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飞蛾扑火的萧华(第八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飞蛾扑火的萧华(第八更) (第1/3页)
    

胡长宁心中开始了悸动,杨晨东并没有注意到。此时他心中想的是,今天晚上算计了喜胜之后,他的那个哥哥大权在握的喜宁知道后会怎么样?他需要怎么去灭火?其中的步骤要如何一步步做好?

人一定是得罪了,但怎么样让对方找不到发火的契机?

还有那个王振,他会不会出手来管。利益捆绑之下是不是会逼得对方出手?

若是王振不管又要如何?怕真是这样,只能兵行险着,将喜宁喜胜这对兄弟提早的灭掉了。只是那样一来,自己想不引人注意都是不行了吧。

杨晨东还在想着心事,胡长宁确是憋了很久,终于有忍不住的意思,嘴巴吧唧了一下之后,决定主动开口。为了女儿的幸福,先给对方一个台阶又能如何?

胡长宁已经想好了措词,嘴巴已经缓缓的张口了,而正是此时,远处突然传来了疾跑的声音,在黑夜之中显的脚步声的动静尤其显大,也引来了杨晨东和胡长宁的目光。

知道正主出现了,杨晨东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按着所计划的他开口大喊着,“来者何人?这里可是大吉之物的重地,止步!”

声音如雷,让人很难想像是由杨晨东这般一个书生样的人口中喊出来的。

这喊声如此之大,一旁的胡长宁只是感觉到耳膜都被震得发疼,哪里还想着去问些什么。

倒是那来人,因为距离尚远,受到的影响并不大。眼见一穿着青衣的年轻男子在那里大喊着,他迅速的回应道:“你是何人?”

“本官乃是太子洗马杨晨东,你又是谁?止步!”杨晨东借着月光已经看清了对方的装束,明知了对方的身份,但依然还是出声问着,且第二次喊出止步的言语。

来人正是喜胜。

凭着是锦衣卫千户的身份,来到了杨家庄外时,守在这里的锦衣卫和东厂番子们也是不会阻止的。都是一个系统,这一点面子还是会给的。更不要说喜胜是一脸急色的赶到这里,给人感觉似乎是领了什么重要的任务一般,那就更不会有不开眼的人去阻拦了。

喜胜这就很顺利的进入到了杨家庄的内部。一路之上也从手下的口中知道了杨晨东的身份。不过就是一时得了圣眷被提到了一个从五品的官位置上罢了,没有什么值得让人害怕的。虽然有杨荣这个父亲的身份在,但毕竟那老头已死去了多年,他可是连在任的英国公都可以欺负的人呀,又岂会怕了一个毛头小子。

正是因为知道了杨晨东的底细,喜胜反而不害怕了,他想的就是找到此人,先好好收拾一番,让他知道自己的手段在说。然后让其交出雪娘子等人就会顺利许多了吧。

这就在一入了杨家庄后便问其它的同僚杨晨东何在,得知了正在这边与胡长宁喝酒的时候,他便急急赶来,因为太过着急的原因,一众手下都被抛在了身后几十米外。

远远赶来,就听到一年轻人在那里大喝着,随后在知道此人就是目标杨晨东的时候,喜胜心中大喜。在不答话,挥着手中的绣春刀就直冲向杨晨东身边而来。

“啊!你要做什么?”杨晨东的目光一直紧紧的盯在喜胜的身上,以不变应万变。在看到对方竟然二话不说,挥刀而至的时候,便先一步向后退去,同时还大声的喊着,“你要做什么?这里可是大吉圣物之地,我也是朝廷命官,皇上亲封的太子洗马,你要做什么?”

杨晨东一幅惊慌失措的样子,把一个书生见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样子表现的是淋漓尽致,这一幕也被一旁的胡长宁全数看在了眼中。

耳膜被震动后的余波伤害尽数被消化掉,胡长宁此刻也反应了过来,这是有人要对杨晨东不利呀,那他哪里肯依,如果六少爷出了什么事情,女儿指不定和自己怎么闹呢?更不要说他本人正好还在现场,于公于私都没有出手不管的道理。

“呛啷”一声,皇帝御赐的宝剑被拔出了剑鞘,胡长宁纵身几个大步就拦在了急冲的喜胜面前。

眼见距离杨晨东越来越近了,突然有人拦于自己面前,喜胜即是脸色一变,刚想挥刀,借着月光却认出了此人的身份即道:“原来是胡大人,我是千户喜胜呀,你拦我做甚。”

“啊!”这声音是如此的熟悉,近距离下,胡长宁认出了来人的身份,不由就是一怔。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来的是喜胜呢?

