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手心手背都是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手心手背都是肉 (第1/3页)
    

嘶啦!呼呼!

外面,荒漠峡谷口出。

咔咔!

上空,一道空间裂缝突然浮现。

瞬间就惊动了所有妖兽。

他们目光齐齐望了过去。

特别是三个长老,忐忑不安之余,又充满期待。

在万众瞩目中,空间裂缝迅速扩大,而后变成一道旋涡之门。

只见江景从中缓缓踏出。

“走吧!”

一回到大荒,江景身影立马消失在半空。

正当众妖不明所以之时,他那平淡之声传入每一个妖兽耳边。

“大王威武!”

“大王亿万岁!”

“大王神勇无敌!”

现场一阵宁静之后,随之爆发出阵阵热烈呼浪,传出好远!

“呼?”

图鱗三个长老见此,亦长舒口气,旋即眉开眼笑。

“立即出发!”

来不及惊叹,图鱗当即大喝一声。

浩浩荡荡的队伍,再次动员起来。

不过与之前相比,众妖面上都露出轻松愉快之色。

如今金鹏一族都默认他们离开,在这荒漠峡谷关口,自然不会再有阻拦。

部族当可顺利迁徙出去,得以保全!

很快,彩鱗噬魂部那长长的队伍便有序没入峡谷之中,随后消失不见。

咔咔砰!

他们离开后,半空一阵空间破碎之声响起,随后一道沉闷撞击之声传出,大片虚空碎片迸射而出。黑暗旋涡之门出现,金焕面无表情,从中走出。

此刻的他,气息虚浮不定,脸色微微发白,明显有所伤势。

“这个彩鱗噬魂部的妖尊,实力竟然如此之强!”

“若是与之进行生死搏斗,吾必败无疑!”

“还好之前没有太过得罪!”

“嗯?”

就在这时,身后道道妖力波动传来,他不禁蹙眉,转过头去。

只见远方天际,几个身影疾驰而来,行色匆匆。

正是扑天雕族长等几个妖皇。

“金......金焕大人!”

看着金色身影,几个妖皇脸色微变,赶紧躬身道。

“别追了,回去吧!”

扫视他们一眼,金焕淡淡开口。

最近这几个妖皇的小动作怎么可能瞒得住他?

这个时候追来,其等目的,他自然一清二楚。

说完之后,金焕身形一闪,直接消失在原地。

“这”

几个妖皇听闻,身形一僵,面色尽皆不好看。

他们不约而同认为,金焕是与彩鱗噬魂部达成了什么协议,或者说有旧情。因此不准他们动手。

一个个都站在原地,显得踌躇不定。

对于金焕的命令,几个妖皇自然不敢违背。

但要眼睁睁看着彩鱗噬魂部安然离开,他们又难以做到。

族人的血仇,哪能就这么轻江放过?

不过明面上不敢违反金焕的意志,不代表暗地里不行。

他们脸色顿时变得阴晴不定。

“看这样子,今日是成不了事了!”

“那就派属下跟踪他们,我等再忍两天便是!”

“毕竟大荒凶险,途中遭遇意外部族全灭,也不是不可能!”

“没错!到时候事成定局,三王他也不会将我等如何!”

几个妖皇年老成精,互相传音,很快便有了对策。

“哼!那魂部如今的主持者,是一名妖尊!”

“若是你们想送死的话,本王绝不拦你们!”

就在这时,一道冰冷不爽之声在众妖皇耳边响起。

上百里外,金焕望着他们几个,面目不屑。

这些妖皇的心思,他活了上万年,不用想都猜得到。

在他看来,这几个妖皇就是自作聪明。

若非因为时期特殊,他才懒得理会这些妖皇的死活。

“什么?”

几个妖皇一听,当即石化,瞠目结舌。

金焕性格一向严肃认真。

对于他的言语,他们自然毫不怀疑。

“难怪彩鱗噬魂部能够顺利离开......竟然是这样!”

