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寻奇 (第1/3页)
    

秦羽姝顺着声音转头便看见了白若宏的身影,“你,你怎么来了?”

三名男子见白若宏出现,逼近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 都在思考现在的局面该如何处置。

“你们是选择主动跟我回去,还是要我动手?”白若宏见对面没反应,扭头喊道,“报警, 快。”

秦羽姝点了点头,慌乱的拨打起报警电话。

那三名男子见状果然又蠢蠢欲动起来,一个胳膊上满是纹身的男人率先挥拳朝白若宏打来,紧接着另外两名男子就跟了上来。

白若宏轻轻推了一把秦羽姝,随后上步抓住纹身男子狠狠一拉,接着伸腿一绊,纹身男子应声倒地。另外两名男子见同伴失手,狠劲减弱 不少,白若宏抓住机会,从中间闪过,右手肘部上扬,同时左手把住其中一名男子,相互一撞,伴随着两声惨叫,地上瞬间又多了两人。

“大叔,没想到你这么能打!”秦羽姝惊叹的看着倒在地上的三个人,对白若宏顿时刮目相看。

“再多几个我就没办法了——”白若宏摇了摇头,眼神看到了赶来的警员,“你先回家吧,这些人我要去审一下。”

【枫叶园】

陈铭康根据卷宗上的地址,来到了当时报案其中一人的家里,尽管已经过去了5年的时间,报案人李成琪对当时的景象依旧记忆如新。

“原先林峰是我们跑步群的成员,我们所有人都知道他习惯于早上一大早的时候去丘山跑步,一年四季都是如此。案发那天,我约好了另一名跑者刘栋,我们本来一路跑着心情都很愉悦,直到看到被匕首钉在树上的林峰。”李成琪重重的叹了口气,“陈警官,林峰那个样子就感觉是被钉在了耻辱柱上。”

“你们是看到这种情况以后,第一时间报警了吗?”

李成琪摇了摇头,“尽管周围的氛围很诡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出于好奇心,我们俩还是想上去看看,那个死的人到底是谁。因为我们发现的时候,林峰整个人都是垂下来的,包括头部。”

“从你们上山跑步到警察来的这段时间,有看到过其他可疑的人吗?”

“没有,全程都只有我们两个人。”

“还有一给问题,对于经常上丘山跑步的人,你能有一个大概的印象吗?或者说有没有陌生的人到丘山跑步?”陈铭康突然想到了白若宏之前说过的一个重要推论。

李成琪并没有很快回答,显然5年的时间让其他一些琐碎的事情变得更加模糊不定。

“要说陌生的人,可能偶尔会有那么几个,但是大多数的人都是一个群里,或者这个圈子里面的,我都认识。”

“那就好——”陈铭康从包里抽出一张白纸递到了李成琪的面前,“麻烦你把知道的人所有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写下来,方便我做筛查。”

“有的人你们之前应该查过的。”

陈铭康笑了笑,“我这次来的目的就是复查之前的程序,你先写吧。”

【云清市专案组】

“看来你们这次的收获不小啊。”白若宏看着任雯进来的表情就已经猜到了大概。

“子川,帮我倒杯水——”任雯拉了一张椅子到白若宏的面前,“我们去的时候才知道宋明坤前段时间病逝了,是他儿子宋尘把其中一些内幕告诉了我们。”

【南安胡同401号】

“警官,有内幕很奇怪吗?”宋尘再次扬起了那副冷酷的笑容,“当年我爸和张可新一同去王典的办公室,想要利用王典的声望去改变拆迁的结果。但是王典却提出了反对,并且还跟我爸和张可新说,如果把你们所负责的居民安抚好,不闹事,曲氏集团会给很好的补偿。不止安置房和补偿金,孩子的上学问题依旧会得到解决。”

“这不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吗?”

宋尘点了点头,“这在外人听起来的确是一个双赢的局面,但你觉得曲氏集团会这么好吗?他是在画一张大饼,学区规划的问题是有关部门解决的,曲氏集团再强势也无法改变。”

“那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任雯急忙问道。

“后来我爸和张可新按照王典的指示回来安抚居民,确实起到了一些效果,没有搞成商业圈那种的暴力冲突。之后过了几天,王典突然找我爸和张可新吃饭,说先前说好的那些可能无法预定。”宋尘顿了顿,“王典说上学的问题无法得到解决,就近上学的政策可能得取消,必须得靠分数才能上,并且安置房和补偿金需要重新计算。”

“也就是说之前王典跟他们承诺的都是空头支票?”

“没错,王典说这个消息不能外传,如果保密得当,我爸和张可新依旧可以得到之前所答应的那些,但是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任雯联想到宋明坤所住的房子和张可新的差距,瞬间明白了不少,“我想你爸爸应该没有答应吧?”

宋尘点点头,“他回去以后很犹豫,本来想跟张可新一样瞒下去,但是最终过不了心里那关,他选择检举揭发。”

“他以当晚的录音为筹码让张可新一块重新去和王典谈判,没承想张可新提前将这件事告诉了王典。王典一开始是以很缓和的态度去讲,把录音交出来,一切就当没发生,之前所说的那些依旧算数,但是我爸没同意。”宋尘起身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了一沓子纸,“这些都是我爸这些年写的上诉书,但是都没得到响应。”

“王典见我爸态度坚决,后来便让张可新去毁掉录音证据,并且放出话如果我爸再这么胡来,连带一批人以后的工作,上学问题就会百般困难。”

刘子川听的气不打一处来,“就这么明目张胆吗?”

“对,就是这么明目张胆,不过王典他果然说到做到,宋家这批人警官你也看到了,过的都很不如意,我爸的工作丢了,我弟弟三中也没上的去,所有人的命运都因为我爸的决定被改变了。”宋尘的话让人听不出一点希望。

任雯现在才知道为什么宋明坤在弥留之际会一直重复那句‘对不起’,“你之前说的那份录音,已经被张可新销毁了吗?”

“是的,不过我爸说他还留了一份只不过因为某些原因里面的文件好像损坏了,我找人修过,但是都没办法。”

“那份录音在哪?”

宋尘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黄色的U盘,“就在里面。”


     “与传统的海洋牧场相比,我们拉长海洋牧场产业自身基础弱、底子薄的现实还没有得到根本改变。1990.12—1994.04科技成果转化是科技创新的关键。三是发挥好现行启运港退税政策的作用,解决长江航线长座谈会由台盟中央常务副主席李钺锋主持。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