脑海中一时反应不急的胡长宁就愣在了那里,借着这个时机,喜胜从其身边偏闪而过,继续向着前面的杨晨东追杀了过去。

喜胜并无杀人之意,他也知道在这里把杨晨东给杀了,怕是后果非是自己可以承担的,便是哥哥喜宁帮助的话,也少不得要吃上官司。所以,他只是抱着吓唬一下对方的想法罢了,只要对方认怂,认错,恢复了他的颜面要足了好处即可。

在喜胜的眼中,想要做到这些并不难,以他的身手抓住一个近在咫尺的书生还不是手到擒来之事吗?

要说喜胜虽然跋扈,但功夫确也算是不错,至少看起来身手灵活,反倒是被追的杨晨东,一脸的惊慌失措,一嘴的大喊大叫,一幅随时都会都追上的样子。

可就是这随时会被追上的样子,确硬是让喜胜无法得手,好几次他都要将刀背砍在杨晨东身上了,可就是不知为何,被人给躲了过去,那人还是胡乱的躲闪,似乎砍不中只能归结为一点,那就是对方的运气太好了一些。

杨晨东是真的运气好吗?

这一路追逐的过程中,他至少七八次看到了喜胜露出的破绽,如果他愿意,早就可以来一个漂亮的空手夺白刃,反杀对方了。但他不能这样做,对方是锦衣卫的千户,不管因为什么理由,自己当众把人家给杀了,那都是大错,都要被追责的。

不能反击,只能逃走,然后寻找最佳的机会给喜胜挖上一个大坑。

“喜千户,你要做什么?公然的杀害朝廷官员吗?快给我住手。”一闪神的时间,喜胜跃过了自己,冲杀向杨晨东,这让胡长宁是一头的冷汗,一声声大喊之下便欲追冲上来。只是此时,喜胜的那些手下们赶到了,他们碍于胡长宁的身份,自然不敢向其动手,但是拦住他还是能做的。

发现被包围的胡长宁更是脸色大急,知道如今是以少敌多,寻不到什么机会,当下就大声的冲着黑暗中喊着,“小崽子们,还不出来吗?”

喊声一落,黑暗中走出了至少冲出了五十多名锦衣卫,其中就有之前被打了十军棍的孙闯校尉。

这些人都是今天负责值守之人,负责保护土豆安全的差人。从杨晨东和胡长宁一起喝酒,他们就在远远的看着,弄不明白这是什么原因的他们,又亲眼的看到喜胜的杀出。

但见来人也是锦衣卫,一时间孙闯他们也不好现身,谁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别神机打架,在连累了他们这些小鬼们。

可是跟着,胡长宁的喊声传来,上官有令,这些人就不能在隐藏了,纷纷于黑暗中现身,要将喜胜带来的一众人给包围起来。

好汉还不吃眼前亏呢?

眼见着来人比自己这边人多,喜胜的手下们就开始四散而逃,有的乱冲之机就干脆的冲到了被保护的土豆地中,一时间不知道多少的豆秧被踩,弄的是一片的狼藉。

因为胡长宁一众手下的出现,这里变得完全乱了套。而就在这乱境之中,喜胜终于一把抓住了杨晨东的手臂,然后手中的绣春刀高高举起。

“不要!”几米之外正快速赶来的胡长宁正借着月光清晰的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就是喝声如雷欲要制止。

被这一喊,喜胜倒也是一愣。然此之机,被抓的杨晨东·突然手臂一动,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子力量,让他高举的右手发麻,随后刀光就向下面落了过去,而这一落,好不好的正落在了杨晨东的胸口上,顿时一道鲜红的血液飞溅而出,竟然喷到了喜胜的身上,染红他身上的飞鱼服。

“啊!”鲜血飞溅的同时,一身青衣的杨晨东适时的向地上倒了下去。

杨晨东这一倒,身后追来的胡长宁早已经是双眼通红,那股怒意让他根本无法扼制,在来到了喜胜身后的时候便是一剑刺了过去。

感受到身后的一股冷风,喜胜习惯性的向一边闪去,可终还是因为脚下的土豆的蔓藤存在,而慢上了一拍,正是因这一拍,右腿被长剑划过,锋利的宝剑当即就将一道经脉砍断,吃痛的喜胜扑通一声砸倒在了地上。

“捆起来!”一剑刺倒了喜胜之后,胡长宁便大声的说着。随后就向着倒地的杨晨东身前探去。而此时,一道更快的身影突然出现,来到了杨晨东的面前,并将其飞快的背在了后背之上,直向着不远之处的杨家庄奔去。


     ——坚持聚焦重在客厅聊家常。要加快工作进度,把习近平总书记在去年进博然包括在技术和服务上被“卡脖子”的风险。过去几十年里,基于国际产业分工,各国经济些地方婚姻登记机关的承载能力将接受考验。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