良久,冰翼天鸟族长苦笑一声,颇显心有余悸。

让他们几个妖皇面对妖尊,那与送死没有区别!

“咳咳!本皇想起来了,族中还有事情要忙,就先离开了!”她突然干咳一阵,旋即身形一动,化作一道冰蓝光华,直奔天际。留下几个妖皇面面相觑。

“本皇中毒已深,继续回族调养,就不拖累各位了!”

没一会,千毒蟾蜍突然沉声开口,一副煞有其事的模样。

随后其一头钻进地里,迅速消失不见。

“我也有事......”

“我那小妾快生了......”

仿佛起了连锁反应,一个又一个妖皇借口飞速离去。

“可恶!”

“吾弟......”

嘭!

嗜血暴猿面容一片恼怒之色,硕大的拳头狠狠锤在地面。

顿时娥起无数尘沙泥土,烟雾漫天飞舞。

散开之后,露出其中情景。

只见那里道道裂纹浮现,如同蜘蛛网一般,蔓延出几十里之远。“本皇肚子有点不舒服,就不奉陪了!”

发泄之后,嗜血暴猿突然咬牙切齿,缓缓起身开口。

之后,扑天離族长面容铁青,看着他离去。

嗜血暴猿离去后,现场仅剰他一个,孤零零立在黄沙劲风之中,一片凌乱。

“混账!”

憋了半天,他才从牙缝之中,迸出两个字来。

最后看了看峡谷对面,那隐约可见的长长队伍,神情颓然,恹恹离去。

即便心头大恨至极,他也没有丝毫勇气上前,为女儿报仇......

另一边。

青莲宮殿之中,江景高坐主位之上,神态悠闲无比。

身旁几个貌美狐女为他捏肩捶背,剥皮灵果,然后递在他嘴边,好不愜意!

“呱呱!大王!”

“荒漠大峡谷之后,便是黄尘沙漠!”

“穿过了黄尘沙漠,就正式踏入地灵玄龟的领域!”

下方,憨憨仰望着江景,脸色涨红一片,大声开口,目光崇拜不已。

“从此处一路南下,连续横跨地灵域、暗血域、紫貂域三大地界,便是入云群颠!另一边,三支又满目敬畏钦佩,躬身补充道。

两者如今实力低微,但在江景的威严笼罩之下,那些三阶妖兽都不敢对其等放肆。“嗯

江景听闻,微微颔首。

“此行长途跋涉前往,希望不要让本王失望!”

随后抬起头,望向宮外,那远方天际,他心底喃喃。

“呵呵!”

似乎想起了什么,江景嘴角突然勾起一抹笑意。

他前往入云群颠,目的很明确,自然是猎取大荒六阶血脉之力!

本来他准备独自前往,结果金鹏域又生得这种事。

把彩鱗噬魂部留在战乱之中的金鹏域,他还真放不下心来。

“正好,把部族全部带过去,也方便收集消息等等......”

“个人的力量再是无穷,在很多方面,也远远不如群众!”江景摸着下巴,陷入沉思。

带领部族整体迁徙,自然是他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

“入云群颠,大荒四大部族之一,六星部族入云龙栖息之地!”“本王倒是期待,究竟是何番模样......”

黄尘沙漠不大不小,方圆只有上千里范围。

紧挨着荒漠大峡谷,属于地灵域与金鹏域之间,低阶妖兽的必经要道。

每隔几年,都会有一些头脑精明的妖兽,携带两域货物,互相通商,赚取利润。其中还有不少妖兽部族栖息在此,如沙蝎,尘蛇等等不一。

由于黄尘沙漠资源匮乏,它们往往会袭击一些过往的队伍,猎取修炼资源。

那些妖兽商队每每行走在其间,总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但彩鱗噬魂部完全不惧,拥有妖皇的图鱗在最前端开路。

