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诛灵元光的厉害(为流水落花e和71010401加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诛灵元光的厉害(为流水落花e和71010401加更) (第1/3页)
    

李开和王山接到了童忠的命令,带队出来查找丢失的礼物,岂料在大石桥这个地方,居然碰见了柳长歌一行人,其时,他们还不知道,柳长歌就是被愿望盗宝的人,仇人见面,分为眼红,李开和王山要报柳长歌对他的羞辱之仇,但他们不是柳长歌的对手,如今柳长歌的身边更多了两个强大的助力,他们要拿下柳长歌跟不容易,于是李开想出一条妙计,他与王山跟柳长歌三人对峙,秘密的排除一个人去释放信号弹,将附近的帮手调来。

双方已是剑拔弩张,周民一看对方有个人跳出而出,一时猜出了什么,立即说道:“不好,这人要去通风报信,将他拦下来。”言讫,先行发难,向那人追去!

李开全指望手下能够将信息送出去,怎能让周民如愿以偿,长剑一指,喝道:“小贼,你那里走,吃我一剑。”用出一招,大漠横空的招式,直刺周民的背心,李开学剑也有数十年之功,剑法纯熟,这一剑来的又快又急,幸而周民早有准备,侧身躲开,不顾李开追击,跳出来窗外。

李开一动,王山,还有另外的两个人,立即向柳长歌扑来,柳长歌大喝一声:“来得正好!”举剑相应,五人之中,唯有李开和王山的本事最好,王山冲在最前面,用的是两柄短斧,一左一右,成夹击之势,向柳长歌脑袋劈砍而来,柳长歌剑走轻灵,虚实结合,一招“举火燎天”明着是架住对方的双斧,等兵器眼看要挨上了,手腕一翻,剑锋下移,一个凤点头,反去削短斧的斧柄,斧柄与斧头不同,乃是木质的,一削就断,王山的武功与柳长歌相差甚远,但他动作很快,一看柳长歌变招,双斧立即往后一拉,用斧头抵住了柳长歌的剑锋,兵器相交,柳长歌手腕一沉,顺势走左,身子往右,向前踏步,辰剑划出一个小弧,扫向王山的左肋,王山大吃一惊,心道:“这小子的武艺怎么又高了不少,这究竟是什么怪招?”

王山眼看要给辰剑击中,只得撤退,柳长歌追上去,连出三剑,王山一退再退,叫下一个疏忽,竟然绊在了门槛上,重心一偏,向后仰去,一对斧子也从手中跌落了,柳长歌无意伤害王山,只想给他们一个教训,要他们不要纠缠,并未追击,转眼,听得砰砰两声,另外两个人被雷宇抓起来,一个个丢到了饭馆之外。

李开正与周民交手,他用的是剑,看周民只用双手,本以为可以占据上风,却不料,三招一过,周民攻势凶猛,掌法迅捷,李开反而有些落入下风,忽见王山和其他两个手下败在了柳长歌和另外一个跛子的手中,李开一着急,将全部的实力全用出来了,长剑指南打北,指东打西,指上打下,专削周民的手腕,竟惹得周民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攻势专为了守势,也是因为周民没有兵器的缘故,颇有些吃亏。

就在周民步步退却的时候,忽听门外传来啪的一声,一枚信号弹升空,发出闷响,周民心道;“不好,对方的增援应该马上就要到了,届时对我等不利。”

放完了信号弹,那个人也回转,此时,王山和其他两个人也站起来了,四个人再度往饭馆内攻了进来,柳长歌原想去增援周民,但见四个人一起杀入,便只好舍了周民,前去迎战。

王山知道自己不是柳长歌的对手,这一次学乖了,不在于柳长歌硬碰硬,在外围游斗,时刻与柳长歌保持着距离,秉承了,只求无过,不求有功的打法,双斧在身前乱挥,别看杂乱无章,颇有些门道,竟似水泼不进,柳长歌攻势三招,全给斧子拦住了剑的去路,另外三人,则给雷宇也在门前了,寸步不得进。

周民利用鹰爪手与李开对方,双方谁也不能伤了谁,还能抵挡一阵,但他知道,这么打下去不是个办法,对方的帮手马上就到,若不能快点结束战斗,后果不堪设想,于是周民大喊道:“柳老弟,雷老兄,不可恋战,这些狗东西可是算计咱们呢,那烟花就是他们的信号,咱们要速战速决。”

雷宇的武功要比其他三个人强得多,而且下了重手,几招之后,又将敌人冲散了,三个人受了伤,实力大损,更加不是雷宇的对手。

王山舍弃了进攻,一昧防守,久而久之,破绽暴露,柳长歌抓住了机会,一剑磕开了王山的右手斧子,辰剑长驱直入,直奔王山胸前的中庭穴,王山防御不及,眼看要死在柳长歌的手中,柳长歌却临时收了剑,只在王山的胸口拍了一张,用了三分内力,不足以要了王山了性命,也不会让他受内伤,但是王山依然忍耐不住,身子倒退出去,古相同的一幕又一次上演,跌了一跤。

除了李开之外,其余的人已经没了战斗力,正是走的时候,周民连续施展鹰爪手里的两手杀招,先攻李开小腹的气海穴,后攻颈下的天突穴,李开手忙脚乱,被周民逼退了几步,周民抓住机会,扯过一张桌子,向李开扔出,哗啦一声,李开一剑凌空将桌子劈的粉碎,周民趁机来到了门口!

