,只要你们跟河东部族的人联合起来,我们至少会有三百个能战斗的战士,三百对一千,至少我们已经有一战的可能了。”韩兼非接着说道,“而我,曾经是天上那些世界中最懂战争的人之一,我所指挥的所有战争,都是以极少的兵力来战胜实力悬殊的敌人,以天神的名义发誓,我会让你们中尽可能多的人活下来,打败那些掠夺者,保护你们的家人!”

猎人们本已经犹豫不决,听到还有活下去的希望,不由得开始倾向于相信面前这个陌生人。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证明给我们看!”库里亚开口道,他本来也抱定了必死的决心,如果外来者真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哪怕只有一丝可能,他倒并不介意,无非是换个死法而已。

对于绝望中的人群,最有效的强心剂,就是给他们希望,哪怕这希望只是一根救命稻草。

“我没有时间证明,”韩兼非摇了摇头,“因为你们和整个部族必须尽快撤退到河对面去,在那里与河东部族的人汇合。当你开始撤离时,掠夺者们一定会察觉并提前进攻,而你们当中最强壮的人,必须留下来挡住他们,为所有人争取时间安全撤离——而我将留在这里,带着他们一起阻击掠夺者。”

他转向脸上抹着浓重油彩的库里亚:“猎人首领大人,这样算不算一种证明?”

如今的黑檀部族,族长已经卧病在床,很难再带领族民,猎人首领库里亚已经成为实际意义上的最高指挥者,他必须为整个部族的未来负责。

他环顾面前与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男女猎人,迎着他们期盼和渴望的目光,他沉重地点点头:“好,我也会留下来,看着你如何证明。”

然后,他点出三十七个人:“这些人是整个黑檀部族最勇猛的战士。”

“告诉所有人,”韩兼非说,“除了人,什么牲口财物全都不要拿,这些东西丢了就丢了,都可以再得到,而我们最需要的是时间。”

然后他对面前包括库里亚在内的三十八个人说:“我知道你们每个人都是勇猛无比的战士,但是这次战斗关乎整个部族的存亡,我要求你们每个人必须毫无保留地执行我的命令,哪怕我命令你用胸膛去挡住敌人的长矛,也不能有任何犹豫和退缩,这是我对你们的唯一要求。”

“毫无保留地执行,只有不畏死者才能得生,”他一字一句地说道,“这是我在这片星区中战斗的唯一信条。”

说完这句话,韩兼非突然想到自己被亲手带出来的翟六背叛,被那些为了执行命令而悍不畏死地向自己举起枪口的白山士兵,不由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但眼前的情况由不得他多想。

他再次看向面前的三十八个猎人:“整理你们的武器,每人至少背五只投矛,一把短刀,会射箭的要带上弓箭,我们的目标不是跟掠夺者们真面硬刚,所以,我们不能被动地挡在敌人追击的路上,而是要让敌人无瑕追击。”

若干年后,当那场席卷整个星区的危机爆发后,所有人都将记住这三十八个勇士共同的名字——收割者小队。

只是他们收割的,是敌人的生命。

但没有人知道,这些人在韩兼非的带领下参加的第一次战斗,竟然是在一片丛林中,用最原始的投矛、短刀和弓箭作战的。

“如果敌人不管我们,直接去追他们怎么办?”看着面前整理武器的猎人们,库里亚问道。

“我们不能等他们发现这边的动静才动手,”韩兼非说,“必须先给他们制造麻烦,这也是我让你们准备这些这些武器的原因。我在回来的路上偷偷看了掠夺者的营地——”

他蹲下身,用一只短矛的矛尖在地上画了一个简易地图:“……这里是黑檀村,沿着河流往上,这里是敌人的营地,营地被分为两个部分,靠近河边的是掠夺者的军队,大概有一千多人,而靠近林地的地方,是集中关押被他们掠夺来的其他部族村民的地方,里面大概有七八百名村民,老弱病残居多,但应该也有一些战斗能力。”

库里亚看着地图,突然明白了韩兼非的计划,一股寒意顺着脊梁直冲后脑,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看了韩兼非一眼:“你要去救这些人?让他们来对付那些骑着战兽的掠夺者?”

他心里很清楚,这些人虽多,但大多数都是老弱妇孺,就算起来反抗,也不会对敌人造成太大的影响,唯一可能的结果,就是这些人被当成一个更好的目标,帮助吸引掠夺者们的注意力,只是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因此而死去。

韩兼非似乎丝毫没有考虑过这些人的死活。

哪怕是一个长期在丛林中捕猎的猎人,库里亚依然对这个男人充满了忌惮,只要与他无关,无论死多少人,在他眼中都只是可利用的消耗品而已。

只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把今天拼死拯救的黑檀部族,再当做另外一种消耗品呢?

似乎看穿了猎人首领的想法,韩兼非笑笑:“掠夺者没有屠杀这些村民,说明他们并不想要他们的命,我们要做的,是让他们分散到整个丛林中,让掠夺者们分兵去追,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得到足够的时间,而这些村民,死人是一定的,但不会太多。”

“因为那些战兽很难在丛林里行进和战斗,掠夺者们就必须花更多的时间在抓捕那些村民上。”

“而我们要做的是,在掠夺者们开始追击逃跑的村民时,尽可能击杀落单的敌人,但不要让他们把注意力放到湖口这边。”


     婇氱煡銆嬭姹傦紝鍚勫湴瑕佸姞寮哄伐浣滀汉鍛领导人声明,加强环境保护和新能源领域合作。这意味着旅客乘高铁抵达成都东站后,“足不出站”就能完成“一站式”值机服务——打印寮棚”到摩天大楼,已实现100%城市化,创造了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发展的奇迹。对预算编制缺乏自主权、没有考虑科研过程的突发性可变性,钱用不完于飞机、卫星的控制系统,以及手机电子罗盘、汽车自动驾驶等领域。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