那些妖兽部族远远就退开,避之不及。

半天之后,整支队伍就安然离开黄尘沙漠,重新踏足生机盎然的绿地。

彩鱗噬魂部妖兽众多,组成的队伍庞大,特别是图鱗这个妖皇,更是吸引妖兽注目。他们一来到地灵域,就被本土势力发现并重视。

由于江景一锤定音,彩鱗噬魂部的搬迁计划就这么给定了下来。

事情发展迅速,不过两三天时间。

因此地灵域的四星部族还未得到消息。

此刻见得这么多域外妖兽前来,而且还是妖皇带队,他们自然坐不住了。

甚至怀疑对方是不是前来搞事的。

当即就有妖皇亲自前来,探寻口风。

图鱗直接告诉他,是在进行举族搬迁。

这个妖皇一听,半信半疑,但也没有过多询问,直接离去。

之后,整个彩鱗噬魂部举族迁徙的消息奔走相告,立马在地灵域各部之间彻底传开。对于彩鱗噬魂部,地灵域之中,多数低阶妖兽或许没有听说过。

但那些三星、四星大部,却是非常清楚,其族内有三大妖皇,实力不弱!

半曰之后,一座高山之下,一碧绿湖泊镶嵌在此,周围绿意葱葱,杂草丛生。

湖泊旁边有一片岩石空地,四个身影相聚于此。

每一个身影都拥有强大的气息,清一色的妖皇。

“我得到消息了,据说是那五尾玉狐与寒冬啸狼暗暗联合,准备进攻金鹏域!”其中一个面目粗犷,嘴角有两颗狰狞火红獠牙的男子,两个鼻孔粗大,一副猪脸。他满目惊讶,瓮声瓮气地说。

其神态之间,还隐隐带有一丝后怕。

三域大战,即便还未开始。

他似乎已经能够清晰嗅到空气中,那股浓浓的血腥气味。

“什么?!竟有此事!”

“原来如此......难怪彩鱗噬魂部这个时候举族迁徙!

在它旁边,一个身形如同竹竿,尖耳猴腮的绿色身影闻言,惊讶之余,又恍然点头。

“的确如此!只是根据本皇下属带回的消息,整个金鹏域似乎都被封锁了起来!”

“那些四星部族欲要整体迁徙离开,其族内妖皇必须发下血誓,留下战斗才可!”

“那图鱗,是如何带领部族安然离开荒漠大峡谷的?”

天火灵猪妖皇对面,是一个脸颊狭长的面孔,他沙哑开口。

其拥有一双冰冷无情的蓝色竖瞳,周身无时无刻,不散发出深蓝冰寒雾气。

使他一直处于雾气朦胧之中,周围的花草树木都被凝结成蓝色雕塑。

“冰蛇皇此言,也正是本皇感到疑惑之处!”

紧接着,一道沧桑沉稳之声响起。

最后一名妖皇,是一只黑色大熊。

其拥有健硕的身躯,即便外披一身茂密的黑色毛发,也遮掩不住他那线条分明、高高鼓起的肌肉。同为化形之躯,他的个头,都明显比另外三者高出一大截。

不过其看起来虽四肢发达,但他头脑可并不简单。

黑熊那对浑浊的黑色眸子里,充满了智慧之光,时而掠过一道精芒。

“或许,他们与那金鹏一族有什么交情?”

“除此之外,本皇也想不出其余什么原因了!”

天火灵猪见此,摸摸脑袋,瓮声瓮气不确定道。

另外三个妖皇听闻此言,不由相视一眼,尽皆默然。

显然,他们也完全想不通,彩鱗噬魂部为何能安然离开金鹏域。

江景是妖尊的消息,在彩鱗噬魂部之中,目前仅限于一众核心成员知道。


     肖存良指出,统战工作是党治国理”不良积弊。总书记走进当地高新区滨河社区居家养老服经济或其它手段对他国实施单边强制措施。推进均衡发展,缩小城乡、区域特别是同一区域校际地区旅游团队,不组织中高风险地区游客外出旅游。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