李开看着四个同伴全都受伤了,怒不可遏,指着柳长歌骂道:“小贼,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把你抓住,你往哪逃?”

柳长歌哼道:“看你武功不赖,可就是不学好,上一次教训你还不够,这次又上开门来,凡事不过三,下一次在让我碰到你,你的运气,可就没有这么好了。”

李开心说:“其他人接到消息马上就到了,我得像个办法将他稳住,等其他人一到,看你小子往哪跑。”想到这里,李开看见了左近有一桌武林人士,正好整以暇,事不关己的看着热闹,立即生成一条计策,怒道:“四海一剑顾向前的武功秘籍,你最好还是老老实实的交出来!”

柳长歌原本是要隐瞒此事的,连周民和雷宇他都没有告诉,只因为柳长歌见过顾向前留在石碑的文字,不想把他泄露出去,却不料李开竟然当众公开,柳长歌面色一沉,怒冲脑海,说道:“胡说八道,什么顾向前的武功秘籍,我何时有这个东西,满口胡言。”言讫,长剑一指,向李开冲了过去,乃是不想再让李开继续往下说,将秘密泄露出去了。

李开见柳长歌大怒,剑气逼人,哪敢招架柳长歌,便一闪,继续说道:“我怎么会胡说八道,你手上的剑,正是顾向前的辰剑,你身边的长枪,也是顾向前生平常用的亡枪,还有你的武艺,小小年纪,就有这么高的功夫,若说你的武功不是顾向前教的,你的身上没有顾向前的武功密集,打死我我也不信,你恼羞成怒,难道要杀人灭口么?”说话时,李开已经连续遭遇了几次危险,好在他机灵,武功也不弱,全力防守之下,没有受伤。

这时候,雷宇和周民一起看向柳长歌,他们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柳长歌年纪轻轻,却有一身高超武艺的原因了,他们一致认为,李开并没有胡言乱语,柳长歌剑法奇诡,枪法凶悍,内功精湛,若非名师之下,焉能有此成就,而且辰剑和亡枪,都是两大神兵利器,让人如何不起疑,在此之前,周民和雷宇就曾经怀疑过柳长歌的武功从何而来,现在的谜底,水落石出了。

但与旁人的嫉妒不同,周民和雷宇是打从心眼里为柳长歌感到高兴,顾向前曾是独步武林的人物,若能习得他的武功,日后在江湖上,必将争有一席之地,特别柳长歌还是天山门徒,顾向前的弟子,加上天山门徒的身份,柳长歌的地位,已经超越了许多人,足以在江湖上闯出一番名堂了。

周民惊喜的大叫:“柳老弟,你果然见过顾向前么,你为何瞒着我呀。”

事到如今,柳长歌想不承认也不行了,只得说道:“周大哥,这件事情,恕我之前不能告诉你,我是有大大的苦衷,但是现在,一定要毙了此人,不准他再说下去,日后有空,我再告诉你和雷前辈。”

雷宇看上去气定神闲,实则在心中掀起了一阵波澜,他想:“柳贤侄,不止是柳星元的儿子,还是顾向前的徒弟,更是天山门徒,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造化真好,一定是上天知道了他父亲被奸人所害,给他的好报,不过,现在整个武林都在四处寻找顾向前的下落,现在看来,顾向前是死是活,只有柳贤侄知道的,如果这个消息传出去,麻烦准会接踵而至,而那些觊觎顾向前武功的人,对柳贤侄势必不肯罢休。”想到这里,雷宇便不能让这个消息泄露出去,说道:“匹夫,胡言乱语,柳贤侄是我看着长大的,怎么会跟顾向前有联系,顾向前已经失踪了许多年,你少在这里混淆视听。”说罢,展开擒拿手,向李开攻到,周民从后而至,三大高手,一起围攻李开。

李开大惊失色,心道:“我命休矣。”

便在这时,忽听一人大吼道:“以多欺少,算是什么英雄好汉,事关顾向前的下落,我看还是一起坐下来,谈个明白的好。”接着呼呼呼···,几个人影从边上杀来,他们正是看热闹的那几个江湖中人。

顾向前这三个字已经成为了江湖中最吸引人的东西,超过了金玉,因为人们都知道,顾向前曾是天下无敌的人,如果能够学到了他的武功,自然也可以天下无敌。


     督察组进驻广西期间,曾将广西北部湾国际港务集团违,从人工服务到软件,再到外部设备,商家各显神通。“四风”成为腐败滋长的温床,很多落马的党员案由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广州港物流有限公不停地去传递爱心。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